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修女(十一)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什么意思。”谢源源的表情凝固在脸上,“我们,扮演死者本人?”

“不着慌,”贺钦道,“后面还有说明。”

几人定睛一看,只见下面还有一行小字。

【若在时限内未曾破解成功,则玩家从此身份固定,无法改换。】

“……也就是说,”杜子君道,“如果今天晚上没有弄清楚鬼生前是怎么死的,我们的身份就会固定为死者。”

闻折柳道:“等于直接出局。”

“对,”贺钦吁了口气,“还是和海和一样的模式。”

谢源源安慰自己:“那,那也还好……反正是经历过一次的。”

四个人里,谢源源虽然不怕鬼怪,可一旦涉及到什么解密推理之类的问题,他就抓瞎了。

“别怕,”闻折柳道,“就是……假如扮演的是死者,那你的体质还会起作用吗?”

谢源源抠抠手背,也是一连茫然:“不知道诶,到时候再看吧。”

“再理一下我们早上看到的登记册,”闻折柳伸出十根手指头,“虽然住客的身份五花八门,但他们都来自同一个地方。”

“并且全是在战争中受伤了,来修道院求药避难,”贺钦跟着补充,“以及全是成年男性。”

“一共有九个人,”谢源源说,“八个都是一天之内住进来的。很奇怪诶,修道院底下就有镇子,这些人干嘛一定要上山来呢,莫非这里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吗?”

闻折柳说:“姑且算是一个疑点吧,先记下来,等会找找看线索。”

时间要到了,四个人朝外面走去,贺钦叮嘱道:“三个小时,一点到四点,只有三个小时,注意时间。”

“嗯。”

“知道。”

“还有就是,”贺钦道,“如果遇到可疑人士,最好先不要跟他们起正面冲突。”

闻折柳问:“怎么了?这次的敌人,能力很棘手?”

“耶梦加得和芬里尔都好说,”贺钦回答,“只有一个海拉,但有谎言和恶作剧之神的潜行属性加成,死亡女神的每一击都有可能带了即死判定,哪怕只是概率触发的特技,挨上一下也不是闹着玩的。”

“走吧,”他说,“保护好自己,任务很有可能把大伙分散开。”

四个人一踏出走廊,闻折柳眼前顿时一花,轻微的眩晕感和震颤感从脚底传到脑门,令他立刻提高了警惕。

来了。

霎时间,面前无边的深沉黑夜如潮水褪去,黄昏的暮色、夕阳的霞光和逐渐上升的太阳都在他头顶倒退划过,闻折柳仿佛置身于一台高速摄像机之中,等到一切都平息下来,他站在陌生的房间里,清晨的鸟鸣啾啾,从窗口处传进来。

场景重现,现在已经开始了。

也不知道现在场景重现的时候是什么季节,远处的青山连绵壮阔,晨雾弥漫,空气也是毫无温度的冰冰凉,刺得鼻腔发痒,闻折柳使劲嗅了嗅,其中似乎还夹杂着一股稀薄的铁锈味。

房间里的东西很凌乱,他转了一圈,桌子上胡乱放着两个喝的只剩下瓶底的酒瓶子,其中一个斜斜压在摊开的书页上,闻折柳想拿起来,流出去的酒液却把纸张和瓶身都黏在了一块,腻腻乎乎地拔不下。

这是一本随意打开的《圣经》。

闻折柳皱起眉头,往旁边看去,样式老旧的打火机,皱皱巴巴的香烟盒子,搭在椅背上的酒气四溢的外套……这真的在修道院里头吗?

他把外套提起来,依着自己的身高比划了一下。外套的长度到他大腿根处,袖长和被撑得臃肿的布料都可以说明,它的主人是个身高大概在一米八往上,体格状胖的男人。

朴素的亚麻色床褥上残存着几个鞋印,闻折柳放下外套,又摸了摸那被褥的手感,确定这是修道院的东西。

死者生前真的是信徒吗?

“糟蹋得跟猪窝一样啊……”他绕了一圈,和他们的房间一样,这里的墙上也挂着一面垂泪圣母像,闻折柳凑近观察了一下,画像大体还算完整,只有圣母的胸前有几个形状不规则的凹痕,闻折柳顺势向下一瞅,果然在地上发现了几块棱角尖锐的石子。

他的嘴角抽了抽,拿圣母像当靶子……

就在往下看的间隙,闻折柳忽然在画布的角落看到了一个细长的黑点,不像是污渍,倒像是画家不经意点了一笔的结果,他用手指摸了摸,平平的,似乎也没什么。

除此之外,整间房里就没什么了,闻折柳正要往门外走,突然停顿了。

他在木门左侧的墙角处,看见一把立着的斧子。

有点意思。闻折柳伸手,将其拿起来细看,斧头还是很沉的,木柄是被手汗和其他东西常年浸染的深褐色,斧面与锋刃光可鉴人,在清晨的阳光下闪烁寒芒,此刻凑近了,更能闻见那股冰冷的腥气。

闻折柳敢打包票,这一定不是用来砍柴做农活的工具。

死者有可能死在这个凶器身上吗?

他想了想,还是把它放回原处,转身打开了房门。

房外也空无一人,不知为何,那股奇异的腥味却更重了,如果不是闻折柳刚从气味混浊的房间里出来,只怕还闻不出这种区别。

手杖挂在腰间,闻折柳又从背包里取出那本《神学研究之母猪的产后护理》拿在手上,权当一种另类的装逼。

“就算自己不是干这行的,哪怕装也要装个差不离吧。”他在心底思忖着,“不知道哪里还有别的线索,难道要人一间一间地推开房子看吗?”

月戒无声无息地蛰伏在手上,通讯频道虽然显示畅通,可呼唤贺钦也没有结果,不知道剩下的人都去哪了……看起来,这应该是个单人副本。

走廊上安置着一左一右的两面镜子,闻折柳一下停住了脚步,因为他想起来,正常世界的修道院,这里是没有镜子的。

一个异常点?

他站在一侧,斜着观察镜面中反射的景象,尽力先不让自己的身形被囊括进去。镜子对面是一栋带着尖顶和拱门的楼,几扇简陋的彩窗镶嵌在墙壁上,那一般是修士们每日修习的地方,类似连在一起的冥想室。

四周安静得犹如深海水底,闻折柳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他小心翼翼地侧着身体,以免自己的影像留在镜面中,触发什么恐怖片里的经典桥段。

……什么都没有。

闻折柳耐心地从厚重的铜镜上一一扫射过去,什么都没……等等。

闻折柳眼睛一眯,在镜中彩窗玻璃小小的投影上,他看到了一叶细细的黑影,仿佛是一片太过细小的污渍,或者……

他不断变换着角度,那片污渍都如影随形地印在对过的窗户中。确定这不是镜子脏了之后,闻折柳转过头,却根本没有在色泽斑斓的玻璃面内看见这个容易被人遗漏的痕迹。

他凝神注视许久,骤然想到了什么,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现在去追查这块污渍的来龙去脉,闻折柳唯有穿过镜子前的道路,朝更远处走去。

……不管到哪里,最好不要再往反光物体跟前凑了。

走过一个拐弯处,他捧着那本书,似乎听见了什么声音,哼哧哼哧的,像动物。

想到镇上的寡妇告诉他们,修道院里养着猪仔和羊,闻折柳望着手里烫金的封面,不由鬼使神差地迈开步子,朝声音所在的方位走去。

系统给他这本书,总不能真的是为了取笑折腾他吧?

耳旁的鸟鸣早就销声匿迹了,万籁俱寂的环境,反而显得那几声猪哼哼分外明显。闻折柳一路循着声音,鼻端冷冷的铁锈气息也逐渐被更加浓郁燥热的动物体味所取代,眼看猪圈就在前方,他却猛地吓了一跳,手也迅疾按在了腰侧的手杖上。

——猪圈前面,居然站着一个人!

此处即是里世界,也是主线任务用来考验玩家的幻境,怎么可能出现人?除非这个人和今晚的事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或者说他就是凶手。

闻折柳绷直了身体,缓缓做出一个防御的姿态。

那人身量也高,不过看着清瘦,身上披着修士的黑袍,脊梁挺直,脖颈连着头颅的一段又是微弯的,一个背影,便显出恭顺谦卑的姿态,然而闻折柳不敢怠慢,他望着面前的人影,考虑着应对的策略。

修士似有所感,他神态平和地转过身体:“请问——喔,您也是来这里照看它们的吗?”

闻折柳又愣了一下,面上显出诧异之色。

眼前的人生着乌木般的鬈发,眼睛蓝如大海,又清澈似开放正盛的矢车菊,唇边的笑意温柔无比,平易近人。他的样貌或许不算特别英俊,但他垂下双目,再抬眼看你的那一刻,仿佛整个世界的乌云都哗然披散,只为呈托出身后一片碧蓝的天国。

他想,他知道这个人是谁了。

“是的……”闻折柳回答,“我想是的吧,总之,我拿着它,好像也无处可去了。”

他的手从武器上移开,同时举起手中这本《神学研究之母猪的产后护理》,朝面前的男人莞尔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