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 中秋番外(上):故人心似中秋月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230章 中秋番外(上):故人心似中秋月中秋夜前一天,恐怖谷内的所有世界被“命运”先行设定好的运行模组卡得动弹不得, 强行终止了玩家的闯关进程, 中转站的都市里怨声载道, 尽是人们抱怨的声音。“干什么,”站在酒店的最高层, 望着紧闭的世界大门,闻折柳嘴角一抽,“难不成还要过节?”贺钦亦觉得十分好笑, 他说:“但凡重要节日, 新星之城肯定会随之开发圈q……大型的活动, 只不过,我没想到, 圣修女居然还没修复命运留下的这个设定。”闻折柳睁着死鱼眼, 转头看他:“你刚刚想说圈钱是吧, 是吧。”“咳。”贺钦表情平静, “既然如此,我们可以看出, 到现在为止, 圣修女仍然没有完全摆脱命运的控……”“不许转移话题!你刚才明明说了圈钱, 我听见了!”闻折柳张牙舞爪地跳到他身上, 伸手去扯那张完美的俊脸, “别妄想狡辩!”贺钦一只手搂住他的腰,防止他从自己身上摔下去,一只手狼狈抵挡闻折柳的八爪鱼攻势, 一边来回扭着脸辩解:“游戏本来就是用金钱投资快乐的产物,经济学告诉我们……唉别揪你哥的肉!资本如果要刺……啊疼疼疼疼!”杜子君:“……”谢源源:“……”杜子君拎着谢源源,默默远离了两个智商突然降低的小学生。谢源源出神地望着远方地平线上高耸入云的巨大传送阵,现在,中秋模组更新完毕,往常发出耀目蓝光,呈漩涡状旋转波动的大门已经彻底覆上了一层晶莹剔透的莹白色光晕,宛如停留在旷野中的满月,短暂封闭了通往异世的通道。“与其搞这些幺蛾子庆祝过节,不如让我们回家见见家人啊……”谢源源嘀咕道,“中秋的话,团圆才是真谛嘛。”杜子君毫不留情地泼冷水道:“那你就别想了,不可能的。”谢源源泄气道:“……我知道啦!肯定不可能啊,圣修女不会现在放我们出去的……”听见他这样说,闻折柳挂在贺钦身上,也转过头说:“所以,就当这个是给自己放了三天假吧,别纠结太多,等到明年的中秋,我们一定会和自己的家人一起过的!”他的神情无忧无虑,笑容烂漫,杜子君瞥向窗外,也不禁缓和了嘴角,微微一笑。谢源源大大咧咧的,倒是没什么避讳:“家人?我没有家人啦!从小都是一个人长大,靠领的补助生活……以后的中秋节能和朋友过,嗯、嗯……和你们过,就已经很好了,不要求那么多。”“……”杜子君看了看他,只是轻哼一声,什么话都没说。他甩着打火机,转而对闻折柳道,“怎么,想家了?”闻折柳挂在贺钦身上,挠了挠脸颊,老老实实道:“虽然很想,但……家人都不在了,只有亲戚而已。”“哦?”杜子君像是来了点兴趣,“和亲戚关系不好?”闻折柳自嘲:“何止是不好!等我出去,管他三七二十一,必须先把那死胖子狠削一顿再说。”杜子君扬起眉梢,谢源源瞪大眼睛,抓了抓后脖颈,彼此都有点意想不到的纳罕。游戏时间里,闻折柳被人称作智慧的太阳,无论待人待物,都有种令人惊叹的温柔和悲悯,从某些方面来看,成熟得不像是他这个年纪的孩子。杜子君见过他的柔软,见过他的锋芒,就是没见过他这样凶地撂狠话。他点燃一支烟,白雾弥漫中,看见贺钦使劲儿揉了揉他的头发。“哦……”谢源源好像有点明白了,“你亲戚跟你关系不好啊。”“嗨,何止是不好,”久违地说起刘氏夫妇,还有他们那个讨厌得让人牙痒痒的儿子,闻折柳就想对着虚空打几拳头泄愤,他从贺钦身上滑下来,闷闷地说,“我爸我妈走了,我在他家从八岁住到十七岁,没少挨欺负,也没少挨揍……”贺钦握住他腰腹的手指一紧,闻折柳一瞬间感应到他心底翻起的刺骨杀机,急忙收拢心神,抹了抹脸:“算了算了,现在说这个没什么意思,我们都还在恐怖谷里呢……”杜子君若有所思地看着他,谢源源也是第一次听见他家里的事,不由惊奇道:“那你……你没有反抗?不能吧,你那么聪明……”“……有一样东西,”贺钦缓缓地开口,“在他们手上,等到柠柠过了十八岁,才能交还给他。”“这样啊,”谢源源唏嘘,“那不是跟把柄一样……唉。看来亲戚这东西,有时候有了也不是一件好事啊。”杜子君摇了摇头,低头吸了一口烟,火星在他唇边摇曳燃烧,“确实。血亲……说得好听,无非就是来讨债的。她的疯病要能好一点,就算我平时积了德了。”谢源源小声插刀:“虽然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但积德是不可能积德的,肯定不可能……哇啊!”杜子君无比冰冷的一眼,将他吓得蹦了起来,赶紧飞速窜到闻折柳身边。“是姊妹吗……?”闻折柳望着他道,“我听珑姬稍微说过一句。”杜子君把烟头在手指间碾碎,丝毫不惧高温的灼烫,他没好气地道:“多嘴。”“哇!老婆快出来看上帝!”“好刺眼的光!”“看天上,看天上!!”几个人正在说话之际,街上人头攒动,骚乱起来,各式道具特效的彩光上窜下跳,面前有什么东西忽地一闪。他们抬头一瞧,唯见一道弧形的茫茫白光从地平线上升起,恍若月晕散射中天,当中显出圣修女神像般的高大身影。似乎是为了迎合中秋的主题,圣修女站在一乘丝绦飘渺的车辇上,脑后顶着轮圆硕的光晕,车辇上结着浓郁绚丽的桂花。那身万年不变的雪白裙袍上也加了一条飘飞的月黄色的披肩,满手的尖利红甲和繁复纹身用及臂的白手套遮着,怀中抱了一只巨大的白兔子,正傻不愣登地嚼她的头纱,三瓣嘴和毛鼓鼓的腮帮子左动右动,口水在如云的雪纱上洇开了一大片。众人:“……”圣修女艰难维持着笑容,手指卡在那大兔子的后脖颈上,看起来恨不得将其掐死而后快,但被“命运”撑着,她也只得压抑着慢慢道:“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众人:“…………呃。”这感觉,还真不是一般的诡异。“……在这个古老的节日,我们相聚于此时,于此地,和同胞分享团圆的爱和喜悦……”她一字一句,棒读得无比艰难,与此同时,汇聚在中转站各处的玩家也发出响亮的嘘声和嘲讽的哄笑,不停朝天空中的投像仍东西,赶她下台。“不妙啊,”闻折柳仰头看着月光和晚霞交织漫荡的天空,“她不会恼羞成怒吧……”“不好说,”贺钦回答,“现在谁也无法预测圣修女的想法,但这里是禁止起冲突和纷争的中转站,她应该不会在明面上惩罚这些玩家。”圣修女的唇边已经泛起了一丝扭曲的冷笑,她继续道:“……因此,在中秋期间,只要完成当前通关世界内发布的任务,即可获得丰厚奖品,以及月饼金团礼盒,更有机会赢取超A级道具、万金豪财!”她高高地扬起右手——这个动作一定是系统设置的,圣修女俯瞰着地面的芸芸玩家,豁然自袖中撒下万里暴雪般的金色桂花。芬芳馥郁,灿烂光明,连绵不绝的金玉碰撞的泠泠声中,谢源源好奇地按开落地窗,好奇地伸手去抓:“哇!这个是……!”“小心!”“后退!”杜子君面色骤变,厉喝一声,猛地将谢源源扔到身后,斯卡布罗集市脱手飞甩,轰然爆发的紫光咆哮出膛,将迎面翻飞坠来的琐碎金桂炸出方圆五米的空白地带!那些打飞出去的桂花势头不减,纷纷向外飙射出去,宛如钢刀点豆腐,无声无息间,已经猝然没入周遭坚硬的建筑墙体,余下的部分在月光下滴落璀璨的金芒。如此锋利,堪比微型的神兵利器,人体若是沾上一点,必定非死即伤。四面充斥着痛苦的大叫和愤怒的辱骂,谢源源惊魂未定,圣修女的眼角向下一瞥,唇边的笑容恶意十足。“弱智吗,”杜子君冷声道,“她给你,你就接?”他们窗边的露台上插着一片漏网之鱼,闻折柳拧眉去捏,被贺钦抓住了手。“别动。”他轻声说,“越是锋利的东西,越要胆大心细。”他以修长的两指伸过去,拈住了桂花小巧的枝叶,稍一用力,便将其挟住,拿了过来。室内的灯光下和天边的月辉相映,金色的细碎花朵熠熠生辉,枝叶琳琅精巧,仔细一瞧,竟是纯金雕刻而成的。圣修女不顾玩家的怒火,捏着兔子的后颈,高声笑道:“中秋活动持续五天,在这五天之内,金桂子就是中秋活动的货币。限时三十分钟,去争夺它吧!毕竟,倘若没有金钱作为支撑,那可是万万不行的啊!”【中秋活动进行中:收集货币金桂子(0/0)玉颗珊珊下月轮,殿前拾得露华新。古时的文人墨客,都会在赏月之时采撷一枝桂花,以此恭祝友人金榜题名,高中状元。用这个作为佳节的礼金,想必亦能有吉祥的好运。】【中秋活动进行中:月神的野望(0/1)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天青夜夜心。值此团圆佳节,圆月的神明亦有难以言说的忧愁,祂的愿望又会是什么呢?提示:月神任务凶险无比,稍不注意,恐有丧生危险,还请全体玩家小心注意!】【月神世界准入金桂子收集数:(1/666)】一阵得意的,响彻天际大笑中,圣修女踩上车辇,高跟鞋发出威仪的践踏声,飘扬千里的金桂花如海波搅动。“好好享受你们的节日,人类!!”圆月般的明光飞远了,闻折柳看任务目标,瞠目结舌:“靠!”“怎么办……”谢源源问,“要收集这个金桂子吗?”杜子君神色阴沉:“啊,那是肯定的吧。妈的,中秋节都没有个消停的时候……”长刀出鞘的声音锵然,贺钦无奈地摇了摇头:“没办法,也只能陪着胡闹一场了。”“也只有你把这个当做胡闹了!”闻折柳跟着他腾空跃起,手中爆炸符纸飞脱而出,在喷发的热浪碎石中溅起无数金光点点的桂花,“这玩意儿要怎么收集啊!”谢源源飞快地攀爬在墙壁上,如履平地,他好奇地凑近一株深深插进合金内的花枝,试探着用手扯了一下。“啊,断了!”【月神世界准入金桂子收集数:(1.5/666)】四个人耳畔叮咚一声,闻折柳眉头微跳,他保持着凌空的姿势,扬手在空中抓了一把,清脆的叮咚声不绝于耳,再打开掌心一看,那些纯金打制的桂花都在手中软成了一团,枝叶缠绕地纠结在一起。“原来如此,”他恍然,“纯金本来就是很软的,只不过依靠圣修女的力量,才有了伤人的能力……那就不用顾忌了!”谢源源掏出小刀,把剩下那半截也挖了出来,贺钦道:“还是要注意一点,万一变形的桂花不算在交易货币的范畴里,那也很麻烦。”闻折柳说:“是呢……”于是他又轻手轻脚地把掌中的枝叶花瓣扭回原样,小心收进包裹中。四个人人如入无人之境,杜子君瞬间召出滔天大浪,席卷了整个街道,顷刻便将666的目标数字集齐了。“哦!”谢源源干劲十足地捋了捋袖子,“月神世界,走吧!管他什么任务凶险,总之,大闹一场就对啦!”杜子君嘴角勾起不甚明显的弧度,低声道:“小孩子。”既然中转站内解锁了玩家的武力限制,四个人便无所顾忌,从半空中飞越过去,转眼便到了月神世界的大门前。金桂子如一股绚烂的溪水,注入传送门内,谢源源到底有些忐忑:“月神……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安排新的NPC。”“不清楚,”贺钦回答,“恐怖谷内的命运模组是最高机密,我也没有权限观测,走一步看一步最保险了。”“那就走吧!”闻折柳笑道,主动抓住贺钦的手掌,与他十指相扣,“月神的愿望……好歹是中秋的活动,总不至于让我们去送死吧?”贺钦弯起桃花眼,在错身投入传送门的刹那,与闻折柳交换了一个唇舌一触即分的轻吻。【亲爱的玩家,欢迎来到月神世界,祝您旅途愉快。】【开始扫描……身份验证已完成,确认星网ID:闻笛,证件姓名:闻折柳,激活序列:4697800。未扫描到数值异常波动,已为您确认载入连接,请稍后。】【收录玩家信息中……】【月神世界接入中,倒计时10、9、8、7……】最后一秒数完,闻折柳已经和剩下的队友站在了……“我、的、天、啊!”“这,这究竟是……”“月宫……吗?”……已经站在了一望无际的,雪月的清辉中。“小心。”贺钦皱起眉头,轻声说。他们脚下踩着的,不是一般乌黑的土壤,像堆雪,如玉沫,金桂万里飘香,就乘着流云和足下土壤的光芒四处飘拂。它们不是纯金打造的珍贵货币,却比纯金更加流光溢彩,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生机和美丽。更远的远方,数不尽的宫阙层叠隐没在云雾之中,皆宛如冰晶和雪玉凝成的精魄。谢源源被吓得口吃了:“这、这里……”他胆怯地踮起脚尖,生怕鞋底的灰尘把这一尘不染的仙境搞脏了:“这里……太美了……”“来者何人!”突如其来的一声响亮清叱,月宫明辉,万里波光,那重重叠叠的玉殿宝阙,数不尽的雪月长阶间,踱步而出一道高挑的身影,衣着素裳,大袖袅娜,鹅黄丝绦于流云间飘渺荡动,居然是一名风姿绝色的少女。少女容光如雪,眉心一点红痣鲜艳动人,她俯瞰阶下四人,不由蹙起淡如扫烟的蛾眉,冷声道:“凡人?好大的胆子,从何处得了天梯入口,竟敢擅入广寒三十三天放肆!”“NPC吗……”谢源源呆呆地呢喃,“我、我没听说过,恐怖谷还有这样的NPC啊……”贺钦瞳孔现出旋转金光,缓缓握住了身侧佩刀,没有说一个字。“等一下!”闻折柳见她气势汹汹,急忙上前一步,恳切地望着她,“请听我们解释,我们也是有任务在身,不是有意闯进来的!”观其澄澈柔和的眼眸,少女怒意盎然的潋滟双目忽地一怔,她狐疑地上下扫视闻折柳,再开口时,语气已经缓和了许多:“既然如此,还不快退下!速速跪离广寒三十三天,便饶尔等凡俗一命。”“跪离?”杜子君冷笑一声,“口气倒是不小,不如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本事再说?”少女双目圆睁,蓦地勃然大怒:“区区蝼蚁!”话音未落,她怀中所抱宝剑已然出鞘!恰似铺开的一场漫天晨星,以这一剑为号令,那无垠璀璨的桂花海中,骤然降下了数不尽的月光。——明月照千里,清光动尘寰,那似月光,又不是月光,而是束起如月光的不尽剑锋,身着素衣的绝色少女手持利刃,从桂花中翻天覆地地扑杀了下来!那样曼妙的姿容,那样窒息的杀意,她们每一个行走在人间,都会是颠倒凡尘的祸水,但现在她们手持宝剑,却组成了一片杀气磅礴的海,一片绚烂致命的银河。齐齐一剑横挥,泰山也要为之匍匐成一摊烂泥!这不是人类可以承接的锋芒,也不是人类可以担下的神威,杜子君瞳孔骤缩,他第一次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压力和恐惧,这一击,他甚至来不及呼唤珑姬!下一秒,贺钦说话了。他缓缓拔刀,刀锋因此焠出岩浆烈火般的赤红,他说:“大夏龙雀。”人首蛇身的神明于身后展开双翼,暴戾长鸣中,冲击波骤然压缩到极致,平地金光一闪,雷霆炸响,光圈推开千里的真空地带,同无数月宫神剑对轰在一处!——古之利器,吴楚湛卢,名冠神都,曰之:大夏龙雀。对波的动静之大,几乎震得远在天边的宫阙都在颤动,少女瞳孔一凝,不可置信道:“什么?!”“走。”贺钦金瞳沉沉,“别在这里久留,走!”“等一下!”平地又是一声雷,一名少年从那万阶高台上匆匆跑下来,喊到:“刀——不对,剑下留人、剑下留人——!”数千月宫神官动作都是一顿,少女惊诧回首:“小殿下?!”“哎我的天……”那少年穿着青白二色的长衣,跑得气喘吁吁,临到跟前,不住扶着腰猛呼吸,“客、客人来了,这是客人!”少女愣怔道:“客……可是,客人不是舍脂殿下……”“打错了,打错了!”少年直起身体,笑吟吟地望着一行四人,其容颜清俊,风姿出世,不似凡尘中人,“这才是要来的客人!”那少女神色慌张,急忙躬身:“这是云笺冒昧了……”少年挥挥手:“不妨事,不打不相识嘛……你们跟我来!月神……唔,月神的任务,对吧?”贺钦慢慢地收了刀,神色喜怒难测,一旁的闻折柳更是不明所以。要说他是NPC吗?可NPC怎么可能开口就点出任务名?要说他是玩家,那就更不可能了……“来嘛,”少年招招手,“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别怕!”贺钦抓住闻折柳的手,向前迈了一步。“我知道你们的名字,”少年道,“你们不知道我的,好像也不太公平……”说着,他望了一眼戒备十足的杜子君,笑容中带着狐狸般的狡黠:“不用急着叫那位人鱼公主。我是苏雪禅……你们要叫我雪禅,那也可以。”“好的,雪禅。”闻折柳牵着贺钦的手,露出了一个笑容,“我是闻折柳,这是我的……”“……爱人。”贺钦淡然接话,“你应该都知道吧……这位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