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 诸神黄昏(四)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229章 诸神黄昏(四)“你……”小个子男人一愣。比起剩下五个中转站,海和的情况的确要凶险很多。狂天使倚仗巨大的体型, 先行占领了中央的白塔和商城, 上来就断了所有人的道具供给, A级道具不是随处可见的大白菜,超过百分之八十五的玩家, 仍然在用一次性的B级道具支撑,商城失去控制,等于他们都变成了赤手空拳的白板, 除了属性之外一无所有。在这种情况下, DK和驻守在的异端审判会只能采取边打边退的策略, 尽力把手无寸铁的玩家转移出去,派遣的搜查队也是六人成列, 三列抱团, 这样才能勉强从凶残的厉鬼手下捞回几个玩家。比如今天, 他们终于在临近荒地的边缘, 发现了贺钦落单的身影,并且因为不慎引起了雾气中蛰伏怪物的注意, 不得不艰难突围。……现在听他这个口气, 我们还不该来救是怎么着?他只是为此怔忪了眨眼的时间, 眼前这个身姿挺拔, 语气却轻佻的男人已经凌空跃起, 宛如一只扑杀羚羊的野豹,刀光贯彻天地,平地里降下雷霆万钧、暴雪千刃!那锋芒所至之处, 潮水般暴起的狰狞恶鬼被一刀砍进地面,继而迸出灵体破碎的哀嚎,摧枯拉朽地轰出将近百里的皲裂大地!附近恍若万年不散的大雾风卷残云,瞬间被稀释得只剩一丝淡淡的飘渺白色,在寂静的战场虚弱流连。所有人定在原地,愣愣地望着眼前的景象。风声轻轻地吹,雾中来去蠕蠕,虎视眈眈的厉鬼军团死得干干净净,连个渣儿都不剩。刺耳尖叫、战场炮火、同伴声嘶力竭的怒吼只在刹那,墓地般的死寂亦只在刹那。极度的静谧中,他们甚至感觉自己犹在梦中。上一秒你死我活,下一秒无事发生,这十八个人依旧保持着填装弹药,展开结界,嘴里咬着药瓶的状态,有的人甚至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们准备苦战的对象已经死完了。大眼睛姑娘张着嘴巴,手里胡乱抓着一把银制子弹,僵持得久了,其中一枚支撑不住,便从她汗湿的指缝间缓缓挤压出去,终于制造出一个突如其来的空缺,随即清脆地弹响在石子地上,把十八个人都弹得浑身一哆嗦。贺钦随意垂着刀尖,金瞳眯起,望向冲淡大部分的雾气深处,大致估量了一下距离。“还愣着干什么?”他收回目光,随口道,“赶紧回去吧,狂天使不死,雾气还会重新聚起来的。”说着,他握着刀,便要抬腿离开。“……等……!”小个子男人如梦方醒,终于嚎叫起来,连滚带爬地冲出团队垒成一个圈的阵型,“……等等,留步,wait,ちょっと待って!壮士别走!”贺钦停下,侧头,漫不经心的眸光,仿佛是俯瞰着低于他的一切。小个子男人不敢再往前靠了,他咳了一声,焦急地酝酿自己的措辞。贺钦道:“狂天使已经被你们杀过几次了,六个小时的冷却时间,还不够你们补给道具,疏散玩家?”这话的言下之意叫小个子男人噎了一下,他搓着手,心知眼前这个粗壮的大腿一定要抱住,抱牢了!然而自己无从得知他的身份,自然也不能……等等。他想,他猜到眼前这名深藏不露的男人是谁了。“请您帮帮我们。”他深吸一口气,脊梁疲累,同时是谦卑地微微弓着,恳切地说。与此同时,其他玩家也纷纷收了装备,带着满身火药硝烟的气味,灰扑扑地慢慢拢过来。贺钦的眼光从他们脸上扫过,没有说话。“狂天使占领中央白塔,体型比游戏里大出数倍,而且就算杀了它,也不会得到系统奖励。每一天,我们都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库存资源烧一样地花出去……”小个子男人艰难地说,“DK撑不下去,异端审判会更难过,机械军团已经快打光了,可是还有更多更多的玩家困在这里……”贺钦笑了一声:“你们还是有点实力的,为什么不自己先跑?”大眼睛的姑娘望着他,她睁圆了眼眶,以此来掩饰一圈漫上来的红,硬梆梆地道:“因为太多人死了!太多人!死了!”贺钦收刀入鞘,有一会没开口。“无论如何,恐怖谷仍然遵循新星之城的运行原理,”他说,“死去的玩家,他们的数据残余会进入里世界……”实际不是这样的,死在这里的人,他们的精神就是真的被抹杀了,不会再有挽回的法子。但这些人既然拥有迎着死亡而上,以自身救赎他人的勇气,那说一个无伤大雅的谎言,也没什么关系。“……不会啦,”一名带着眼镜的男人轻轻地说,战斗和四溅的烟尘令镜片的颜色糊成一团,差点叫人分不清是透镜还是墨镜,“他们进入不了里世界了。”“为什么?”贺钦问。“因为他们的尸体,”另一边,脸庞和手指都脏兮兮的女孩拉下面巾,“再也不会变成白光了。”贺钦的眉尾跳了一下。……里世界,被圣修女关闭,或者说,被人为地占据了。——穆斯贝尔海姆。他完全转过身,修如竹骨的手指张开,在脸颊两侧的左右一扳,微微用力,拿下漆黑的面具,露出一张深邃俊美,似神如魔的容颜来。“那么,重新介绍一下,”他的拇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挲着刀柄,唇边噙着一丝的笑意,“无人入眠,贺钦。现在,带我去见华赢。”·“第三列突击者,现在从右翼进攻!进攻!我领着人从左翼杀过去!”“团长,你在干什么啊团长!”“太危险了,快回来!!”惊天动地的雷霆巨响,狂天使的身躯巨大无比,抓着直入云霄的白塔,发出疯狂的怒吼!天上地下都是密密麻麻的炸裂星火,数千架无人机械鸟飞窜在狂天使周身,小型导弹的尾端喷发狠戾的白烟,狂轰滥炸在BOSS向外喷发激光的千万眼球上;一队犬型的机械斥候从黑山羊的蹄下疾速冲锋,脊背的滑翔翼展开重组,弹出承载的闪烁红光的纳米炸弹,以自杀式的袭击路线,果决击中目标,炸得狂天使朝旁边踉跄身形,发出狂怒的咆哮,大地亦是震颤!华赢浑身覆盖流光软甲,背后撑开一对线条流畅的金属大翼,拍打间发出呼啸风声,领着一列上百架机械鸟,朝狂天使疏于防备的左翼飞去。关智羽和邱博艺神色焦急,紧随着他拔地而起,窜向天空。“太危险了,快停下!”“你不要命了!它一下就能把你扇飞出去,快回来!!”两个人一左一右,赶在华赢身边,大声劝阻他,华赢咬紧牙关,不甘示弱地回吼:“机械军团都消耗完了,今天就是最后的期限,必须要得到刷新时间,进入商城补给!!”“是补给重要,还是你的命重要?!”邱博艺嘶吼道,“快下来,别冲动!”华赢喝道:“放心吧!就这点程度,还不足以折断我的灵魂!”“…………”关智羽崩溃了:“现在不是用银他妈名言装逼的时候,快点停下来啊团长!!”地面的指挥中心,理查森·加里神情冷肃,垂在脸侧的红发宛如缓缓燃烧的阴郁火焰。天下之火里,郑幽歌的身份十分显眼,因为他是少有的,实力排的上号的死灵法师,但在D.K里,他的存在就变得稀松平常,且泯然众人了。——因为D.K,是神秘系玩家的专属公会。它集合了几乎所有高精尖的死灵法师、亡灵术士、赶尸人、蛊师、鬼修、萨满巫师……以及更多的不可知职业,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能仅凭区区上百人的团队,撑起整个第四中转站的主要战场。理查森面前,轻轻漂浮着一个样式奇特的水晶球。它的外壁极其脆薄,风稍微一吹,它的外皮便会泛起颤抖的涟漪,仿佛一个硕大的肥皂泡。红发的德国人专注地凝视它,忽略周身激烈交战的炮火轰鸣,削薄的嘴唇微微一动,碰出一个简短的音节。混合着泥土与鲜血,机械斥候被炸成一地碎片的残骸猝然弹跳起来,在半空中重新聚拢、凝结,爪牙狰狞,血锈斑驳,身躯遍布扭曲锋利的锯齿状残缺,宛如从地狱归来的诡异产物——它们既是人造的机器,也是被苏生的产物。这就是黑魔法目前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哪怕是毁坏的无生命物质,也能将其复活!但这毕竟不是理查森的专属武器【水晶头骨】,只是他在恐怖谷重新赶制出来的临时道具,纵然将这些机械斥候再次召唤回表世界,也只能再使用一次了。战场后方,一百多名神秘职业的玩家分散站开,面对狂天使放出的又一波凶恶厉鬼,各展神通,八仙过海,齐齐祭起遮天蔽日的巨大法阵,但见苍穹为之色变,风雷之声不绝于耳。当中一名玩家捏出手决,那法阵竟逐渐压缩变小,凝聚成了一面阴幡的形状,当中万鬼齐哭,血光喷薄,霎时将战场的一半染成了森罗炼狱般的凄惨境况!“什么玩意儿?”一名银镯银钗,红唇血染的女人不满地扭过头,浑身银饰叮当撞响,一只碧莹莹的蝎子从她的肩头飞速钻到袖口,“又难看又吵!”掐手决的玩家嘿嘿一笑:“上次是你的万毒鼎,上上次是他的骨龙黑骑兵,这次就不能轮到我的落魂幡?嘎嘎,万毒鼎倒是不吵,咬起自家人,那也不含糊啊!”“你!”女人正想发作,身边戴着兜帽的玩家道:“别吵了!能解决麻烦就好,总不能光让异端审判会的人出力吧?”女人忿忿忍耐,先前与她吵嘴的玩家已经收了满脸吊儿郎当的神色,双眼神光一厉,喝道:“去!”集合百人之力凝成的落魂幡光芒大作,阴风惨雾中,披挂残破铠甲的阴兵鬼灵跨骑骷髅战马,挥舞破败的旗帜刀剑,如洪流咆哮涌出,与对面突破了机械兵团的厉鬼大军轰然对撞在一处!一方闪烁赤芒黑光,一方裹挟氤氲白雾,男人冷笑一声,道:“死都死了,不如起来一块给我效力!”黑红色的厉芒好似飞速感染繁殖的真菌,顷刻蚕食了一大片白色,被吞没的厉鬼复又站起来,一并混在阴兵阵营里,转身朝着狂天使的方向杀将过去。华赢飞在半空中,邱博艺和关智羽无法,只得为他掠阵。那上百只机械鸟擦着狂天使拍过来的巨掌飙过,十来只没能躲过,在它坚不可摧的指缝间化作一蓬爆裂的星火。“支援我!”华赢大吼道,肩上扛着一管等离子速射炮,冲BOSS孩童般的正脸飞去,“看老子一炮打瞎它!!”邱博艺放出数十只纸鹤形状的微缩机械鸟,在他和关智羽身前快速排列成一个脉冲保护罩,关智羽手握光剑,两个人默契无间,趁缓冲时间还没过去,一个带着一个,自狂天使背后一剑划下,这一剑势如破竹,在它后背的密集眼球上爆了一路,黑血狂喷!狂天使大声嘶吼,回臂狠狠一拍,两个人躲避不及,眼看要被抡成天边的一颗流星,斜刺里忽然窜来两个人影,宛如飞翔的雨燕,轻灵而快速地携着他们飞上高空,堪堪错过了这致命一击。“小姝?!”关智羽回头一看,只见十二个一模一样的薛文姝拍打黑色双翅,宛如从云上降临人间的审判天使,低着头看着他们。“我来帮你们。”薛文姝说。邱博艺拍打翅膀,在空中调整好身形,惊诧道:“可是,你的身体还没恢复……”“只是分化十二个而已,”另一个薛文姝说,“我能做到,没问题的。”更远处的山脚下,贺钦持刀站着,眯眸凝望战况。玩家的支援源源不断地汇聚向这里,宛如血管输血,支援这座都城残破的心脏。小个子男人搓着手掌,焦急等待天下第一的回答。“……不。”贺钦道,“这次已经不需要我出手了。”十八个人都是一顿。“虽然这场快要结束了,但你们还是可以去帮你们的会长,给他减轻一点压力。”贺钦说,“我就算了。抢人头,太没礼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