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修女(二十八)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她的笑容凝在脸上,右脸垂坠的腐肉都是一阵颤抖。死亡女神的神格同时带给了她某种程度上对未来的预测能力,她望着谢源源,忽然惊骇地发现,她看不到眼前这个少年的“死亡”了!

生命如同一棵树,或是枝叶繁茂,或是枯木凋零,无数种可能性以时间为土壤,健康作养分,从树梢上尽可能地延展出去。她看见每个人的树,同时掌握每棵树的生死。但现在,谢源源体内原本就存在微薄的树枝骤然隐没在无边的黑暗中,她所能望见的,唯有一片空茫。

“这怎么可能……你干了什么?!”海拉尖叫起来,冠冕上的流苏激越碰撞,她伸出双手——那象征生与死的双手,想要一把揪住谢源源的灵魂,然后再将其撕成碎片。可她依旧抓了个空,像水消失在水中,谢源源的灵体纷然解化,渗透着消失在了她的视野内。

“你不该停手的。”谢源源有如四散的风和雾,飞速散进自己的肉身,“如果不是你得意于自己的能力,在刚才和我说了那么多话,否则,我根本逃不出来。”

海拉蓦然转身,厉喝道:“春声碎!”

他还没来得及适应自己的身体,胸口便猛然散发出一阵奇异的网状金光,海拉尖声大笑:“看你这下还能怎么躲!”

死亡的华冕散成万千飞窜的黑烟,自四面八方狙杀向谢源源。无相的王冠是所有人,所有事,所有物的具象化,它同时代表了死亡的本质:终结是一切必然的归宿。

“还不了解吗?”见翡翠和孔雀瞳莹莹生辉,袖剑猝然弹出谢源源的手腕,他直视海拉的真身,“不是说你发现了我,就能打败我的!”

海拉的笑容冰冷而疯狂:“我为何要打败你?我只是要你的命而已!”

她怒喝的尾音犹在半空震颤,谢源源已然从空间的另一头飞掠而来。他的身影犹如来去无踪的闪电,躲过迎面斩来的刀山火海,避开恶犬和亡灵,军队与狮群。疾病和灾荒从他的脚下奔流,他的袖剑则划过战争与祸端的火河,不过千米的距离,关于死的意象犹如喷涌的万花筒,从无相之冕中现身人间!

最后一下,他与地狱岩浆内浮现出的炎魔悍然相撞,随后重重洞穿了它的胸口,炸出满天燃烧的黑火!

金光闪烁的标记每前进一步,海拉脸上的神情就更僵硬狰狞一分,她苍白的枯发和丰美的黑发相互纠缠,嘶声咆哮道:“没有人能抗拒死亡!没有人!!”

下一个瞬间,春声碎的网状标记已然贴脸出现在她面前——她的猎物竟然毫无阻碍地穿过了无相之冕的即死判定,来到了她身边!

“就连你也不行,对么?”她听见猎物的声音,听见了他的问题。

海拉完好的左脸扭曲不已,厉声道:“我是死亡的神!我掌管你的死,掌管所有人的死!没有人能逃脱它的制裁,逃脱我的制裁,没有人!!”

无相之冕在谢源源身后疾速聚拢,现出先前黑袍骷髅的形态,想要如法炮制,像先前那样直接剥离出他的数据核心,然而,它的手却径直穿过了谢源源的身体,完全扑了个空。

海拉瞠目结舌,谢源源奇怪地问:“你的原名不是叫王淑芬么?说什么死亡的神,不管在虚拟世界是什么身份,现实世界里,你仍然只是个人类啊。”

乍一听见这个名字,海拉顿时双目圆睁,浑身发抖,鼻子都差点气歪了。到了这种时候,她也顾不得仪态和神格之类的问题,无相之冕豁然穿过谢源源的身体,再次重组成一把一人多高的黑骨镰刀,她手持这把巨镰,宛如无数个世纪中口耳相传的死神形象,朝春声碎的标记发力劈斩而下!

“你已经死了!”她歇斯底里地咆哮道,“我先杀了你,再去处理外面那群人!”

日月星辰,朝霞和晚霞,白昼和黑夜交错的刹那,谢源源眼中的世界无限延展,分解成千万道清晰铺陈的线。

他消失,而后出现,手中的袖剑闪烁着透明的蓝光,已经抵住了海拉的后心。

“可是死亡又与我何干?”谢源源静静地看着她,“……死亡与我无关。”

——袖剑猝然入肉,毒辣无比地洞穿了海拉的心脏!

海拉瞳孔骤缩,一口黑血喷出!

谢源源低声说:“它只是一粒小小的纽扣。”

他猝然拔剑,黑骨镰刀跟着当啷坠地,其上冒出丝丝烟雾,继而重新汇聚在海拉发颤的头顶,凝成一顶黯淡失色的王冠。

他的神情宁静如万古不惊的水波,仿佛袖剑仅是刚从风中轻轻划过,而不是插入了强敌的心脏。

“你……竟然……”海拉踉踉跄跄,向后倒退了数步,她的喉间咯咯作响,衣袍上的图腾无声尖叫,发出哭泣的哀嚎,“竟……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