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八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然后便是陈耀。饶是那样好性格的一个人,平时温文尔雅,笑起来如沐春风的,又宠她,却也在一同购物的时候显出些许不耐烦来。

虽然有了前车之鉴,可是那时的肖颖偏偏喜欢拉着他一起,仿佛伴在清瘦高挑的他身旁,漫步在宽敞整洁的大街上,就连脚底都能一步一步生出花朵来,幸福的花朵。

所以明知他不情愿,却还是自私地拖着他。

最后或许是实在没办法了,他只好说:“你进去挑吧,我在外面等你。”

尤其是经过那些饰品专卖店的时候,一群女孩子挤在不大的店堂里叽叽喳喳,他更加没兴趣,也觉得不方便,于是就等在店外漫无目的地看风景。

有好几次肖颖收获颇丰地乘兴而归,结果一抬眼却看见陈耀的背影,双手插在兜里站在一旁,似乎有些寂寥,她终于不忍心:“……以后你别陪我了,我找许一心她们,省得你每次都这么无聊。以后该打球该自习,都随便你吧。”

他如同获了特赦令,立刻笑道:“总算是良心发现了!”一伸手摸摸她的头。

他比她高了十多公分,一向是学校篮球场上的活跃主力,弹跳又好,仿佛轻轻松松便能摸到篮框,时常引来一众女生花痴的尖叫声。

肖颖想,明明以前小的时候身高还差不多的,可自从初中毕业之后这家伙便仿佛抽了条儿,一下子拔高起来,从那之后一直居高临下,爱怜或高兴的时候,就总喜欢摸她的头。

她故意不服气:“怎么像在逗小狗?”其实心里又有一丝甜蜜,他的手掌那样大又那样暖,就只落在她一个人的头发上。

后来就真的不再找陈耀逛街,因为几乎可以确定,这种对于女人来说十分享受而又乐趣无穷的事情,却是对男人们最好的折磨。

或许正是认定了这一点,所以在与叶昊宁认识之后,甚至是在结了婚以后,肖颖都不曾主动开口让他陪她去买东西,更多的时候,都只是让司机用车接送。

而他也很少关心她买了些什么,仿佛对这种事情永远不感兴趣。

唯一一次一道买餐具,那还是在渡蜜月的时候,当时两人飞去北欧玩了大半个月,结果某天看见路边有家精巧的小店,推开门进去一看,墙壁上挂着琳琅满目的瓷器,一排一排错落有致,竟然是纯手工制作。店主穿着深灰色的工作装,坐在桌前神色认真地往盘子里描绘着花花草草,光线明亮,而那位中年外国男子就那样低着头,仿佛全神贯注,就连推门的风铃声都没有打扰到他。

最后买了一整套回来,绘的是欧洲中世纪的仕女图,原本那些繁复的衣饰就十分有难度,然而店主显然是位严苛的手工艺人,一笔一划竟然一丝不苟,就连仕女们的面部神情都似乎把握得很有分寸,带着隐约的高傲,优雅而又矜持。

其实当时店里还有很多种选择,而肖颖一向对这种人物画像不怎么感冒,谁知倒是叶昊宁首先指明要买下它们。

她事后说:“我觉得那套花卉的反而更好看。”

叶昊宁停下脚步:“刚才怎么不说。要不要再回去看看?”

她想了想,还是说:“算了吧。”因为价格并不便宜,而且,这样东西的至多只能算是工艺品,哪能真的用来盛饭装菜?然后又不忍笑道:“不能怪我当时没说,而是你下手太快。我都还没来得及一一欣赏完呢,结果你就已经付钱了。难道你平时跟人家做生意签合同也是这样的?”

“看见喜欢的就买,这样不对吗?”

“可是选择那么多,可以慢慢挑,不是么?”

“像你那样,到后来十之八九会挑花了眼,最后什么也买不成。”

她不禁咋舌:“咦,这你也知道?是不是经验丰富?”

他似笑非笑地看她一眼,不接话。

也就是在那一次,肖颖发现他们两个人的购物习惯和观念简直是南辕北辙,于是更加不会让他陪同。

后来到了香港,叶昊宁果然没什么时间,一连几日都是早出晚归,留下她一个人在酒店里,倒是过得很悠闲,十点以后才起来吃早餐,然后便拎着手袋出门闲逛,三四点再喝下午茶。

给许一心打电话的时候,就听见对方的感叹:“这才叫做享受生活……”

可肖颖却觉得有些无聊,不免去想,电视里的那些名门太太们又或者是某些大款老板的情人们,天天过着这样的生活,难道就一点也不腻味?

反正她是渐渐觉得无趣起来,因为平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叶昊宁几乎整天忙到头不见踪影,甚至有一天晚上直到下半夜才回来,一身酒味地趴在她颈边呵气。

她被吵醒,心里着实不悦,伸手便去推他,而他似乎真的喝多了,顺势翻了个身,便仰面躺在床上不再动弹。

这人酒品倒是一向不错,喝得再醉也不会借酒装疯,反而越发安静老实。

结果第二天一早她还没完全睁开眼睛,他却已经一身清爽穿戴整齐地站在床边,墨色的眼底一派清明,一扫几个小时前的醉意,仿佛半夜里醉酒而归的人并不是他。

她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口齿含糊地问:“……又要出去?”

下一刻,便有淡淡的清香袭来,是叶昊宁惯用的须后水的味道,“嗯,你要睡到什么时候?”

“不知道……别吵我。”

“大好时光,怎么能在床上浪费。你昨天几点才睡?”

“唔……”她确实没睡够,就因为半夜醒了那一下,结果又用了很长时间才能再度入睡。心里又想,这人不是要出门吗,怎么还在这里啰嗦?

过了一下,没有动静。

终于清静了。她满足地拥着柔软的被子再度翻了个身,结果就听见“哗”的一声,白花花的日光直扑过来,令人猝不及防。偏偏她睡觉怕亮,如今再顽固的睡意也被成功地驱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