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 修女(三十三)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223章 修女(三十三)另一侧,谭昊和季元凤双手隔开一个漂浮的结界, 艰难地支撑在毒风和毒火的包围之下, 他们的防毒面罩遮了大半张脸, 胆战心惊地飞过一个咕嘟咕嘟炸泡的墨绿色腐烂巨沼。下方每一颗大如麦田怪圈的泥泡砰然炸开,都会飞溅出千万点发光的幽绿色星点, 仿佛漫天乱飞的致命蚊虫,甫一沾上结界周围,都会嘶嘶腐蚀出一线拉长的白烟, 多挨几下, 这个B级结界就算报废了。“太可怕了……”季元凤来回注意着沼泽泥泡的动向, 美眸中充满了忧虑惊惧之色,“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哪来的这么大一条蛇?”在蛇腹里, 他们不敢大声说话, 也不敢冒然使用攻击性的道具试探, 因为他们所处的一整个大环境都是活的,有生命的。在巨蛇的肚子里, 有一整套完整的防御系统和排异系统, 只要他们稍微显眼一点, 说不定都会被当成入侵的小小细菌清理掉。“也许……”谭昊压低声音, 静悄悄地驾驭结界, 行驶在空间的上半部分,尽力避开那酸性的剧毒腐蚀液,“这是新的敌人, 也说不一定。”季元凤警觉道:“你怎么知道这是新敌人,而不是圣修女搞出来的幺蛾子?”谭昊沉默了一会,语气有些无奈地说:“我见了无人入眠的成员。”“……你?!”季元凤勃然色变,“把你放在外头,你会去联系陈飞鸾;带你进来,你还和无人入眠的人私自联系上了!你这个……”“我还不是为了天下之火!”谭昊也有些急眼了,“会长那种状态,你以为很好,对战况很有利吗!他那是被什么东西蛊惑了,那根本就不是他的本心!”两个人争辩的声音略微一大,凝集在他们下方炸开的泥泡顿时增多了,季元凤恨恨闭上了嘴,每一个字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聚如野火……我知道团规,现在不是和你纠缠这个的时候。新敌人是什么情况?”除去在李戎的事上没有原则之外,她一直是个很能拎得清的领导者,于是谭昊也收拾心情,低声道:“闻笛一见面就猜到了那三个送来羊皮卷的新团员是什么情况,他让我们在这个世界小心敌人,尤其是陌生的NPC。”“闻笛,哼……”季元凤从鼻子里怏怏地哼出一口气,但最终什么都没说,“那就是穆斯贝尔海姆了。”季元凤能一下抓住关窍,谭昊也省了推测的功夫,点头道:“对,我那天回去想了一下,也觉得是他们……毕竟,整个恐怖谷,也只有一个穆斯贝尔海姆一直追着无人入眠打。”“传言说穆斯贝尔海姆的领导者和贺钦有宿怨,这看起来也是真的了。”季元凤揣摩道,“玉红摇那群人倒是清楚个中缘由,可惜嘴巴闭得紧,玉红摇也跟头狐狸一样精,什么都不肯往外说。”“不过,要是这么讲……”谭昊沉吟道,“穆斯贝尔海姆的成员,都用北欧神话的怪物取名,那现在困住我们的,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环绕中庭之蛇,耶梦加得。”季元凤道。说出它的名字之后,两个人都无言且恶寒地静默了一阵。眼前的一切都已经超出了他们的预料,本来以为有了郑幽歌发动的七重纱之舞,他们在第六世界完全可以不必顾忌无人入眠手中的两个世界级BOSS,但穆斯贝尔海姆的出现,再一次击碎了他们的认知——人类的躯体,人类的大脑,真的可以做到这种地步吗?一想到在过去几个世界,无人入眠除了要面对极难的谜题,极强的BOSS,还要应付这种像神魔一样可怕的敌人,重重阻碍,重重打压,犹能坐到天下第一的位置,季元凤便不敢再往下深究。“唉!”谭昊忽然叫道,“你看,那是什么!”季元凤一抬头,眼神当即凝在了虚空的一点。当前,他们已经飞过了沼泽的范围,但见远处黑红相间的肉脊纹路之间,飘着一个雪色的光点,在满眼腐毒的生物内部,宛如一片纯洁无害至极的雪花。季元凤:“过去看看。”两个人渐渐挨近了那“纯洁无害至极的雪花”,季元凤定睛一看,脸都黑了。杜子君冷冷睨着他们,撕开的修女黑袍裙摆飞扬,双枪插在大腿外侧。杜子君:“有事?”季元凤:“……”谭昊:“没、没事……”一见了这不分青红皂白就把自己一脚踹到墙上的女……男人,季元凤就气不打一处来,她冷眼看着杜子君,忽地在他心口看到了一枚奇怪且眼熟的印记。那图案就像一个上半部分弯成圆环的十字架,此刻正发着明亮的白光,似乎也是因为它的缘故,空气中游荡的毒雾酸液全都远远地避开了杜子君,在他身边形成了一个真空地带。“……”季元凤的目光一紧,她想起来了!早在海河中学那关,天下之火的高层为了快速解谜,全部速成了一周的象形文字解谜方法,当时她曾经多次在书中看见这个符号,埃及人叫它“ANKN”,拉丁文将它译为Crux Ansata,它象征了天空、大地与河流的魔力,代表了永恒的生命,不死的轮回。这是什么,道具吗?还是某种玄妙难言的……“不该看的别看。”杜子君的声音沉沉的,很有威慑力,“没事就别在这浪费彼此的时间。”“等一下!”谭昊急忙叫住他,“你是不是在找你的队员?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可以一起走……”季元凤隐忍着,没有说话,杜子君回头道:“一起走?找到李戎,我们可是要结结实实揍他一顿的,一起走?”说实话,如果不是谭昊和李天玉陈飞鸾有私交,季元凤刚刚又被他打了一顿,他早就不想和这两个人废话,一梭子弹扫过去完事了。“因为人多力量大,”谭昊不理会他冷漠的态度,诚恳道,“不管怎么说,现在我们的共同目标是从蛇肚子里逃出去,而且你们对它的了解,也比我们多得多吧?”杜子君有些意外。即便更大、更重要的方向就在眼前,但却不是所有人都能有那份心肠,做出较为正确的抉择。不说那对怪物夫夫了,谢源源此刻还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在蛇腹里,一切通讯设备都会受到干扰,寻人的道具还在贺钦手上,他只能这样大海捞针地找。另一侧,闻折柳与贺钦带着呼吸器,游走在耶梦加得的腹部里,闻折柳到处搜寻谢源源和杜子君的痕迹,像一条焦急的游鱼,绕得贺钦眼睛发花。“别游了,柠柠,”贺钦无奈道,“定位器已经在找了,马上就会有结果的……”“哎呀不是,”闻折柳道,“我这是在找……我得看看,这里头太大了,哪里有什么薄弱的破绽,可以让我们出去的?”贺钦道:“车到山前必有路,现在人都没找齐,就找破出去的方法,有点危险。”闻折柳低头看他,他抬起一对金色的桃花目,也笑吟吟地瞅着闻折柳。“……不对,”闻折柳一下咂摸出异样了,“你有破开蛇腹的方法!而且那方法一定很危险,会波及到其他人,所以你才在等着把人集齐,是不是?”贺钦道:“也不算很危险,就是场面比较大,你也知道你哥是个场面人……唉别踹别踹,你也是,大家都是,行了吧!”闻折柳逼问道:“什么方法?不会是让你舍身祭刀之类的……”“不会,”贺钦含笑道,“太拼命的做法,我不会留在这用,也不会留在穆斯贝尔海姆的人身上用……定位出了!”闻折柳一惊:“哪呢?!”“一个定位器,四十五度方向,距离我们两千米,走吧。”贺钦拉起闻折柳的手,“但愿不是冲掉了落在那的。”“救命啊——”空旷辽远的肉腹里,谢源源有气无力地拖长了声音,“救——命——啊——”他整个窝在了漫山遍野,疙疙瘩瘩的巨大肉瘤之间,手指几乎挨到了鞋尖,那腥臭的肉瘤还是活的,不断在把他往下吸附,他手里的袖剑根本就使不上劲,即便他想用武器捅破这些肉瘤,它们也仿佛像是有自己的灵智一样,飞快地避开了。谢源源卡在这个恶臭不堪,无处不在的柔软地狱里,只觉得快要对人生失去希望了。难道自己刚刚突破极限,干掉了死亡女神海拉……死亡女神王淑芬之后,就要这么窝囊地死在这里了?不要啊!他可是刺杀死亡的刺客,敢问世界上还有哪个刺客能比他更牛逼,不能少年壮志未酬身先死啊!“救……命……啊……”他断断续续地喊着,“姐,哥,快来救我啊……我被卡在这了,再有个变态经过一下我毫无反抗之力我这辈子就完了啊……”这时候,他的头顶终于划过一道人影。谢源源快要喜极而泣,他咆哮道:“变态……不是!恩人!恩人看看这里!不管你是谁你干什么的哪怕你是贺叡我也认了恩人快救救我!恩人!你能看见我吗?!”李戎面无表情地向下瞥了一眼,继而转过头,保持原有的速度飞走了。谢源源:“………………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