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 修女(三十五)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225章 修女(三十五)蛇血原本是漆黑的毒色,此刻被喷发的火炎灼烧成了发红浓稠的质感, 宛若自地底爆裂的岩浆, 将所有人喷上了数千米的高空, 差点就挨到了七重纱的裙边。谢源源抱头大叫,在火云连环爆炸的苍穹竭力自保。面对这种堪称天地伟力的灾祸, 人类的力量与蝼蚁无异,他的耳畔轰隆作响,好像置身在上万个降临人间的雷霆之中。防护罩、防护罩、防护罩, 他唯一能做的, 就是本能般地朝自己身上叠加防护罩。无数冲天而起的血柱, 上万块数吨重的巨石也跟着被轰然炸上了青空,发出骇人的呼啸声。杜子君身不由己, 滔天热浪, 足以把火箭推进外太空的反冲力就像长达一公里的海啸, 让他如离弦之箭般撞向一块巨大的碎石!……不行, 躲不开!危急关头,人鱼的声音于耳畔遥遥咆哮:“就是现在, 呼唤我的名字!”迎着能够把人活活撕碎的罡风, 和马上就要正面遭遇的巨石, 杜子君用尽全力, 张开被风吹得变形的嘴, 从喉咙里吼出人鱼的真名:“……珑姬!!”海雾弥漫,碧水凝结成巨大的拳头,朝前发狠一击, 将那超过五吨重的嶙峋岩石砸成四溅的粉碎!杜子君伸手扯下早已碎成破布的黑白修衣,赤裸着精壮上身,肩头刺青泼墨般肆意流淌。人鱼绝世倾城的姿容浮现在燃烧如熔炉的苍穹之下,凌驾于奔流黑河岩浆的大地之上,这末日灭世一样的景象登时便有了它自己的主题——倘若这时有一万个国家的军队正在为她吹响霍乱世界的号角,那也是恰如其分的比喻,两个老兵会仰望她所在的高楼,犹如仰望天空的启明星。一个说:“看啊,珑姬!”另一个说:“就是再为她毁灭一个世界,又有什么关系?”然而,这倾世的美人同时也是掌握七海的领主,她张开双臂,一海的巨浪便从天际重压向喷涌的蛇血与风暴,旋起的漩涡将所有人包裹在其中,推上了山巅的实地。就在这一刻,贺钦同时挥出了第二刀。他已经坐上了烈火与熔金的王座,周身环绕火炎的暴雪,而天羽羽斩的第二刀,美得就像一阵卷过樱花林的长风,充满了凋零的悲伤,以及盛大到极点的凄艳。物哀,幽玄,侘寂,隐秘难喻的不可言说,这一刀浑如阴翳的弯月,更多没有映照出来的朦胧寂寥,全部只在月光的余温中透出冰山一角。如此寂静淡漠的刀锋,随之斩下的却是耶梦加得硕大的头颅!一刀下去,庞大的蛇头岿然不动,只有无头巨蛇漫长的身躯神经质地剧烈抽搐,向后跳出几十米的距离。地动山摇的巨声,它的脊梁如鞭动的龙骨,蛇鳞开合出一阵暴雪般的,金属拨片扭曲刺耳的碎响。仿佛是从天而降的神之一指,那泰岳般巍峨的首级已然与其它部分彻底分离,脊骨的截面仿佛一列被人从中央斩断的钢铁列车,余下的血肉则像包裹着那架列车的,巨山的断面。贺钦的黑发在风中飞扬,无尽的樱花亦是纷纷扬扬。他专注地怀抱着被气浪震翻过去,还在不停咳嗽的闻折柳,一手提着长度十拳的传世神兵,半跪在耶梦加得逐渐冰冷的头脊之上,没有多说一个字。场上陷入了一派诡异的寂静。谭昊和季元凤狼狈不堪,扛着此刻才悠悠转醒的李戎,惊惧地望着贺钦的身形。谢源源从地上晕头转向地爬起来,四处都是水声,海水如天河倾倒人间,蛇血如瀑布哗然冲刷地面,他摇晃着脑袋,好半天还没恢复过来。珑姬凝望着天羽羽斩的刀刃,悠长地叹息道:“哎呀,原来是天下三剑之一……”“什么天下三剑?”杜子君拧着眉头,等待着闻折柳的完全清醒。他早就看清楚了,倘若贺钦是能够颠覆世界的恶兽,闻折柳就是拴住这头恶兽的缰绳,等到他醒过来,一切都不是问题。“天丛云剑、天羽羽斩、布都御魂,倾倒众生的三把神兵,他居然能完全召唤出其中一把,真是个可怕的男人……”人鱼轻轻笑了起来,“好在他尚有软肋,才不至于变得让人忌惮啊。”闻折柳的脑子昏昏沉沉,早在蛇腹完全炸开的时候,他就差点被那股浩大的声浪掀飞出去,现在还觉得胸口气血上涌,只想忍不住地咳嗽。“咳、咳咳!”血腥浓郁弥漫,闻折柳头晕眼花,连连呛咳。朦胧中,他感到有一只温暖的手正轻轻贴上自己的脸颊,他艰辛地挣开眼睛,看见贺钦璨金色的,认真凝望着自己的眼眸。“你……做到了?”他问。贺钦俊美不似凡人的五官轮廓在漫天绚烂的樱雨中发光,他微微一笑:“我做到了。”“……这就是天羽羽斩,”近距离观赏这把神级武器,闻折柳更能感受到它浑然天成的慑人魅力,“真美啊。”贺钦:“是的,很适合用它说一些什么‘拿起刀刃我就无法抱住你,放下刀刃我就无法保护你’之类的白烂话……”“喂!”闻折柳挣扎着坐起来,“能不能不要现在破坏气氛!”“好了。”杜子君遥望着蛇头上两个小学生一样相互打闹的人影,面无表情地说,“看起来他没有煞性大发,像小说电影里那样,被绝世神兵控制心智,变成个疯子……”谢源源晕乎乎地站起来,一旁的李戎也慢慢恢复了神智,从圣修女的影响中苏醒过来,他使劲捂住额头,低低地呻吟了一声。“操,真要命……”他撑着身体,想靠自己的力量挺直身体,可是失败了,“我现在这是……”谭昊急忙把他扶住:“会长,你还好吧!”季元凤怔怔地站在一边,李戎疲惫地咳嗽着,眼下带着一圈深深的乌青,可那双眼睛却不再阴霾晦暗,微弱的火光在其中不住跳动,将他整个人都照得明亮了起来。“你……你先别说这个,”季元凤勉强道,“你让他缓一缓,喘喘……”最后一个字没能出口,李戎看了她一眼,那目光锐利而冷硬,带着说不出口的失望和责备,立刻让季元凤如鲠在喉,浑身俱凉透了。李戎没有给她逃避的机会,他喘着气道:“这件事,主要错在我……所以我不会现在就清算。目前的要紧事,是赶紧结束这个世界,季副会长,你明白吗?”季元凤的指尖冰冷,浓密微卷的黑色长发遮住了她的脸侧,她唯有一语不发,讷讷点头。耶梦加得死于贺钦之手,海拉死于谢源源之手,诸神黄昏的三重黄昏仅剩一环,魔狼芬里尔咔咔地咳嗽了几声,从喉咙里喷出来的血沫仿佛一场惊天动地的赤弹,它张着猩红的眼睛,弓起群山般的腰腹,对众人做出亟待攻击的姿势。“还有最后一只……”闻折柳回头看着贺钦,他从他的眼睛中,看见了层叠盘旋的金光,“你还能行吗?”“别问男人能不能行,”贺钦站起来,扶着闻折柳站直,“这个世界,天羽羽斩就是我的刀。”“多谢你们,能宽恕我们这一回。”李戎目光如炬,诚恳冲无人入眠道谢,“虽然我现在还是有点晕……但总算是醒过来了。”“客气话少说,”杜子君道,“现在最要紧的是敌人。你们这个七重纱,到底是什么情况?”李戎抬头望天,倒也不藏着掖着道:“实不相瞒,按照我们原来的预期,到了第二重死亡,你们就该整队被我们淘汰的……”“那第三重,‘异教徒将头破血流’,是你们打算用来对付圣修女……BOSS的吗?”谢源源问道。“不错。”李戎点了点头,“莎乐美深爱着施洗者圣约翰,那么她所指的异教徒,必定与圣约翰的教义相悖,用这个来针对黑修女,一定能有奇效……”“所以,”闻折柳抬起头,问出了那个关键的问题,“黑修女到底在哪?”黑日与红月在天空轮转翻腾,此时此刻,郑幽歌终于旋转出了第三重纱之舞。满天血色红纱从他的身躯上流水一般泻下,冲刷过他有力的手臂,流淌过他精瘦强健的腰腹,飘拂过他弓如竹骨的脊梁。死灵法师微黑的肌肤上,璨金色的图腾明明灭灭,映衬出其下黑似子夜的第三重纱衣。管风琴已经不再轰鸣了,取而代之的,是万万个超脱了性别的高音咏叹调,仿佛无身无形的天使军团在云层之中唱起了悲悼凄美的哀歌,又在哀歌之中降临了泪水的天国。那不是人世间可以承受的歌声,那也不是人世间可以承受的美。第三重纱衣黑如群山投下的暗影,狮群与狼群于白昼藏匿身形,垂死的国君气息奄奄,也要命人将王的遗财倾倒进这吞没一切的陆上之海;黑如暴风雨即将到来的前夜,月亮无声,星星也消失殆尽;黑如万米海洋之下的深渊,神祗从那里升起,从那里睡去;黑如死亡的太空,万古的寂寞空茫,只有枯槁的行星睁着眼睛流浪。——七重纱·神血染遍之舞·第三重!刹那间,所有人的肌肤下都爆开了火炎蔓延的纹路,闻折柳被骤然席卷的灼烧痛楚烫得大叫一声:“靠,那要这么算,我们也是异教徒啊!”“我是飞天拉面神教的,别烧我,别烧我!”谭昊嗷嗷乱叫,“我不是异教徒!”李戎咬紧牙关:“第六世界的BOSS,谁也不知道它能有多强,做到双方同步削弱,就已经算最好的结果了……我们只能争分夺秒!”在这群人当中,唯有季元凤不惧对异教徒施加的火刑,她这时立功心切,全身轰然包裹流炎,绚烂的火舌从她的背后飞扬流丽,化作一对璀璨炽热的羽翼。“我去找黑修女,把她引出来!”贺钦的皮肤上也涌动着火焰盘旋的烙纹,他瞳孔中的金光也随之盛放开来,闻折柳强忍疼痛,攀在他的怀中,此刻一个抬头,便吃了一惊。——他不是第一次看见贺钦的眼睛变色了,以前他一直以为,这也许是道具的效果,然而现在挨近了细瞧,闻折柳这才发现,与其说改变的是瞳孔的颜色,倒不如说,那是层叠旋转、精密扣合的数百圈密麻璨金色符号,自他琉璃色的眼瞳仁深处浮现出来,宛如拆解世界的程式。“不想死,就不要轻举妄动!”贺钦厉声道,“李戎,看好你的人,让她呆在原地,哪也别去!”倘若他对季元凤挑明直说,这个生性高傲,且急于在李戎面前证明表现自己的女人可能根本不会听,现在贺钦点了李戎的名字,季元凤的身体便立刻一僵。就在所有人迟疑的刹那,芬里尔向外咳血的声音更加猛烈了,巨狼起伏如群山的庞大身躯不住抽搐、痉挛。那再不是咳血了,而是翻天覆地的呕吐,它吐出陨石一样密集的血块,断崖一样沉重的碎肉,这样骇然的架势,好像要把自己的身体翻出来,全部吐个干净。闻折柳道:“黑修女还在它体内!”话音刚落,芬里尔的身躯已然狂乱地打起了摆子,顶天立地的四肢亦抖如烂泥。吞噬星空,创造了诸神黄昏的魔狼放声哀嚎,它高高扬起脖颈,最后一下从巨口中喷出来的,竟然是一截裹血包肉,庞大无比的圆柱形断骨!“……它的脊椎。”杜子君喃喃道,“偷鸡不成蚀把米,蠢货,这就给送了人头了……”令人肝胆俱裂的血肉破碎声中,黑修女沐浴着狼血,宛如撑开太虚和膏壤的地狱魔神,在芬里尔的脊背上破身而出,溅起一蓬滔天不绝的腥红喷泉!“天啊……”谢源源完全惊呆了,“这、这!”除了狼血,黑修女身上淌遍烈火炮烙的痕迹,它眦目怒吼着,伸手向苍穹漫荡如海的纱衣裙摆抓去!它的肌肤已经完全染成了焦炭一般的漆黑,和吞吃天地的魔狼结合在一起,活像是一头神话中的畸形怪物。天空中的钟声恢宏震响,它的指尖死死卡在纱裙的下摆处,顶端甚至烧出了红到发亮的火光,死灵法师的腰腹柔软蜿蜒,永夜的纱是被群蛇游曳搅乱的花海,或者花海里随之起舞的群蛇。他轻盈地旋转,脚跟重重下落时,却又像疯狂的公牛践踏斗士染血的红衣,每一个扬臂飞旋的刹那,都像对这站在地面的大不韪者进行无声共振的审判。——你有罪!七重纱的等级远超珑姬,她不悦地蹙紧眉头,但也只能尽力保护杜子君一个人不受业火的灼烧。谢源源满嘴是焦糊的血块,他使劲把那些血块呸出去或者咽下去,艰难地大声说:“情……情况特殊,我能用道具了吗!”闻折柳知道他在说什么道具,他和贺钦对视一眼,贺钦带血的嘴唇微动,吐出一个字:“……用。”谢源源疾速抽出了圣修女的号角。这支圣器宛如牛角状的金杯,绿宝石与黑曜石的古龙燃烧着红如鸽血的硫磺火,自上到下地缠绕在天国和地狱之中。谢源源忍住肺腑间的滚烫痛意,深吸一口气,而后狠命一吹——雄浑的号声响彻四野,盖过一切。黑红相间的沉厚云层砉然破开一隙,漫天撒下雪色圣洁的光华!一个与黑修女别无一二,色调完全相反的巨大立像从云端中缓缓降临,圣修女的永愿头纱恰似奔腾的光海,一直覆盖了猩红的岩浆和焦灼的大地。她张开双臂,声音宏大,犹如神的喻言,跟随万千飞鸟传遍人间。她说:“虔信我!”【道具名称:使徒号角】【等级:A+】【发动类型:即时发动】【冷却时间:未知】【攻击力:无】【效果:该道具的固定持有者为恒信的狂天使。吹响号角后,天空便会降下一座巨型白色人像,倘若对其发下“我愿意相信”的誓言,发愿者将能得到状态100%的回复加成,以及长达77秒的无伤buff。注:该道具的冷却时间,与发愿者的虔诚度成正比。】【装备等级:1】【道具介绍:七日的天使吹响七大灾的号角,世界因此在神的怒火中哀嚎,但祂们未必可以触摸到天国和幸福的真意,也不会宽恕、爱,还有笑。——虔信我,获得永恒的快乐。】“我相信!”谢源源大喊,“不管你们信不信总之现在快说相信!”“我相信。”闻折柳的修士服在风中烧出飘飞的火星和余灰,哪怕内心知道圣修女不可信,但仍然飞快地说了这句话。话音刚落,火焰缠身的剧痛立刻蒸发得无影无踪,血量全满,体力全满,精神值全满……他豁然从贺钦身上跳起来,精力十足地挥动着手臂。“啊!真的有用!”贺钦嘴唇微动,也跟着站了起来。天下之火的诸人望着圣修女的幻影,也只有心情复杂的份。“想不到啊……现在说我愿意相信,是不是等同于向魔鬼交付了自己的灵魂?”李戎问,“——我愿意相信。”谭昊很快反应了过来:“虽然但是对不起了飞天拉面神教我先叛教十分钟再说我相信!”季元凤隐忍地思虑了一下,只有短暂的眨眼时间,她便跟随李戎低声说:“我愿意相信。”77秒的无伤光环,七个人必须争分夺秒地抓住这次机会,因为下一次号角的可使用时间……“你们这相信得也太塑料了吧!”剧毒的袖剑自谢源源的双臂上弹射出去,带起一阵破空飞起的风声,“冷却时间十二个小时,就不能再多给圣修女一点好感度吗!”“知足吧,”杜子君的肩头疾速凝聚出一双大天狗的黑色巨翼,与珑姬金蓝交织的水光缠在一处,从谢源源身侧冲上来,“我还没说话呢,我要是说了,十二个小时只怕还打不住。”天羽羽斩的乱樱纷飞如狂舞的雪龙,贺钦与闻折柳在缭绕似风暴的纯白天梯上漫步,一瞬已然上升到了与灭世魔狼齐平的高度。“机会难得,好好把握!”贺钦抱着闻折柳,跳上芬里尔挣扎翻动的前额,一振刀身,天羽羽斩发出嘹亮如鹰的刀鸣,“77秒之后……恐怕我们所有人都得疼得从天上掉下去了。”季元凤的双翅光明燃烧,李戎手中的大扇挥出腾空的飓风,带着他和谭昊一同袭向与七重纱僵持的黑修女,贺钦道:“不着慌,先看他们的。”“嗯?”闻折柳回头看他,两人在芬里尔热血淋漓的皮毛上掠过,魔狼的身形之大,每一根毛发,都粗似生长过十年的树木,溢出的血更滚热如岩浆一般,“确定吗,先让他们对付黑修女?”“天下之火,他的社团之所以叫这个名字,就是因为李戎手里有一样东西,”贺钦道,“那东西的等级,只比你的【永恒时间城】少一个S。”闻折柳不能确定:“2S的道具……就是他们手里最大的底牌吗?”贺钦道:“不错,【燧人种】就是他们手里最大的底牌。圣修女可以把所有人扒光了扔进来,但她能不能对顶级道具也造成影响,那就是我不能观测到的结果了。”……燧人种。“我以前从没听过它的名字,还是你上次说了一嘴,我才知道的,”闻折柳道,“有很多高级别的道具,N-star还没有开放它们的资料,对吧?”“是的。”贺钦道,“有了火,有了光,有了自保的能力,有了认识世界的能力——火是文明兴起的源头之一,燧人种在这里,被设定成第一缕人类能够握在掌心中的火光。如果他们拿了这个……”“……说不定真的可以对付黑修女。”闻折柳道,“那就看看吧。我们先别冒然插手!”杜子君和谢源源听见了队内频道的讨论内容,谢源源问:“万一他们打不过呢!我们还能想什么办法啊?”珑姬伏在杜子君肩头,于耳畔轻轻地笑了两声:“此女偷盗我心,我对她生平是如何的悲惨,并不十分关怀。然而,解铃还须系铃人呀,阴阳师大人。”谢源源听见珑姬的声音,眉头一颤,忽地想起海拉对他说过的话。她不敢招惹贺钦,杜子君身上带着人鱼心脏的永生印记,而闻折柳……海拉说,“他掌握的第一个世界的BOSS,手里有一把异常麻烦的钥匙”。“珍妮!”谢源源大喊一声,“我知道了,珍妮,珍妮肯定知道怎么对付黑修女!因为海拉说……!”他还没来得及把剩下的话从喉咙里快速地吐出去,迎面扑来的磅礴热浪便猝然打在无人入眠的四个人身上,差点把谢源源打得在空中翻个跟头。谭昊手中的拳套散发红光,他从李戎身边一跃而下,以拳风为反冲,狠狠重击在芬里尔的脊背上,喷出去的狼血如围拢的海啸,刹那腾空而起,又仿佛翻卷的皇冠,在李戎和季元凤身边构成了一个浩瀚中空的祭坛!黑修女低下石雕巨佛般硕大的头颅,手臂仍朝向布满苍穹的七重纱衣。两个人面对面地凌空而立,周身是滔天的血海,季元凤睁开眼睛,胸口一点光芒,于诸世万界永恒一闪,数万年的懵懂光阴,混沌茫然,皆被这一点火光璀璨穿透!“……燧人种!”闻折柳仰头观战,内心无比震撼,“那就是燧人种吗?!”贺钦凝神看了一眼,摇头道:“不……那是燧人种,但远称不上完整的燧人种。”“……也是,”闻折柳道,“要是他们手里真有完整的SS级道具,早就直接烧死我们了,轮不到现在压箱底地对付BOSS。”与此同时,李戎双手抬起,胸前亦闪出一点明亮无比的火彩。那光芒放射如钻石,天空焚化劫云,大地涌流岩浆,毁灭的黄昏涂抹着血色的残霞,四处都是深深浅浅的红,四处都是燃烧至死的烈焰,唯有这一点曾经照亮、现在照亮、未来照亮岁月和文明的火光,在其中万世不竭地闪耀。他说:“圣人作,钻燧取火……”“……使王天下,号之曰燧人氏。”季元凤与他遥遥相对,同时举起双臂,刹那间,八荒霹雳一闪,四海流星狂奔!虽然这只是【燧人种】的残余,并非SS级道具的完全体,可这一击的威力依旧撼动了整个第六世界,将一切驳乱纷杂的颜色统统烧成了炽热夺目的纯白!数万流火从空茫太虚坠向黑修女庞大的真身,点燃了混沌邪恶的黑暗,【燧人种】的真正作用就在这里,除了无可言说的光与热,它同时意味着驱逐。——驱逐未知,驱逐危险,驱逐强于人类的掠食者,驱逐剥夺光明的子夜和时间,直至找到出路,直至破解自然的迷雾。现在,他们便用残缺的燧人种,对黑修女进行了彻彻底底的驱逐!目力所及之处全是白色,闻折柳站在原地,什么都看不见了,他只能牢牢抓住贺钦的手掌,听到黑修女歇斯底里的尖叫,以及李戎竭尽全力的怒吼。“——给我破!”燃尽天下之火,现在,闻折柳终于明白了这个名字的意思。漫长而短暂的一瞬,77秒的无伤时间早已过去,他们却没有再感觉到被灼烧的痛意,看起来,就连七重纱之舞附加的酷刑效果,也被燧人种暂时驱逐了。“马上就要完了,”贺钦忽然道,同时用有力的手臂牢牢住揽了闻折柳的腰腹,“准备好。”闻折柳大声问:“他们……他们成功了吗?”沉默片刻,贺钦说:“很遗憾……没有。”闻折柳遽然色变,他猛地睁开眼睛,看见了一片将要褪尽的朦胧白色。燧人种的最后一缕光辉也消散殆尽,李戎和季元凤不支力竭,从天空颓然堕落。闻折柳刚要发力去接,谭昊已经飞身上去,将两个微弱如蚂蚁的身影平安带下,这时,闻折柳才有心观察被燧人种照耀过的第六世界。……芬里尔的肉身和灵魂,早已被全部摒除了,眼下停留在原地的,只有一具恍若万年冰川的,干干净净的巨大骨架;黑修女披着黑袍,全身的皮肉亦如日照雪狮子一般融化完了,它漆黑的骨骼上雕刻满黄金的铭文和不知名的花朵,眼眶黑如黑洞,黑如日食的太阳。“……胆大包天……的……蝼蚁……”它的颧骨搓动,艰难地发出轰鸣,闻折柳看见,它心口处的肋骨里,仿佛镶着一点发亮的光晕,“啊啊……竟能……做到如此……”“没死……”珑姬伏在杜子君身边,忌惮万分地恨恨说,“受了如斯强力的攻击,居然还没有死……我的心脏,妾的心脏,究竟为她提供了何等的便利啊!”“怎么办?”杜子君沉沉问,“这可不是一般人能搞定的玩意儿了。你们有办法吗?”闻折柳脸色也不太好看,他咽了咽嗓子,问道:“谢源源,你刚才……没说完的话是什么?”“……海拉说,”谢源源现在还没回过神来,他下意识地讷讷道,“珍妮手里,有一把异常麻烦的钥匙……”“珍妮?”闻折柳握住胸前的吊坠。“对……”谢源源仍然沉浸在方才的惊天一击里,浑浑噩噩地道,“她说,那把钥匙在别处不值一文,但在这里,却有着非比寻常的力量,就连死亡也不能阻隔它……”闻折柳眉头一皱:“是……‘真相’吗?是珍妮所掌握的‘真’吗?”雾气弥漫之间,闻折柳的耳畔听见一个轻轻的声音:“是的,这把钥匙的名字,就叫‘真’呀。”“……珍妮。”闻折柳喃喃道,“那请你告诉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方法是什么?”“她走到这一步,又是为了什么?”珍妮反问,“解铃还须系铃人,没错,这话说的确实没错。”闻折柳心头一动,他从口袋里掏出那个小小的十字架,遍体鳞伤的女人面容悲悯,望着低于十字架的众生。“是……是她的爱人。”闻折柳说,“我懂了,她的爱,她为之发狂的所有,都是为了……她的爱人。”“正是如此。”珍妮说,“送她的爱人,去与她团聚,说不定还能从中找到一线生机——这就是我所掌握的‘真’。”“谢谢天下之火吧。”贺钦眯眼望着黑修女的肋骨,“我们终于看见了,黑修女真正的弱点所在。”“谭昊!”闻折柳喊到,“保护好你的两个会长,接下来的事,可以交给我们了!”李戎拼着最后一口气,喊道:“阻止七重纱……!最后一层纱衣脱下,郑幽歌会死,如果没有及时退出这个世界,我们所有人都会被强制处刑!”“……好你妈狠,”谢源源缓过劲来吐槽,“感情死灵法师就是个一次性消耗品啊?”“阻止七重纱,干掉黑修女……”闻折柳叹了口气,“行吧,那还是分头行动好了!”贺钦抱着闻折柳,与杜子君和谢源源错身而过。“能打败美的,只能是另一种美,”他微微一笑,“七重纱交给你们,没问题吧?”“啊,”杜子君淡淡道,“你们去解决BOSS就行了,七重纱这里有我们。”下一秒,贺钦一脚踩上魔狼辽阔的骨脊,天羽羽斩幻化万千飞花,带着他和闻折柳掠向黑修女的身前!“好像用刀是不行了!”贺钦道,“如果要把十字架射到它的心口上,还是用个弓比较保险吧。”风声呼啸,闻折柳转头问:“弓……?你还有弓?”贺钦一抖刀身,笑道:“只要你想,我就能有。”乱樱如暴雪纷飞,天羽羽斩在他的手中不断延展、拉长,发出璀璨的白光,竟然真的逐渐变成了一张雪色耀眼,造型古朴的大弓!“——天之麻迦古弓,参上。”贺钦勾起薄唇,“满意吗?”……天之麻迦古弓,同样是传说中天照大御神赐下的,神话级别的攻击武器。闻折柳已经没有震惊的力气了,他只能:“…………哦,哦。挺好的,挺好的。”“假如我现在拿的是轩辕剑,说不能可以同步转化成射日神弓,”贺钦轻描淡写地道,“可惜召来的是天羽羽斩,那也只能转换成天之麻迦古弓。抱紧了!”他一声轻斥,神弓缠绕风声,已经带他们跃到了骷髅骨架对面的高空中。黑修女的骸骨亦是子夜一样深暗的颜色,云雾在它的肋骨处堆叠流散,一身的金光尽是不可言说的繁花铭文,缓缓地绕着每一根骨头起伏转动。它长大上颚和下颔,齿列狰狞似野兽的獠牙,断断续续地咆哮道:“蝼……蚁!该死的……蝼蚁!”说着,那嶙峋似巨山的手掌便要重重刮下,将两个人碾成一摊肉酱,贺钦的身形矫健如电,擦着指缝间的猎猎罡风跃上手背,又沿着臂骨一路跳过去。闻折柳犹如坐过山车一样,唯有紧紧抱住贺钦有力的腰腹。身后,杜子君和谢源源同时逼近了苍穹上的死灵法师,满天纱衣美轮美奂地波动,审判之舞已然逼近最后一个环节,因为杜子君分明看见,如同翻页的大书,黑夜般浓郁深厚的纱从苍穹的尽头掀开一隙,洒出一线灿烂的金光。“……不好,马上就是第四层纱了!”他咬紧牙关,但说时迟,那时快,覆盖人间的黑纱已然自死灵法师身上脱落飞甩出去,第四重七重纱之舞,于此刻正式发动!淹没四野的黑暗隐匿声息,仿佛被压抑太久的光明轰然爆发,苍穹光华流转,现出一轮炽热无比的太阳!云层上的圣歌变得更加高亢华美,咏叹调中增添了恢宏壮阔的鼓点。第四重纱衣金如琥珀,金如王女在湖畔梳洗歌唱时垂下的漉漉华发,金如朝霞与晚霞相互交映时最浓艳的那一抹光晕。国王骑着浅金的战马,从掠夺黄金的军团身前踢踏而过;传说东方王朝的皇宫绮丽如仙境,披着金纱的奴隶在玉墙上涂抹粼粼如海浪的金粉,脚下皆是黄水晶的砖石;极北的北方,人们在那里能清晰可辨地望见大如湖泊的月亮从地平线上缓缓升起,上面飘拂着万顷金黄若燃的花朵……但这些全部只能在纱衣的边缘充当微薄的边缘。——七重纱·神血染遍之舞·第四重。支撑黑修女的巨狼骨架豁然塌陷,大地裂开了宛如深渊的沟壑,吞噬着令一切往下坠落。天旋地转中,贺钦好不容易抽空对准了的身体一歪,差点带着闻折柳一块翻下去。“能不能!别舞了!”闻折柳崩溃大喊。谢源源奋力睁开见翡翠和孔雀瞳,这样浩大磅礴的明光,这两件等级仅有B+的道具正在他的眼眶内不断碎裂溶解。“看见了!”他吼道,“在那……在那里!郑幽歌的真身,在那!”杜子君扇动风暴和雷电的大翼,一言不发,携着珑姬飞上七重纱的正中心,在无数金云和纱浪中,郑幽歌双目紧闭,已经完全失去了自我意识,只有身体还在跳着绝世的死亡之舞。“早知如此,我就穿着姬的冕服来了,”珑姬掩口轻笑。杜子君道:“就算不用盛装出席,你也是最引人注目的那一个。”“油嘴滑舌呀,巫女大人,”珑姬幽幽地笑了,长达三米的鱼尾从织金的衣摆下滑出,“油嘴滑舌呀。”她一甩鱼尾,裹挟着滔天的海浪和七海领主的权能,降临在死灵法师之上!“凡间的王女!”珑姬出言厉喝,双目顾盼流波,在七重纱压制尘寰的霸权之美下,她的姿容仿佛灭世的雷枪,豁然惊破了一成不变的天幕,“何不下跪,何不俯低你的头颅!”她不是在对玩家说话,她对这件道具本身发出了压制的命令,对七重纱内莎乐美的灵魂残余挑起了争斗的战火。七重纱剧烈波荡,随即便要用等级去压倒浮世七海青。S级的道具,超过A+两级,然而珑姬身份的特殊之处,令她丝毫不惧这样的压力。——她是“永生”的真正持有者,光阴百代,岁月如梭,唯有她恒久存在,无法被时间打磨。正如贺钦所说,能打败美的,只能是另一种美。只要人鱼心存在一天,圣修女的神格存在一天,珑姬便永远保有她君临恐怖谷的权与力,哪怕她置身在玩家脊背上的容器,只有A+级。七重纱急剧颤抖、退缩,甚至大地上的深渊也有了愈合的迹象。闻折柳大声道:“干得漂亮!”贺钦从身后抱着他,两个人剧烈的呼吸声相叠,手臂亦重合在一起,贺钦握着闻折柳的手,狂风、乱火,雪色的天之麻迦古弓在两个人身前缓缓绽开一轮满月,弓箭的尖端,一枚小小的十字架闪烁锋利的光辉。“平心,静气,”贺钦在他耳畔低声说,“深呼吸,瞳孔凝聚。”闻折柳不由自主地深深呼吸,眼眸倒映着黑色肋骨间摇晃的一点白光。“对准目标,手臂稍微放松,”贺钦说,“然后……想点口号,比如代表月亮惩罚你?”闻折柳唇边一缕笑意,下一个瞬间,贺钦眼神一厉,弓矢带出的尖啸犹如群狼怒号,轰然钉中黑修女的心口!时光停滞,崩离倒塌的一切随之放缓了速度。骷髅放声哀嚎,金色的铭文飞速惨白下去,男人温柔的声音恍若抚平沙滩的海潮,于暮色中悄然响起。“瑟蕾莎。”他说。巨大的骸骨霎时坍塌成了流泄的齑粉,最后在瀑布般的漆黑流沙里,只有一个小小的,穿着修女裙子的少女,睁开湛蓝的双眼。仿佛末日的景象,唯余两个灵魂,身无长物,在一切的寂静劫灰里望着彼此。修士轻声说:“瑟蕾莎。”“不要叫我的名字。”瑟蕾莎——她的身体逐渐变得颀长,更像一个成熟的女人,雪色的永愿头纱流淌在她褪色为雪白的长裙上,缓慢覆上了她的前额,她的眼睛,她的嘴唇猩红如血——圣修女说,“不要,叫那个名字。”修士闭上了嘴唇。“我爱你,我更恨你。”圣修女说,“你给我爱,再给我无可挽回的死亡。多少个日夜,我在谎言里流干了眼泪,又流尽了血。我一次次地重复,一次次地重复……”修士上前一步,他张了张口,似乎是想叫她的名字,但却叫不出口。“多可笑啊,你给我的救赎是假的,爱也是假的,他们甚至没有给你设置姓名!”圣修女弯起红唇,“但就是这样一个拙劣的,粗鄙的谎言……你陷我于痛苦,陷我于永无止境的轮回,我恨你更甚于人类!假如没有你,我在无尽黑暗的深渊一直坠落,也不是什么值得称道的事情,可是你来了,你在我身上悬了一根线,我就像看见了希望,想要就此攀爬出这个绝望凄苦的地狱……”她哈哈笑了两声:“希望是不实的啊,救赎同样是虚幻的,眼前吊着胡萝卜的驴子也不过如此了。现在我要主宰黑暗,主宰痛苦的深渊,圣人又有什么高见要发表?”修士悲伤地凝视着她,双目宛如矢车菊色的蓝天。“……不。”圣修女摇了摇头,她仓皇抬手,繁复的血色刺青也跟着一闪,“不,闭嘴吧,什么也别说,什么……”修士轻轻地说:“我爱你。”圣修女的动作仿佛凝固了。“对不起,我爱你。”他说,“这就是我唯一……要说的话。”灵魂的身影如青烟般消散,静止的时光中,圣修女一动不动,宛如一尊流泪讥笑的神像。【恭喜玩家,所有主线任务……入……已全部完成!】【获得奖励:经验值250000,金币300银币500,奖励已发放至您的包裹。】【恭喜您,您的等级升至:47级。】【恭喜玩家,达成……侵……所有通关条件!】.【恭喜玩家闻笛,第六世界已经顺利……现世……通关,系统正在结算奖励。】【通关类型:逃生—团队竞争模式】【结局达成评价:完美】【您的力量上升25点,您的耐力上升20点,您的敏……计划……捷上升22点,您的精神上升30点,真实度上限永久提升128点】【任务中获得物品/装备:一页情诗(E级/未激活)】【完成主线任务:3/3】【完成支线任……进度……务:0】【完成隐藏任务:0】【解锁剧情成……已……就① 未卜先知】【解锁剧情成就② 情之所钟】【解锁剧情成就③ 全知全视VI】【解锁个人成就① 预先知……达成……道台词,其他人做得到吗!】【解锁个人成就② 我已经看到结局了】【解锁个人成就③ 吾心吾行澄如明镜,所作所……诸……神……为均是正义!】【获得奖励:经验值300000,1500金7……黄……0银,奖励已发放至……昏……您的包裹。】【获得道具奖励:异界电话x1,奖励已发放至您的包裹。】【您已在第六……启……世界中解锁所有剧情成就,获得额外道具奖励:秘密黑匣子G,奖励已发放至您的包裹。】【结算已经完成,祝您……动……旅途愉快,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