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修女(二十四)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好了,不也早了,”贺钦从后头抱住闻折柳,从后头看,两个人就像连体的大号毛绒熊,“都回去睡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说着,他就左右摇着闻折柳,闻折柳只能仓促地说了声晚安,俩人便你踩我的影子,我踩你的影子,摇摇摆摆地走远了。

“哦,晚安!”谢源源挥了挥手,和杜子君一块回了房。

翌日早晨,闻折柳难得神清气爽地从被窝里睁开眼睛,还没爬起来,腰上便横过一只有力的手臂,揽住了他的身体。

“精神很好?”贺钦吐息间的热意从后方笼罩在闻折柳的颈间,声音犹带着鼻音的慵懒,听得人骨头发软,“看来晚上消耗一下精力,还是有助于睡眠的。”

闻折柳的脸有些红,他伸手抓住贺钦的胳膊,想把它从腰上挪下去,但到底没舍得,抓着抓着,指尖就顺着手腕一路滑下去,逐渐成了个十指交缠的姿势。

“才没有……”他嘟哝了一句,“都是你……那什么。”

“哪什么了?”贺钦眯起眼睛,像一只稍微解了馋的大猫,以濡湿的舌尖从闻折柳后颈的红痕上亲昵地划过去,“是欺负柠柠了吗?”

闻折柳倒吸一口气,酥麻的电流瞬间顺着被他舔舐的地方,朝尾椎骨发散过去,那种马上要被一点一点嚼碎了吃掉的感觉似乎再次顺着血液淌遍全身,几乎像注入的毒液一样,令他骨酥肉麻。

他一个激灵,急忙从床上翻到地上,虎口逃生般急急忙忙地跑远了。

“不要舔我!”闻折柳又羞又脑,听见贺钦的笑声,心脏还在砰砰狂跳。

他站在镜子面前,看见自己脖子上红了一片的吻痕,不由庆幸,还好这个世界的服装外观是高领,要不然就得用药了。

两个人收拾妥当,和同伴在餐堂吃完早餐,年轻的小修女又来叫玩家去院长那报道了,只是今天不同,院长居然叫两批玩家同时前往她那里。

“……什么意思,”谢源源直觉不妙,“最后一天了,不会再搞什么幺蛾子吧?”

“既然是最后一天了,那必然要搞一些幺蛾子啊……”闻折柳望着不远处的李戎一行人,两天不见,他就感觉这位天下之火领导人的脸色又变差了,比起旁边死灵法师那阴沉沉的脸色也没好到哪去。

“也不知道他们拿到手里的s级到底是什么……”他沉思道,“李戎跟它待一块,跟精气被吸干了一样。”

贺钦道:“总之,肯定很邪气就是了。”

小修女为他们拉开了房门,闻折柳礼貌地道了声谢。几个人依次鱼贯而入,将这间小小的房间分割得泾渭分明。

院长看到他们,色泽柔润的念珠在苍老的手腕上微微摇动。

“你们好,”她向八名玩家点头示意,“时间已经进行到第三天了,各位的进度如何了?”

“进展顺利。”季元凤莞尔一笑,“您需要听案情汇报吗?”

院长摇了摇头,神情依旧很严肃:“那么,我想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物品?”

“特殊的物品?”闻折柳马上想起残留的诗章,“您是说……”

“您是说这个吗?”季元凤比他更快,很快就将三张残诗递了上去,“确实……是我们发现的特殊物品。”

“啊……”院长叹息一声,“没错,就是这个,这就是那孩子写下的诗,只是最后,这诗被她自己撕成了这样……还有最后一张,你们找到了吗?”

闻折柳道:“这个……只怕要等今天晚上,才能找到最后一段了。”

“你知道吗?”院长有些诧异,“听起来,你好像听过原诗。”

贺钦说:“他带你远去,留下我,一个悲伤的孤影——最后一段,也是最后一句,没错吧?”

院长惊异地看着他,半晌过后,悲伤而有些欣慰地笑了起来。

“这么说,你们已经知道最后一块碎片的所在之处了?”

知道什么?谢源源不明所以地看着她,我们不知道啊?

贺钦点了点头:“推断出来了,就在白天的修道院里,没错吧。”

没错什么?谢源源更懵了,我怎么不知道你们有推断过?

他一头雾水,但看闻折柳和杜子君都是一副知情人的模样,于是只得强行憋着,一个字也不说。

“是的,”院长说,“三张残诗,被死去的亡灵带到了黑夜的世界,最后一页,留在了白日的世界……我以为你们不知道,所以才想把你们聚集到一起,然后告诉你们……”

“最后的残诗在白天的修道院里,并且和黑夜的不同,白天的诗页只有一张?”闻折柳忽然问道。

院长张开的嘴唇顿了一下,继而连连颔首:“是的、是的!没错,看起来,你们比我想象的进展还要快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