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修女(二十六)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谢源源钻进结界之后,耳边的声音好像一下被过滤了,周遭鸦雀无声,分外寂静。

平时这栋楼鲜少有其他人来,所以他不用担心打斗的声音太大,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见翡翠灿然生光,即刻将他眼前砖石的墙壁拆解成层叠的透明线条,他向上看去,那里有两个人形的光源体,分别在不同的房间内弯腰翻找着什么。

在楼上。

修士的衣袍外观并不适合潜行和暗杀,他一早就脱了下来,反正也不会有人发现他,绑着束腕和束腿的刺客套装令他如雨燕般轻巧灵敏,无声无息地向楼上跳过去。

季元凤和谭昊……谁会是操纵结界的主人?

这时,他的动作蓦地一滞,瞬间定格在了原地。

见翡翠的视线范围里,忽然多出了一个人形!

……这是谁?

谢源源屏息凝神,紧紧盯着那个仿佛是凭空冒出来,此刻正徐徐往楼梯下走的不速之客。

不是季元凤,也不是谭昊……难道他们猜错了,是李戎用了障眼法,或者是其它手段,又在这里留下了一个分|身?

不,谢源源随即推翻了自己的猜测,随着来人的挨近,见翡翠透视得更加清楚了,从衣着和走路的姿态上看,这个人明显是个女人,不过,她不是季元凤。

作为一个刺客,最基本的素养就是绝不能认错任何目标,因此谢源源很肯定,来人绝不是季元凤。

他的右手上抬,莹莹锋锐的袖剑宛如蛇信,已然默默无声地从手腕处滑落出来,左手按着耳朵里塞的传音符纸,时刻准备给队友传信。

对方与他的距离越来越近了,那带点跟的木鞋底踩在石梯上,踏出清脆的笃笃声。

这是修女的鞋子,谢源源在心中断定。这种不耐磨,但是易清洁的木底鞋,也只有修道院的修女会在室内穿着,她是一个修女……或者说,是一个npc?

他按在传音符纸上的手先是稍微放松,继而又紧了紧。

不,更有最后一个可能。

来人下了楼梯,站在走廊的尽头处,谢源源挨着墙,身体微弓,警觉地看着前方。

……竟然是玛拉?

他不由愕然,按着符纸的手也抖了一下,她怎么会在这里?

年轻的小修女面容带笑,手里还抱着一篮衣物,看上去像是再平常不过的,收拾房间之后的样子,但在这个地方,这个时间点,突如其来地出现在这里,本身就是一种异常了。

她迈着轻快的步伐,从长廊的尽头走过来,谢源源的额头上沁出了细密的汗珠,呼吸也逐渐急促起来,袖剑在手腕处起起落落,就是下不了决心挥出那一下。

倘若现在在这里的是贺钦或者杜子君,眼前这名年轻的修女或许已经不省人事地倒在地上了,换了闻折柳,更是可以在眨眼间做出最趋近于正确答案的预判,但谢源源没有动,他在犹豫。

如果玛拉是穆斯贝尔海姆的人假扮的,那他现在就该听从贺钦的嘱咐,马上转身逃跑;如果玛拉的身份没有那么复杂,那他按兵不动,等她走过去就可以了,没同样有必要对她下手。

同时,谢源源内心还是留着初生牛犊不怕虎一样的勇气。穆斯贝尔海姆的成员放到其他任何队伍,都足够团灭他们八百回了。但无人入眠有手握珍妮的闻折柳,盘踞珑姬的杜子君,还有一个贺钦在所有人背后坐镇,迄今为止的搅局者全都死得很惨,对于谢源源来说,比起转身逃跑这样的处理方法,他到更想见识一下,这次敌人的真正实力。

他盯着玛拉轻松快活的,差不多是跳着走的步伐——她嘴里还哼着歌儿呢——一点点朝自己靠近,几缕阳光般的金发在头巾下蓬松地泄出来,衣篮里的一粒纽扣似乎也禁不住她的动作幅度,从篮筐的边缘弹蹦出来,在地上溅起轻微的响声,打着转地停在了距离谢源源不远处的地方。

修女“哎呀”了一声,雪白的脸颊也有点红了。似乎庆幸于四周无人看见自己失误的窘态,她急急忙忙地小跑了几步,蹲下身去拾那枚出逃的纽扣。谢源源紧盯着她的一举一动,不由纳闷地皱起眉头。

难道她不是自己设想的敌人,突然出现在楼梯间,也只是因为鬼魂的特性而已?

此刻,玛拉已经距他很近了,近到马上就会擦肩而过的程度,谢源源看了她半晌,终于迈出一步,打算不再把注意力分给一个无关紧要的鬼魂npc。

往前走了几步,他总觉得后背隐隐发痒,忍不住拿手抓了几下,但那痒非但没有缓解,反而更加难耐了。谢源源一面嘟哝着“怎么回事”,一面想要转着圈地回头看,但当他真的转过头时,却一下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