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九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叶昊宁!”她几乎就要暴跳如雷,腾地一下坐起来,果然只见某人衣冠楚楚地倚在窗边微笑,作优雅而无辜状。

十分钟后刷完牙,她又扬声问:“你是不是心理不平衡?见不得我睡懒觉?”见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摆弄遥控器,隐约有电视声音传过来,不禁又好奇地问:“你不是要出门,怎么还不走?”

“等你啊。”某无良之人看着新闻,竟然回答得十分理所当然。

一直到二人一同走进名店,肖颖仍在怀疑,也不知道叶昊宁今天是不是真的太无聊了,所以才会心血来潮地陪她来买鞋。

可是,他明明也有别的事情可以做。因为在路上的时候,她听见他讲电话,或许是香港这边的朋友邀他吃饭,他却说:“不了,今天一整天都没空,下次吧。”

所以挂上电话之后她就问:“你今天还要忙什么?”心想,百忙之中还要来送她,真是不容易。

结果叶昊宁沉默不语,只是转过头看她一眼,眼角微微一跳。

肖颖一凛。

也不知怎么的,立刻就想起小时候看过的动画片《灌篮高手》,黑发俊美的流川枫在场中斜眼去睨那只红毛猴子,冷冷地说:白痴。

虽然这两个字叶昊宁很给面子地没有说出口,但她还是觉得,他刚才的眼神与流川枫的如出一辙,而自己便理所当然地沦为那个受尽鄙视的樱木花道。

于是她有点憋屈,悻悻地低下头玩手机,过了好一会儿,才又突然抿着唇角笑了两声。

叶昊宁微微愣了一下:“怎么了?”

她抬起头,脸上有小小的得意,只是问:“你是不是要陪我逛街买东西?”

叶昊宁随即眯起眼睛,眼神越发的狐疑:“所以呢?”

“没事。”她在心里哼了一声,简直就要摩拳擦掌,表面上却仍是微笑得纯真,声音也格外温柔:“待会儿不要后悔才好。”

其实她买东西本来就挑剔得厉害,又因为清楚他的购物习惯,所以进了店堂之后,故意慢悠悠地一路晃过去。

一直等到试过第六双鞋仍旧不甚满意的时候,她才仿佛不经意地转过头,果然看见坐在一旁那人眉心微皱。

她问:“就不耐烦了?”心想,这是不是就叫自作自受有苦难言?哼哼,谁让他总鄙视她,还用眼神骂她白痴。这下总算有机会折磨他!

谁知叶昊宁只是瞥她一眼,似乎早就猜到她的想法,于是轻描淡写地说:“没有。”

“……哦,那就好。”有一点小失望,但转念又一想,喜怒不形于色一向不都是这人的专长么?说不定此刻早就坐不住了,却在表面上装作不在乎。

这时店员小姐半蹲在一边说:“小姐,您穿这双鞋很好看。”

“是么。”肖颖闻言低下头。

是今年的春夏新款,浅白色细腻的小羊皮,上面压着暗纹,样式简单精致,将腿踝和小腿衬得白皙纤细。

她又转头去征求意见。

叶昊宁也说:“不错。”

“嗯……“其实她还是有些犹豫,结果他一边将卡抽出来递给店员,一边说:“你该不会真是故意要折腾我吧?”指尖点了点手表表面,提醒她:“已经到吃午饭的时间了,你早饭也没吃,难道不饿吗?”

被拆穿了,她有点恼羞成怒,弯身穿回自己的鞋,不大服气地说:“谁说我故意折腾你?哪个女人不是这样买东西的?”

“你这是以偏概全,至少我认识的一位女性朋友就不是这样。”

“哦?那她是怎样的?”

难得的,她竟然看见叶昊宁微微垂了眸,似乎在思索,又仿佛后悔不该提到这个话题,直到片刻之后他才说:“总之那人不喜欢试穿,报了号码,直接挑中合眼缘的就刷卡买单,哪像你这样麻烦。”说完接过包装好的鞋子,又拖住她的手,大步流星地走出店门。

肖颖记得自己当时还打趣他:“看来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那个朋友倒和你一个脾气。”是因为还记得欧洲买瓷器的事,所以才这样说。

叶昊宁没理她。

她又说:“你那个朋友家里是不是很有钱?要么就是做明星的?照你这样描述,动作真是帅得可以呀!走进名店,随手指一指,店员们就忙不叠地将鞋子一一包好,简直就是女王般的气势嘛。”她真心诚意:“什么时候有机会把她介绍给我认识一下吧,我最喜欢看有气势的美女了。”

“你喜欢的东西太多了。”叶昊宁淡淡看她一眼,将整盘的烤五花肉推过去,“这也是你喜欢的吧。”

“当然!”

被这样一打岔,自然便转了话题。谁知直到一年之后,终于还是让她得尝所愿。

与许一心在鞋店里见到那个女人的时候,肖颖心中猛然一动,看着对方挑选鞋子的那份架势,只觉得莫名熟悉,那些模糊的记忆便被理所当然地再度勾起。

确实如同自己当年想像的一般,既有气质又有气势。

那位美女就站在自己面前,对着电话笑意盈盈地说:“我在B市,谁知你已经走了……真不凑巧。”

她听着对方的絮絮低语,耳边却又隐约传来轰隆隆的噪音,如同阴沉天气下的闷雷,又或者徐徐辗过的公车。然而店堂里其实是那样的安静清凉,通透的玻璃幕墙外依旧是炙烈耀眼的阳光,天空明媚异常,蓝得近乎发白。街道上更是一片空荡,不见半分车辆行人的影子。

肖颖回过神,不禁想,怎么会不凑巧呢?世界明明这么小,算上上回网上的照片,其实她已经见过她两次。

或许还有更加巧合的,她只是不愿再去费心揣度罢了。

国庆前一天恰好是星期六,肖颖中午飞回C市,直接去了公婆家。

按了门铃,门板很快应声而开,她先是瞥了一眼前来开门的人,然后将手上的东西放下,说:“妈,我回来了。”

叶母之前也不知正和谁讲电话,刚刚放下听筒,转身看见她不免有点惊讶:“不是说明天才回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