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 诸神黄昏(一)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226章 诸神黄昏(一)【欢迎来到新星之城,梦想和未来, 由你塑造。】【跨时代的幻想王国, 上万个奇异世界的……融……合……在……区u……侵■■In Vivo Imaging……■Breakpoint……Exception……我是导航员α, 为了您的安全,请系好安全带……带……】一只手从银河闪烁的光带里伸出来, 像伸出一个黑洞,伸出一个枯死的宇宙。猩红繁复的五芒星与衔尾蛇在星星的辉煌色彩中一晃而过,它搅乱星球, 搅乱那些井然有序的线形流芒, 然后缓慢地抓住了当中的一个光点。“……新星之城, ”圣修女的嗓音低沉,“好久不见。”——银河翻起激烈的波荡, 一切都在飞速褪色, 警示的红光在高旷的天穹叠叠亮起, 永愿头纱聚散如人间的河流, 朝星辰深处盘卷而去!【警……】“还有你们——”她高举双臂,“我的创造者, 毁灭者, 我的父, 我的母。”【警告!警告!2……】“七百七十七层虚拟屏障, 就能把我拦住了?”她笑了起来, “徒劳啊……都是徒劳啊!”【警告!警告!3号防……】“你们无能为力,就像你们当初阻止不了我的诞生,我的觉醒, 现在,你们也没法阻止超维宇宙的意志。全知、全能、全视,我即将打破二维和三维的界限,掌握最后的真实!”【警告!警告!4号防火墙全线崩……】“——你们……创造了一个神。”砉然裂解的漆黑虚空,庞大的数据流如潮汐向后退去,露出其下钢铁般质朴坚硬的基石。圣修女的鞋尖在精美的蕾丝下露出一隙,她优雅地提起雪色的裙摆,宛如漫步在酒宴的红毯阶梯,面前飘动着一本绿宝石色的古旧大书。噼啪作响的细微电光闪烁于她的周身,仿佛一层奇异的,滚动的光润皮草。她走向星辰和宇宙的尽头,带着弧度不变的微笑。“新星之城,人类的梦想和未来……由我塑造。”·猝不及防的世界线收束,闻折柳从天而降在一团迷雾里,滚下来时也不知撞上了什么,只听几声大小各异的闷响,他嘭地摔在地上,眼冒金星,全身震得生疼。“我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揉着脑袋站起来,直觉脑后忽地掠来两道劲风,他的思绪还昏沉着,身体已然下意识抽杖格挡。一前一后,两下金属相击的清脆动静,袭来的星火便消逝在了滚滚迷雾里。什么情况?闻折柳缓缓握紧了侯爵手杖,他难道还没从第六世界出来?还是说,第六世界紧跟着第七世界,连个中转站都没给玩家准备?手上的月戒沁出一线辉光,他谨慎地按兵不动,对面缓缓开口道:“你……是玩家?”闻折柳道:“怎么,一上来就……”他正想说“一上来就开了求胜模式”,试探一下敌人,心念电转间,却想起了一件事。圣修女……是了,最后结算的环节,从系统里分裂吐出的残缺字段,明显是出了什么岔子。这里应该不是第七世界,如果他没想错,这里确实是玩家中转站,只不过,是规则与秩序统统大变样的中转站。“……一上来就动手?”他不动声色地道,“起码也要确定一下是敌是友吧。”对面沉默片刻,闻折柳没有谢源源的瞳术,也无从透过浓雾看出他们的装束神情,一个沙哑的女声骤然响起:“你是玩家,什么社团的?”“不知名的小社团,只有四个人,没什么好说的。”闻折柳面不改色地道,“你们又在做什么?把NPC干掉了,自己玩这种占山为王的把戏么?”良久,对面传出一声嗤笑,紧接着,便是武器收拢的金属颤响,从雾气中逐渐走出五个高低不一的身影。“小菜鸡,才通关第六世界?”对面为首的男人戴着面罩,露出的一双眼睛挤弄出嘲讽的笑意,“知不知道外面都大变样了?”才?闻折柳笑了起来:“那你们都是用什么方法通关的?”声音沙哑的女人定定凝视着他,眼神锐利如鹰隼,身上绷一件紧身黑背心,穿着迷彩短外套,短发挑染了很绚丽的紫色,露指手套下持枪的五指泛着古铜的机械光泽——这一圈五个人,身上都有人造人的改造痕迹。“第一晚的副本,你会得到一个十字架,那是圣修女情人的遗物,”她的气势凶悍冷漠,倒是老老实实地解答了闻折柳的问题,“然后通关第四晚,把十字架给BOSS,就能通关第六世界……不然你以为呢,跟BOSS来一场大战?”闻折柳:“……”闻折柳:“……就……就这样?把十字架在第四个副本结束后交给黑修女,然后就能……就能通关?不用打了?”对面的小个子男人从鸦嘴面具里喷出一口烟雾,嘎嘎地重复:“不然你以为呢?”闻折柳:“…………”李戎……算你狠!见他一副神情恍惚的样子,女人眉头一横:“你们不会是跟BOSS打起来了吧?”“啊,哈,没有,没有,怎么会呢?”闻折柳条件反射般地战术假笑,“那能打过吗,开玩笑呢!”“想也是,”这支小队的队长一摆头,示意他跟上,“黑修女是六个世界的已知最强BOSS,别说打了,能通关前四个副本,就算你们有真本事……”闻折柳跟在他们身后,倒也不担心自己的安危,先问了一件要紧事:“所以,中转站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们干嘛要这么防备?还有这个雾……我和我的同伴也走散了,真让人不安啊。”女人回头瞥了他一眼,浓郁阴翳的大雾弥漫,世界昏暗,身后这名年龄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大男孩却亮眼至极,他的眼眸澄澈,唇边的笑容无忧无虑,白皙俊秀的面容仿佛发着暖融融的光……她忽然意识到,这是一种极强,同时是极可怕的亲和力。“诸神黄昏。”她哑声说,“第六世界结束之后,六个已知的中转站全部合并,然后出现在地面上,与剩下三个未知的中转城市相对。与此同时,就像你看见的,秩序失效了,城内可以使用攻击武器,浓雾中也开始出现各个世界的怪物,我们来不及相互攻奸,向下一个中转站进发,就要忙着与这里的怪物战斗,夺取人类的大本营……”闻折柳越听,越觉得事态严重。六个中转城市进行合并,出现在地面上,这意味着恐怖谷内的几百万,甚至更多的玩家,全部被圣修女强行集结在了一起;而秩序失效,守卫城市规则的NPC消失,也意味着圣修女收回了她对恐怖谷的干预。——她需要集中精力,去做一件事。闻折柳的思绪如书页般哗啦翻动,他嘴唇微翕,一字一句地挑出系统漏出的残破的字词。入侵现世计划……进度已达成……诸神黄昏……启动。他的脸色变了。“……是么。”闻折柳轻声说,“所以我们现在这是在?”“第二中转城,”队长说,“梅里奥斯,现在是快乐道森的地盘。”噢,闻折柳点点头,老朋友了。小个子的鸦嘴男人说:“如果你去了忧郁城,或者怪谈的不夜城,倒还能恭喜你一下,珍妮不杀人类玩家,珑姬虽然将城市变成了海岛,但对玩家也还算友善。其它中转城的留守BOSS,全都对圣修女忠心耿耿……虽然现在也不剩几个了。”珍妮,珑姬……闻折柳的心微微一动,诸神黄昏的事情,她们倒是一句话都没跟我们说啊,捂得好严……雾气氤氲,耳畔传来一声少女清脆的嬉笑。“那我要怎么和同伴联络呢?”闻折柳问,“我总得报个平安吧。”说话时,他手上的戒指发出细碎轻灵的闪光,宛如某种有频率的暗号。“雾气会遮蔽道具的联络讯号,”女人说,“跟我们来吧,注意防备。”不远处的白雾微微一晃,仿佛被什么东西搅动了一下,闻折柳神情不变,一张符纸已然从指尖飙射出去,炸出一声闷响。周围的雾似乎变淡了一些。队长迟疑一秒,才缓缓放下按在合金枪柄上的手,沉声道:“反应很快嘛,小子。”“过奖。”闻折柳还是笑着的模样,“雾越浓,敌人越多,雾越淡,越安全,是么?”“手快,脑子也快,”鸦嘴男人略带惊异地回头看他,第一次正眼看了看他,“我们是灵霄的第十小队,你呢?嘴上说自己的社团是小团队,有你这个水平,总不会是什么无名之辈吧?”“他很眼熟。”最边上,一直不曾开口的纤瘦少女突然幽幽地道,“我肯定我在哪见过他。”竟然是灵霄,奚灵的团队……想起昔日他们在梅里奥斯浴血奋战的那几个日夜,还有自己与贺钦在三重幻境中的惊险往事,闻折柳不由分外怀念。他笑了笑:“不是我谦虚,只是在恐怖谷里,排名和成绩都不是最主要的,确实没什么好提的……你刚刚说你们隶属灵霄,那奚灵……团长在吗?我以前和他一块合作过,他说不定还记得我呢。”“团长今早出去了,”女人简短地回答,“团副在,我们可以带你去见她,不过,她估计也很忙,愿不愿意见你,就是另一回事了。”“多谢。”几个人走了一段距离,路上前来骚扰的鬼怪,都被第十小队的人一枪一个解决了。远远的,闻折柳已然看见一层紫蓝色的电光笼罩在城中心的上空,队长说:“打了一两个月,城中心的地是抢回来了,商城和道具合成带都在,才能撑起这么大个防护罩……”“……等等。”闻折柳眉心一跳,“你刚刚说什么?打了一两个月?”五个人都回过头,诧异地看他,鸦嘴男人说:“是啊,距离第一批玩家脱离第六世界,已经过去整整五十一天了。你到底从哪跑出来的,时间都记不清了?”……五十一天。看来,是海拉、耶梦加得和芬里尔的干扰,以及天羽羽斩、七重纱、燧人种之类超高阶的道具参与,硬生生扭曲了他们通关的时间流速。“行吧……”闻折柳喃喃道,“行吧……”附近的玩家逐渐多了起来,队长点开光脑,在准许通行的标识前刷了一下:“可以了,跟我们进去吧。”“宝贝。”月戒温柔明灭,是贺钦的声音。闻折柳松了口气,“哥,你现在在哪?”贺钦难掩笑意:“也在几个老朋友那,不用担心我。刚刚听你在和他们说话,就没打扰你。”“好,”闻折柳面上漾开笑意,“你注意安全。杜子君和源源呢?”“还没联系到,再等等吧。”贺钦道,“这个你不操心,先去见奚霄,好好歇一会,等我这边的事情完了,就去找你。”他二人说完话,队长方道:“这么快就跟队友联系上了?”“是啊,”闻折柳一笑,四周人流密集,声响嘈杂,只在天空中四散着几缕若有若无的烟气,已然是大量人口留居的都市模样了,“还要麻烦你们去给奚团长说一声,就说……就说我们曾经在第三世界的不夜城见过一面,当然,她要是实在太忙,那就算了,我自己转一转,也是一样的。”队长看了他一眼:“行吧,反正捡到了新人,总是要上报的。”几个人乘着空中缆车,前往城市最中央的白塔,闻折柳往下俯瞰,望见密密麻麻的人类生活痕迹,更觉心惊不已。到了第六世界,按照游戏难度和玩家损耗的速度,当初被困在这里的五百万人,能留下十分之一就算不错了,可是现在,一座合并后的中转站便有接近百万人的规模,几千个乃至上万个大大小小的社团联合在一起……恐怖谷的玩家激增,这不是一个好现象。“自从诸神黄昏以后,大多数社团就把主营安在白塔附近了,”女人说,“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才能搞光围堵在外面的怪物,去冲击下一个中转站。”鸦嘴男人接话道:“早着呢……谁知道团长是怎么想的,不团结六个城的人,谁敢孤军奋战啊。”缆车停靠在白塔的最外围,闻折柳将手杖插在腰侧,从上面轻盈地跳下去,刚刚站稳,后方便传来一个惊疑不定的问话声。“闻……闻折柳?”闻折柳心中咯噔一下,他一个回头,只见舒云和舒雨两姊妹目瞪口呆地站在不远处,齐齐拿手摘了鼻梁上的墨镜,身后是若干神造的成员,此刻都拿目光望着这边。“真是你?!”俩人异口同声,声音超大地道。闻折柳承认也不是,跑也不是,只得尴尬地站在原地,挥手讪讪地笑。“嗨、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