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修女(三十)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别贫啦,”闻折柳看着眼前的景色,“我还在想,她到底为什么要离开修道院呢……”

说来就来,瑟蕾莎转过头去,这时候,她又不再是唬人的恶鬼了,她的眼睛里含着忧愁的泪水,宛如被风吹皱的湖泊,怔怔望着年轻的修士。

“他不是好人,他的手上沾过血,如果放任他待在这里,只会把这里都毁了的!”

院长和修士对看一眼,院长的神情犹带着惊异的惧怕——她从未见过有哪个身材纤细的女子,能够把一个成年男子拎起来甩出去的,修士的目光却包容依旧,他说:“看在主的份上,别生太大的气,瑟蕾莎……”

“你们不相信我?”瑟蕾莎极力争辩,“倘若你当初不把他背回来……”

“我们不能放弃任一个生命,”修士双手合十,蔚蓝如海的眼眸里波动着哀求的情意,“就像我……主啊,就像我们当初没有放弃你一样。”

瑟蕾莎咬紧牙关,悲伤而愤愤不解地摇了摇头,她提起裙摆,转身便飞快地跑远了。

玩家们的视线跟随着她奔跑的方向而移动,谢源源问:“她要去哪儿啊?”

“去问神奇海螺,别问我。”杜子君叼着烟道。

很快,他们就知道圣修女要去哪了。

她捂住心口,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随后收拾了自己的衣物,带着一副地图,连夜走出了修道院。

“啊!”谢源源叫了一声,“她手里拿的地图,不就是我们箱子里的……”

“她的目的地,应该是地图上唯一一个大湖。”贺钦说。

闻折柳道:“明白了……她这是想借助水源,尽快恢复人鱼心脏的力量啊。”

“她重伤成这样,都能把一个大男人甩起来打飞,心脏哪怕恢复一点,她都有能力保护修道院。”杜子君若有所思,“但很可惜……我当初接触心脏,哪怕有珑姬的许可,都用了一个小时,她的话……”

他笑了一声,没什么同情的口吻:“等到她回来,刚好能碰上屠镇和修道院里的人被杀的场面吧。”

谢源源唏嘘不已:“唉,好惨。”

瑟蕾莎偷溜出去的时候,不小心撞上了打草回来的修士,他的袖子挽到手臂,虽然身上脏兮兮的,但那双眼睛依旧温润澄澈得像是晚霞托捧出来的宝石。他意外道:“瑟蕾莎?你要去哪里?”

瑟蕾莎没有发现他,登时吓了一跳,胳膊上套着的行囊也砸在地上,从里面掉落了一堆东西。

其中,一个笔记本就飞摔在修士脚边,书皮夹住的稿纸也随着纷纷滑出。看瑟蕾莎手忙脚乱地收拾,修士便俯身,帮她把笔记本和稿纸收拾起来。

“这是……”

瑟蕾莎大叫道:“不许看!”

说着便扑上去,把笔记本抢到自己手中,同时将那些稿纸用力地胡乱撕成了好几块纷纷扬扬的碎片。

“我……我要离开一阵子。”她双颊发红,强装镇定地说,“很快就会回来,所以没什么……完全没什么。”

修士愣住了,瑟蕾莎语无伦次地道:“很快!三天……不,两天!我会回到这里,然后和你们一起生活……我会保护你们的!记得提防那个人!”

修士拦不住她,只能看着她三下五除二地重新收好东西,然后快速朝着门的方向飞奔而去,留下他站在原地,仅在地面上拾起了一张没来得及被收走的纸片,上面还残存着模糊的字迹。

瑟蕾莎日夜兼程,赶到湖泊的地点,但正如杜子君所说,人鱼心脏的力量还不完全属于她,她在深湖里下潜了足足七天,终于在第八天的清晨爬了上来。

“迟了。”杜子君漠然地道。

没错,迟了。

她赶到旷野的边际,望见旷野的尽头燃起滔天的火光;她狂奔到森林的边际,看见黑烟冲天而起,遮蔽了星星与月亮;她踉踉跄跄,步履蹒跚地走到镇子的边际,看见遍地焦炭的死尸,更远处的修道院寂静如死,只是点着漫山遍野的火把。

瑟蕾莎找回了自己的力量,但是她想用力量守护的宝物,已经被人夺在地上砸碎了,踩成了千万捧离散的晶亮齑粉。

她像夜中呼嚎的山鬼,茫然地哀叫着她爱的人,爱她的人,这声音与山风汇合在一起,犹如地狱岩浆喷涌的声音。修道院灯火通明,男人们粗野的笑声仿佛兽群聚众,但她现在无心报仇,无心追究,她只想——

她像一头复仇无门的母狼,双目血红,围着修道院的牢笼怨毒打转,但她终于摸到了门路,发现了后山那道深深的渊谷。

瑟蕾莎纵身跃下那里,在满坑的尸骨和血中找到了修士的尸体。

他清澈宁静的眼睛至死都没有完全闭上,脸上尽是污血和混合的泥沙,脊椎碎裂,怀中还牢牢搂着一个孩童冰冷的尸首——他是为了保护这孩子而死的,虽然他保护的对象最终也没能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