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修女(二十一)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关键就是,”谢源源的声音又低又快,“我怎么能确定敲门的人不是人呢?”

“那你喊一嗓子看看结果,”杜子君挤兑他道,“都到这时候了,还相信人性真善美?”

闻折柳道:“你别激他,能给两条命,说明今天晚上的游戏确实比前两天要凶险……”

“那我……就选c。”敲门声还在继续震响,谢源源神情严肃,“嗯,决定了,就选c。”

选项框闪了闪,在空气中消散无形,谢源源继续转身回去翻东西,尽量把音量降低到最小。身后的敲门声还在不停响起,都被谢源源无视了。

就这样装作没人好了,他想,目前他应该还在修道院里,并且对这里的地形和路线都挺熟悉了,即便要玩追逐战,也不是完全没有优势……

他这样想着,于是继续挨个拉开抽屉,专心致志地找起了道具和情报,没有注意到底下忽然寂静一片的聊天频道。

谢源源背对着门口,没有看见身后的情况,闻折柳他们却看得一清二楚,在敲门声停止了之后,房间只保持了短暂的平静,接着,一股漆黑的雾气便从门缝处挤了进来,在光线晦暗的屋内艰难推移,“嘭”地膨胀出了一颗人头的形状,青白僵死的脸庞,眼眶和口唇仿佛融入暗处的黑洞……鬼修女居然直接闯进了玩家的房间!

第一次预判失误,闻折柳简直惊呆了!

底下弹出一个对话框。

【让我来看看,房间里到底有没有人啊?】

谢源源浑身一僵,他连回头都不用,无数次战斗的经验便让他发力往前一窜,想要籍由此踩上床头的抽屉柜,而后直接跃过身后的鬼怪,然而就在他发力的那一瞬间,屏幕连着他的视野一块陷入了黑暗之中。

杜子君:“……怎么回事。”

片刻后如大雾散开,谢源源一如他最开始那样,站在房间中央,四周的光线亦产生了些许奇妙的变化,游戏进度全部回到了数分钟之前。

【提示:当前玩家仅剩一次机会,请妥善把握!】

谢源源不可置信道:“……这就死了?我这就只剩下一条命了?咋回事儿啊?!”

他专向聊天频道:“刚刚到底发生什么了,你们看见了吗?”

“你选择了第三个选项,”闻折柳沉吟道,“然后,鬼修女就从门缝里挤进去了。”

谢源源抓狂道:“我说什么来着,我就说第三个选项不能选!”

“那你选第二个就很有道理吗?”杜子君反问,“让它知道房间里有人,万一它一直堵在门口等你出去,你还不是抓瞎?”

谢源源拉开抽屉,没好气地翻出火柴,叉掉点灯的选项,气急败坏地道:“那选第三个的下场你们也看见了!我不是被吓死,就是要被它杀了,我还能怎么选?”

贺钦静默半晌,道:“你有没有想过,选第一个?”

谢源源一怔:“第一个?靠,第一个不是更作大死……”

“第一个……等等,第一个可行!”闻折柳松开紧蹙的眉头,叫道,“你有没有想过,它可能也没想到玩家会选这个最不可能的选项,你只要用最快的速度拉开门……”

“……然后和它来一场惊险刺激的追逐战?”谢源源抽了抽嘴角,“剑走偏锋,我能理解。可是……”

“你自己考虑。”贺钦说,“排除了c选项,剩下两个,你觉得哪个可行就选哪个吧。”

说话的功夫,谢源源已经将抽屉和床底都快手快脚地翻了一遍,除了那盒火柴,他一无所获。闻折柳估计着时间,掐着点道:“做好准备,马上就要敲门了。”

谢源源转过身,严阵以待地盯着门口,他想了想,还是走过去,将手按在了门把手上,做出了准备的姿势,过不了一会,那规律的敲门声果然响了起来。

【修女来给你送食物和水,并且告诫你不要在夜晚出门、点灯,你要开门吗?

a:开门接过食物和水,并且谢谢修女的劝告。

b:告诉修女自己已经睡下了,不方便开门。

c:保持沉默。】

就在选项框弹出来的同一时间,谢源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选择了a项,然后一把拉开房门,打算瞬间穿过鬼修女的围堵,可出乎他意料的是,眼前根本没有鬼修女狰狞可怕的面庞,反而是空的,门口根本没有人!

他一紧张,鞋底不小心擦过门前的地毯,堆叠在脚尖的厚布顿时让他朝前一个踉跄,就在这时,两条枯瘦漆黑的手臂带起凌厉风声,从他头顶猛地交叉剪过!

谢源源大吃一惊,急忙仓促回头,只见鬼修女竟然攀在头顶的墙上,宛如一只人面黑腹的大蛛,一击不中,张着血盆大口,冲他发狂地咆哮了一声!

“我的妈!”谢源源侥幸逃过这致命一剪,急忙撒丫子往前狂奔,“它怎么又站到墙上去了!”

这不是他的错觉,修道院的地形改变了,那层层叠叠,拐角数不胜数的走廊类似一个要命的大迷宫,其余地方的面积更是不知道增大了多少倍,谢源源左拐右拐,身后的鬼修女就嘶吼着攀墙追赶,好几次都差点拿爪子抡到他的头顶。

闻折柳面色凝重,说:“我总觉得,它可以看见我们的聊天频道。”

谢源源被追得上气不接下气,叫嚷道:“什么意思?我怎么……啊!”

“一开始,我们还在说它可能会在玩家做出选择后的反应,但谢源源在我们的分析下选择了表面上最不可能出错的选择之后,它就紧接着挤进了玩家的房间,废了谢源源的一条命。”闻折柳抱着手臂,“刚才,它的行为又异常了,在听到我们对选项a的设想之后,它没有按照常规站在门口,而是爬到墙上,打算趁谢源源出门的那一刻偷袭他。”

“假如不是他意外绊了一下,这小子现在已经把两条命交待在那了。”杜子君点燃一根香烟,烟雾弥漫,模糊了他眉心皱起的纹路,“真他妈见了鬼,这玩意儿好像还真能看见我们聊天的对话框。”

贺钦道:“就像我们能看见它们的一样,它们也能看见我们的。”

“……别追了!”谢源源叫苦不迭,“我跟你无冤无仇……不对,也不能说无冤无仇,但你这样追着我有什么用!人死不能复生,冤冤相报何时了……哎哟卧槽别抓别抓!”

“找出口!”闻折柳喝道,“注意观察墙上的画像,这是一环套一环衍生出来的迷宫,只要能找出规律,就能发现出去的楼梯了!”

虽然谢源源现在只有普通人的体力,但观察力没有落下,他看着楼道上一晃而过的诸多画框,很快将其和现实生活中的长廊对照起来,“花、圣母、天使、牧羊人……靠,跑反了!”

他一个急刹车,转头就从鬼修女身下朝反方向滚了过去,“花、圣母……天使在这,牧羊人在那!”

有了画像指引的方向,谢源源左突右拐,当真摸到了一条正确的出路。在跑路的过程中,他伸手狠狠一拨,便将骑士盔甲手中握着的长斧砸了下去,正中鬼修女的身体,逼出了一声愤怒不已的痛吼。

“叫你再追着我!我又没有急支糖浆!”他头也不回地大喊道,跑过最后一个拐角,他脚下一顿,却蓦地停下了。

通往楼梯的走廊中站着一个高大的黑影,手中提着一把染血的斧头,他的脚边,瘫着几具血肉模糊,被砍得看不出模样的尸体。

“妈啊……”谢源源喃喃自语,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前有狼,后有虎,他想再跑到其它地方,已经是来不及了。

黑影一回头,立刻看见了缓步后撤的谢源源。

对话框从屏幕底端弹出。

【该死!我今天本来没想杀这么多,这小鬼是从哪来的!】

黑影的面目也是一片浓郁的漆黑,谢源源根本看不见它的五官,他只能看见它大得畸形的手掌抓着滴滴答答,往下不停流血的锋利斧头。这时,身后的鬼修女也发出一声沉闷的嘶吼,四肢找地,拖着深深卡进身体的凶器,冲谢源源猛扑了过来!

不用队友提醒,谢源源已经想到了应对的措施,他飞快向后退了几步,然后开始往前冲刺,黑影高高举起斧头,但谢源源一个俯身铲地,一如方才那样,从黑影身边滑铲过去,然后敏捷地打了个滚,脚步不停地朝楼梯口飞奔而下!

身后,鬼修女和黑影重重撞在了一处,血肉劈开的声音和疯狂的嘶吼同时响起,谢源源引着两头怪物产生纷争,他本人最终则毫发无损地跑出了这栋楼。

“……干得不错。”杜子君沉声说,“有进步。”

闻折柳咬着指甲,道:“只有一点,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

“小鬼?”贺钦问,“黑影说出的这个称呼,似乎很有意思。”

“这说明谢源源现在在鬼怪眼里的的身体状态,明显是未成年的状态,”闻折柳说,“但是不要忘了游戏的主旨,这是要我们寻找信客的死亡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