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修女(三十一)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无人入眠猝不及防,遽然遭受了两边的夹击!

闻折柳瞳孔缩成针尖大小,他注视着空中展开双臂的死灵法师,喃喃道:“……七重纱之舞。”

在诸多举世瞩目的s级武器中,【七重纱·神血染遍之舞】也算是一个非常奇特的存在了,它的攻击力未知,发动条件和效果亦是晦涩难明,人们只知道它脱胎自王尔德的《莎乐美》,一共可以使用七次,其它信息皆是一片空白。

它讲述了希律的公主莎乐美容颜绝世,纯洁动人,甚至连她的继父——荒淫无度,杀害兄弟,又迎娶兄弟之妻的希律王,也对她抱有不伦的爱恋之情。年轻的公主厌倦这一切,她的母亲改嫁,继父则穷奢极欲,对自己抱有垂涎的目光,因此,当她在囚牢中看到施洗者圣约翰苍白如月亮的身体,立刻便被他所吸引。约翰不畏凡间的王权,怒斥王后与希律王的乱|伦之罪,这令莎乐美不由心神激荡,仿佛从污秽的泥沼中望见了一束投进来的洁净圣光。

她爱上了约翰,渴望他的身体,想要抚摸他的黑发,亲吻他的嘴唇,但这些都被约翰一一拒绝。得不到回应的爱转化成了恨,莎乐美悲喜交加、爱恨交融,毁灭中占有的烈焰焚烧着她的身躯。她为了换取希律王的承诺,披上了七重纱衣,跳起了倾倒王庭的七重纱舞,要求用银盘盛上圣约翰的头颅。她最终亲吻了约翰染血的嘴唇,自己也被恐惧的希律王所处死。

——这故事充满了不祥的绝美,于是这纱衣也镶嵌珠宝,点缀钻石,淌遍死亡的流光。这一刻,闻折柳忽然明白过来,李戎怎么会带郑幽歌来这个世界了,因为死灵法师,本身就是发动这件道具的最佳媒介。

此刻,郑幽歌已经发动了第一重纱之舞。

巴比伦的女儿将点燃世界的业火——他虽然不是女子之身,但那凝练有力的身躯宛如逆江而上的强健游鲤,令他的舞姿行云流水。图腾在燃烧,他的黑发和眼瞳也像燃烧了一般金红发亮,第一重纱衣于天空漫卷飘荡,洁白如水中盛放的百合,万千星钻细碎如天河,盘旋着散过苍穹的头顶!

这一刻,诸世一切事物的存在感都变得淡薄了。雷光褪淡了颜色,乌云消散在天空,但随即露出的天空并非纯美的湛蓝,而是稀释发白的空旷。山不再宏伟,海不再广大,举世盛景黯然失色——这便是极致之美的霸权,仅是耀眼还不够,仅是倾国还不够,它要天上地下都作它的陪衬,再没有其它任何种类的“美”能够逃过它的围剿和践踏!

郑幽歌就起舞在这样的美中,连性别亦被模糊了。围绕着纱衣的裙摆,一个不断扩大的力场如汹涌的野火燎原,继而将整个寰宇都烧成了朝霞与晚霞风起云涌的熔炉。大地红热,裹挟流火的如海星辰从天际坠落,世界沦为一片火海,亿万星星点点的灼烫碎屑闪烁在飞溅四射的流星和滚烫岩浆之上,宛如一层漫山遍野,折射光辉的金星巨纱。

——七重纱·神血染遍之舞·第一重!

黑修女裂开巨口,发出穿云裂石的咆哮,与这焚烧世界的业火相抗!除了鲜红如血的嘴唇,它连锋利的牙齿和舌头都是污秽似烂泥的漆黑,那些轮回中不甘的,阴毒残暴的负面情绪化成实体,涛涛奔流成一条如海大河,从它大张的口唇中狂喷而出!

人间是流炎的火地狱,黑海是环绕火地狱的大河,无人入眠迎面遭受两方的重击,顿时感到数吨的滔天热浪朝自己挤压逼迫过来!

谢源源惊恐大叫:“啊啊啊啊啊太刺激了啊啊啊啊啊!!”

闻折柳则在要把人的脸皮都吹垮的滚烫热风中崩溃流泪,他大喊道:“快——!想个办法——!”

四人犹如高空跳伞,于半空中围成一个渺小的圆形,被横贯上下的热浪冲得下不了地。只不过,他们的上方不是碧蓝无垠的天空,而是熔炉的顶盖;下方也不是平坦的降落场,而是岩浆和黑河的致命热毒。

“平常你才是想办法的人!”杜子君在嘈杂声中放声吼道,“你没办法,其他人就更没有办法了——!”

“躲开!!”又是一股隆隆飞起的赤红岩浆柱,火星和豪雨般熔化发亮的碎岩石四处喷溅,“别的都没有用,必须先脚踏实地再说!!”

谢源源尖叫道:“哪还有落脚的地方!现在全都是火和岩浆,连修道院都……!”

身下就是屹立在大地上的群山,山腰里坐落着宏伟的建筑。然而,现在的山是红的,修道院的墙壁房屋也被高温烧至通红,宛如蛾摩拉和索多玛的遗址,在千年后依旧燃烧着永不熄灭的硫磺火。

“没有落脚点,就造一个落脚点!”闻折柳吼道,“浇水!”

杜子君瞬间心领神会,他松开一只抓住谢源源的手臂,向后背探去。

人鱼的娇笑轻轻响起,霎时间七海齐发,仿佛一万头咆哮奔腾的白马,从天空中疯狂汹涌,形成了除岩浆黑河之外的第三股势力!

冷却岩浆的声音尖锐刺耳,轰然腾起的巨量灼热白雾遮天蔽日,淹没尘寰。贺钦立即抖开防护道具,使所有人避开这如同岩浆致命的热雾,它沾染在人的皮肤上,急速凝结成水滴,足以造成二次烧伤。

轰鸣怒吼的海水一圈圈喷涌,乌黑发亮的岩浆岩也随之层层堆积,最终在火海黑河上构造出一个新的平台。贺钦从腰间悍然拔出长刀,犹如一只扑飞的大鹰,逆着滚滚热浪,直接拉着其他三个人,从天际径直坠向犹在炽热冒烟的岩浆岩!

“站稳了!”他一声厉喝,以刀锋作为支撑,轰然钉住很快便坚硬如铁的岩石,炸出无数尾缀白烟的碎屑!

四个人终于狼狈落地,在温度高得可以做烧烤架的岩石上翻滚出去。谢源源被烫得嗷嗷乱叫,赶紧跳着脚从地上窜起来。

“……穿好防护服,”贺钦的声音有些哑,四周金红交加,他的眼瞳也璀璨如熔化的黄金,闪烁出豹子的锋芒,“该动真格了。”

月戒微微一亮,闻折柳心有所感,顺着他的方向望向前方,只见远处的地平线上长影乱舞,仿佛一列巨大的过山车在游乐园的中心开动,隐隐传出兽类悠远的嚎叫。

“来了,耶梦加得……以及芬里尔!”他浑身的肌肉紧绷,缓缓褪去了侯爵手杖的绶带,将其牢牢握在掌中。

——眼下的形势是前所未有的严峻。李戎带着他的七重纱之舞盘桓上空,黑修女虎视眈眈,难以再藏下去的穆斯贝尔海姆也露出了他们的獠牙和利爪,在火与海中现出了作为杀手锏的真身:环绕中庭之蛇、摇动大地的魔物。

而这强有力的三方,统统有一个共同的目标——无人入眠。

闻折柳深吸一口滚烫的空气,胸膛有力而缓慢地起伏。在这里,他遭遇的险境不少,生死关头的危机时刻更是数不胜数,可如此棘手,如此凶险的状况,他还是第一次遇上。

“就是希腊波斯温泉关战役,斯巴达三百勇士的时候,也差不多就是这样了吧。”杜子君眯起眼睛,魔女双枪滑出掌心,枪柄上的宝石闪着紫月般的光,“还有吗,一起来啊。”

谢源源绷着脸,接着浓烈雾气的掩护,他们总算得到了片刻喘息的机会。他摘下眼睛中的虹膜片,又拿出了两幅新的,【见翡翠】和【孔雀瞳】两两叠加,这样,他每只眼睛都有了远望和透视的双重能力。

“最好不要了。”他小声道,“我的袖剑上还沾着海拉的血,干脆就去刺杀李戎……”

“不要分散!”闻折柳加重了语气,“每一方敌人都力量强大,这种情况,我们只能团队作战,否则就是毫无意义地消耗自己!”

“现在的问题,就是我们首先对付哪一方。”贺钦紧接着道,“是天下之火,还是黑修女,还是那两个小畜牲?”

闻折柳道:“当前根本没有办法接近发动中的七重纱,他们也在观望;但要打boss,完全无从下手,没有任何信息……两权相害取其轻,居然只剩下耶梦加得和芬里尔……”

他和贺钦对视一眼,彼此的目光中都涌动着狡黠的笑意。

“祸水东引?”贺钦问。

“借力打力。”闻折柳说。

飞行符纸贴在衣服内侧,四个人瞬时腾空而起,继续借着弥天大雾的遮掩,朝环绕中庭的巨蛇和吞噬诸神的魔狼飙飞而去!

“去吧谢源源!”杜子君厉喝道,“先给我戳瞎它们的招子!!”

谢源源大叫道:“我不是神奇宝贝啊!”

与此同时,天地之间的颜色又是一变,苍穹之上的郑幽歌,再次发动了第二重七重纱之舞!

死亡天使振翅的声音如群鸦栖枝,日是黑的,月是红的——四周熔岩的高温虽然在第二重舞蹈覆盖上来的刹那降低了些许,可紧跟着来的,就是悬挂在太虚之上的黑日与红月!

“糟了!”闻折柳大惊失色,“谢源源,现在不能去,快回来,现在不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