四十五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她估计叶昊宁也想不出,因为他微微停了一下,只是淡淡地说:“随便。”而他分明一向最不屑这两个字,以前有一次两人一起外出吃饭,看见她认认真真地研究餐牌,他竟然笑道:“这个习惯不错,不像大多数的女性,动不动就说随便,听了就让人头疼。”而他们当时还只是普通朋友,所以她只在心里暗想,看来这人真是经验丰富啊!

实在找不到消遣的地方,最后肖颖随口提议说:“我们去看电影吧。”其实是恰好想起昨天在某影城外看见的大幅宣传广告,有许多欧美新片正上映,反响还挺不错。而最主要的是,影城里好啊,有吃有喝又有冷气,完全符合她此刻的需求。

叶昊宁垂头看她一眼,微一扬眉,却没表示什么异议,转身招来洗车店门口的小工交待了一声,二人便坐上出租车扬长而去。

大杯可乐,大份爆米花,肖颖乐颠颠地抱着食物坐在位子上,只听见叶昊宁在旁边凉凉道:“我看你才是猪吧。”

她想了一下,才记起自己早上似乎这样骂过他。哼,真小气,记仇的小心眼!

她不理他,因为电影很快便开场了,四周灯光迅速暗下来。

结果不一会儿叶昊宁又说:“为什么要看哈利波特?”听那语气,似乎有点郁闷却又发作不得。

她只装作没听出来,咬着吸管喝了口可乐才笑嘻嘻地说:“因为好看啊。”

“你不是都买了书了?”

“买了书就不能再看电影了?”这是什么理论。

影片才刚刚开始,环绕立体音响里飘出熟悉的片头音乐,肖颖转过头在黑暗中看他一眼,以一个忠实哈迷的最诚恳的语气说:“其实拍得很不错的,真的,你试着耐心看一看嘛。”然后便盯住超宽的大荧幕,不再理他。

然而事实上,叶昊宁真觉得这部片子非常无聊,实在不能理解为什么肖颖对于这种脱离现实的题材如此兴致勃勃,简直就是心智未成熟。

可是她似乎打定主意不再搭理他,他只好陪着一起看,并不时伸手过去抢她的爆米花吃。

起初肖颖还不在意,眼睛直直盯住画面,一只手只是作着机械运动,在纸桶与嘴巴之间上下来回。

后来突然怀中一空,她这才反应过来,扭过头去只见叶昊宁抱着超大的爆米花桶,大荧幕忽明忽暗的光线照在他英俊的面孔上,显得有点滑稽可笑。

她真的笑起来:“你就真这么无聊?”声音压得低低的,心里忽然升起某种愉悦的快感,因为终于能见到他无奈而又挫败的样子。

叶昊宁在昏暗里扯了扯唇角,没答话。

她一伸手,又将纸桶抢回怀里作得意状,低语道:“这是我的,谁让你刚才自己不买。”

“那还是我付的钱呢,小气鬼。”他似笑非笑地凑到近前,气息尽数拂过颈边,引得她吸气躲避。

谁知下一刻叶昊宁手臂一伸,便将她放在另一侧扶手旁的可乐拿走,就着吸管喝了两口。

她皱眉,再度伸手去抢,却被他顺势握在掌中。

“你这样要我怎么吃东西?”

他扬起眉低低一笑,“我不介意喂你吃。”

正放着哈利波特呢,多么纯洁的电影!而且放映厅里有一半是家长带来的小朋友,多么纯洁的观众!

所以这个话题显然太不合时宜了,她立刻鄙夷地瞟他,也不管他看不看得见自己的眼神:“你这人真不纯洁。”

其实只是随口说的,结果他奇道:“哪里不纯洁了?用手喂而已。”语调仍是一派慵懒闲适:“恐怕是你自己想歪了吧。”

一直等到电影放映结束,随着人流走到宽敞明亮的大厅外面,肖颖觉得叶昊宁的脸上似乎仍旧挂着诡异的笑容。

于是忍无可忍,第N遍气急败坏地解释:“我什么都没想,更没有想歪!是你自己思想不纯正。”

“哦,是么。”他一手揽住她的腰,随意地反问。

“当然!”她停了停,又颇为怀疑:“你今天的心情是不是很不错?”

“为什么这样说?”

“因为你居然肯陪我看足两个小时的电影,而且,是一部在你眼中十分无聊的儿童电影,表现实在太好了,我想这一定是你心情好的原因。”

他微微停住脚步,低头看她,“怎么这么巧,平时你对我和颜悦色言听计从的时候,我竟然也觉得那只是因为你心情好的缘故。”

两个已经结婚两年的人,竟然会不约而同地说出这样的话,其实肖颖也隐约觉得有点儿不对劲,但是那点模糊的心思很快便被下面的话题给打断了,于是不了了之。

随后的几日,肖颖心里还一直惦记着那个关于许一心的八卦消息,谁知无巧不巧,恰好八卦事件女主角被派去外地学习,电话里说一定要等见了面再谈,结果等到许一心回来,已经是大半个月之后的事了。

但是肖颖的热情却丝毫未减,当天便将许一心拖出去逛街,那副兴致勃勃的样子后来就连自己都觉得鄙视,仿佛叶昊宁说得对,她真的很八卦。

两人走进鞋店坐下来,倒是许一心先开口揶揄,笑眯眯地说:“最近气色真是越来越好了,和叶昊宁的生活一定很和谐吧。”

肖颖脸不红心不跳,只是点了点头,也似乎一脸的不可思议:“你说这多奇怪!几乎没有吵过架,一次都没有!”不但如此,相反,有时候甚至甜蜜得令人发指。

许一心说:“难道你对此觉得很失望?”

“当然不。”她答得飞快。

谁想和叶昊宁吵架了?况且,如果真的吵起来,她也从来没占过上风。那样吃力不讨好的事,谁愿意做?

许一心问:“叶昊宁又回C市去了?最近你们家倒是给我国的航空航天事业做出了不小的贡献啊。”

肖颖不禁讪笑一下。

其实自从那次叶昊宁提了一句却被她否决之后,两人便再也没有提起过任何搬家或是辞工作的事,只不过她如今偶尔周末也会回去,去公婆家吃个饭,但绝大多数时间仍是和叶昊宁单独处在一块儿,却又并不粘腻,通常都是各做各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