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 诸神黄昏(六)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233章 诸神黄昏(六)“走、走!赶紧走!”华赢领着异端审判会的阿宅们,在声嘶力竭吆喝的间隙十指如飞, 抽空组装了几只机械矮脚马, 金属色的小马甫一落地, 便是一声嘶鸣,快快跑进高速移动的呼啸洪流里, 把数个被人撞倒的玩家甩在了背上,继而一溜烟地跑向远方。“别撞到人了!时间还很充裕,先别急!”关智羽飞在高空, 朝底下黑压压、轰隆隆的人潮喊话, “不要发生踩踏事件!!摔倒的也别急, 用防护道具保护好自己,先滚到一边, 我们会来救你的!”无数道长虹自苍穹窜起, 朝传送门的方向飞去, 底下的玩家犹如八仙过海, 各显神通,纷纷拼了命地向那个小小的峡谷裂口猛冲。现在留下的, 都是少部分实力最垫底的参与者了, 纵使一直苦苦支撑在这里的大团成员不说, 他们也能隐约意识到, 这就是最后一次撤退, 这次不跑,那就只有在这个危机四伏的中转站等死了!“不要着急!”邱博艺皱着眉头,“一个个来, 每个人都能从这活着离开,欲速则不达!”一个团员拍打着翅膀,从旁边飞上来,劝道:“别说了邱哥,省点劲儿,你喊这个都没用。担惊受怕了一个多月,不吓破胆就不错了,镇静不下来的。”邱博艺往嘴里灌了一大口水,擦了擦额上的汗,道:“红毛那边怎么样了,跟这边一样乱?”“没呢邱哥,”团员郁闷道,“人会魔法!几十个小传送阵一分流,虽然也乱,但可比咱们这边好多了!”邱博艺就叹了口气,一个中转站足有好几个城门,本来是不用担心玩家逃脱的问题的,但只怪他们前期考虑不当,等到明白过来的时候,狂天使麾下的军团已经毁到了最后一个城门,即便玩家拼死保下,城门传送的功能性面积还是只缩减到了一道狭长缝隙,一次仅能通过七到八个人。在他们说话的功夫,狂天使庞大的身躯已然在白塔中朦朦胧胧地凝出了一个轮廓,虽说在击退BOSS之后,系统会给玩家六个小时的休整时间,但这并不意味着彻底的安全,在开头一小时过去,BOSS开始重新加载之后,随它一起灰飞烟灭的爪牙也会开始重生,而且,它们重塑形体的时间,可比它们的主人短得多。这时候,白塔附近一定早就有了游荡的厉鬼,倘若在平时,就是去商城都会有一定危险。“邱哥啊,”团员簇拥着他,不无疑虑地问,“现充虽然是天下第一,可他就一个人啊,能行吗?”百忙之中,邱博艺回头一瞧,男人孤身拖刀的修长身影早已淹没在了层层叠叠的房檐和时浓时淡的流雾中。一天结束,一日升起,阴霾不散的天空中居然渗出几丝闪烁的辉光,逆着飞奔溃散的洪流,他就像古时候一人征战千军万马的侠客,披着寡淡将死的晨曦,和比晨曦锐利千倍的锋芒。“那可是天下第一,”邱博艺压低了声音,“谁对上谁知道!”贺钦用指尖轻敲刀鞘上漆黑的缚绳,闻折柳的虚像犹如一抹淡蓝色的幽魂,在他的肩头隐约波荡。“城门抢救太迟,剩下四个小时,肯定等不到所有人撤出去。”闻折柳道。“我会让他们等到的。”贺钦说,“再死人,可就没法玩了。”闻折柳道:“确实……诸神黄昏的版本,被新拽进来的玩家可没法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历练上来了,老玩家的数量,还是要尽力保持。”他话锋一转,望着贺钦道:“可是哥,你一个人没事吧?”贺钦问:“质疑你哥的实力,又想被打屁股?放心吧,圣修女现在管不到我,她有她的事要忙。”“入侵现世……”闻折柳摇了摇头,“看她这个意思,她不光是要冲破防火墙啊。”“她的野心确实不在冲破防火墙,更何况,这东西早就挡不住她了。”贺钦眯眼,凝视着远处狂天使一点点凝聚起来的躯体,“她真正的目的,在于把她的世界升维。若不是这样,怎有资格坐上三全的神位?”闲谈间,已有数百只恶鬼从飘飘渺渺的雾霭中张牙舞爪,向大部队撤退的方向扑去!它们睁着青紫上翻的眼瞳,佝偻脊梁,枯臂垂地,动作却比骤雨还要迅猛,几个闪烁,便遥遥缀在了一团跑得慢的玩家身后。但它们快,贺钦的刀锋比它们还快,像月亮,又像永不落幕的太阳那般熠熠生辉,辉光闪烁的瞬间,他已收刀入鞘,唯有尖啸哀嚎的鬼怪,在涌动的雾气中破碎翻卷。“这就是她的报复?”闻折柳问。“不是,”贺钦还是笑,“这是一些自作自受的恶果,一些傲慢酿作的苦酒,还有一些不计代价的野心和贪欲拐成的弯路。人的历史,不就是由这些东西推动的么?”敌人越来越多,他和闻折柳一边聊天,一边拿刀随意戳戳砍砍,倘若鬼魂消逝之后也有实体,他们面前的街道上早就堆起了山那么高的尸首。闻折柳见他仍是轻轻松松,于是问:“哥,你这把刀有名字吗?”贺钦道:“有的,只是现在还没到卍解的时候,到时候了再给你喊真名。”闻折柳:“……。”趁着还在迁移的功夫,闻折柳捣鼓捣鼓,戳开了杜子君和谢源源的定位仪器,杜子君已经往第二中转站赶了,谢源源依旧满脸懵逼,在浓雾中寻找着出路。“不对劲啊,真的不对劲……”他架起火堆,于湿冷的雾气里满脸愁苦,撕着烤龙虾吃,“我这都转悠几天了,怎么连个鬼影都没见着呢……”闻折柳安慰道:“没事,你看我们打怪,就当看实况直播了。”“可是我想自己打怪啊摔!”谢源源跳起来,悲愤欲绝地把龙虾钳子往地上一砸,“每天就这破雾,见不到人也就算了,连个鬼影都见不着,太过分了吧!”杜子君摇晃着红酒杯,坐在悬浮车里幸灾乐祸,“这就是平时不努力的报应,到了紧要关头,连个地形都判断不出来,我看你真是白当这么久的前十了。”谢源源扒着头发,抓狂道:“啊啊啊,不会真把我传送到那三个还没开荒的世界来了吧!我不要啊!”贺钦并未出言揶揄,他侧着头,仔细看了一会谢源源身边的密布浓雾,眼瞳中流转着拂晓的金光。“等到我处理完第四中转站的事情,我会赶到第二中转站汇合。”他说,“到那时候,我们就去找你,在这之前,保存好自己的体力和实力,保持警惕和戒备,保持随时战斗的决心。”他吩咐这话的时候,真像极了一个手握玺杖,君临阵前的帝王,谢源源不由自主地讷讷应了一声。“现在,”他转过头,望着已经颇成规模,宛如青灰掺血的洪水,向这里奋力冲刷来的厉鬼大军,“该做正事了。”杜子君调整视野,注视着远方浩浩荡荡、一望无际的人类玩家,不禁啧啧称奇:“六个小时,现在剩下四小时十三分钟,人还是这么多。那个异端审判会的华赢不是很有天分么,怎么不把门修一修,裂缝扩大一点,也不至于这么慢了。”“连结两个世界的门,谁知道要怎么修呢,”闻折柳道,“而且,他们从到了这,就在一刻不停的跟狂天使打,想想也没时间啊。”谢源源嘟哝道:“变聪明了,还知道先抢占高地了。”贺钦金眸微睐,凝视着狂天使环绕的白塔。“确实聪明了,”他用拇指将刀锋推出一隙,“它把自己的核埋进白塔中央,通过一次又一次的死亡和刷新来加固自己和白塔的联系。普通玩家很难发现,就算发现了,也不知道该怎么把它驱逐出去。”前方就是咆哮冲来的万千鬼灵,闻折柳来不及再好奇地东问西问了,指间的月戒迸出出焦灼的光,他急促道:“小心!”贺钦一笑,他提刀,而后纵身跃起,闻折柳的全息影像同时随着定点的改变,在浓淡不一的阴雾中滋啦闪烁。男人稍微侧头,嘴唇温柔开合,擦过虚空中明暗不定的,少年的脸颊。“别急。”明光如海浪旋转,爆裂的狂乱与寂灭,杀戮与星火,将雾霭沉沉的暮色也撕裂成天下大白的旷远!又一波鬼灵覆灭,谢源源掐着时间,道:“还有四小时零九分钟。”宛如朝圣的信徒,队伍以雪山一步一磕头的龟速一刻不停地往前挪动,理查森脱下兜帽,水晶球在面前漂浮,红发于风中飞舞燃烧,他声音冷峻,沉声道:“再加快速度!”“已经不能再快了!”黎九娘一把抓起手上乱爬的碧蝎子,心浮气躁地塞进自己雪白丰盈的胸口,“就算我们用捆绑式的方法,一次也才能过十个人,而且传送还得需要时间,确实不好办!”“裴邙。”理查森叫了那鬼修的名字。鬼修凑过青惨惨一张脸,听见德国人说:“你现在去找华赢,问他能不能把门暂时扩大一点,如果不能,你不用回来告诉我,直接去门那里,布你的万鬼大阵。六小时一过,要是还有人没来得及走,我要你能挡下前十分钟突然在门口重生的鬼军团。”鬼修化作一团漆黑的血雾,瞬间拔地而起,朝着另一边去了。黎九娘眉头拧起,任由蝎子攒动着尖锐的肢节,在她细嫩的肌肤上挣扎,“会长,你这是……担心天下第一的承诺吗?”“我不敢担心他的承诺。”理查森语气沉稳,“但他毕竟只有一个人,也不会分身术,我得确保万无一失才行。”他看了看表,轻声道:“还有三个小时,五十四分钟。”“啥、啥?”华赢在维持秩序的间隙抬起头,呲牙咧嘴地望着在黑雾中露出一张脸的裴邙,“修门?你、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裴邙:“这个修门,它很难吗?”华赢:“它、它不是难不难的问题,它真的是那种,那种很少见的那种,它……哎算了告儿你仨字吧,不可能!破坏容易重建难,空间和神经数据迁跃的领域不是光会造铁皮人就能掌控的,你这就像让赛博朋克世界的土著去搞复●者联盟的量子力学,我要能修好那都不叫见鬼了,我就是鬼!”裴邙:“……哦。”华赢否决了这个异想天开的提议,继续气喘吁吁地维护秩序,扯着嗓子往下喊:“哎哎哎!还有四小……不是,三小时四十三分钟!别挤,别他妈瞎踩了!你脚底下是别人的防护罩,不是棺材板儿!”刀光纵横,贺钦犹如在其间漫步的神明,降下裁决的雷霆与锋芒。“啊,狂天使长出来大半了!”谢源源新奇地叫道,“哇……呕,真恶心……”密密麻麻的眼珠在黑山羊的胸腹聚集,犹如成千上万个活着乱扭的血瘤子,疯狂地滴溜溜转动。“你不会不看?”杜子君把酒杯放到一边,“悠着点,人才走三分之二,时间只剩下两个小时二十分钟了。”像牧羊人挥舞手中的长杖,贺钦同样驱赶着越来越多的厉鬼,只是牧羊人驱赶羊群,是为了赶它们到水草丰饶的地方,而贺钦驱赶厉鬼,是为了赶它们到湮灭空寂的国度。无论多少恶鬼前仆后继的喷涌过来,他统统回报以一刀。在这即将重获新生的时刻,狂天使放声怒吼:“卑贱蝼蚁,何以触及神的身躯!不许逃!”它怒吼,眼珠亦向周边放射出千万道灼热的射线,唯有羊蹄依旧是半透明的空茫状态,亟待践踏白塔周围的大地。贺钦像是厌倦了,他从背包里掏出引雷针,边走边插在房顶上,让天上的雷霆自动去劈碎杀不完的恶鬼,自己则跃到白塔附近最高楼的楼顶,然后盘腿坐下,将刀横放在膝盖上,近距离看着狂天使,喊了一声:“喂。”他的声音不大,但像一枚小箭,极尖锐,也是极快速地插进巨人的耳中,立刻便令暴跳如雷的狂天使闭上了嘴唇,转头寻找声源。“你……”狂天使俯下身,光滑的脸孔雪白,是雕刻出的大理石天使像,庞然遮蔽了半个天空,“是……你!”上百万个玩家穿梭的世界,能将它的五指一刀斩断的玩家,也仅有贺钦一人而已。“是我啊,”贺钦懒洋洋地笑道,“放你在这当看门狗,圣修女又嫌你没用了?”出人意料的,狂天使居然没有生气。“吾主智慧冠绝人寰,吾主所做任何决定,都蕴含万物的箴言。”它审慎地回答,“人类,不要垂死挣扎。”谢源源小声逼逼:“我只听说过惨绝人寰这个词儿……”“她说什么了?”贺钦笑了笑,“她是不是说,你见了我,最好躲远一点,不要话多?”“傲慢!”狂天使大喝一声,轰鸣如炸雷,“何等的傲慢,人类的原罪之首,名为傲慢!而你,蝼蚁中的强者,你实为傲慢之首,更加罪无可赦,孽障滔天!”贺钦站起来,随意地掸了掸裤子上的灰尘。“看起来,你快要刷新好了。”狂天使高举双臂,做出准备攻击的姿态。“介绍一下,”贺钦拍了拍刀鞘,“今天杀你的这把刀,它的名字只有两个字,弹指。听不懂也没关系,你只要记住,它是世上最快的刀就可以了。”然后,他拔刀,再平平地向前挥出一刀。一弹指为二十瞬,一瞬为二十念,一念为二十息,一息为六十刹那。——一刹那,有九百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