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修女(八)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一点钟,到四点整。”闻折柳握着手杖,站在青石铺成的路面上,“虽然不明白这段时间到底意味着什么,但是……”

“但它一定很特殊。”谢源源说,“我们现在就往修道院走吗?”

杜子君站在原地,顺势踩过一块石头,咚得踢在车夫胸前:“喂,走了。”

车夫照旧沉沉睡着,杜子君道:“你给他用的什么道具,睡成这样。”

贺钦抬手甩了一个响指:“最普通的迷药而已。”

夜露冰凉,马车夫一个寒颤,从睡梦里挣脱出来。

“……杀人了!杀人了,杀……!”他猛地跳起来,颠三倒四、没头没脑地四下乱撞,不防脚下一滑,又重重摔回了地上,“哎哟!”

后背是坚硬的路面,砸得脊椎骨生疼,车夫茫然地往上看,唯见黑夜静谧,四个人的身形宛如从天空投射在人间的倒影,其中一个人持着手杖,仿佛举着一线星辰璀璨的光辉,无声的威严压得他心头巨震,差点喘不过气来。

“先……老爷!”滔天火海的幻觉和目睹惨象的恐惧此刻全被抛到九霄云外,他跪伏在地上,情不自禁地哀叫一声,“请问您有什么吩咐?”

闻折柳一怔,贺钦已经伸过手臂,从容地将那个a+级武器揽在了自己身后。

“手杖,”他轻声说,“别放在平民跟前。”

“哦哦哦。”闻折柳一下反应过来,急忙跟着把手往贺钦身后藏,他咳了一声,对马车夫说:“我们时间很赶,现在可以送我们去目的地了吗?”

车夫慌慌张张的说:“可是刚才我看见……”

“你什么都没看见。”杜子君打断了他,“那只不过是你的幻觉。”

马车夫使劲揉了揉眼睛,又到处看了看,街道上空荡荡的,房屋的门窗紧闭,哪有什么燃烧的火海,杀人的强盗?瞧见他懵逼的表情,趁着手杖威慑的效力还没过去,闻折柳道:“去赶马车吧,到了地方,我们会给你双倍的报酬的。”

车夫纳罕地摸着后脑勺,想问自己是不是真的睡糊涂了,然而听见对方的吩咐,他还是立刻转身,将马车牵出了简陋的马厩。

马蹄声踢踢踏踏,四个人没有惊动任何沉睡在睡梦中的幽魂,静悄悄地出了镇子,朝目的地赶去。

到了山脚下,贺钦到底没有把夜明珠留在马车壁上,他们遵守了诺言,用比钱币还要贵重的金子付了帐,等到马车夫欢天喜地地赶着马车走远了,四个人这才抬头望向山上,修道院就坐落在山腰处的开阔空地上,合着山脊的形状,几乎与整座山融为一体。

“上吧。”贺钦道。

四个人的身体瞬间拔地而起!

贺钦抱着闻折柳的腰,没有受到系统压制的体力可怖无比,闻折柳只听到耳边呼啸的风声,血液便一下从脚底冲到头顶,差点叫出声来!

“你慢点,别这么快!”他赶紧扒住贺钦的身体,在他颈窝处大声道。

贺钦便叹了口气。

“宝宝,男人是不能被说快的,”他低笑的声音分外撩人,热气若有若无地挨在闻折柳的脸侧,绕得他耳朵都发烫了,“知道吗?”

“……这种事情有什么知道的必要吗!”

身后,杜子君和谢源源在疾风中飞向天空,虽然失去了鬼魂的援助,但还有足够的符咒可供他们使用。他们没有走陡峭狭窄的楼梯,而是抄了个近路,极快地窜到了修道院的门口。

“我们现在拍门,会有人开门吗?”谢源源惴惴不安地问,“现在还不到五点诶。”

“会的。”贺钦回答,“对于我们的到来,他们应该早就做好准备了。”

他重重地拍了拍厚重的大门,寂寂黑夜,这几声仿佛撞钟震鼓,几乎可以惊醒大山的生灵。

“其实早上再走,也没什么的。”谢源源抓着手背道,“反正那些鬼魂也不会害我们。”

火星在杜子君唇边明明灭灭,他说:“李戎不是说要竞争吗,那就赶点时间好了,反正你也睡不着。”

“山上放火,牢里有我。”谢源源看着他吞云吐雾地弹着烟灰,忍不住说,“而且你怎么知道我会睡不着啊?我睡觉明明很死的。”

“……”杜子君忍了又忍,还是没把前几次碍于条件所限,他跟自己分配到一块,但晚上睡觉不老实,自己起来好几次想捶,结果愣在晚上找不着他的事情说出来。

“来了!”闻折柳面容一肃,急忙整了整衣服,“我听见脚步声了!”

他刚一说完,门上的小窗就打开了。

那窗口十分狭小,只能容纳一张人脸的面积,四人做好准备,只见明亮温暖的灯光从门内穿出来,玻璃提灯的剔透轮廓一晃而过,转出一张女人的脸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