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五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端着鲜榨果汁走出厨房的时候,肖颖像是突然想到,踟躇了一下又问:“市里最好的心脏外科是不是在医大附属?”

叶昊宁半眯着眼睛,仿佛都快要睡着了,但还是答她:“没错。”

“那你认不认识这方面的权威?……听说目前心血管方面手术做得最好的是一个姓杨的年轻教授?好像是叫……杨其山。”

叶昊宁睁开眼睛望向她,“你怎么觉得我就该认识这种人?我又没有心血管疾病。”见对方在瞬间语塞,他才又好心地说:“如果你指的是医大附属心二外的那位杨教授,我倒是没和他打过交道。不过,听说他的导师是曾院士,那个人,恰好我认识。”

肖颖不由面上一喜,只听他又反问道:“你要做什么?”

她说:“可不可以介绍我认识一下?”

“你还没回答我。”

她没办法,只好想了想才说:“是一位朋友的父亲,他近期需要做一个心脏搭桥手术,下周就会转院到医大附属去。你能不能当个中间人,介绍那位杨教授给我认识?”

“介绍给你有什么用?”叶昊宁微哂:“你恐怕连搭桥手术是什么都不知道吧。这样吧,我过两天联系一下,如果你那位朋友方便的话,到时候叫上他一起出来见个面,关于病人的病情和手术细节,还是由病人家属和医生亲自谈比较好。”

于是肖颖第二天便给陈耀打电话,讲明了情况,谁知电话那头半晌都没回音。

她不禁担心:“难道是陈伯伯病情有变?”

“不是的。”陈耀终于肯出声,只是停了停才又低低地叫她的名字:“小颖……他知道吗?”

这样没头没脑,她不解:“谁?”

“你丈夫。他知道你是在替我的父亲找主刀医师吗?”

肖颖突然静默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道:“我告诉他你是我的朋友。”

“是么。”陈耀心中一苦,随即却又笑了笑:“好,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你先替我谢谢他,改天大家见面了,我再当面向他道谢。”

“不必这么客气……”她最后把电话挂断了,转头去书房找叶昊宁,只见他正坐在宽大的书桌后面盯住电脑屏幕,握着鼠标的修长手指不时动一下。

还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模样,只有一双墨黑的眼底凝聚着微光。

她以为他只是在浏览网页,正要举步上前,结果恰好听见他说:“下一季度的市场份额争取再提高一到两个点,如果是那样的话……”

她不禁微微愣住,这才发现有细细的耳机线从他的胸前领口一路蜿蜒向上,竟然是在和下属讲电话忙公事。

最后只好悄无声息地从门口退出去,肖颖一边给自己倒水喝一边暗想,幸好她不是叶昊宁手下的员工,否则连个国庆假期都过不安稳,那该有多悲惨?

十来分钟过后,书房的门开了,那人站在门边看她:“刚才你找我有事?”

“哦,对。”她立刻拿起遥控将电视机关掉,从沙发里站起来问:“手术那件事,什么时候能搞定?”

“这么急?”

“这种事,当然越快越好。”

叶昊宁微微扬眉,仿佛随口说:“第一次见你这样上心。那人是你以前的同学?”

“嗯。”

“男的?”其实他此刻的表情一点也不认真,甚至带了几分随意的调侃,但她却立刻想到方才陈耀在电话里说的话,于是不由得迟疑了一下,才沉默地点了点头。

这样的迟疑使得叶昊宁在下一刻微眯起眼睛,目光在她略微僵硬的脸上不着痕迹地扫了一圈,然后才淡淡地说:“等长假结束以后,约他出来。”

她怔了怔,忙问:“杨教授那边已经同意了?”声音中有一丝欣喜。

他却可有可无地哼了声,不再搭理她,转身走回书房。

不得不承认,叶昊宁办事的效率真不是一般的高,国庆长假之后的第二天,便约了市里乃至在全国心脏外科界都赫赫有名的杨其山教授出来吃饭。

为了这件事,肖颖特意延请了两天的假期,留在C市。

杨教授当天有个研讨会,事前已经打过招呼可能会晚一些到,但他们还是去得很准时,因为叶昊宁一向不喜欢迟到,肖颖也不喜欢。

结果到了约定的酒店包厢,才发现,竟然有一个人比他们到得还要早。

陈耀独自坐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听见门口处传来响动,他立刻站起来,视线恰好与走在前面的那个男人撞了个正着。

其实他知道他,叶昊宁,这个曾经从好几个同学口中听得的名字,这个娶了肖颖的男人。

正因为这样,所以回国之后他才会特意去寻找关于他的信息,然后才发现,过程一点也不难。这样一个成功的年轻男士,无论是传统新闻抑或是花边绯闻,都能通过各种渠道轻易地传入打探者的耳中。

然而在那些无花八门的讯息里,却极少涉及到肖颖的名字。他甚至分不清,这究竟是叶昊宁对她的保护,还是对她的忽略。

只知道无论是哪一种,都足以令人胸口窒息直至疼痛。

他站了起来,然后伸出手去,与对方紧紧一握:“叶先生,你好。”其实肖颖就站在叶昊宁的身后,他却仿佛视而不见,好像突然失去了勇气,又好像此刻还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做,于是,只是盯着叶昊宁的眼睛。

而叶昊宁也看着对方,漆黑的眼底深处恍如有一簇光,在温暖而明亮的灯下一闪而逝,他随即笑了一下:“幸会。”然后松开手,转头去看肖颖,脸上仍是那样轻淡的笑容,目光却深不见底:“路上不是有点晕车吗?现在还站着干嘛,过去坐吧,让服务员给你倒杯温水,好不好?”

肖颖点了点头,一张脸在灯光的映照下依旧略显苍白,经过陈耀身旁的时候,清淡的薄荷味隐约飘过来,原本应当刺激头脑,可她却越发觉得精神混沌,因为分不清那味道究竟是属于他的,还是叶昊宁的。

她在长沙发的一侧落了座,叶昊宁也跟上来,却拣了斜对面的另一张单人沙发,施施然坐下之后,递了支烟给陈耀。

结果陈耀说:“多谢,我不吸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