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4章 看穿来意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看着老道士将瓶瓶罐罐收的差不多了,那些城管队员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临走还不忘再次警告两句,让他不要再继续在附近摆摊,不然他们就通知药监局的一起联合执法。

城管一走,看热闹的人也就三三两两的散去。

刘楚这才走上前去,跟老道士招呼道:“道长有礼了。”

老道士看了眼刘楚,明显愣了一下。

随即,他丢下手上的东西,朝刘楚打了个稽首:“无量寿佛!敢问先生有何指教?”

刘楚也是一愣。

一下子他还真搞不明白对方是如何看出自己与众不同,才如此郑重其事地跟自己打了个招呼。

不过很快,刘楚便想明白。

正是因为自己能够很好的控制气息,才让老道士感觉到不凡。

正常的人在气息上或多或少都会有那么一点问题,但是自己的气息实在是太稳定了。

事有反常必为妖。

正是这种无可挑剔的气息反倒让老道士生出了疑心。

而且,他又是这种口气跟老道士搭讪,自然让经验丰富的他刮目相待。

果然!

姜还是老的辣。

这倒是跟刘楚提了个性,以后还是要尽可能注意一下自己对于气息的控制。

“道长,能否借一步说话?”刘楚笑着说道。

他其实有点担心这老道士从他身上看出端倪,把他当成了邪物。

虽然以他的实力,根本不是一合之敌,但是刘楚绝不希望暴露自己身上的秘密。

须知,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这种事情一旦传了出去,不但野心家要找他麻烦,估计高层也希望带他回去切片研究。

“可这些……”

老道士看了眼他那些家当,似乎有些犹豫。

“我赔给你。”刘楚相当豪气地说道。

现在他也算小有身家,老道士这点瓶瓶罐罐的,估计也值不了多少钱。

“赔给我?”老道士皱眉,“你以为这些东西价值几何?”

显然,老道士对自己这些家当还挺有信心的。

所谓敝帚自珍,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刘楚不屑地笑笑:“材料还算不错,可惜有点暴殄天物。”

“什么?暴殄天物!”老道士怒极反笑,“先生你倒是好好跟贫道说道说道,如何是暴殄天物!”

看那样子,估计一言不合,还真有跟刘楚动手的架势。

“好东西处理的手法不对,药效损失了至少七成,不是暴殄天物,又是什么?”刘楚笑笑,说得轻描淡写。

“胡说八道!”老道士撇撇嘴。

刘楚知道自己不拿出点干货,估计老道士不会服气,便又说道:“比如说这里面有一味可以帮助调整内息的草药就处理不当。”

“草药……这里面可有十好几中草药呢!”老道士笑着说道。

只是,他已经收起了轻视。

只因刘楚特意提到了调整内息。

能够看出这一点,足以说明他还是有眼力的。

也是刘楚不清楚这种叫做聚灵草的草药在地球上应该叫做什么,不然估计老道士就不会是这种反应了。

“说来惭愧,这种草药我不知道如何称呼它,不过却知道它的习性。他应该是长在海拔较高的崖壁之上,每逢月圆之夜才会冒出来。等太阳升起的时候,已经枯萎,珍贵异常,端的可遇而不可求。”

“你说的是月息草!你居然知道这种东西?!而且就凭鼻子就闻出来了!”老道士惊异地说道。

刘楚之所以先说这月息草,除了这一瓶泡制了月息草的药酒正好打翻在地,还有个原因就是这种月息草只有沐浴在月光之下的时候才会散发出异香,而平时的时候,几乎是闻不到的香味的。

若非老道士知道内情,估计他也不见得能够知晓这罐打翻的药酒之中有一味极其珍贵的月息草。

“原来叫做月息草……”刘楚若有所思地重复一句。

显然,地球上以这种草药出现的规律赋予了它这种称呼,而在天心魔主的世界,却是用它的功效为它命名。

这种草药吸收日月之精华,夺天地之灵气,因此本身拥有很浓烈的灵气。

只是这种灵气异常活跃,失去月光照耀之后,就会迅速消失殆尽,月息草也随之枯萎。

就算及时采摘,如果保存不当,叶肉之中的灵气照样会迅速消散,只留下很少的一点灵气残留。

即便如此,用来泡制药酒,无论内服还是外敷,依旧有通经活络的功效。

老道士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问道:“对了,先生你刚才说我处理这些草药的方法不对,这么说,你也懂药?”

“略知一二。”刘楚笑道。

当然,他这是谦虚的说法。

严格说来,刘楚对于草药可不是略知一二。

天心魔主最初的时候乃是一位制毒师。

后来以毒入道,成就无上魔功,成为天心魔宗的宗主。

因此,他对于各种药物的药性熟悉异常。

别的不说,就是这聚灵草……嗯,在地球上姑且就叫它月息草,就是他炼制毒药的时候经常会用到的基础材料。

月息草生长的环境乃是悬崖峭壁上比较潮湿的罅隙,常年不见阳光,本身的药性就特别凉寒。

所以,一旦处理不当,虽然还是能够通经活络,但同时也可能寒气袭身,所以效果也未见得多好。

若是换成刘楚来炮制,就不仅是通经活络,甚至还能扩张经络,辅助内劲的积累。

再增添几味关键的药物,甚至可以构筑灵脉,是修道者筑基期梦寐以求的灵丹妙药。

“不对!”老道士摇摇头,目光灼灼地盯着刘楚,“你既然知道月息草,那就不简单。而且听你的口气,似乎知道这东西的炮制方式!”

刘楚轻飘飘地点了一句:“你这里面应该加了两味阳热之物压制月息草的凉寒之气对吧?”

内行看门道。

只是这一句,就让老道士彻底拜服。

他顿了几秒,再次打了个稽首:“无量寿佛!先生慧眼如炬,贫道这里面的确加了赤练蛇胆和雄黄,只是效果不尽如人意。”

“道长何不试试先用烧酒炮制,然后再加这两样东西呢?”

“烧酒?!你是说……”老道士恍然大悟地说道,“是啊,是啊!烧酒极具火气,乃是蕴含了火之精华。神来之笔,真是神来之笔!贫道怎么就没想到先用烧酒消耗其中的凉寒之气,然后再进行进一步的泡制!”

“不过,这样的话,又要损失药性。”刘楚又冷不丁来了一句。

岂料,老道士倒是看得开,笑道:“鱼与熊掌不可得兼,想要两全其美,难难难!”

他似乎注意到刘楚嘴角那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心念一动:“莫非先生有更好的办法不成?!”

“道长,这里人多眼杂,咱们换个地方如何?”刘楚建议道。

“换个地方?”老道士皱了皱眉头,似乎有些为难。

刘楚笑道:“我看街口有个饭店,还算清静。要不,我请你喝一盅。”

“你要请我喝酒?”老道士眼睛一亮,随即有暗淡下去,“哎!贫道这一辈子什么都可以就活,偏偏就是这喝酒很挑剔。便是茅台五粮液的,不够年份,也食之无味,不如不饮!”

他一边说着,竟然摘下藏在腰间的酒葫芦,拔开塞子舔了舔。

里面隐隐飘出带着各种野果的酒香,刘楚当即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老道这可是从青城山上取下来的猴儿酒。可惜没了。”

“猴儿酒就没有,不过道长若是跟我去了,应该不至于太失望。”刘楚自信地说道。

“贫道就是随口一说。有人请客,求之不得。何况贫道正有想法跟先生你请教一二。朝闻道夕可死也!这可比美酒佳肴更让人期待。”老道士正色道。

“哦,这倒没什么,就当相互切磋而已。只是我很多药物只是知道味道和药性,却不知道名字,所以还请道长千万不要见怪。比如这一罐药酒,里面有种草药的根茎,乃是大热之物,我只记得味道,却没有见过实物,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哦?这可奇了!竟然不知道名字。”

“家师说名字只是一个称呼,所以只需要弄清楚它的药性,熟练运用便已经足够。”

“妙论啊,妙论!真不知道尊师何方神圣,若是能见上一面就好了。”

“有机会,总能见到。”

“呃……尊师还健在?!”老道士吃了一惊。

“有什么不对吗?”刘楚笑着反问。

“没什么。”老道士苦笑地说道,“只是你刚才说的这罐药酒之中拢共有十三味药,其中一半都是根茎,倒是不知道你说的哪种。”

刘楚不免纠结。

这也是他半路出家,没有学习过中草药。

无极草的根茎乃是极阳之物,可以作为还魂散的三味主药中的一种。

还魂散,顾名思义,可以用来还阳续命,端的珍贵无比。

正当刘楚思索着一会儿喝酒的时候,究竟该如何弄清楚这些草药来历,而不至于让老道士起疑的时候,老道士突然笑了起来。

“走吧!刘先生,我带你去个地方,没准儿能找到你需要的东西。”

“道长,原来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刘楚顿时一惊,随即苦笑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