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修女(三)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临走之时,他终于对李天玉说:“天玉,跟朋友们说声再见吧。”

李天玉慌慌张张的,这才抬手挥了挥,脸颊上布满局促而难堪的红晕:“再、再见!”

闻折柳望着她,笑容和平时一样:“再见,开心点啊。”

三个人逐渐走远了。

风铃摇晃,玉红摇叹了口气,白景行的笑容也渐渐收敛了,贺钦率先问道:“你们怎么会来这里?”

“李戎脑子有病了。”玉红摇咬着烟嘴,含混不清,同时又是言简意赅地说。

闻折柳道:“等一下,脑子有病……什么意思?不过我听他说话的感觉确实不对,颠三倒四的,逻辑也接不上……”

白景行叹了口气,道:“说脑子有病,倒也没那么夸张,但这个人确实出了什么问题,你们知道吗,这还是他这么多天第一次出门呢。”

“就为了见我们?”闻折柳问,“不至于吧,到底咋回事啊?”

“求胜心太强,连带着手底下的人一块疯了。”玉红摇毫不客气地回答,“下层世界开放,他是第一个想到要去那招兵买马的,用老手带新手,新手过关变老手,然后再去带新手的方法滚雪球。现在下头五个世界的中转站,天下之火的玩家占多数,他再用人海战术给自己垒资源,想要什么道具没有?”

白景行苦笑了一下:“前段时间,他手底下的人还想模仿你们。”

“模仿我们?”听了玉红摇的话,闻折柳已经够惊讶了,“我们有什么好模仿的?”

白景行揶揄道:“就,看中了你们的人气呗,隐世高人,独来独往,对竞争对手最友好,遇上你们妥妥被带飞进排行榜前一百……反正是想走你们这种路子。还有……”

“还有什么?”闻折柳越听越觉得匪夷所思,“这是要命的生死局,不是新星之城里抢资源挣地位的商业活动,他干的什么本末倒置的活儿?”

玉红摇不吭声,白景行道:“……还有,他也想要世界级boss的控制权。”

贺钦一点都不意外,闻折柳冷冷道:“我们拿在手里的,可不是她们的控制权。”

“一个世界级关卡,可以分出无数条岔路口,无数个守关的boss,供玩家同时进入闯关。”贺钦似乎觉得很好笑,“但是其中有且只有一个召唤的名额,可以交到玩家手里。这群蠢货去撩骚哪个了?”

“珍妮。”白景行回答,“他们利用故事背景和自己通关后知道的剧情,企图教唆珍妮和它的姐姐反目成仇,结果还没策反成功,就被玛丽安打爆了。然后他们又换了个套路,想在最后的大战阶段感化boss——因为听说你也是这么做的——结局显而易见,猛灌鸡汤,大发悲悯对狂化的boss根本无效,而被打败的boss也根本鸟都不鸟他们,总的来说,无功而返。”

……槽多无口了简直。

闻折柳无语道:“第一,我不是感化她,我只是……我只是可以理解她的痛苦;第二,真心才能换来真心,虚伪的骗子或许可以用手段得到他想要的大多数东西,但感情是不能被欺骗的!我呸!”

贺钦的喉间发出咕噜咕噜的低沉笑声,他问:“就一个珍妮?”

“当然不是。”这次说话的是玉红摇,“还有那个人鱼公主。”

闻折柳:“……还有珑姬,这话可不能被杜子君听见。”

“珑姬可比珍妮难搞多了。”贺钦懒懒地整个抱着闻折柳。

“所以损失惨重,这个计划后来就被李戎喝止了。”玉红摇道,“不过他的野心越来越大,也让我们这些以前的老朋友和对手越来越不愿意与他来往。上个世界他拿了第一的宝座,很是消停了一阵子,但这次你们和池青流一冲回来,我就知道他又要发疯。”

“……怎么这样。”闻折柳还是觉得难以置信,“一个人的性格可以在短时间内变化这么大吗?”

“可以的,宝宝,”贺钦蹭了蹭他的后颈,“不过,我觉得他还是有些别的原因。”

“什么?”白景行紧紧追问,“我们这次来也是为了追查这个原因,结果他倒跑得快。”

”.“

贺钦说。

“什么……?”闻折柳愣道。

“他刚才拿的羊皮卷道具,我看见了一个词。”贺钦摩挲着闻折柳的手指,“希伯来语,意为衔着尾巴的蛇。”

闻折柳震惊道:“那不就是衔尾蛇?!他这是接触了圣修女的宗教道具啊!”

白景行道:“不……相比之下,我更好奇你怎么连希伯来语都……”

玉红摇眉头紧蹙:“原来如此,那这样就说得通了。”

“只是认识几个需要特别注意的词而已。”贺钦轻描淡写地道,“如何,需要答应他的挑战吗?”

“……你们怎么都在?”身后忽然传出一个愣愣的声音,闻折柳探头一看,只见谢源源和蹙着眉头的杜子君站在后头,手里拿着一个白色的风铃。

“这什么,”闻折柳问,“你怎么把人家的风铃拿下来了?”

谢源源更茫然:“啊,这是店老板送我的啊,他说一直晃来晃去,实在太吵了。”

说着,他叮铃铃地晃了晃:“但这也不吵啊,不是挺好听的嘛……”

“怎么回事?”杜子君扬起眉梢,“来这开茶话会来了?”

闻折柳无奈地笑了笑:“李戎刚才来找我们了,说要挑战我们,看谁才是真的第一。”

“喔!”谢源源发出一声喟叹,“好中二,这事我中学就再没看人干过了。”

“然后呢?”杜子君也觉得莫名其妙,“这中二病来干嘛的,小鸟游●花在隔壁片场,到那边去找啊。”

“……比起你也会玩梗说冷笑话我更想说现在不是讲这个的时候!”闻折柳吐槽道,“他的状态很不对劲,疑似被圣修女的宗教道具给感染了,所以我想……”

几双眼睛齐刷刷地看着他,闻折柳只好隐晦地说:“……我很想知道,他那件道具是从哪得来的,具体信息又是什么。”

“他肯定不会告诉你的,宝贝,”贺钦若有所思,“所以,按照他现在这个鬼迷心窍的状态,也只有先把他揍到神志不清,然后才能……嗯哼。”

杜子君干脆道:“那就打吧,能为了这种破事来下战书,我看他也确实欠打了。”

谢源源只是颠来颠去地摇那风铃,心思根本不在对话上,随口应答道:“嗯嗯嗯……行!都行!”

眼看这四个人三言两语就定下了这事,白景行和玉红摇也挺没话说的。白景行干笑道:“所以,你们需不需要一点场外援助?”

闻折柳抬眼,看见玉红摇丰润的唇角噙着一抹笑,白景行的神色更是别有深意。

三日后,他们站在传送门前,李戎带着他的人手站在传送阵的不远处,似乎是为了公平起见,无人入眠这方有四个人,他也只带了三个人。

这个性格……闻折柳在心中暗暗思忖。李戎完全可以按照习惯和搭配阵容来安排人数,这样刻意配平,还真的有点像圣修女被强行设置过的性格了。

“没什么好说的,走吧。”贺钦道,“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

“好了。”

“没问题了!”

“嗯,”闻折柳最后再看了一眼对面的队伍,“那就出发!”

【亲爱的玩家,欢迎来到恐怖谷,祝您旅途愉快。】

【开始扫描……身份验证已完成,确认星网id:闻笛,证件姓名:闻折柳,激活序列:4697800。未扫描到数值异常波动,已为您确认载入连接,请稍后。】

【收录玩家信息中……】

【玩家姓名:闻笛】

【等级:38】

【经验值:2200265000】

【力量:89(+26),耐力:111(+39),敏捷:108(+15),精神:96(+28),真实度:125】

【包裹:花纹繁复的狗牌,保密黑匣子a—f,伯爵手杖,槲寄生,荒野求生礼盒x3,黑市资格证,伪装者印痕,爆裂符咒x150,风符咒x100,复制符咒x100,《神学研究之关于母猪的产后护理》,染血的长鞭,经验补充剂(大)x1,魔泉仙女的蜜酒x3,生命回复剂(大)x300,体力回复剂(大)x300,精神镇定剂x300】

【钱币:2300金58银3铜】

【装备道具:附魔的虔诚达拉里斯,痴情种—月戒,侯爵手杖,珍妮的吊坠】

【第六世界接入中,倒计时10、9、8、7……】

闻折柳猝然睁开眼睛,一下从黑暗中醒了过来。

周遭摇晃不休,马蹄哒哒,车轮碌碌,他的身体一下一下地撞着旁边坚实的车壁……

这是一辆马车。

属性没有上锁,他的双眼很快就适应了马车颠簸昏暗的环境,贺钦从旁边伸手过来,轻轻抓住了他的手掌。

星月双戒在阴影中散发着璀璨的钻光。

“我在这,”他说,“我们都在。”

马车对面,谢源源和杜子君揉着额头坐起来,一看人齐了,也不由愣了一下。

从海和中学,再到集中营,队伍一直处于半分散的状态,难得见一次齐聚。

闻折柳笑了笑:“看来,这个世界的难度又要增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