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修女(十八)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真是见了活鬼了……”他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间或四处张望,“这里面……该死,背包也锁了,早知道就先把精神补充剂放到外面备用了!”

当前,来自视觉、听觉、嗅觉、触觉的压迫宛如潮水,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压制住了谢源源的精神值。他转过蠕动的墙壁,瞥见白天墙角放着的插花花瓶碎成了一堆浆液四溢的血色肉块,其中的花叶乌黑,花瓣蜷缩抽搐,花心旋着几圈密密麻麻的碎牙齿,连枝条都带着筋脉的纹路,正在那不住摆动;他走过长廊,瞄到中古骑士的盔甲污迹斑斑,不复光洁干净,一半被血肉赤丝包裹,一半锈蚀得残缺不全。里世界产生的异化令所有事物变成了无法言明的诡异生命体,每时每刻,谢源源的精神值都在一点一滴地下降。

“不行……”他喘着气——但即便是呼吸,他也只能闻到腥臭腻人的浓郁血味,“我得撑住,然后搞清楚……这里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变成这个鬼样子……”

脑仁缓慢而不可阻挡地产生了闷痛的感觉,谢源源尽量稳住心神,逼迫自己习惯这个场景带给自己的冲击力。

“……嗯?有声音?”他抬起头,努力分辨了一下坐标,将眼前的血肉世界和白天正常的修道院对应在一起,“花瓶,两个拐角的长廊,骑士盔甲……前面应该是……餐堂?”

谢源源往前走了几步,前方的火光辉煌,餐堂前方,铭刻着圣言的石碑变形扭曲地伫立在那,宛如一颗生着许多坑洼肉瘤,睁开许多巨大眼球,混杂了许多纠缠毛发,还在不停搏动的丑恶心脏。在它身后,餐堂血丝黏连的大门透出格外明亮的光芒,酒壶碰撞的声音依稀可闻。

“眼睛太多了……”谢源源在心中思忖,“如果它是活的,那我一过去,不就被发现了吗?”

正在冥思苦想之际,他的余光忽然瞅见一旁有些异动,赶紧转眼一望,唯见从餐堂侧路摇摇晃晃地过来一个类人生物,身高超过两米,奇长无比的手臂垂着,跟珍妮的无眼怪物一样,全身的皮都俱剥干净了,袒露出底下血呼啦擦的肌肉。它的眼皮被几针粗线缝着,耳朵和鼻子也只剩两个血洞,只在占据了半张脸的巨口中吐出一截淋漓的长舌,肚里的肠子和脏器流都挂到脚面了。

谢源源:“……这又是什么东西?”

那只怪物就这么脚步不稳地走过来,畸形的巨大手掌里抓着一个血脂遍淌的头骨,谢源源看着,倒像是喝醉了的样子。

“我好像有点明白了……”谢源源摸着下巴,“如果这个也换成正常世界的景象,那就应该是一个男的喝多了……它代表的是谁?那些死去的信客吗?”

又看了一眼,不由皱眉暗道:“生前缺德事做多了吧,死后才变成这么个磕碜样子?”

他小心翼翼地往前走了两步,又觉得不妥,再退回去找了一圈,忍着恶心,在地上扒拉扒拉,抓了快板砖出来,低声道:“等级鉴定。”

【道具名称:染血的板砖】

【等级:d】

【发动类型:即时发动】

【冷却时间:无】

【攻击力:不定】

【效果:对后脑勺宝具,在板砖击中目标的后脑勺之前,没卵用的攻击效果和绝杀效果始终处于一种叠加的状态,我们称之为薛定谔的板砖。

【装备等级:10】

【道具介绍:一砖在手,天下你有。】

谢源源无语地凝视了这个临时道具许久,最后还是把它往后腰上一别,偷偷摸摸地往餐堂潜过去。

“一、二、三……十二、十三……不对劲吧?”他沿路数着怪物的数量,不由疑惑地拧起眉头,“还没数万,这……这不止九个人了啊?”

“吧唧”一声,粘稠的血肉喷溅声从脚下传出,也不知道他踩到了什么恶心的玩意,那声音顿时引起了一只怪物的注意,它的喉咙间发出模糊的颤音,抬腿往这里走过来。谢源源顿时屏住呼吸,悄悄地往黏滑滴血的灌木丛里钻,也不顾那些暗红色的枝条像触须一样缠绕住了他裸露在外的皮肤,已经把板砖不动声色地摸到了手里。

沉重的脚步声逐渐挨近,谢源源屏住呼吸,心跳亦被刻意压制得无比缓慢,随着距离的缩短,怪物身上那股死去多时的恶臭徐徐笼罩在谢源源头顶,他攥住板砖的手指紧了紧,专注地等待着那个唯一的时机。

怪物的呼气声响彻他的头顶,它似乎在左右转着看了,血酒令它的动作无比迟缓,因为谢源源能听见一阵淅沥沥的水声混着酒气,从身前的灌木叶子上传过来——它把头骨酒壶弄撒了。

这种可怕的饮品让它的动作变得十足迟钝,在它的手臂又一次划过枝叶,发出簌簌的声响后,谢源源猛地跳起来,使出了杜子君教会他的街头打架技法,对准了怪物的后脑勺狠狠抡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