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 诸神黄昏(三)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228章 诸神黄昏(三)闻折柳呆滞了一下,倒不知道该怎么说。杜子君到底是男是女, 他知道有很多人好奇这个问题, 就像他们好奇自己通关的最短时限还能压缩到多短, 贺钦究竟有多强,谢源源的真面目到底是什么一样。不过, 关心这些问题的人自有一套逻辑自洽的脑补真相:在他们眼里,杜子君的性别还是女的,只不过会在召唤珑姬时变成男的, 究其根底, 还是因为珑姬善妒, 见不得年轻貌美的人类少女。第一次听见这个说法,他们嘎嘎大笑了三分钟, 而杜子君本人对这个无厘头的说法仅有两个字的评价:“放屁。”嗯……怎么说呢, 这位名叫百里春的疑似倾慕者, 该不会也相信这种没有任何根据的说辞吧?百里春兴致勃勃地探头进来, 不同于贺钦,他的眼瞳是无一丝光亮的纯黑, 和眼白的界限泾渭分明, 邪门得叫人发怵。他在屋内环视一圈, 见没有杜子君的身影, 那种神采飞扬的期盼登时便垮了下去, 失望道:“什么呀……她不在啊?”闻折柳:“你好,是的,他不在。”百里春把眼睛移到他脸上, 懒洋洋的神情微微一振,好像才发现他这个人似的:“哦哦,你是……我见过你,你叫……叫那个,那什么……”玉红摇的眉头一跳:“闻笛。”“啊,闻笛!”百里春的面上霎时露出醍醐灌顶的神光,“对了,是闻笛,我想起来了!你好你好,久仰大名!”刚才连自己的名字叫什么都不知道,现在来说久仰大名……闻折柳啼笑皆非,玉红摇已是忍无可忍,沉声说:“小春。”他的神态素来惺忪恬淡,鲜少出现这种警告的举动,或许是一个来月的劳累工作,让他的耐心也跟着下降了许多。听见这两个字,百里春就像被套上了缰绳的马驹,连忙收敛了吊儿郎当的气场,乖乖坐到闻折柳对面,灰溜溜地应道:“好啦好啦,我知道啦……”闻折柳看得好笑,贺钦也在那头低笑了一声。“把你的坐标定位器拿出来。”玉红摇说,“有三个人需要你找。”“我就不用了。”贺钦道,“找他们两个吧,我已经在往你那边走了。”闻折柳赶紧轻咳一声:“两个,两个就行了。”百里春便又振奋了精神:“我知道啦,你是不是要找杜姐姐啊!”他从背包里掏出一个精密的小型机械装置,玉红摇就给闻折柳使眼色,闻折柳想了想,问:“你……你喜欢我们队的杜子君?”“喜欢啊,”百里春歪着头,“当时你们在拍卖会的时候,是不是派她下去抢资格的?”过去好几个月的事了,闻折柳没想到他还记着。“我见到她第一眼,就知道她是我稀罕的类型。”百里春坦坦荡荡地说,“喏,打开了,你输一下他们的星网序列号,就能定位到人在哪了。”闻折柳在弹出的激光按键上输入杜子君和谢源源的序列号,道:“那你……就没考虑过他的性别吗?”蓝光在定位器上方闪烁不停,迁跃过一个又一个建筑风格迥异的地区,于空中泛出一圈圈变化莫测的虚幻涟漪。百里春理所应当地说:“怎么了,她不是女人吗?顶多性格强势了一点而已。”“……”闻折柳看见他这副模样,倒有点无从下口了,这时,贺钦闲闲地插话:“你就告诉他,你认为的这个‘性格强势的女人’,掏出来比你大多……”“喂!”闻折柳急忙打断他的话,看见百里春疑惑的眼神,急忙解释:“啊不是说你,我的意思是……”蓝光如海水波荡,他斟酌酝酿半天,觉得都是成熟的大人了,这种事还是让杜子君亲自来说会比较好。“……算了。”他一摆手,“没事,你见了他再说吧。”蓝光终于定在了某一点,却在空中扫描出了谢源源的全息半人像。“源源?”闻折柳赶忙坐直了身体,“源源,能听见吗?”谢源源周身雾气弥漫,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构成五官的光束滋啦波动,像被干扰扭曲的雪花粒子,竟然显示不出一张完好的样貌来。百里春诧异地仰头看着,又伸手去拍定位器,嘴里嘟嘟囔囔道:“奇了怪了,以前从来没有这种事情啊,B+的东西了,怎么还给我搞幺蛾子……”闻折柳哭笑不得:“别慌别慌,这个不是仪器坏了,这是……呃,总之,它没事。”谢源源正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眼前突然弹出来个光屏,其中正正坐着闻折柳,宛如看见救星一般,激动叫道:“哥诶!”“你现在在哪呢?”闻折柳问,“能不能看见玩家,或者什么标志性的小怪?”“不知道啊!”谢源源道,“什么都没有,光是雾!我都走了好半天了,通讯也连不上,根本就不知道去哪找你们……”正说话间,另一束蓝光也在空中凝成了形状,杜子君冷凝的面容出现在所有人面前,脸上犹沾着一缕战火的硝灰。他随意地抬手擦了擦,斯卡布罗集市的枪柄晃出一线。“找来了?”他问,并不为突然出现的几个人感到意外,转脸看见玉红摇,不冷不热地点了点头,然后又一转脸,看见面目模糊的谢源源,和底下……他眉梢一挑,看见底下双眼爆光,如果背后有尾巴,那么此刻早就甩得飞起的百里春。谢源源汪汪地哭喊道:“姐!你在哪啊!”“我现在的位置,应该在第五中转站,”杜子君抛开心底那点异样,回答道,“怪物都是变异实验体,还有士兵,挺好对付的,就是现在还没见着BOSS……你们呢?”“我在第二中转站,谢源源还不清楚,哥……他正在往我这边赶。”闻折柳说,“目前都确定坐标了,只有谢源源的处境需要注意一下。”杜子君也大致了解情况,他望着谢源源,狐疑道:“你这小子……不会被传送到剩下三个还没开荒的城市了吧?”此话一出,玉红摇和专心凝视梦中情人的百里春也抬起头,等待谢源源回答。“不会吧……”谢源源苦逼地拖长声音,“我真有这么倒霉吗?”杜子君哼笑道:“你那个运气,谁也说不准。”“总之,还是注意一下吧。”闻折柳道,“雾浓怪多,雾淡怪少……你那边那么大的雾,其中肯定有蹊跷。”“想个办法,我们保持联络。”杜子君道,“然后……再慢慢汇合吧。”闻折柳点了点头,将目光转向玉红摇。·这时候,贺钦提着刀,正在往第四中转站的城门处赶路。相比其它都城,海和的情况要更凶险,也更特别一点。除了黑修女之外,狂天使的体积是所有已知BOSS中最大的,在这里驻扎的团队没能从它的铁蹄下抢回白塔的控制权,只能分散环绕在城中心的四周,一边牵制狂天使和它麾下的鬼灵,一边想办法把人往其余五座更安全的中转站迁徙。贺钦手按刀柄,戴着遮住半脸的面罩,站在炮火连天的战场,听人和他声嘶力竭地科普:“狂天使——杀不死!但是它、卧槽!它在血条被打空之后,会有——六个小时的刷新时间——!”“哦……”贺钦一边和闻折柳说话,一边悠闲地回复对方,“原来如此,那你们是怎么判断它的血条还剩多少的?”“靠……计算!”枪弹狂喷,他身边的人被飞溅的厉鬼碎片炸了一身的沙子,狼狈不已地呸呸呸,“攻击强度、道具强度,和第一次刷狂天使的时间,进行数据流对比……操给老子滚!然后就……知道血条了兄弟你倒是也帮着打一下啊!”贺钦面前,三支小队组成十八人的一团,正在与密密麻麻扑上来的恶鬼军团艰难抗争。八个人两两成组,在东西南北方位架起纂刻铭文的银制加特林,强力压制住从四面八方厮杀过来的鬼怪,剩下十个人则填补空缺,绕成一圈拉开防护结界。行动果决、配合默契,这明显是接受过特训的团队。不过,要是他们不在,贺钦原是打算一刀解决这些小喽啰的。“这里已经是未开辟的荒地了,”贺钦望着蒸腾的雾气深处,金瞳熠熠生辉,“你们怎么想着要到这里来?多危险啊。”先前说话的小个子男人被他噎得快要吐血了:“操!兄弟你能别站着说风凉话了吗我们还不是看这……东角的结界要碎了,再补一层!我们还不是看这有人影才摸过来的,是为了救人好不好!”贺钦弯了弯桃花眼,似乎是觉得很可乐的样子。“喔,救人……”他沉吟道,“你们是哪个社团的?”“异端审判会!”东侧负责压枪的大眼睛姑娘吼道,“你要帮就帮,不乐意帮就拉倒!索性也是为了救你,就当我们自讨苦吃好了!”贺钦叹了口气。在场的人都有点困惑,不知为何,明明没有大声说话,这个男人低沉慵懒的声音却能穿透枪林弹雨的战场,清晰无误地传递到他们耳边。“你们自己也应该清楚,如果不是你们的动静太大,这些东西也不会被引过来吧。”他狭长的眼眸微弯,笑着望向这十八个人,“不过……算了,就当今天日行一善了。死的人太多,对我来说也是有麻烦的。”他缓缓拔刀,宛如拔开了一柄收鞘的月亮,登时在弥漫的火与灰烬中冲破出一线如电的光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