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修女(二十三)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总算清醒过来了,”杜子君冷哼一声,打火机在指间甩来甩去,“我说什么来着?逼一下还是能出成绩的。”

“你的教育方式也够有问题了。”闻折柳吐槽道,“不过,看今晚的场景布置,应该还有什么后续发展,只不过没做几道题,就被我们破解了答案而已。”

【恭喜,答案正确!你就是今晚的最佳侦探!】

猛地被拉出副本,谢源源的心脏还在狂跳,他仰在椅子上,听见耳畔传来一下接一下的清脆解锁声。

状态和属性逐渐回到该有的水准,谢源源把脸埋在冰冰凉的湿毛巾里,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天啊……”

闻折柳同情地看着他:“辛苦了,表现很好!”

“下次再接再厉吧,”贺钦补了一句,“一小时二十三分钟,还有很大进步的空间。”

杜子君的表情淡漠,他把一根烟夹在手指间,也不点燃,只是捻着玩。

“勉强只能算凑合。”他的语气亦是淡的,“再偷懒,就小心你的腿。”

“知道啦,知道啦……”谢源源瘪着嘴巴,委屈巴巴地拖长了声音,“我会努力的嘛……”

【请无人入眠方接收破题奖励cg!】

系统的声音一出来,四个人便知道,今天又要看全息小电影了。

谢源源如蒙大赦,急忙坐正了身体,把毛巾拿在手里。

一开始,众人眼前就是一片曙光初生的朦胧,远处群青色的天际犹自镶着几颗稀疏的残星,另一边的地平线上便已酝酿氤氲出了醉意般的微微酡色,露水扑洒,密林间的雾气冰冷湿润,从他们的脸侧拂过。

有一个人走在崎岖的山路间,身后背着一个大筐,里面盛着窸窸窣窣的碧绿草叶,手里还握着一把柴刀。

“穿着修士服诶。”谢源源眼睛尖,一眼就在晦暗的光线中看出了那人的衣着,“后面背着的筐是干嘛的?”

“……猪草。”闻折柳嘴角抽了抽,吐出两个字,“好吧,我知道他是谁了。”

“友情提示,”贺钦在桌子底下牵着闻折柳的手,仿佛猫挠抓板一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轻闹着他的掌心,“别乱捡伤员。”

说完这话,闻折柳便在清晨的新冷空气中闻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血腥味。

“友情提示无效,”好痒,他把手使劲在贺钦的指头上蹭了蹭,“他要过去救人了。”

年轻的修士再次于晨光稀薄的时分救回了一个伤员,战争刚刚结束,到处都是长久难愈的疮痍和不散的死亡和眼泪,只有这座与世隔绝的小镇是附近唯一平安的桃源地,反倒鲜少近距离接触这种伤员。

修女们忙忙碌碌的打水、找药布,收拾出一间空房安置此刻还昏迷不醒的男人。清晨金色的空气中弥漫着酒精的味道,擦干净脸上的污泥和血痂,男人的脸露了出来,双颊消瘦,眼睛下方留着一道深色的疤痕,是陈年旧伤。

“原来是他,”贺钦说,“那整件事情就能串起来了。”

“谁?”闻折柳没有在第一晚的幻境中看见这个男人,“他出场过?”

杜子君道:“见过他,第一天的时候,副本里的人物形象还没有偏差得太大,这个人有出场过。”

说话间,热水腾腾的蒸汽已经在房间里缭绕起来了,两名身强力壮的修女用热水敷开和血肉黏连在一起的破衣服,看见了男人背后的伤口,几道深可见骨的爪痕,他是被野兽袭击的。

“前天你救回来一个,今天又是一个。”院长和修士站在门口,她的胸前依旧戴着那串玫瑰木的念珠,只是看上去更精神一些,眼睛也更有神一些,“听说战争已经结束了,我们这里收纳伤员的频率反而比以前更高……或许只有主知晓这是什么道理。”

修士笑了笑,湛蓝的双眸温柔:“请不要担心,嬷嬷。战争确实已经结束了,他们会没事的。”

“那天的孩子,她的伤势怎么样了?”院长折痕深刻的眉心飞快掠过一丝隐晦的担忧,“愿主保佑这个苦难沉重的年轻人。”

“已经可以下地走一走了,”修士说,不知想到了什么,他笑了笑,笑容中带着自嘲的意味,“只是伤势还需要一段时间恢复,戒备心也很强。”

院长摩挲着胸前的念珠,轻声说:“若是你的右眼叫你跌倒,就剜出来扔掉。”

“……宁可失去百体中的一体,不叫全身丢在地狱里。”修士低下头,谦卑地道。

“可那孩子一无所有,早已是全身在地狱里走过一遍的人了。”院长看着他,“她既然不与任何人亲近,也不肯打开心防,那你就像她素未谋面的父亲、丈夫、兄长一样宽容她、尊重她、仁爱她吧,同时与她保持距离。这并非是你天然的职责,但你应当这样做,并要切记分寸的可贵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