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修女(三十二)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晚祷的暮钟传彻黄昏,黑色的鸦羽如暴雪席卷大地,瘟疫、战争、饥荒和永无止境的灾祸从鸦羽中降临凡尘。一万个隆隆作响的交响乐团在霄汉奏响终末的乐章,一万个死亡天使在云端高唱永恒的圣言,管风琴壮美轰鸣,潮水般的乐声也自世界尽头网罗淹没。悲哀的鲜红玫瑰于盘旋的暴风雪中绽放纷飞,高山之巅,群星如泪光闪烁的眼眸,深情地凝望人间。

郑幽歌的舞姿同时变得更加盛大恢宏,第二重纱衣红如玫瑰,红如石榴花,红如情人的心尖赤血,红如狮群屠杀鹿群后的獠牙与舌,于苍穹漫卷出一个完美腾飞的圆。熔化的岩石碎屑从云中下起一场燃烧的金雨,他在雨中起舞,在火中起舞,用绝世而倾国的美,召唤来了海空人世,万物不生的死亡!

——七重纱·神血染遍之舞·第二重。

这同时也是闻折柳紧急叫谢源源回来的缘故,亡故、轮回、彻底的毁灭,这三种能力本来是无懈可击的衔接圆环,却被谢源源临终爆发,开场拿下了海拉的第一滴血,导致诸神黄昏的三角缺失一角。现在七重纱之舞的第二重恰好召唤来了死亡,三力再次齐聚,必定会发生什么异样的变化!

谢源源在半空中紧急刹车,但已然来不及了,耶梦加得巨大的身躯在苍穹和岩浆的边缘游曳环动,全身的鳞片顺着山之脊柱弯曲移动的幅度来回开合,每一片鳞都是能照出屋舍的,巨大的漆黑光镜,它们相互碰撞,发出金属挫击的千万声响。谢源源一开始的降落点是耶梦加得宛如长江大桥般开阔漫长的鼻梁,他在这样能够环绕天地的巨物面前,渺小得就像是一粒尘埃。

……人怎么能变成这样的庞然大物?

现在闻折柳一声呼喊,他连忙转换方向,想要借机寻找逃脱的路径,但耶梦加得实在是太大了,他躲避不及,已经“咚”的一声,撞上了它坚不可摧的鳞片。

耶梦加得从喉咙间发出震撼的吼声,全身鳞片抖擞,登时从缝隙中喷涌出不尽的剧毒黑雾,笼罩在大地之上!

世界地图的大小都是会跟随玩家的移动范围而变化的,托眼下这三方的福,第六世界的面积立刻变得无比辽远,别说一个镇子、一座山,这俨然已经是一块陆地的大小了。

“……只有耶梦加得,”闻折柳紧急避开这剧毒的黑雾,好在boss和天下之火现在正相互牵制,没有来得及找他们的麻烦,“芬里尔呢?它在哪?”

“随时注意就好,”贺钦道,“事态变成这样,他们也要调整自己的作战方案了。”

闻折柳紧紧盯着远方的中庭之蛇,实在觉得难以置信:“贺叡到底把他们改造成了什么怪物啊……人真的可以变身成这样吗?”

“感谢队长吧,”贺钦道,“如果不是他先杀了海拉,这会还要更难对付一点……杜子君!和我一块把他拉上来!”

杜子君不发一语,鱼叉枪发出尖锐啸声,两道乌黑铁索飙射而出,交叉钉向浓如海潮的大雾!

“抓稳了!”杜子君吼道,两个人同时发力,谢源源带着一身滚滚的黑雾,从云团中破出一线由深到浅的拖痕,狼狈地在天空中翻了好几个跟头。

“咳、咳咳!呸呸呸!恶心死了,臭死了!!”谢源源连连呛咳,拍着满身的黑色雾丝,手中的袖剑犹如两个驱散毒气的发光体,自动帮他赶开了弥天的黑雾。

那是海拉的心头血。

“……谢谢王淑芬救我狗命嘞!”他好容易缓过劲来,“差点就死在里头了……好险好险!”

闻折柳浮在天空中,凝望着面前支撑天地的中庭巨蛇,它的眼睛宛如两枚赘余在人间的冰冷太阳,散发着毫无温度的阴毒黄光,在黑雾中若隐若现的闪烁。

很奇怪,明明四个人就在它眼前了,谢源源还一击试探未成,它却没有急着攻击,只是缓缓游曳着庞大的身躯,宛如在等待着什么。

……它在等待什么?

场上的情况形成了很奇怪的僵持局面,黑修女被强力的七重纱之舞吸引了火力,耶梦加得按兵不动,芬里尔不知所踪,他们也暂时没办法对付这条巨蛇——它太大了,当它张开上颚和下颚,说不定真的能够吞掉此刻天上的黑日和红月。

……等等。

闻折柳遽然回身,看见另一头的地平线上黑云翻涌,宛如满城风雨欲来的前兆。

……那根本就不是什么黑云!那是魔狼芬里尔顶天立地的巨口,不知何时,它早已潜入到了战场的另一端。它悄无声息地弓起脊骨,立起山岳一般的四足,在漫天鸦羽的遮掩下,魔狼张开血盆大口,与此同时,耶梦加得也裂开涌流着毒液大河的兽喙。近乎一百九十度的开合角度,那漆黑的利齿层叠暴突,恍若无序密麻的钢铁丛林,直指战场中的所有人!

失算了。

闻折柳的警告淹没在铺天盖地的嘶吼声中,贺钦伸臂如电,一把拉过他压在怀里,耶梦加得已经势不可挡,仿佛滚滚碾过的时光巨轮,一口将世界合在了口中!

黑日、红月、群山、星辰,甚至是对峙中的黑修女和天下之火,无所不吞噬,无所不湮灭,这是属于环绕宇宙之蛇的至强至伟之神力,至深至邃之盛景。

——它是轮回的君王,它即是轮回本身!

耶梦加得做完了这些,却没有停下前进的速度,它继续向前冲撞,直到一头撞进了芬里尔毁灭北欧诸神的魔狼利齿之内,就像一枚永无止境的套娃,它吞下一切,芬里尔吞下它。

闻折柳被贺钦紧紧抱着,他不知该如何形容这一切的感觉,耳畔是腥臭的狂风呼啸,鼻端是恶腻的血味,犹如溺在御召茶的血酒河中,但是又比那窒息百倍不止,简直熏的人白眼直翻,意识昏死。

他极力撑着发黑的双眼,贺钦按住他的后脑勺,给了他一个唇舌交融的深吻,唇分之际,闻折柳的嘴唇间已经衔了一个小型的呼吸器,总算能勉强过滤出一点能呼吸的空间了。

“怎么样,”贺钦抵着他的额头,金瞳在黑红交加的深夜里闪闪发亮,“还好吗?”

“我们……我们现在是在哪?”闻折柳拧起眉头,“耶梦加得的肚子里?其他人呢,其他人还好吗?”

“所有人都在这里了,只有一个是例外。”贺钦道。

闻折柳沉声道:“——郑幽歌。”

七重纱之舞进行到第二重的死亡之舞,耶梦加得和芬里尔没有放过这个机会,它们两头夹击,利用“死亡”的归位,吞下了第六世界除死灵法师在外的所有生灵,它们想干什么?

闻折柳漂浮在耶梦加得的腹腔——或者食道里,正凝神细思,周遭便是一阵震撼的巨响,狼嚎自遥远的远方传彻天际,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四周似乎更加黑暗,更加压抑了。

“什么意思?”他问,不过不是为了寻求外界的答案,而是自顾自地往下说道:“耶梦加得吞下我们,芬里尔则在另一头撑开嘴巴……就在刚才,它吞下了耶梦加得?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是一种仪式吗?”

贺钦笑了。

在这样四处翻滚着浓稠如漆的剧毒长河,空中弥漫着足以令任何人类皮消骨碎的漫天大雾的蛇腹里,他的笑声居然依旧轻松愉悦,充满了真挚的赞扬之情。

“轮回孕育恒久的毁灭,毁灭中诞生既定的哀亡,哀亡周而复始,再焕新生,形成不灭的轮回……这就是诸神黄昏的三角。耶梦加得、芬里尔、海拉,这个循环体系一旦建立起来,就能让生命在无休无止的时光中不断经历粉身碎骨的灾难苦痛……哪怕是神明,也不能摆脱它们的制裁。”

“生、死、轮回和湮灭……”闻折柳拧紧了眉头,“这听上去,就像是……人类的一生啊?”

“更短暂,”贺钦笑道,“比那个更短暂。”

闻折柳一边试图联系杜子君和谢源源,一边绞尽脑汁地形容道:“这不就是……你,你永远无法达到的真实?你虽然死了,但你没有达到真实的死亡,所以你会一直在死去活来的路上循环……”

贺钦道:“唔,用黄●体验镇魂曲的原理来解释,倒也比较贴切,不过,假如不快点阻止耶梦加得和芬里尔,玩家阵营可就要输得一塌糊涂了啊。”

闻折柳敏锐地注意到,贺钦用的词语,不是“我们”,而是“玩家阵营”。

他略微一怔,随即飞快地反应过来:无限次数的死亡条件一旦达成,他们同时将遭遇系统无限次数的判定失败,而且耶梦加得腹中不光有玩家,还有第六世界的boss黑修女。这样一来,除去有降低限制的游戏难度,它们的等级、经验、奖励道具,同样全都会无限次数地累计叠加!

这相当于一个堪称bug的刷分工具,第六世界全体参与者的无尽湮灭,组成了工具本身。

“不行!”闻折柳厉喝道,“绝对不行……一定要想个办法!这样下去,等到这个世界结束,即便恐怖谷的所有玩家加在一块,也不够耶梦加得和芬里尔一只手打的,它们会创造出真正的,波及到全世界的诸神黄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