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一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不过现在肖颖发现,有代沟的,其实应该是男人们和女人们。因为大个子何明亮从头到尾竟然连一块披萨都吃不完,最后不得不又点了一份三文鱼面,这才勉强吃到八分饱。

许一心说:“你别理他,男人都这样。”

肖颖立刻心有戚戚焉:“对对。”

这样一来却引得何明亮不满,故作敏感地问:“许一心小姐,听你的语气,是和很多男人都来过这里喽?”

“这有什么稀奇?”

“你居然还理直气壮?”

“难道我该去写忏悔书外加保证书?”

“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做你的春秋大梦去!”

“许一心你这女人……”

眼见这两个人又开始例行斗嘴,肖颖连忙识时务地起身离座,躲避战火。

她拿着手机走到安静的洗手台前,想了想,还是拨了个电话出去。结果还没得她想好该说些什么,那边已经传来一声:“喂。”

她只好说:“是我。”

叶昊宁的声音听不出喜怒:“我知道,有来电显示。”

嗯,真是多此一举,多么愚蠢。她只能“哦”一声,然后便没了后文。好在叶昊宁似乎并不打算嘲笑她,只是接着问:“有什么事吗?”

其实没有事,她只是突然想到他而已。看见许一心与何明亮的你来我往唇枪舌箭斗得不亦乐乎,所以不由得想到他,觉得有一点点孤单。

好半天才找出个话题,却是:“你吃过没有?”话一出口,肖颖自己都忍不住叹气。

“刚吃完。”

“哦。”

头起得不好,所以再度成功冷场。

叶昊宁像是终于忍无可忍:“肖颖,你到底有没有什么事要说?”

结果她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出声,电话那端就隐约远远地飘来一句:“昊宁,你快过来看……”很美很婉转的女声,透过电波的传递却足够清晰而动人,听得她不禁微微一愣。

她下意识地屏了气不作声,只听见叶昊宁似乎低低地向对方说了句什么,然后才又转回来问:“张斌结婚你回不回来?”

她应道:“不知道,再说吧。”稍作停顿才又问:“你在哪儿?”

他说:“商场,和一位朋友在一起,挑选送给张斌他们的新婚礼物。”

她垂下眼睛再度沉默了一下,洗手台前的镜子里映出她微黯的脸色,最终只是说:“那你先挑着吧,我饭还没吃完呢,拜拜。”然后便将手机从耳旁拿开,合了盖子。

结果月末肖颖到底还是回了C市,临行前一连加了三天班,用许一心的话来说就是简直熬得像只游魂野鬼,一直到坐上飞机精神仍旧恢复不了,惹得空乘人员在短短一个小时的飞行途中频频过来关切地询问:“小姐,您没事吧?”

“没事。”她面色憔悴地闭着眼睛,一切都好,除了有点晕机。

结果下了飞机,终究还是忍不住,跑去机场的洗手间里吐了一番,收拾完毕走出来的时候,脸色青白得吓人,眼圈却是红的。

叶昊宁第一眼便发觉不对,等她晃悠悠地坐进车里,他不由立刻问:“怎么,不舒服?”又伸手去探她的额头,所幸触手并不热,很正常的体温,他才稍微放心了一点。

肖颖却只是闭着眼睛不想动弹,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隐约知道他为她系了安全带,又调低了座椅,包围在身边的尽是自己熟悉的气息,于是头一歪,很快便安静地睡过去。

到了家门口犹不自知,只隐约听见有人唤她的名字,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叶昊宁的脸赫然被放大至眼前。

她听见他问:“要我抱你上去?”右侧的车门早已经大开,他有模有样地朝她伸出手。

“……丢人。”她嘴里咕哝着推开他,但随即还是紧紧攀住他的胳膊,才借势稳稳当当地站起来。

其实头还是晕沉沉的,所以才会忘了两个人之前明明一直都在闹别扭。

叶昊宁不轻不重地挽了她一把,问:“你到底是怎么了?脸色白得像鬼一样。”

她不想搭理他的讥讽,只是有气无力地说:“真可惜,你并不是第一个这样说的人。”转头想想又觉得难免气愤,于是手下微一用力地掐住他:“你们资本家没一个好东西!”

叶昊宁立刻会意,笑了一下猜测:“又加班了是吧?”丝毫不在意她将自己的衬衣揉得一团乱,只说:“喝你血吃你骨头的人又不是我,有本事找你老板算账去。”

她哼哼了两声,实在没有力气再多费口舌,只得偎着他一路走进家门。

正式的婚宴是在晚上,肖颖一个人占据着两米宽的大床睡了一整个下午,又在淋浴下冲了十来分钟,这才好不容易恢复了一点神清气爽。

刚走出来,就看见叶昊宁衣冠楚楚地立在落地窗边抽烟,她在离他远远的地方站定,问:“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他转过身来看她一眼,用挟着香烟的手朝衣帽间方向指了指:“衣服在里面,半小时之后下楼。”

“哦。”她没什么异议地直接去换衣服,在这方面早就习惯了听从他的安排。

结果半途中却又突然停下来,回头问:“礼物买好了,是什么?”

叶昊宁说:“一对缅玉。”

她只是点头,不置可否地走进衣帽间。

过去无数次的事实已经证明,叶昊宁的眼光简直好得无可挑剔。

当穿着水蓝色小礼服的肖颖出现的酒店宴会大厅里的时候,立刻收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注目礼,就连盛装明艳的新娘子都过来称赞:“这个颜色很称你!”

“是吗?其实我很少穿蓝色。”

王若琳笑道:“真的很漂亮。”又转过头去问男士的权威意见:“昊宁,你说是不是?”

叶昊宁正与新郎说着话。

张斌说:“……子维说他赶不回来,就托人带了份礼物给我,说是赔罪用的。”

“只恐怕是他不想回来吧。”叶昊宁冷笑了一下,又听见王若琳叫他,便将目光扫过去,似乎不经意地点了一下头,肖颖却不看他,只是拉住王若琳的手问:“一会儿要喝酒吧,你酒量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