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7章 及时赶到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张潇也算是身经百战的战士,对于眼下的情势心知肚明。?八一中?文??.

虽然他很清楚,这样干风险极大,但是,坐以待毙绝对不行。

看这些家伙的样子,似乎压根儿就在跟他们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他们固然没有对赵浮菲痛下杀手,但是对他们这些保镖却毫不留情。

显然,他们就是要用这种杀戮来迫使赵浮菲搬救兵。

这个救兵当然就是刘楚。

甚至,从一开始,恐怕他们的目标就是他!

对方有备而来,且完全无视影响,显然是志在必得。

张潇担心就算是那位让赵浮菲充满信心的刘神医及时赶到也无济于事。

尽管自从成为赵浮菲的保镖以来,他就听说过无数关于刘楚的传说。

而且,他也尝试着对刘楚进行了一些了解。

他现,这个刘神医的确与众不同,身怀绝技。

无论是医术还是武功,都非同一般。

只是,面对如此多的好手,若是他杀过来,真的有用吗?

张潇对此很是怀疑。

再说了,既然对方的目标是刘楚,至始至终似乎都没有对赵浮菲痛下杀手,反倒是让自己有机可乘。

说干就干。

他看了一眼身边倒下的那些弟兄,对剩下两个还有战斗力的保镖们喊道:

“星仔,阿耀,你们保护好赵总全撤退,我想办法拖住他们!”

二人一听,刚要开口说点什么,但是立即就被张潇犀利的眼神制止了。

唰唰唰!

就在二人架着赵浮菲准备从后面逃走的时候,数道黑影从不远处奔袭过来,迅逼近。

“队长,保护好赵总,你们先撤,我来殿后!以后阿凤和两个孩子,就拜托你们帮忙照顾了。”

突然,一名手中拿着手枪的保镖从地上挣扎着爬了起来,大喝道。

张潇看到他断掉的一条腿,顿时咬了咬牙。

他很清楚,这些人虽然没有对赵浮菲痛下杀手,但是对他们这些保镖却毫不留情。

大黑眼下断了一条腿,准备断后基本上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

最重要的是,他知道大黑家里的情况。

他口中的阿凤是他的妻子,至于两个双胞胎女儿却患有白血病,已经到了中期,需要进行骨髓移植。

那是一大笔钱,大黑的家庭当然负担不起。

刚才的话显然是说给赵浮菲听的,是希望用自己的姓名为自己的女儿挣下活命的机会。

几乎没有丝毫犹豫,他重重的拍了一下大黑,虎目含泪地说道:

“大黑,保重!”

丢下这话,张潇不再迟疑,拿起赵浮菲转身就跑。

现在再不离开的话,那么就彻底没有机会了。

而且他们这些人,恐怕除了赵浮菲,没有一个人能够活着离开。

赵浮菲双眸泛红,一字一顿地说道:

“大家放心,你们的家人我一定会妥善照顾,这些家伙我也一个也不会放过!我誓!我赵浮菲誓!”

“想报仇,看看自己逃得掉么!”

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突兀的响了起来。

在他身后,六七个身影几乎是同一时刻冒了出来。

咻咻咻!

几道寒芒闪耀,直奔这边而来。

三声惨叫,除了张潇,其他三人皆是应声倒地。

也包括不远处那个断掉一条腿,正举枪准备射击的大黑!

在他们的心脏上,都插着一柄尖刀,仅仅留下手柄。

“女娃娃,还不乖乖束手就擒,还待何时?”

就在赵浮菲悲痛欲绝的时候,一个一袭白跑的老者仿佛凭空出现在了她的身侧。

张潇一个激灵,立即挡在了她的跟前,抬手便准备开枪。

只可惜,他终究还是慢了一步,白袍老者嘴角勾起一丝冷笑,毫无征兆地屈指一点。

噗!

张潇浑身一悸,随即瞳孔散。

在他的眉心,赫然出现了一个血窟窿。

下一刻,一缕鲜血淌落下来。

嘭!

他的身子微微一晃,直挺挺地倒在地上,双目怒睁,但再无气息。

“去死!”

赵浮菲大喝一声,突然举起手枪,扣动了扳机。

这是刚才张潇给她防身的。

嘭!

枪响了。

那个白袍老者不闪不避,只是这么随手一抓。

再次摊开手掌的时候,一颗弹头赫然在他掌心里!

赵浮菲一阵骇然。

情急之下,她接连扣动扳机。

嘭嘭嘭——

一口气,将剩下的七颗子弹全部打完。

诡异的是,对面那白袍老者就像是一块顽石矗立在那里。

哗啦啦!

一松手,手上的弹头顿时掉在地上。

敢情赵浮菲拢共打出八颗子弹,悉数被它将弹头接了下来!

正当赵浮菲脸色煞白,心中被绝望的潮水淹没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从耳边响起。

“老家伙,欺负一个女孩子很有意思么?!”

刘楚!

赵浮菲欣喜万分。

他,总算是来了。

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她一下子窜入了刘楚的怀抱。

平时那个高高在上的女总裁,在这一刻,再也没有往日的矜持。

她犹如小女人一般,在他怀里痛哭了起来。

“刘楚,你……你要给他们报仇!报仇!”

赵浮菲咬牙切齿地喊道,像是愤怒的野兽在咆哮。

她知道刘楚拥有鬼神莫测的手段。

虽说刚才这个白袍老者展现出来的实力也过了她对力量的理解,但是不知何故,她就是对这个男人充满了信心。

只要有他在,一切危机都能迎刃而解!

刘楚轻轻地拍了拍赵浮菲的肩膀,冷冷地扫了一眼地上已经没有了生机的张潇,眼中闪过一丝寒芒。

他沉声说道:“好!一切都交给我来处理吧!我必然让他们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说着,他将赵浮菲护在身后,冷冷地的看向面前的白袍老者:

“你们是谁派来的,把我引到这里想要干什么?!”

“既然知道,还敢单枪匹马杀过来,老夫是该佩服你的胆识还是该嘲笑你太自以为是呢?哈哈!”白袍老者笑道,身上的气势已经释放出来。

而那些围在周围的黑衣人也一个个蓄势待,随时准备出手。

啪!

突然,一记响亮的耳光响起,他的笑声戛然而止。

下一刻,他的脸颊之上竟然留下了一道深深的掌印。

“内劲外放!”

白袍老者有些骇然地看着刘楚。

他其实看到了刘楚出手,也做出动作想要避开那道凌厉的掌风。

可惜,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刘楚的度实在太快,他终于没能避开。

“老东西,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身后有谁,敢动我刘楚的朋友,那就要有付出代价的觉悟!现在识相的,赶紧说出身份和来意,我可以考虑给你个痛快,否则定让你和你的人生不如死!”

在刚刚赶到的时候,刘楚就嗅到了空气之中弥漫的血腥味儿。

看着地上那些保镖惨死的身躯,他立即意识到,围堵赵浮菲的人很不简单。

于是大约猜到了这些家伙的用意。

他们是针对自己而来的!

因此,严格说来,这些人都是因为自己丢掉了性命,那么自己这个当事人就有理由也有义务为他们讨回一个公道。

他们,不能白死!

“找死!”

白袍老者怒喝一声,身上的气劲骤然爆。

身子骤然弹起,如同大鹏展翅,振臂朝刘楚扑了过来。

对方来势极猛,但刘楚偏偏不动如山。

就在白袍老者的拳头距离他不足一尺的时候,刘楚闪电般出手:“老狗,吃小爷一腿!”

话音未落,刘楚毫无征兆地抬起一脚,脚掌竟然准确无误地瞬间印在了白袍老者的脸上!

又被击中了……

白袍老者脑袋一懵,身体便如同断线风筝一般狠狠地飞了出去。

轰隆!

砸落地面之后,又被余劲硬生生卷出六七米。

等终于停稳的时候,白袍老者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散架一般。

怎么可能?!

自己眼下已经拥有暗劲巅峰,半只脚踏入了化劲,对方竟然轻松破了自己的护体罡气!

噗!

白袍老者羞愤难当,一口鲜血喷射而出。

刘楚一击得手,顿时大喝一声,整个人腾空跃起。

嘭嘭嘭!

劲风呼啸,脚掌卷起的劲力不断的招呼在白袍老者的身上。

只是三下,白袍老者几乎背过气去。

此刻,他的肋骨断了六七根。

最重要的是,他骇然现,自己的经络竟然硬生生被刘楚气劲震碎了。

“你……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这一刻,白袍老者浑身颤抖,目光变得惊恐万分。

刘楚淡淡一笑,突然凭空消失,下一刻已然出现在白袍老者的面前。

唰!

身前,突然一道寒光闪过,一把十分锋利的匕,卷着凶狠凌厉的劲风直接朝着刘楚小腹刺来。

刘楚眼神一凛,伸出两根手指,硬生生将那匕的利刃牢牢夹住。

“是把好刀,用来削水果倒是不错!可惜,淬了剧毒!”刘楚淡淡地说道。

“你……你不怕?”

白袍老者咬牙切齿地说道。

“哈哈!你忘了我有个身份吗?我可是神医,这种程度的剧毒都是我玩剩下的。不过,既然你喜欢玩,我就陪你玩!”

刘楚说着,一翻手,白袍老者只感觉之际手背上一阵火辣辣的剧痛。

下一刻,整只手臂都变得麻木起来。

而且,这种麻木正迅扩散到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