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修女(十六)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过不了几个小时,天光就大亮了。闻折柳因为心中有事,睡得也不是很沉,他漱过口,擦过脸,收拾停当,便和贺钦一块出去,与队友汇合。

餐堂里的人数未变,李戎带领的团队也安然无恙地通关了昨晚的副本,此刻正隔着两张长桌,坐在他们对面,看起来是不打算和无人入眠产生交集的样子。

闻折柳留心注意了餐堂内npc的容貌,将卷心菜送进嘴里。谢源源盯着对面的郑幽歌,嘴里念念有词,不知道在说什么。

“看上他了?眼珠子都不转一下。”杜子君慢条斯理地往面包上涂黄油,“看上了直说,帮你抢亲去。”

“什么呀!”谢源源十分嫌弃,“谁、谁看上他了?我就是在想……”

他压低声音,狐疑地瞥了一眼对面的死灵法师。清晨空气清新,晨光明媚,细小的粉尘在空中慢悠悠地飘扬,只有郑幽歌低着头,佝偻着骨节突出的背,额发遮住了他的眉眼,身边是晦暗不明的昏茫。

“……我就是在想,李戎带他来干嘛呢?如果是普通的鬼,带上他也就算了,可是这个世界的鬼明显有系统加成,没办法控制,带他来,岂不是浪费了一个团队名额?”

“说不定只是单纯没想到游戏机制和规则,”杜子君说,“你想这个干嘛,对面废掉一个战斗力,你还要替他们担心一下?”

谢源源:“唉,我好奇不行吗?问一下而已……”

“要是没有特别的变故,李戎带他来,确实是一个败笔。”贺钦随意弹了一下食指,“不说他的能力能不能驱动这儿的鬼灵,光一个海拉,就会在属性上对他产生绝对的压制,很奇怪,他做的这个决定。”

“……有没有一种可能。”闻折柳沉思道,“他从羊皮卷里拿出来的那个s级道具的使用机会,只有郑幽歌符合使用条件?”

贺钦点了点头,开口道:“倒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s级道具的发动时机向来苛刻,如果相性和他很合的话,那我们就要着重注意这个人了。”

“穆斯贝尔海姆的那三个人,还是没能找到。”闻折柳道,“我开始好奇了,就算他们能改换长相,又是怎么骗过院长和这一窝鬼魂,平安无事地藏在里面的?”

贺钦道:“这个世界可没有系统限制了,他们完全可以先消灭三个鬼魂,然后再取而代之,或者直接投入倒戈阵营,为敌人工作。”

“但这些修士修女是好的还是坏的,我们都分辨不出来,”闻折柳耸了耸肩膀,“所以暂时没办法……啊,等等,好像要发布第二天的任务了。”

四个人对面,年轻美丽的玛拉穿过长桌,走到李戎面前,对他说了些什么,浅金色的清澈朝霞覆在她的肩头,即便是古板拘谨的修女裙袍,也遮不住她身上洋溢的青春之气。

李戎听完她的话,便领着剩下三个人站起来,和她一块,朝外头走过去了。

“看方向,是去找院长的,”贺钦说,“一会就轮到我们了。”

闻折柳把盘子往前一推,耐心地等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就见玛拉去而复返,脸上笑嘻嘻的,走过来说:“吃好了吗?请和我去见一见院长吧。”

“有劳带路。”闻折柳一点头,推开椅子站起来。

一路上,几个人沉默无言,到了地方,玛拉推开房门,院长戴着一副平光眼镜,从镜片后面望着他们。

“谢谢,玛拉。”她颔首示意,“请把门关上。”

屋里只剩下他们,院长才开口说:“我注意到,你们和另一边的客人,好像有些……”

她停顿片刻,似乎在酝酿斟酌措辞:“……有些水火不容的矛盾,出了什么事?”

贺钦微微一笑:“同行是冤家,仅此而已。”

“这么说,你们还达成了某种约定好的竞争关系?”院长有点吃惊,“喔,喔,好吧,我明白了,只希望你们不要闹得太不愉快,这里毕竟是清修的地方。”

“昨晚的成果如何?”院长问,“我相信,你们一定都出色地侦破了谜底,令死者安息了吧?”

闻折柳回答:“死者有没有安息,这个我并不清楚,但我们确实查出了死者的死因,因此,我有几个问题想请教您。”

院长沉思了一会,应许道:“问吧,孩子,你可以问。”

“死者的身份真的是信客吗?”他单刀直入,“我们在亡者的幻境中看见这里曾经空无一人,只有他们占据了餐堂,饮酒作乐,这也算是信客?”

院长没有说话,她手中拿着一支鹅毛笔,她轻轻转动着灰白色的羽毛,仿佛在端详着什么,良久,她才轻声道:“鬼魂的回忆,未必就是绝对的真实。”

“那什么才是绝对的真实?”贺钦问,“你们没有受过他们的以怨报德,他们不是忘恩负义的小人,莫非这才是绝对的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