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修女(二十五)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分头行动,”闻折柳的语速快而清晰,“先确定几个可能的地点,一是圣修女之前在这里疗养的病房,二是那些人抛尸的后山,三是修士的房间,还有没有其它要补充的?”

“那个伤疤男的房间?”谢源源问。

“可以,也算一个。不过,伤员疗养的房间都在同一栋楼,所以暂时当作同一个地点吧。”贺钦道,“柠柠去抛尸的后山,我去修士的房间,杜子君……”

他短暂地停顿了,意义不明地看了杜子君一眼:“你和谢源源一块去伤员的病房。”

杜子君眉头都不跳一下,修女黑白相间的裙袍飞扬,底下露出绑缚的两把魔女双枪。

“出发!”

霎时间,四个人的身影宛如转瞬即逝的电光,飞快跃向三个不同的方向,周边人来人往,没有引起任何npc的注意。

闻折柳将传音符纸揉成一个小团,塞进耳朵里,与队友随时保持联络。他望着天空中晶亮闪烁的丝线,眼中掠过狡黠的笑意,再伸手时,指间已经多了十枚银光闪烁的小球。

“去!”他清叱一声,那十枚小球登时飞射而出,在半空中迅速膨胀、扭曲,一分二,二分三,霎时化作一群羽翅凛然的雪色飞燕,朝丝线构成的结界纷乱撞去!

“异端审判会的小玩意儿,也叫你们尝尝滋味。”闻折柳唇角上扬,衣袖于风中猎猎飘扬,他身形不停,与和那群飞鸟一起扑簌簌地穿过了结界的围堵。【菜里的姜】与【千千结】眨眼相擦,完美潜行的效果不曾触发,立刻便为闻折柳抓取伪装了周边三米内活动生物的身份,飞鸟群瞬间散开,从不同的方向消逝在远方的天空。

季元凤触电般抬起头,李戎头也不抬,按住通讯道具问:“怎么了?”

“一群鸟……撞上了千千结,没有人。”她说。

李戎手中的动作不停:“保持警戒,现在触发二重结界。”

“明白。”

晴空的阳光下,闻折柳的手杖划过一道璀璨的光芒,他从高处降落地面,几步走到山崖边上。

这一道深深的断痕宛如山体上无法痊愈的刀口,横贯在密林之中,闻折柳顺着当时抛尸的方向走了几步,谨慎地向下打量。

“都到了吗?”传音符纸中响起贺钦的声音。

闻折柳低声道:“到了。”

“……还差一点,谢源源先潜进去了。”过了一会,杜子君才说话,“有个针对玩家无差别狙杀的二重结界在我们这边。”

“注意安全。”闻折柳说。

他观察着深壑中的地势,眼神还盯着某一处黑暗的渊蔽,垂在身侧的左手已经静静地打了个响指。

一张燃烧的符纸从他的指尖滴落,化作一团不断下坠的火,一路朝着谷底照过去,沿途映亮了一片嶙峋的灰黑色岩石。

最后一片残诗,会在这里吗?

“如果我是你,”闻折柳忽然道,“就不会轻举妄动——”

四周静悄悄的,他俯瞰符纸坠落的路线,没有回头:“——郑先生。”

燃烧的符纸落下地面,闻折柳目不斜视地仔细查看着从深谷下去的最佳途径,用不大不小的声音平静道:“大约在十分钟前,你就已经跟在了我身后;七分钟前,你用两个探子靠近我,一个在我左肩处,接近到两米左右的位置,另一个止步在三米的位置;现在,你大概在……别动了,都发现了还走什么,现在你大概离我五米远,还要我再说什么?再说一下别往跟前走了,死灵法师不适合暗杀?”

半晌过后,郑幽歌低哑暗沉的嗓音终于在他身后响起。

“你是……”

“我是怎么知道的,这很重要吗?”闻折柳问道。

“我的身……”

“猜的,”闻折柳接着道,“这里埋过这么多尸体,李戎十有八|九要派你来吧,没什么悬念。”

“你为……”

“我不是要抢你的话,只是因为时间很紧,能节省一点就是一点。既然我已经知道你要问什么了,那干脆提前答了好了。”闻折柳说。

郑幽歌:“……”

“还有什么要问的吗?”闻折柳总算回了个头,在他身后,郑幽歌面色黑沉,一袭墨色的长袍,“如果没有的话,那轮到我问一下你,你是打算现在开打,还是我们各找各的,互不干涉?”

郑幽歌张了张嘴,想说话,但怕闻折柳又抢他的话,还是把嘴巴闭上了。

闻折柳:“没事,你说吧,我不抢答了。”

郑幽歌:“你怎……”

“因为我是和平主义者,如果能化干戈为玉帛,节省彼此的精力和时间,那就最好不过了。”闻折柳严肃地一点头,“抱歉,你要问的问题实在太好猜了,没忍住。”

郑幽歌:“…………你够了吧!这样好玩儿吗?!”

他的胸膛难得有了点起伏,不再是先前那副死气沉沉的模样,喘了一阵,方重拾心情,厉声道:“久闻大名,今天不管你再怎么巧舌如簧,我都要……!”

话未说完,闻折柳已经倏地消失在了原地,手杖破开凌厉风声,白金长刺豁然弹出,朝郑幽歌背刺而去!

这一下,郑幽歌避无可避,但他也不需要躲避,一只面目狰狞的鬼灵从他的黑袍间猛地窜出,大张血口,一下将闻折柳的攻势挡在了方寸之间。

闻折柳轻笑一声,升级过的候爵手杖根本不怵一个小小的鬼灵,四棱尖刺势如破竹地横扫下去,登时便将鬼灵的半个头颅打成了一泼飞溅的黑血!

郑幽歌得以喘息之机,匆忙向前窜去,黑袍似雾气波涌,从中窜出了一群尖利咆哮的可怖鬼怪!

“我早就知道了,你在无人入眠担当的是智囊角色,武力值并不出众吧?”死灵法师喘着粗气冷笑,“虽然手握第一世界boss的掌控权,但现在还没到这个世界的boss战,你也不会在这里冒然召唤它出来。假如一对一,我们之间的胜算还是未知,但是一打十,一打百,那可就不一定了!”

一击不中,闻折柳站在原地,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第一,我拥有的,不是珍妮的掌控权;”他摇了摇头,“第二,你怎么就敢打保票……我是单枪匹马来的?”

白雾在闻折柳身后缓缓涌动,郑幽歌的瞳孔猛地缩小了。

“先借你三只,”珍妮清脆悦耳的声音悄然响起,“多的可就要被你在的世界限制了。”

三头吐露血舌的无眼怪物伏地而行,嘶叫着仰起头,在空中嗅来嗅去。

“三只就够了。”闻折柳微微一笑,望着对面脸色苍白的死灵法师,“毕竟,我也没真想要人家的命。”

另一侧,谢源源和杜子君在遇到楼外展开的第二重结界之后,便临时改换了计划。

“里面最夸张,也就两个人。”杜子君道,“按之前说的,死灵法师会去后山,谭昊和季元凤在剩下两个地点,李戎可能会看着这边。”

谢源源说:“他也可能会为了避免咱们跟谭昊接触,派人看着他。”

“不错,”杜子君道,“现在这个楼里至多两个人,要么是谭昊和季元凤,要么是李戎和季元凤,或者李戎和谭昊。”

早在这之前,贺钦就把谢源源可能被盯上的事告诉了他和杜子君,【春声碎】作为一次性的a级道具,功能强大之处自不消说,好在谢源源虽然有些害怕,到底没有出现什么胆怯畏缩的情绪。

“我进去,”谢源源说,“如果只有两个人,我可以找出操控结界的人,然后让他失去意识,这是没问题的。”

杜子君道:“你确定要单独行动?想好了再说。”

谢源源犹豫了一下。

“只是几分钟,应该没事的吧?”他皱着眉头,“这个结界横在这里,也找不到突破的方法,就我还能摸进去……”

杜子君思索了一下,斩钉截铁道:“五分钟,五分钟之后,不管你有没有找到操纵结界的人,都必须出来,明白了吗?”

谢源源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他猫着腰,宛如一尾游曳在空气中的鱼,没有惊动任何事物,便从那闪烁着红光的结界中穿了过去。

“你们可以放心了。”传音符纸中忽然响起贺钦的声音。

杜子君按住传音符纸,听见闻折柳问道:“怎么了?”

“李戎在我这里。”贺钦的嗓音带着笑,“看样子,他好像正在考虑要打断我哪条腿才比较好。”

“……”闻折柳:“下手轻点儿,可别一个不小心,被穆斯贝尔海姆的人捡漏了。”

“听见了?”杜子君问,“你的对手是谭昊和季元凤,速度解决。”

“收到!”没有最厉害的那个,谢源源明显放松了不少。

贺钦问:“你让他单独行动了?”

“超过五分钟,我就会让他撤退,”杜子君淡淡地道,“撤不出来,那就轮到我砸结界了,可能动静会有点大,记得帮忙掩护。”

闻折柳的声音带着笑意,那头还隐隐穿出怪物的嘶叫声:“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