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 修女(三十四)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224章 修女(三十四)贺钦:“听见了?”闻折柳:“……啊,听见了。”两个人并肩同行, 小心穿过一道巨大的骨膜肉腔, 终于在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密麻肿瘤中瞄到了一个微弱的光点。肉海翻涌, 谢源源就在其中竭力挣扎,看上去十分渺小可怜。闻折柳比了一个手势, 贺钦点点头,松开了手,向后隐没在黑暗之中, 看着闻折柳静静地在空中游过去, 挨近谢源源身边。“哥!”谢源源眼前一亮, 他奋力向前挣扎了两下,把手尽力伸出去, “你总算……不对, 小心后面!!”说时迟, 那时快, 李戎的身形鬼魅般闪现在闻折柳背后,手中利器闪烁寒电的锋芒, 便要冲他狠狠刺下!闻折柳神情平静, 他向前抓住谢源源的手, 发力将其拽出肉瘤的钳制。在谢源源惊恐喊出那句话的同时, 他朝后克制地一退, 贺钦的脸庞则如深海中上浮的掠食者,从闻谢二人手臂连接的空隙一晃而过,雪亮刀光随即转瞬消逝!天衣无缝的默契配合, 短兵相接,冰冷而灼热的火花伴随激响四溅。李戎在空中一连后退数步的距离,眼看一击未成,知道这里已经不宜久留,他目光阴寒,立刻便要后撤到无边的黑雾中去,一道电光横贯的结界却闪现在李戎身后,堵住了那个唯一的出口。“就知道你会在这里等着,”闻折柳缓声说,“还想逃到哪去?就在这做个了断吧。”李戎的胸膛起伏了几下,忽然笑了:“你们知道我会用那个透明人作诱饵?”“刚刚拿回名字,他的存在感应该还没恢复到一般水平,你能感应到他,也是正常的,”闻折柳道,“更何况,我们最喜欢干的事就是反将一军。你是现在交待七重纱的情报,还是等我们把你打到神志不清,拔除了圣修女对你的影响再说?”李戎的眼圈下带着淡淡的青黑,他讥笑道:“你们想知道什么,如何停下七重纱之舞,还是羊皮卷的来历?”“羊皮卷的来历,我们已经知道了。”闻折柳缓缓抽出手杖,“不如就把如何停下七重纱之舞的方法告诉我们,怎么样?”李戎笑了笑,眼神向闻折柳身后微微一闪:“我觉得,你们可未必如愿。”“会长?!”他话音刚落,谭昊便惊讶地出声道,“你怎么……你们?”谢源源回头一看,杜子君全身发着白光,和天下之火的另外两名成员站在一起,不由大声道:“姐,你在发光诶!”杜子君:“……闭嘴。”“那不是更好?”贺钦优雅一笑,“无人入眠除了喜欢反将一军,还喜欢大混战,四对三,看看哪边更有胜算?”李戎表情不变,他的手自然下垂,从宽长的衣袖间徐徐滑出一样事物,闻折柳终于得以看见这位的专属武器——一把长逾一尺半的玉色大扇。展扇似新雪簌簌无声,扇翼形如孔雀翎羽,在暗淡光线中透出夺人眼球的华彩。“不是五火七禽扇么,”闻折柳笑了笑,“那你还有什么胜算呢?”“试试看吧,”李戎展扇而笑,若不是那笑容阴郁,当真可以称得上一位翩翩贵公子了,“鹿死谁手,现在仍是未知。”火光冲天,季元凤犹如一只扑天而起的火凤,手持一人多高的炽红长杖,径直掠过杜子君,朝闻折柳杀将过去!她深知先下手为强的重要性,也知道闻折柳在无人入眠中处于什么位置。蛇腹内,他的杀手锏统统施展不开,相比其他三个人,反倒是最好对付,也是最好拿捏的一个!闻折柳不偏不倚,侯爵手杖溅起碎钻般的流光,锵然架住季元凤的攻势,他的脖颈骤偏,身后的阴影中猝然弹出一根紫红长舌,宛如一个缩在一起的,巨大无比的拳头,朝季元凤胸前发狠捣去。季元凤瞳孔一凝,她不急着躲避,全身轰然流淌炽热的火炎,仿佛一层贴身的保护外衣,无眼怪物的长舌能把她一拳击飞出去好远,但同样没有给她造成什么实质性的损伤。在她出手的瞬间,场上几方也立刻有了动作,贺钦一刀掀起滔天毒浪血雾,逼得李戎后退好几步,杜子君同时扑杀向季元凤,谢源源眨眼闪现在谭昊身后,一脚把他踹到了满坑满谷蠕动不休的巨大肉瘤中!“先下去吧你!”谭昊猝不及防,连招式都没来得及施展,便被踢了个正着,“咚”地一声嵌进了柔软粘腻的瘤子里,就像一个三四岁的小孩突然陷进一池巨大的海绵球中,只是挣扎着上不来:“哎!太缺德了!!”不管他能不能听见,谢源源高声回道:“先在那待着吧,这是为你好!”杜子君手中喷涌海水,与季元凤的火焰外衣猝然相撞,霎时腾起刺耳的吱吱声。大量白雾弥漫,他和闻折柳前后夹击,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直接合力把季元凤架着投掷到了谭昊旁边。宛如燃烧的流星坠地,肉瘤纷纷躲避着她身上过高的温度,反而令她跌落进了更深的位置。季元凤气得发狂,但她马上便体会到了谢源源之前遭遇过的,以及谭昊现在的感受——在一团不停拖着她往下的泥沼中,连自保都很勉强,更别说使出其它手段了。肉瘤避让开了她的火焰,而攻击幅度再大一点,谁知道蛇腹中又会发生什么?现在就剩下一个李戎,闻折柳心中计数着时间,低声道:“距离耶梦加得吞下我们到现在,已经过了十七分钟了,根据之前第一重七重纱之舞发动的时间,距离第二重结束的时间,不会超过十分钟。”哪怕隔着十多米的距离,隔着空间来回窜打闪烁的刀兵电光,他也知道贺钦能够听见他的声音——无论如何,他总能听见的。贺钦轻笑一声,手中长刀宛如通天彻地的雷霆电光,但又极为克制,丝毫没有沾染上蛇腔的肉壁,引来耶梦加得肚腹内部的反击。谭昊作为其中最中立和平的一个,没有季元凤那么暴跳如雷,就能静下心来好好围观。他看得连下巴都合不上去,如果说他有哪一刻,能够窥见武道精妙到毫厘之差的巅峰,那么就是现在了。最后一击,贺钦错身避开长扇掀起的雪光,砉然将李戎钉在了结界之上!李戎长扇脱手,刹那被他一击打得眼冒金星,后脑勺亦重重撞到流窜的电光,谢源源一捋袖子,还记得方才的仇,大喊道:“冲啊!把他给我打清醒!”三个人纷纷围上去,在季元凤气急败坏,威胁要杀了他们的背景音中研究到底怎么才能让李戎清醒过来。“实在不行,”杜子君道,“我听说人徘徊在生死之间的时候就会出现走马灯,能照亮尘世的一切不清明,让人明明白白地上路,不如我们就……”“喂喂,”闻折柳满头黑线,“你这不是想让他清醒,是想直接杀了他吧!”谢源源推测:“要不然……先把衣服脱了看看?说不定他身上也有衔尾蛇和五芒星的印记呢。”贺钦道:“说得有道理,那谁脱?我先说好,除了柠柠,我对其他男人的裸体没有丝毫兴趣。”闻折柳:“……”贺钦:“柠柠也不许动手。”杜子君皮笑肉不笑:“呵呵,我现在还是个女的呢,男女授受不亲,我也算了吧。”谢源源:“喂你现在知道拿这个身份当挡箭牌了你好意思吗……等等,你不脱,你不脱,你也不脱,那最后剩下来的不就是……”杜子君拍了拍他的肩膀:“加油,你可以的。我看这个李戎的身材也算有料,你看了也不算吃亏……”“哪有这样的啊!!”谢源源疯狂咆哮,“谁想看男人裸体了你们都不想难道我就想了吗?!”“你是队长嘛,”贺钦毫不负责任地说,“加油啊,队长。”谢源源气得头上冒烟,他恶狠狠地转身,恶狠狠地咬牙,然后恶狠狠地一把撕开了李戎的衣领,只听“呲啦”一声碎响,三个人都惨不忍睹地转过了头。那个动作,简直集合了影视作品中所有色狼在霸王硬上弓时的精髓,底下的季元凤神情木然,早就已经骂不动了。“……在这。”谢源源头冒黑烟,死气沉沉地说,“我看见了。”“哪呢哪呢!”三个人急忙转身,一窝蜂地涌上去观摩。只见李戎的脊椎,靠近大脑颅骨的位置,确实残留着一个漆黑的衔尾蛇印记。“哦哦干得好。”杜子君随手拍了拍谢源源的肩膀,继而挤上去道,“怎么消掉这玩意?”谢源源气得翻了个白眼,再也不想和这群卑鄙的大人说话了。贺钦摸着下巴,揣摩道:“我看看……这个应该是……某种邪物吧?”闻折柳道:“提纯圣水。”贺钦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精致敦厚的小银瓶:“试试。”【道具名称:至纯圣水】【等级:A-】【发动类型:即时发动】【冷却时间:无】【攻击力:无】【效果:发动该道具时,能够大概率驱散拥有附身、污染、标记等技能的无实体非自然生物。】【装备等级:25】【道具介绍:神父必备,血猎精品,范海辛用了都说好。】贺钦将瓶口下移,瓶子应该是满的,但过了几秒钟,一滴浅金色的浓稠水滴才从瓶口的边缘缓缓凝结出来,带着缭绕的光晕,颤颤挂在上面。“好东西。”闻折柳笑道,“密度这么大。”“商城里的圣水,这就算可以拿到的最高等级了,再高就是耶稣血,一滴净化地狱,一滴分化天使,一滴召唤七大灾……”贺钦看着圣水道,“可惜了,你哥现在还没拿到。”圣水极其缓慢地渗入李戎的脊椎骨,将那衔尾蛇的印记稀释溶解出咝咝的声音,闻折柳眼前一亮:“可行!”这一嗓子把谢源源也吸引过来了,贺钦就这样倒了一瓶圣水,把那印记洗得干干净净。洗完之后,李戎犹自昏迷不醒,不过,他刚才是被贺钦打晕的,现在更像是陷入了深度昏迷的模样。贺钦道:“可以了,把那两个拉起来吧,天下之火欠我一件A级净化类道具。”杜子君和闻折柳游过去,把谭昊和季元凤拔出来。季元凤还想发作,贺钦将李戎从半空中准确无误地甩进她怀里,登时把她想说的话砸出去了。“还有多少时间?”贺钦问。“四分钟。”闻折柳道。“所有人都到齐了?”他左右看了看,“也不知道这是哪,但是……算了,总归哪都一样。”闻折柳有点懵逼:“哥你……你干什么?”贺钦邪气一笑,冲他眨了眨眼睛:“不是说好了吗?带你们出去啊。现在,躲开点,离我越远越好——那边的!”他突然提高声音,却是对着天下之火的人说的:“如果不想死在这,当了别人的刷分器,也给我走远一点!”望见诸人依言后退,他抬手拔下长刀,深吸一口气,轻声道:“天下的名刀,种种传承,种种奥秘,能够握在手中的,无非只有一把的锋芒。认清这一点,就算万法归宗,刀势入臻境。”闻折柳在远处看着他,月戒闪烁,那些话也分毫不差地传入他的耳朵:“但是,假如反过去推导呢?千万刀锋归结一束,一束刀锋,便能化作尘世无穷无尽的传说——”闻折柳睁大眼睛,仿佛知道他要做什么了。“柠柠,你听好。”贺钦说,“握在我手里的刀,都有个统一的名字,就叫‘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他低声道,“它即是‘一’,也是‘万物’。”腥臭蠕动的庞然蛇腹里,忽然就飘起了一阵奇异的细雪。它们漫天飞舞,化作盘旋的温柔长风,从不知名处烂漫涌起,簌簌自血红的天穹旋转而落。闻折柳好奇地抓了一把,放在掌心,他方才发现,这不是什么细雪,而是繁多如雪的樱花!千分之一秒,甚至是万分之一秒的间隙,贺钦已经拔出了他的刀,他低语,世间亿万刀锋也随之震颤,这是刀的语言,是杀机与锋芒组成的文字。他说:“天羽羽斩。”世间再也没有这样美,这样曼妙的刀刃了。它自万万碎飞旋的樱花中现出原形,刀身亦是樱花般芬芳的雪白,风雷的神纹纂刻在它的刀柄之上,宛如女郎对镜描眉的雪笔,揩过朱唇的脂刮。她在庭前且歌且吟,唱道山樱若是多情种,今岁应开墨色花,于是那漫野的春色也从她的眼角眉梢流溢出来,将天边和晚霞都染成多情的樱粉。但这毕竟不是雪笔和脂刮,这是天神须佐之男斩杀八岐大蛇的神代三剑之一,是供奉在石上神宫中,地位仅次于天丛云剑的传说之物!闻折柳一直不知道贺钦的武器叫什么名字,又是什么等级,他只知道他用的是刀,现在他才知道,贺钦所用之刀,要在前方加一个修饰词。——他用的是刀,而且是天下任何刀具中的一把!“后退……后退!!”滔天的杀意中,他不由自主地嘶吼出声,天羽羽斩已经在贺钦手里画出了一个堪称完美的圆弧,他仅是做了一个最简单的动作:拔刀,而后挥刀。一如数千年前,它斩断了八岐大蛇的九颗首级,这件堪称神级的兵器从此便被赋予了克制蛇灵的属性。贺钦拿着它,甚至不用招式和多余动作去修饰它的锋芒,至高无上的威仪已然君临在耶梦加得的腹腔中,炸开了无穷无尽的血与火,亦炸开了环绕中庭之蛇的骨肉脊椎!耶梦加得在芬里尔的巨口中放声咆哮,巨大的身躯痉挛扭曲,几乎可以将大陆一下砸得四分五裂!天羽羽斩给它造成的伤口同时是无法愈合的,剧毒的腐血如横跨天地的黑虹,海啸般喷涌了出去!诸神黄昏的圆环再度被打碎出一个豁口,而它却还没有进入到芬里尔身体的最深处,便被贺钦一刀捅穿了脊梁,炸穿了腹腔!烈焰呈上升盘旋的红龙状,瞬间填满了碎裂的伤口和蛇腹中段的所有空间,粘稠的血肉如岩浆狂喷,耶梦加得的破碎鳞片犹如黑色的雪下降到人间——倘若有这么大的山和海能容纳这场雪。芬里尔的巨口被迫再度张开,吐出它疯狂哀嚎的同胞,苍穹的死亡之舞已经临近尾声,它们失去了这次机会。此刻,贺钦只斩下了第一刀。火与血的风暴缠绕着他,同时缠绕着另一个人,缠绕着他的心,他仿佛加冕在诸世纪的王座,金瞳如燃火,俯瞰着低于他的所有,低于他的一切。“僭越的畜牲。”他冷漠地说,“诞生即是为了死亡,自以为掌控轮回,不过是他人掌中可有可无的弃子。你成神,你凭何成神?”他的眼中,倒映着耶梦加得的终点。贺钦说:“第二刀,就作为特别的赏赐,为你的结局点缀光辉。”——他再度拔刀,然后挥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