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修女(十九)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闻折柳最后一个站到了里世界的副本之中,眼前的怪物并不为突如其来的换人而感到意外,在它们眼中,所有玩家都套着同一个壳子。

肌理外露,被缝住的眼皮,猩红淋漓的长舌,没有鼻子,没有耳朵,破烂的肚腹流淌着满溢而出的腐臭内脏……闻折柳望着它们,抑制了一下生理上的不适感:“有些事……果然还是要自己确认才行啊。你们好,里世界的犹大。”

说着,他往血肉和骨骼包裹的桌边靠了靠,盘中的血犹如一整块凝结的红珀,又像一枚地狱提萃的眼珠,表面平整油亮,映出了闻折柳此刻往下看的,正对盘中的样貌。

——肌理外露,被缝住的眼皮,猩红淋漓的长舌,没有鼻子,没有耳朵。

“他”和它们,从一开始,就是一样可怕丑陋的怪物。

“死者的死因,是颅骨碎裂。”闻折柳凝视着血盘中的自己,他开口说话,盘中倒影出怪物的撕裂巨口也跟着一张一合,他在说完这句话后,眼前造型诡谲的容器忽然发出刺耳的粉碎声,仿佛蓦地受了什么巨大外力的冲击,残片和着粘稠的血,在桌子上崩得到处都是。

“他又惊又怕,在幻觉中的酒盘看到了自己的容貌,从此就发疯了。”闻折柳不为所动,无数闪闪发亮的碎片折射着他此刻被缝住的眼皮,他则与无数个碎片中的“自己”对视,“他用自己的脸撞碎了这面镜子,同时也把自己撞死在了这张桌子上——他同样是自杀的。”

【恭喜,答案正确!你就是今晚的最佳侦探!】

闻折柳拍了拍袖口,再抬起头来时,他已经站在正常世界的房间里,对面前的三个人露出一个开朗的笑容。

“通关!今天晚上也平安度过了!”

“卧槽?!”谢源源刚把外□□干净,立刻惊地站起来了,“这怎么做到的?!”

杜子君:“……我就说你们俩早就知道里头有什么弯弯绕绕……”

“不要着急,朋友们。”闻折柳双手一按,做了个安抚的手势,“有时候,真相只需要一个验证的机会……哎呀你们听我慢慢说啊!”

杜子君作势要揍人,贺钦弯着眼睛,将人一把捞到怀里护着。

“好了好了,我从头开始说。”闻折柳举起手,“今晚任务的关键,就是找到‘镜子’。”

谢源源费解地重复道:“镜子。”

“是的,镜子。”闻折柳坐在贺钦身上,在空中画了一个圈,“当然,镜子只是一个代指的意向,它代表的是,你在扮演死者的途中,能不能找到他的自我。”

杜子君蹙眉:“自我……确实,和怪物之间的关系,就是揭开死者身份的重要线索,但关键就是,这些怪物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犹大。”闻折柳说。

“……什么?”

“犹大。”贺钦淡淡道,“因三十枚银币背叛弥赛亚,最后又悔恨而死的十二个门徒之一,《最后的晚餐》就是为他而作。”

“一开始,我也对这些怪物的出处没有头绪。”闻折柳说,“可你们一说吊死,内脏流出,我就一下想到了这个人。”

“犹大背叛耶稣,后来,他又为自己恩将仇报的行径感到悔恨,在亲眼目睹了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之后,他也上吊自缢。死后,他的尸体腐烂,肚腹爆裂,内脏流出,染红了身下的土地,那块地的名字便叫血田。”

“……我,我好像明白了。”谢源源喃喃道。

“今晚的所有人都是恩将仇报,背叛耶稣的犹大,”闻折柳说,“就连死者本人也不例外,所以他眼中的世界充满腐烂的血肉。他的同伴成了吊死的怪物,而他在恐惧中大开杀戒,也在恐惧中看见自己的脸,最后选择了死亡——这就是,他最终的死因。”

【请无人入眠方接收破题奖励cg!】

幻境再次如海潮般淹没过来,将所有人都覆没在一片朦胧的黑暗中。

夜风微凉,带起阵阵混杂的浓郁腥气,四个人站在原地,终于听到了正常人说话的声音。

“……把尸体都处理一下吧,这后面就是墓地,他们应该躺在那里。”

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闻折柳看不到其他人,只能听到他们的对话。

杂乱沉重的脚步声,呼吸声,有几个人似乎遵照了刚才的吩咐,搬着尸体离开了。

“这不对劲,这真的很不对劲,”另一个男人急促地说,“我他妈早就讲了,别动那些该死的神父和修女……”

“你现在说这个又有什么用?是他们藏了那些幸存者,但凡跑出去一个,我们都会有危险,这也是为了大家好!”

“这就是你说的好!”争论声愈发激烈,先前那个男人嗓音粗野地大吼起来,“有一个人已经发疯了,他把兄弟全部当成了怪物,说我们吃人喝血!他砸死了八个人,最后把自己也搞成了一团烂泥,看看他那张脸!”

“这不过是战争的创伤应激反应,”又有一个较为冷静的男声插话进来,看样子还有点文化,“我承认,今天晚上我们弄死的人是有点多,所以这激发了他的精神旧伤,让他产生了幻觉……”

“你最好把你的狗屁理论收起来!”嗓音粗鲁的男人往地下啐了一口,“我早就知道这会遭殃的,我要带着我的人去镇子上住了,那儿虽然被火烧过,也比这个该死的鬼地方要好!”

“随你的便,朋友,随你的便,就算你把所有人带走都没事。这里还有大批物资等着我们接手,猪、羊、酒窖里的葡萄酒,我还看见了不少古董,难道这些不是钱吗?我们还要在这驻扎上好一阵子呢,想想吧!”

听完他的分析,场上只有几道呼吸高高低低地起伏,安静了好一会,又一个人有些底气不足地掺进来:“其实当时不该把他们的尸体扔下山……就丢在后面的墓地也行啊……”

“得了!”不耐烦地反驳,“当时怎么不说,现在跑出来说?”

“总之,我会带人下山,”男人说,态度稍微平复了些许,“你们愿意在这住多久就住多久,白天我再领人上来往下运物资,这里的晚上太诡异了,我不会在这过夜的。”

幻境结束了,四周重新现出燃烧的灯火,贺钦手指一动,夹住了那张小小的纸片。

“对你的爱和喜悦,”他轻声念道,“与我像呼吸般如影随形。”

【道具名称:一诗残页】

【等级:e】

【发动类型:无】

【冷却时间:无】

【攻击力:无】

【效果:无】

【装备等级:1】

【道具介绍:原来是以深情笔触写就的诗歌,不知为何被人撕毁了,原诗似乎描绘了一场举世难容的禁忌之爱。

“我的心穷尽生死和海天的距离,我身体的弓射出我身体的箭,贯穿了世界,贯穿了黑夜和白天,最终站在你面前。

我可以碰一碰你的嘴唇吗?我想了想,最后还是把手背到了身后。】

“又是一片残余的诗句啊,”谢源源探过头,看了一眼,“也不知道集齐需要多久呢……”

“近在咫尺。”贺钦说,“我们已经离真相很近了。”

杜子君想了想,伸手揪住谢源源的领子,“时间不早了,先回房休息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晚安。”

“晚安。”

一夜无梦,第二天起来时,闻折柳看见贺钦伏在桌前,把两张残页仔细拿胶带贴在了一起,然后轻轻按压平整,夹在了笔记本里。

“干嘛呢?”他好奇道。

贺钦笑了笑,转头道:“做好一个侦探的本职工作啊,随时随地,都要整理好证据。”

闻折柳也笑了,两人收拾完毕,于是按照惯例,走到餐堂汇合。

今天的菜十分新鲜,配上黄油的煎面包也色泽金黄,味道喷香,但谢源源被昨天的场景刺激得不清,只对着面前一盘青翠爽口的蔬菜戳来戳去。杜子君一边晃着杯子里的羊奶,一边道:“昨天晚上,我回去之后想了一下。”

“嗯啊,”闻折柳还不是很饿,没怎么动食物,“然后呢?”

“剧情进展到这一步,该完成的都完成了吧。”杜子君道,“圣修女重伤逃来这里,爱上了一个修士,随后又有一个受伤的男人来了这里……中间这段还是完全空白的,不过我猜,他在伤好之后,充当了一名向导的角色,带着那些人来到这里,先是洗劫了镇子,又在幸存者逃来这里之后,连带着一起杀光了修道院的人。”

闻折柳点点头:“对,你的猜想和我差不多,只是不知道,圣修女当时去哪了……”

“如果她当时在场,而且伤势好转了,这些人恐怕也不会死那么惨吧……”谢源源心有戚戚焉地道,“再怎么说,她也拥有一颗人鱼心脏,是长生不死的人,这么区区几个人……”

他还要往下说,忽然瞥见杜子君的脸色不怎么好看,不由慢慢闭上了嘴。

“可不止几个人啊,”贺钦说,“第一天我们借宿镇上,来的人可是不下两百,不然镇民也不会那么快就被杀干净了。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这也是连年征战的弊端之一,战争结束的头几年,这些流亡的杀人犯就是个大祸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