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 中秋节番外(下):肯为狂夫照白头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231章 中秋节番外(下):肯为狂夫照白头“唔,原来如此……”苏雪禅一点头, 转向旁边那名王袍深黑, 金瞳如海渊深邃的男人, “你怎么看?”黎渊充满占有欲地圈着他,同样不似凡人的面容英俊得令人心悸, 这个高大的男人沉默得像昆仑终年不化的冰川,气势危险得犹如盘桓世界的古龙,只是坐在那里, 就有种窒息的压力风雨欲来。他抬眼, 与贺钦璨金的瞳孔略微一错, 声音沉厚如笼罩大地的暮钟:“时空的缝隙。”“时空缝隙……”闻折柳诧异道,“怎么, 这里难道不是……难道这里已经不是恐怖谷了?!”“这个嘛, 不能完全说是, 也不能完全说不是, ”苏雪禅笑道,“你们通过的大门, 就是一个媒介。如果仅凭肉身, 自然不能上到广寒三十三天, 可你们现在都是……用人能够理解的话来说, 你们现在都是精神体, 所以才能出现在这里。”“你们亟待完成的任务,就像一个锚,”他比了一个手势, “这个锚在万千的裂缝乱流中标记了你们,等你们达成了任务目标,锚就会启动定位,重新把你们带回原来的世界。或许,我这么说,你们能理解吗?”谢源源小心翼翼地问:“那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一直不完成任务呢?”苏雪禅眼波转动,黎渊轻轻挑了一下眉梢,他们同时看向谢源源,那目光有如实体的大山,霎时压得谢源源动弹不得,浑身僵硬。“怎么、怎么……”他结结巴巴地道,“我……”苏雪禅的眼神中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怜惜之色,黎渊则正正凝视着谢源源,眉心微地一皱,居然耐心地回答了他的问题:“凡人的神魂根本无法承受太阴的灵气和弱水的寒气,久留此地,你们只能落得魂飞魄散的下场。”“所以,这究竟是哪里,”杜子君问,“你们又是什么身份?”面对眼前这个不知来历的男人,他寄居于肩头的七海波涛隐隐,竟在极不安分地晃动着,仿佛随时会破体倾泄而出。黎渊的唇边勾起一丝饶有兴味的笑容,他道:“你既然身具万世瞳,为何不与他们明说?”这话却是对着贺钦去的。贺钦坦然自若地一笑:“用你们的话讲,这叫天机不可泄露,不是吗?”他们一来二去,像是在打哑迷,谢源源迷糊地来回张望,闻折柳已经隐隐约约地察觉到了什么,轻轻地问:“此世非彼世,你们和我们,亦不是同一时空的来客,对么?”苏雪禅露出一个笑容,他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道:“还是来说正事罢!你们是为月神的夙愿而来?那就免不了要望舒出场啦。”话音刚落,一道月华于半空中波荡,从中传出一个清雅的男声:“殿下和应龙神占了我这许久的位置,现在还要使唤起主人来了?”语气倒是带着调侃的笑意,并无一分责怪之意。苏雪禅莞尔:“望舒大人有大量,客人既是奔月而来,那就请月神不吝指点,告诉他们回去的方法罢。”涛涛的月光恍若涌出的剔透河水,从中分露出一张清隽俊美的神明容颜,望舒的白衣似雪灿烂,他垂眸,时间亦在他的视线中放缓了流速,天地寂静,唯有落花的声音簌簌温柔,淹没人间。——望舒,月神望舒。“我有何夙愿?”他笑了,“说容易,也容易,说不易,也不易。”他真好看啊!谢源源盯得眼睛都挪不开了,急忙追问:“所以,你的愿望到底是什么呢?”杜子君瞥他一眼,嗤笑道:“出息。”望舒不以为忤,谢源源的眼光只有纯然的欣赏,他没有感到被冒犯,神情平和道:“多年以前,我曾经被恶神暗害,使万刃穿心,身堕泥泞,神魂俱碎。”如此惊心动魄的往事,叫他娓娓道来,自有一股被岁月抚平的沉厚份量:“当时为了救我,月宫神官尽数折落,最后仅剩一人,广寒亦因此分崩离析。虽然后有小殿下重塑身魂,但她们毕竟是亡故的去者,前尘也遗忘罄尽,只有那个幸存的神官,依然记得发生的一切,自此难去心魔,再未笑过一次。”“至于她是谁,”望舒抬起头,“你们刚刚也见到了,就是云笺。”“啊,”想起方才那神情凌厉的美貌少女,闻折柳恍然,“那你想要我们做什么呢,让她重新笑起来吗?”望舒的笑容温柔:“不错。我劝那孩子早早放下过去,否则妄念太过,会连累修行,所以,她在月宫中手栽一株桂木,并且立下誓言,桂木开花之际,就是她彻底放下噩魇之时……”“但是,那颗桂树一直没有开花?”杜子君问。望舒的笑容也带上了些许忧愁。“是啊……”他叹息道,“草木有灵,也知晓主人的心意,竟不肯聊赠一枝春色。”贺钦下了结论:“所以,你的心愿就是,让那棵桂树开花?”“是。”望舒一颔首,“我的心愿,就是让桂木开花。”【中秋活动进行中:月神的野望:何须浅碧轻红色(0/1)已更新黑暗中不堪回首的过往,月宫中忧伤的神女,寄托悔恨与新生的花朵,何时才能于枝头开放?提示:神明的心愿需要多方合力献策,方能找到一线解决的转机。玩家可以尝试前往其它月神世界,寻求任务的出路。】任务更新的声音响起,所有人都是一愣。“好吧!”闻折柳站起来,“目标就是让桂木开花,明白了,出发吧!”杜子君冷笑道:“难怪撒那么多金桂子,搞了半天,原来还得要穿梭到其它的任务世界啊。”贺钦微微一笑:“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就暂时告辞了,等找到方法之后,再回来尝试。”苏雪禅道:“请便,随时欢迎!”四个人的身影一前一后,消失在了蓝光波动的传送门之中。第一个月神世界:谢源源大喊:“冲鸭!我们速战速决!”金桂子散如旋风,四个人刚出月宫,便悍然破入另一扇月神之门,迎面便卷来滔天的海水风暴!“靠!”谢源源猝不及防,在半空中被拍了一嘴又闲又涩的咸水,急忙呸呸呸地吐了,“干嘛呢,什么情况?!”杜子君拧眉道:“这个世界……是不夜城的世界,珑姬?”肩头七海摇撼,远处的海面波涛汹涌,一只足有十层楼高的海怪扬起触手,重重拍下,登时掀起数十米高的海啸,扑向绕着它打的玩家。当中一人被不慎打中,顿时像被书本拍到的小小蚊虫,飞一般朝后摔去,闻折柳瞧着眼熟,正想上去接应,贺钦与他心有灵犀,已然将刀柄握在手中,并未出鞘,同样在海面上掀起一墙阻拦的水幕,把来人网在里面。那人扑腾了一阵,勉强飞上天空,仓皇回身一看,镜片在惊涛骇浪与闪电交错的间隙划过一道眼熟的流光……“白大哥?”闻折柳惊异道。白景行手伸到镜片下头,先抹了一把脸上淋漓的水光,大声道:“你们怎么来了?!”“我们来完成我们的月神任务!”谢源源回答,“你们又在干什么呀?”“离远一点!这个怪物是……呃,刚刚是不是有人说了什么……算了先不管这个,你们离远一点!这个怪物是按照人头数估算的战力,人越多,它就越强!”谢源源:“……哦。”闻折柳忍着笑,转向贺钦道:“这里既然是珑姬的世界,那常规情况下扮演月神的,不会就是各世界的BOSS吧?”贺钦也笑了起来:“应该。”珍妮也就罢了,想起快乐道森,或者狂天使,独裁三巨头装作月神的样子,杜子君脸色难看,十分想呕:“真是弱智,过节了还要搞这些掉精神值的鬼东西,想死吗。”“这里是珑姬的地盘,那姐你就帮帮他们呗……”谢源源道,“他们的任务是什么啊?”“谁知道这群人的任务是什么。”杜子君淡漠道。再次被打退到一边的林缪看了他们一眼,冷冷道:“一年一度的圆月之时,月神会从天上降到海里洗澡,结果垂涎月神美色的海中恶龙抢走了月神的衣服,将她带到了海底的龙宫……”杜子君:“哈?”白景行且战且退,长弓流箭发出星辰般刺目的光辉,大喊道:“……为了救出月神,我们得先打败守卫龙宫的怪物,从它身体里拿到钥匙!就这样!”闻折柳:“……你们说的,被抓的月神。”“……莫非是珑姬?”贺钦道,“有点意思。”“珑姬还需要玩家救吗?”谢源源傻傻地道,“你们是不是拿错任务了,实际上你们要救的是恶龙啊?”“神经病,”杜子君无语道,“退下来四个人,我们顶上!”如此高的战力要加入帮忙,白景行自然是求之不得。他一声唿哨,围攻海怪的人堆立刻撤下了四个小小的人影,贺钦提刀纵身,唰唰唰!砰砰砰!三息之后,海怪发出惊天动地的哀鸣,顷刻身首分离,切断的巨大首级斜着滑向海中,断面射出一线金光,显出一把小小的钥匙。白景行:“……哦,好吧。”拿到了关键的任务物品,一群人继续分散前进,白景行借着钥匙的光辉,好奇道:“那你们的任务目标又是什么?”闻折柳道:“别问,问就是开花。”白景行:“?”听完了来龙去脉,廖冰露若有所思:“这么说,你们的月神任务,是让一棵很久不开花的桂花树……重新焕发生机?”“也可以这么说。”谢源源说,“但是我们自己是不能解决这个问题的,还要来问其它月神世界的月神才行。”杜子君点点头:“嗯。”然后就没人接话了,场面陡然陷入了奇异的寂静。良久,白景行轻咳一声:“咳,那个……刚刚是不是,谢、谢……”“谢源源。”闻折柳好心提醒。“对!刚刚是不是谢源源小朋友在说话?”谢源源:“……”廖冰露也一下子反应过来,笑的有些歉疚:“啊,原来是谢……谢源源,抱歉抱歉,我们刚才实在没听见你在说什么……”谢源源郁卒地一拍水泡,在海水中独自游远了。贺钦对杜子君道:“跑那么远,也不叫一声?”杜子君道:“不用管他,我知道他在海里的位置。”闻折柳从贺钦肩膀上探出头:“话说回来,都走到这里了,你还是不能跟珑姬联系?”“不行。”杜子君皱了眉头,“可能是跟她扮演的角色有关,我能感应到她,但却不能召唤她……”“还有多远?”贺钦问。“很近了……”杜子君眯起眼睛,“已经很近了。”白景行手中的钥匙散发出更加强烈的金光,宛如实体,破开了深海中浓郁的黑暗,巍峨嶙峋的龙宫的轮廓亦跟着一晃而过。廖冰露在【潜水气泡】中呼出一口气,低声说:“到了。”摸进龙宫的道路内,倒是没有什么虾兵蟹将前来阻拦,但越是这样,白景行反而越紧张。闻折柳问道:“你紧张什么?”白景行说道:“你不懂,这种中间没有小怪的关卡,后头的BOSS只会更难搞。”贺钦问:“何不分开行动,你们去打怪,我们先找到月神?反正我们的目标也只是向月神询问方法,不冲突。”杜子君:“也行。”白景行:“喂我还没说话怎么就也行了?不过确实也行……”闻折柳摆了摆手:“那就一会见!”杜子君领着众人,在漆黑阴冷的龙宫内左拐右拐,谢源源抬起头,瞳孔发出微光,凝视两侧悬挂的装饰和墙壁的纹路,轻声说:“这龙宫的造型,好奇特啊。”“像一条盘旋的龙,是不是?”贺钦笑,打头的杜子君却忽然停下了气泡,警觉道:“就在……前面。”闻折柳无声地抽出手杖,谢源源也不再乱看了,袖剑自手肘上无声滑下。“小心点就好。”贺钦牵起闻折柳的手,率先向前游动过去。穿过一道漂浮的水幕,四人眼前登时照射出一道无比明亮的雪色光辉,闻折柳一凛,道:“月神……是珑姬吗?”转过水幕的遮蔽,阴森冷暗的龙宫也被月神的光辉照耀得明亮夺目,他们只看见一间装饰奢华的大室,内有一名身着绮丽十二单衣的女子,飘带招摇,正伏在案上哭泣,漆黑柔润的长发如流水河溪,披散在地毯上,同样微微地发着光。闻折柳直觉不对,不禁犹疑地道:“珑……珑姬?”那少女抬起脸,露出一张貌美无双的陌生容颜。众人:“?”“啊哈哈哈!”标志性的反派三段笑震动全场,珑姬头戴冠冕,身着威严华服,以海浪悍然轰开墙壁,“区区人类!也敢擅闯龙宫,妄想救出……咦?”众人:“…………”珑姬撩起遮在眼前的珠玉流苏:“?”杜子君嘴角抽搐:“你……”“原来你才是海底恶龙啊……”闻折柳叹为观止。贺钦:“服了。”谢源源风中凌乱:“垂涎美色……趁人洗澡……抢走衣服……”一番兵荒马乱,珑姬挥手,叫辉夜姬先坐到旁边,有异于不夜城中的打扮,此时她着黑衣,袖袍上皆裹着凶恶的五色蛟龙、金雷碧浪,使她的美更添了十分的镇海威仪,连月神的明光也不能撼动半分。她听完前因后果,沉思道:“待到心魔放下之时,才能使桂木开花……”辉夜姬擦干净脸,也不陪着演戏了:“若要单纯求金桂重放花朵,我倒是有许多独到的办法,竹中的清露可以使孩童成长,不死的灵药可以让万物长青……然而,既然源头是神官的心魔,那就要从源头上解决这个问题才行。”“确实。”贺钦道,“只是从源头上解决,最好的方法就是再经历一次,弥补她未能完成的遗憾和过失……”“……让她成功救下望舒,挽回同胞的性命。”闻折柳接话道,“可是时光是不能倒流的,那要怎么办?让她做一个梦,或者在幻境中重历过去?”“不失为一个好方法,”辉夜姬敛衽而笑,自袖中拿出一个小小的玉瓶,“此乃蓬莱玉露,凡人闻一闻,就会做三年的醉梦,若是仙人,喝一瓶,也会沉睡百年……”“这也太久了。”谢源源咋舌。“所以,不能全部给你们。”辉夜姬笑道,“一杯足矣。”从辉夜姬手上接过那个小小的,风油精一般大的瓶子,第一个月神世界的探访,就算完满结束了。“谢谢啦!”闻折柳挥挥手,“麻烦你们了!”“走吧走吧!”珑姬无聊地挥挥手,“我继续吓人了!”杜子君无语地看了她一眼,贺钦倒是有闲心地笑道:“记得手下留情。”第二个月神世界:四人嘭地一声降落地面,只见四周大雾弥漫,天光阴霾,什么都看不清楚。闻折柳立刻便感觉到了什么,他抓紧了胸前的吊坠,道:“这里是珍妮……的世界。”远方传来交战声,可怖的嘶吼声,几个人拨开大雾一看,又是一群玩家,在和浓雾中不似人形的怪物交战。“哟,那不是李戎吗。”杜子君道。“走,咱们逗逗他去?”谢源源下意识问。杜子君:“……”闻折柳哭笑不得:“算了,还是抓紧吧,别节外生枝,在珑姬那耗费的时间够多了……”他感应着珍妮的位置,在这片不知面积几何的密林内艰难跋涉。走到一棵大树旁边时,雾气抽动,当中猛地跳出来一只血肉模糊的怪物,朝闻折柳大吼一声:“嗷!”闻折柳:“?”贺钦:“?”怪物保持着张牙舞爪的姿态,和闻折柳僵持半晌,闻折柳弯下腰,从地上拾起一块小石头,面无表情地往怪物脑门上一扔:“去去,那边玩去。”两人多高的怪物惨遭小石子攻击,顿时哀鸣一声,灰溜溜地弓起身子跑了。谢源源:“……呃?”闻折柳:“这还装什么呢,一看就是无眼怪变的啊,以为谁认不出来一样。”谢源源:“不是……这个除了你谁也认不出来吧!”七拐八拐,四个人终于走到了一座迷宫面前,透过层层高墙,隐约可见一点闪耀的辉色。“搞什么,还要玩毛线团的游戏?”闻折柳耸耸肩:“走就完了,不怕。”又是一通七拐八拐,闻折柳手里甩着小石头,见到从拐角探出头来的各异怪物,就往它们身上砸一下,于是这些怪物便又默不作声地缩了回去。谢源源看着好奇,也从地上捡了个石子,往不远处血淋淋的高瘦人形上一扔,砸在腿上。……毫无动静。谢源源挫败不已,遂不肯再玩了。终于挨近迷宫中心,白色的光辉愈发明显,血色的流雾也从前方弥漫出来,其间还掺杂着模模糊糊的叫嚷声,显得分外凄厉。闻折柳走到跟前一看:珍妮一身白裙子,金发挽着珍珠的花环,坐在中央的石头王座上,脚下趴着一只被锁链缠起的,小山般巨大的狞恶怪兽,手中还抛着个东西玩,正在那有一搭没一搭地喊:“救命啊——救命——啊,啊。”众人:“……”她笑容灿烂,脑袋一歪,好像这时才发现熟人:“咦,你们来啦?”闻折柳:“你……你是月神啊?”珍妮说:“是啊,我是玛尼,你们来救我了吗?”玛尼是北欧神话中的月神,在诸神黄昏中为哈提所吞噬,闻折柳嘴角一抽:“算了吧,你这样哪还用别人救……”珍妮笑嘻嘻的,从石座上凌空跃起,站在怪物的鼻尖上,对着他们道:“你们见到了不属于这个世界……或者说,不属于这个时空的,更强大的月神,现在就是为了他的委托而来的,对不对?”珍妮掌握的真实,总能让她犹如翻阅过世界线的剧本之后一样,贺钦道:“所以,你有什么高见?”“我给你瘦落的街道,绝望的落日,荒郊的月亮……”珍妮含笑,吹出一口气,“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梦魇。”那口气如同一片小小的乌云,缓缓落在闻折柳的掌心中,凝结成一个小小的酒杯。“梦境的杯子。”她说,“月神玛尼,同样掌握着人们的梦。幻觉中完成的夙愿,总好过一千个一万个日夜的自我折磨。”“你总是知道一切。”闻折柳看着她,“谢谢。”见他们这就要离开,珍妮忽然道:“等一下!”闻折柳不解转头,见她扔过来一枚哨子,正是她方才拿在手里撂着玩的东西。“这个,拿着吧。”她说,“一会就会用到了。”闻折柳好奇地接过来一看,却是个等级不明的道具。【道具名称:桂木哨】【等级:?】【发动类型:即时发动】【冷却时间:无】【攻击力:未知】【效果:召唤特定人物。】【装备等级:1】【道具介绍:桂木制成的古朴哨子,能在夜里发出淡淡的光,吹响之后,应该能唤来什么特殊的人物吧。】闻折柳还云里雾里的,贺钦看了一眼,已然笑了。“谢谢。”他说,“用完了之后,会还给你的。”“再见!”“拜拜!”珍妮也挥挥手。第三个月神世界:“飞行装置先上!先上!”“追上他,把他狗日的打下来!”“抓紧时间,快点,这边还撑得住!”人仰马翻,城市为基盘的战场一片混乱,到处都是飞弹和穿梭的人形高达,池青流操纵着一架金翅迦楼罗,于黑夜中发出强光,冲天空中猖狂大笑的BOSS冲去,冷不防上方忽地打开一道传送门,四个人从高空正正摔下来,将鸟头砸出一声巨响,差点将池青流震飞出去。“我靠!格老子滴!”池青流惊魂未定,吓得大骂,“啷个龟儿……”一回头,看见无人入眠的四个人,当即哑火了。“……怎么是你们?!”他怪叫道,“你们来这干嘛?”闻折柳从贺钦身上爬起来,费劲地在鸟背上保持住平衡,“现在是什么情况!”顾西坐在另一架大鸢上,从一旁靠过来,大声道:“看上面!”四个人抬头一看,只见圆月横空,把夜晚照得亮如白昼,其间有一个高举双臂的人影,仿佛是借着月光,把他的面庞放大了几百倍。“HappyDawson?”谢源源失声道。快乐道森——他们的老熟人,此刻站在月光当中,发出刺耳猖狂的大笑,纯黑的眼球朝两边疯狂转动,瘆人地盯着每一个玩家。“月亮,是HappyDawson的!是HappyDawson的玩具!!”“他……”久违的呕意,再次从杜子君心头涌起,“他不会是……这个世界的月神吧?”“怎么可能!”池青流立刻反驳了他,“这个世界的月神是嫦娥,但是这玩意不知道干了什么,把嫦娥控制住了,我们没抢过他。他现在打算用月亮,把午夜欢乐秀投影到整个世界……这样。”闻折柳道:“这不就是无限月读……吗。”与此同时,快乐道森也发现了新加进来的玩家,纵使有无数个玩家参与过的平行世界,他对闻折柳和贺钦带给他的挫败创伤,依旧记忆犹新。他恼怒地尖笑道:“惹人讨厌的小虫子又来了!这次,我看你们还能不能逃出去!”闻折柳拿着手中的哨子,眉梢一挑,忽地福至心灵,哈哈大笑了起来。“池会长,”他说,“你这个偃偶,还能再往上多少?”“只要没有外物干扰,飞到月亮和他肩并肩是没啥子问题的,怎么了?”闻折柳道:“那就往上飞!我来帮你们解决他!”池青流眉眼张扬,口中呼啸,金翅迦楼罗扬起大翼,霎时一飞冲天!“喂!”闻折柳大喊道,迎着涛涛月光下的万里长风,将哨子放至唇边,“跳梁小丑,看这里!!”快乐道森的眼珠向下转动,只听一声凤鸣般的嘹亮哨响,音波动如层叠荡开的光圈,轰开数百里纷乱流云!极强的哨响过后,则是极强的寂静。月光一震,闻折柳身后,一轮朝阳的剧烈光芒放射万丈,冉冉升起,快乐道森瞠目道:“什么……”朝阳喷薄耀光,光芒燃烧烈火,流火中,一个巨人的影子自大地上站起,他挺直脊梁,兽皮带束起的黑发猎猎飞舞,深邃的眉目坚毅无比。这巨人从背后拿下一张绯红的大弓,三指拈住雪白的箭羽,然后搭箭、拉弓,目标直指月亮正中心的快乐道森。“你抓了嫦娥,人家的老公自然要来找你的麻烦。”闻折柳靠在贺钦身上,笑得吊儿郎当,“就是不知道,连太阳都能射下来的一箭,你能不能顶得住?”快乐道森的脸色已经不是惨白了,而是白里发着青,他仓皇摆手,尖叫道:“等等等等,我们有话好说,我们有话好……”羿抿唇不语,弓开如满月,倏忽一箭射出,犹如撕破长夜的暴戾枭鸟,长嘶着破开天下!“……啊啊啊啊啊——!”广寒宫中,桂花飘拂,嫦娥拭去眼角的一滴泪水,感慨道:“漫漫岁月,与羿分离的这些日子,我以为,我已经忘了他的模样了……”这至美的女神擦掉眼泪,婉转笑道:“但无论如何,我都要谢谢你们,不光救了我,还让我重新见到了羿。”“没关系,没关系。”闻折柳急忙道。嫦娥广袖佩环,沉吟着漫步道:“倘若是心魔难除,那上上之法,最好便是祛除心魔,重拾道骨……”说着,她从袖中拿出一瓶透明的水,伤感道:“孤寒的年年岁岁,我在悔恨中思念夫君,以至彻夜流泪,不肯停歇……这便是我的泪水,虽然不能使时光倒流,但却能够让人在梦中回顾昔时过往,这就赠予你们,聊表微薄的谢意罢。”广寒三十三天,望舒的宫阙前:蓬莱玉露,梦境的酒杯,还有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的眼泪……闻折柳数着这些,笑道:“这些,应该足够了吧?”望舒站在一株足有两人合抱,却满树皆是青翠,并不开花的桂木前微微一笑,把眼泪和玉露调在一起,倒入梦境的酒杯,叫来一个宫娥,吩咐她唤来云笺。不一会,那眉间生着一点红痣的少女便匆匆提着裙摆过来,焦急道:“望舒大人,您找我?”望舒温柔地看着她,把酒杯递过去,道:“最近辛苦你了,虽是凡间的团圆佳节,也赠你一杯酒,如何?”云笺的脸红了红,完全不疑有他,接了便喝下了。“望舒大人,这酒怎么……”见她昏昏欲睡的模样,望舒笑了起来,双掌散发柔和的光芒,如湖心推舟,送着她飘远了。“就让她好好睡一觉吧,”望舒道,“辛苦各位了,不如就在这棵树下赏花饮酒,小憩片刻?”坐在月宫的桂花树下饮酒,真是堪称梦幻的体验。四个人欣然允诺,苏雪禅拉开一张绒毯,伸手去抢黎渊的酒喝,闻折柳对贺钦笑道:“挺新奇的,是不是?”贺钦唇边也露出笑纹,两人的手掌交叠,星月双戒也依偎着发出剔透的光。“故人心似中秋月……”望着玉质晶莹的群山宫阙,他随口吟道。酒杯中悠悠地飘落下一瓣金色的桂花,在莹润的青瓷,清澈的酒液里打着旋地飘荡,闻折柳似有所感,他抬起头来,看见头顶的金桂缓缓地连绵绽放,交织成锦缎一般灿烂的耀眼烟火。花开了。“……肯为狂夫照白头。”贺钦接了下半句,纷纷扬扬的金雨中,两个人相视一笑,已是胜过千言万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