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九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不知何时,车子已经在她轻轻的喘息声中重新启动,叶昊宁坐正了身子直视着前方,侧脸的线条有一丝僵硬,但转瞬即逝。在明灭的光线中,她看不清他的表情,只听见他平静地开口说:“我一直记着一个人,并不代表我还爱她。所以,不要拿我和你自己相提并论。”声音冷淡,一针见血得近乎残忍。

她却仿佛没有听见后半句,愣了愣只是冷笑:“你认为我很好骗吗?”这样没有说服力的话,当她是三岁的小孩子?

握在方向盘上的修长手指倏地一紧,其实就连漆黑的眼底都迅速蓄起怒意,但是停了停,叶昊宁终究还是回以她一个不遑多让的冷笑,然后轻描淡写地说:“这话我只说一遍,相不相信都随便你,其实我也并非一定要得到你的信任不可。”

肖颖第二天就飞回B市,销了假重新投入工作。

没过多久就被许一心发现异常:“咦,叶昊宁好一阵子没来了吧?”

肖颖只是仔细盯着电脑屏幕里的大堆数字,可有可无地“嗯”了声。

最近休息不好,就连许久不见的失眠症状都再度重新显现,虽然轻微,但实在不是个好兆头,如今看着这些杂乱的数字符号,更是让人觉得头皮发麻,两侧太阳穴跳痛不已。

结果许一心又问:“怎么了?是不是又僵了?”

虽然这是事实,她却还是忍不住没好气地瞥她一眼:“你可真是悲观主义者。或许他只是太忙没时间呢?为什么你就一定觉得我们俩是闹僵了?”简直是误交损友,哪壶不开提哪壶。

可是某人偏偏言之凿凿:“哦,那是因为你最近脸色黯淡双眼无神呐!十足的怨妇状。可是我看你们前一阵明明甜蜜得人神共愤嘛。快,快来八一八,国庆回去的时候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

肖颖不肯说。

许一心当然也不肯轻易放过她,直接将手提电脑抱得远远的,然后两人一起躺倒在大床上。

“哎,还记得我们上大学那会儿吗,也是这样并排躺在草地上,看月亮数星星的,畅谈人生理想。”

“人生理想?”肖颖皱着眉头回忆,“可我记得明明只是爱情理想吧。”

“爱情不也是人生的一部分么,何必计较这么多呢。”

“对,你曾经就把爱情当人生了。”

“那时候小,幼稚,现在早不一样了。”

“……嗯。”

“其实除了爱情,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可是那时候偏偏以为那就是天底下的头等大事,比吃饭睡觉重要多了。要是换成现在,每次公司要加班的时候我就想,情愿每天能多睡两个小时,就算没有男人也陪没关系。”

“真有道理!想当年和陈耀分手的时候我还哭得稀里哗啦呢,天都要塌下来的样子。可是现在和叶昊宁之间再怎样不愉快,也不会再哭了……”说到这里,肖颖的声音戛然而止,话题转来转去,怎么又绕到那个人的身上?

明明不想提他的。

明明连想都不愿想起他。

她觉得气,虽然过了这么多天,但还是气,气到胸口都时常闷痛。

当时他的语调多么蛮不在乎多么嚣张啊,就那样淡淡的解释一句,毫无说服力,居然也并不在意她是否真的相信。

可是,她会相信才是真的傻。

手表只是其中的一个线索罢了,另外还有许许多多,她说不出来,只唯恐说出来了,就连自己都会忍受不了。

所以仿佛一直在赌着一口气,他不找她,她也不找他。

白天的时候肖颖会豪气万丈地想,没有谁离了谁是不能活的!在这样的大好年纪里,当代女性应当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事业的奋斗之中去!所以这段时间干起活儿来特别认真积极,也仿佛因为那样,时间才能过得飞快,一眨眼一天便结束了。

结果到了夜里,她偶尔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又或者根本失眠无法入睡的时候,才会感到一丝害怕。

和陈耀二十年的感情尚且抵不过一夕突变,那么与叶昊宁的呢?

当年分手之后,她曾一度觉得陈耀说得极对,她不能总是依赖他,否则也不至于伤得那样重。于是她开始反省,并努力改正,并不是为了讨好什么人,而是为着自己着想。

伤了一次之后,终归还是害怕的,所以才不敢再轻易地将感情依附于谁。

就连叶昊宁也不例外。

嗯,她以为他也不例外的。

第二天上班接到通知,早几个月前订下的出差任务突然有了变化,不但出差地点由北京改成广州,就连时间也推迟了。

肖颖从会议室走出来,暗自盘算,这下倒是有足够的时间了,那么月底张斌的婚礼要不要去呢?

一念未歇,便已经有电话进来。

她看也没看地接起来,结果竟然是陈耀的声音:“在上班吗?”

“是的,刚开完会。”她想到又立刻问:“陈伯伯做了手术没有?”这段时间也不知怎么了,竟然已经把这件事忘在了脑后。她觉得愧疚,因为过去陈耀的父亲待她非常好,简直比亲生女儿还要亲。

陈耀说:“打给你就是为了说这个的。前天就做完了,一切顺利,恢复得也很好。”他停了停又说:“这次是真的要感谢你。”

“是吗,那真好!”她下意识地开心,只是转瞬却又心中微苦,脸上的笑容有点挂不住,只能说:“不用客气,其实我也没帮上什么忙。”本来就是,她只是动了动嘴皮子,结果全是叶昊宁一手促成搞定的。

确实如他所说,她从没求他办过什么事,只有这一次,可是偏偏这么巧,只是一次就足以令二人的关系再度滑到崩溃边缘。

办公区人太多,肖颖举着手机神思有些恍惚地走到安全通道口,其实也没意识到陈耀在电话那头究竟沉默了多久,只是等他再度开口的时候,她才微微一愣:“什么?”

结果只听见极轻的一声叹息,她几乎要怀疑是自己听错了,陈耀的声音紧接着低低地传过来:“你是不是不开心?”

“……没有。”她矢口否认:“我很好啊。”

他又问:“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