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修女(十七)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形势已经很明显了,”闻折柳一边走,一边和谢源源说着话,“三个不认识的新团员……穆斯贝尔海姆的这三个人,还真是布置了挺久的。”

“我觉得吧……”谢源源皱着脸,“他们还真是够煞费苦心的,会不会其他团队也有他们的人?”

“谁知道呢,”闻折柳长出一口气,“加姆那时候不就凑了个草台班子出来,现在恐怖谷乱作一锅粥,说什么,支持谁的都有,说不定就有他们在里头搅混水。”

谢源源道:“所以,也没问问李戎那个s级道具是什么……”

闻折柳摇了摇头:“谭昊不知道,李戎不信任他,否则也不会带他进来。现在的关键就是,这三个人到底想干什么。”

谢源源说:“其实我也想不明白,什么耶梦加得啊,海拉啊,芬里尔啊,不都是神话里特别牛逼的人物吗?怎么在这只敢缩头缩脑的,连加姆都比他们勇诶……”

“所以才说事出反常必有妖,”闻折柳转了转月戒,“他们这样……倒像是在憋什么大招了。”

谢源源挠了挠脸颊:“走一步看一步吧,既然不能一下子把他们全部揪出来,那也只能这样了。”

闻折柳手中的月戒遽然闪过一道钻光,他眉头一跳:“他们回来了。”

“有收获吗?”谢源源赶紧问。

闻折柳抬眼看着前方,贺钦和杜子君一前一后,正从长廊下赶过来:“不……没有,但我相信就快了。”

“怎么样,”贺钦挂在胸前的银十字架一摇一晃,“你们的进展好像还挺顺利的?”

“嗯。”闻折柳回应,“谭昊说了,进展到第四个世界的时候,海拉他们改换了容貌,假装是天下之火的新团员,将羊皮卷送到了李戎手里……当然,他们还不知道,这三个人如今也在这里面。”

“战线拉得够长的,”杜子君嗤笑了一声,“这么处心积虑,我们怕不是偷杀了贺叡家的猪。”

“他家就等于我家,谢谢。”贺钦彬彬有礼地一颔首,“不过这个说辞不无道理,只是得要换一下语序,因为他当时确实像快要被杀的猪一样,让我砍得满地乱……嗯,也罢,家丑不宜外扬。”

“……”闻折柳满头黑线。

“话又说回来了,这群人不就是被关了将近十年么,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我还以为他们都忘了呢,没想到还记得,”贺钦叹了口气,“真是一群小心眼子。”

“……这个谁能忘啊!”谢源源忍不住大叫道,“搁谁身上谁也忘不了吧!”

按捺下满心的吐槽之力,谢源源又道:“不过,就算来寻仇,他们又有什么资格寻仇啊,而且还在暗处偷偷摸摸的,就不能光明正大地痛快来吗?”

贺钦看着谢源源,不留痕迹地停顿了一下,才说:“光明正大可不是他们的作风。”

只有闻折柳注意到了这不同寻常的迟疑,他心念一动,月戒便发出了隐隐的闪光。

贺钦的低语顺着月戒传过来:没人的时候,我再跟你说这件事。

于是他也不再说话了,等到两个人都到房间里了,贺钦关上门,才对闻折柳道:“刚才找穆斯贝尔海姆的人的时候,我追踪了一下风铃的来源。”

“可以追溯到?”闻折柳有些吃惊,“那找到它的主人了么?”

贺钦说:“没有,我只知道它的主人或许是海拉,但上面同样有防护的机制,目前还查不到。”

“海拉……她能看到、感知到谢源源……这是什么原理?”闻折柳思索道,“我现在还想不出来。”

“死亡。”贺钦说,“贺叡赋予给他们的特殊能力,我们可以称之为‘神格’,北欧神话里的海拉是死亡女神,死亡的特性是什么?”

那一瞬间,闻折柳脑海里掠过了许多难以言喻的概念,他眯着眼睛,最后迟疑地吐出一个词:“……人人平等?”

“bingo.”贺钦打了个响指,“聪明柠柠,就是人人平等,无论贫富、贵贱、高低,死亡面前,无人得以幸免,所以她能用自己的五感‘看见’谢源源。”

“这个风铃到底是干什么用的?”闻折柳有些疑惑。

贺钦从背包里取出那个被捏出数条裂纹的风铃,递给闻折柳。

闻折柳接过来,白陶瓷的外壳裂开后,底下渗出奇异的金蓝色,他以拇指按在上头,使力一抹,白色的粉末簌簌而下,露出的花纹繁复无比,犹如符咒的纹路。

【道具名称:春声碎】

【等级:a-】

【发动类型:即时发动】

【冷却时间:无】

【攻击力:无】

【效果:该道具为印满咒文的铃铛外观,发动该道具后,上面的符咒即可在目标身上展开一个10cmx10cm的无形无色的追踪符咒,使用者随时可以感知到目标的方位和状态,直到使用者死亡之前,该追踪符咒都将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