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哦,反正也没什么事,就提早一天了。”

“那怎么不让昊宁去机场接?”

肖颖低着头径自去翻小皮箱,找出给婆婆带的丝巾:“妈,这是买给您的国庆节礼物。”

叶母很开心地接过去,顺便拉住她的手,嗔怪地看了叶昊宁一眼:“还是儿媳好,比我儿子还疼我。”又对肖颖说:“他呀,每回来都空着两只手,倒像是特意过来混吃混喝的。”

肖颖垂着眼睫笑了笑,心想,再混您不也是情愿的么。

叶昊宁坐在一边,看着这对堪比亲母女的婆媳,也笑道:“以前我也不是没买东西回来,可是哪样是您看得上眼的?再说了,您觉得肖颖好,估计有一半也是我反衬的功劳。”

结果叶母还没来得及说话,肖颖就已经冷笑着接道:“这么说来,我也该感谢你了?”

不对!话一出口她就有点后悔。不该是这种语气,也不该配合此刻的表情,其实应当更柔和一点才对,最好带着点娇笑,因为那样才像一般打情骂俏的小夫妻。而自己现在这样子,倒更像是负气的怨妇。可是,明明生活那么平稳安好,又有何气可负?

幸好婆婆正将新款丝巾抖开来,对着光线细细瞧着,似乎并未发现她的不妥。

她站起身,只见叶昊宁单手支着下巴,幽深的视线也随着她的动作而转移,带了那么一点点不着痕迹的研究审视,弄得她不大自在。

这时家里阿姨从厨房里端了数只小碗出来,招呼说:“先过来喝汤吧,午饭很快就好。”又转过头笑意盈盈地对肖颖说:“恰好是你喜欢的竹荪鸡汤,快过来。”

十分难得,公公叶向国今天也在家,开饭的时候拿着报纸从楼上走下来,冲肖颖点点头,又问:“最近工作忙不忙?”

她笑一下:“还好。”

“那就好,就算再忙,身体也是要注意的。”

她连忙应承:“嗯,知道了。”

虽然平时接触得少,但肖颖与叶昊宁的父亲一向处得很不错,只觉得这位老人极有气度性格又和蔼,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官架子,竟然十分平易近人。

她曾想,自己的这段婚姻即使有这样或那样的错误和失败,但至少,与叶昊宁全家人的相处状态却是完全值得称道的。

四个人一起吃了餐饭,随后肖颖便被叶母叫去楼上卧室聊天。

其实她心里有点犯怵,上了一定年纪的女人对于抱孙子的事总是异常执着,饶是像叶母这样平素修养气度都上佳的也不例外,抓住这个话题便不肯轻松撒手,而那又偏偏是她最没兴趣讨论的问题。

有鉴于上一回在餐厅里的经历,肖颖走上楼梯的时候下意识便回过头看了看,只见叶昊宁正坐在沙发一隅与叶向国说着话,目光落在与她相距甚远的位置,根本没有注意到她。

看来想指望他是不行了。

幸好到了二楼才坐下没两分钟,叶昊宁远在澳洲的妹妹叶思颜恰好打电话回家,她便从叶母手中接过听筒讲了两句。

她问:“什么时候回来?”

叶思颜的声音在电话里既清晰又清脆:“估计要等到圣诞节前后。你们国庆休假打算去哪儿玩玩?”

“暂时没别的计划,就是回去看看我爸妈。”

“哦,我哥也会陪着一起去吧?替我向肖爸爸肖妈妈问好。”

“好的,多谢。”

“一家人客气什么。对了,我哥呢?”

“在楼下和爸聊天。你要不要找他们说话?”

“可以呀……”

肖颖终于找到机会,连忙跑出去,站在二楼的护栏旁居高临下地望下去,结果只见叶家俩父子各占一块空间,老的在看报,少的则正低着头摆弄手机。

她说:“爸,思颜电话。”

下面那两人同时应声抬起头,她又朝叶昊宁看过去,说:“她也要和你说话,快来接。”

片刻之后,肖颖不禁气馁地想,一定是刚才吃得太饱以至于脑子犯糊涂了,竟然忘记家中各个地方都有分机,居然还期待叶昊宁能上楼来以便在关键时刻打断叶母关于未出世的乖孙的谈兴。

结果眼见着公公坐在原位慢条斯礼地对着电话开腔道:“思颜啊……”肖颖的面容微微一垮,谁知转过头,正对上叶昊宁的视线,修长的身躯依旧舒服惬意地靠在沙发里,双手交叠在脑后,用一双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这时只听见叶母在房间里说:“小颖,你在外面做什么呢?快过来我给你看照片。”

“好。”她应了一声,只见叶昊宁唇边的笑意仿佛更加深了一分,她不由瞪他,凶巴巴地隔空做了个口型:干嘛?!

结果他也学她,无声地动了动嘴唇,然后便目送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的她重新回到卧室。

叶母不知从哪翻出一摞相册,指着其中一本里的某一张说:“小颖你过来看,小时候的昊宁多么恶劣。”

她凑近低头,是从前没见过的。

相片里的叶昊宁只有五六岁的模样,一身神气的海军服,而在他旁边的那个女孩子似乎更小一些,娇娇弱弱的,穿着粉色公主裙梳娃娃头,因为漂亮的裙子被弄了一大块污渍,所以放声大哭,眉毛鼻子全都皱在一起,嘴巴瘪瘪的,十足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可是当时的叶昊宁却只是负手站在一边观看,脸上还带着天真无邪的笑容,只有一双乌黑的眸子里藏着一丝隐约的得意。

叶母指给她看,不由笑道:“你瞧他背在身后的手。”

可不是么,满手的泥,在他背后的地上还有一大块泥团,估计是做了“案”后随手丢下的。

“……确实恶劣。”肖颖笑了一下,心里却忿忿地咬牙,那人刚才居然慢悠悠地微一扬眉,对着她比口型说:真可怜。然后远远望着她,笑得像只奸诈的狐狸。

怪不得,原来从小就那么坏!

看他在照片里的样子,其实更像一个小恶魔,让人恨不得在他背后加上一对黑翅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