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修女(九)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两个主线任务了。

见众人都不说话,像是在思索什么,院长最后补充了一句:“如果能解开这个谜题,修道院里的任意什么东西,你们都可以带走作为报酬。”

“谢谢。”贺钦一点头,“现在,我们可以去自己的房间休息了吗?”

“稍等,我让玛拉带你们去你们的房间。”院长打开房门,“还有就是,希望你们不要在人前暴露你们侦探的身份。”

“怎么说?”贺钦问。

院长回答:“鬼魂生前都在这里待过一段时间,如果你们是神职人员,它们可能不会展示出太大的攻击性。”

她又补充道:“对外,我会宣称你们是来进修交流的修士,所以,也希望你们能……”

“可以理解,”闻折柳笑着说,“我们会扮演好我们的角色的。”

辞别了院长,玛拉——方才那名美丽的姑娘,继续领着他们向前走去。

“她多大了呀?”谢源源看着她窈窕纤细的背影,似乎很是好奇,“像这种修道院里的修女,应该都是从小就住在这里的吧?”

杜子君兴致缺缺地道:“那你自己问问她呗。”

“她能不能听见我的话还是一回事呢……”谢源源嘟囔着,“我去问了也是白问啦。”

“您在和谁说话?”忽然,玛拉转过头来,看了一眼杜子君,“和我吗?”

闻折柳和贺钦都抬头看着她,杜子君漫不经心地道:“没有,我只是在自言自语。”

玛拉笑出了声:“自言自语,那就是和夜晚说话咯?然而夜晚如死寂寞啊。”

天真的少女一下抛出这句话,倒令人不知回什么才好了,不过杜子君也不是多话的人,几个人就在安静无声的氛围中走上分配的休息室,最后向玛拉道了声谢。

闻折柳和贺钦一间房,杜子君就手把谢源源拎到旁边的屋子里。门关上了,他们这才有时间打量接下来几天作为据点的房间。点亮灯光后,墙上仍然挂着垂泪的圣母像,下面摆着一个花瓶,里面插着几朵不知名的野花,除此之外,整间房里再无一丝多余的色彩,清素简朴得像是苦修的雪洞,就连床单和被褥都是未经任何处理的亚麻色。

“真朴素,”闻折柳感慨道,伸手摸了摸圣母像的画面,有种凝蜡般的滑腻感,“李戎他们昨天就到了,搅局的还不知道在哪,还有两个主线任务……事情好多。”

贺钦从身后抱住他,亲了亲他的耳朵。

“路要一步一步走,饭也要一口一口吃,急什么?”

闻折柳咬着嘴唇,笑道:“哥,你这样,真是越来越像老妈子了。”

贺钦:“?”

贺钦:“得不到就诋毁?”

闻折柳:“……可我这不是得到了吗?”

贺钦:“你说得对。那你这就叫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闻折柳止不住地笑,气息交融、耳鬓厮磨间,他仰起脸,贺钦低下头,温柔而炽热地亲吻了他的唇角。

“小坏蛋,”唇分之际,贺钦低声说,“被惯坏了,嗯?”

“谁叫你要惯着我?”闻折柳反问,他转身,与恋人亲密无间地拥抱在一处,腰间悬挂的手杖也跟着荡了一下。

贺钦的目光往下一扫,问道:“看出来了?”

“嗯,看出来了。”闻折柳道,“咱们这是进了鬼窝了啊。”

从进入这间修道院开始,闻折柳就一直没有把手杖收回去,这就像一个试金石,试出的效果也是十分惊人的:除了一开始跟着他们过来的马车夫之外,他们在修道院里看见的这两个npc,居然都没有对这个手杖产生丝毫的反应。

“这算不算贼喊捉贼?”闻折柳问。

贺钦揉了揉他的头发:“再看看吧,现在先躺一会,反正没别的事了。”

跑了将近一晚上,光喝体力补充剂也不是个事,被他这么一说,闻折柳才觉出眼睛疲累。两个人躺在粗糙的床褥上,将就着闭目养神了一会,似乎只过了短短一瞬,闻折柳就模模糊糊地听到了贺钦叫他的声音。

“柠柠,起床了,”贺钦把他抱在怀里摇了摇,“六点了,人家都做完早课,去吃饭了,只有小懒猪还赖床,快起来。”

“……苍天啊,”闻折柳有气无力地发出一声哀嚎,“这都什么人啊,好不容易休息了一会……”

“乖,吃完饭再睡,”一个半小时前,两人是把外衣脱了躺下的,这会贺钦伸手拽过修士袍,握着闻折柳的胳膊就往里塞,“天下之火的人也在外头,柠柠想让他们看笑话吗?”

贺钦一边说,一边给闻折柳穿衣服,一边用蘸了水的湿布擦了擦他的脸。被那冰冰的洗脸布一敷,闻折柳也清醒了些,他不好意思让贺钦像照顾小孩子一样照顾自己,于是接过外套,自己慢慢地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