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 诸神黄昏(九)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236章 诸神黄昏(九)谢源源还在这片雪原上漫无目的地游荡。之所以说它是雪原,而不是雾原白原什么的, 原因只有一个, 它实在是太冷了, 古时流放十恶不赦犯人的极地亦不过如此。雾气像是粘稠流动的冰雪,没有光能照进这里, 大地是白的,天空是白的,空气也是白的, 这里就像是一个覆满了干冰的牢笼, 冰雪的罅隙, 只有丝丝的浓郁冷气流动。他深一脚浅一脚地行走在冰雪般的浓雾里,浑身上下只穿了一件最单薄的布衣, 脚上也踩着露趾的草鞋, 这副打扮或许适用于终年温暖的南国, 但绝不适合这片诡异严寒的死地, 可谢源源行走在其中,居然感觉不到有多冷。他已经走累了, 拂开一片雾气, 从背包里扯出一张防雨的油布, 铺在地上, 然后坐下, 苦逼兮兮地望着前方。一切都是白的,他眨了眨眼睛,最后只好低下头, 看着身下米白色的油布。“今天还是没有发现任何东西?”用来通讯的定位器适时传出杜子君的声音,半空中蓝光一闪,少女纤瘦的身躯同时挺拔得像一支钢枪,长指间夹着燃烧的香烟,神情带着冷戾的漠然,唯有目光深处透出一星难以被人发现的关切。“没有。”谢源源蔫头耷脑,“还是……什么都没有。”起先几天,他确实冷得厉害,只能靠背包里什么为数不多的燃料取暖,而且无论身上御寒的套装等级有多高,都只能支撑固定时间的恒温。贺钦观察了几天,建议他不要穿戴有系统鉴定级别的装备,于是谢源源费尽力气,从储藏里翻出第五世界的囚衣草鞋,居然真的不冷了。“雾太浓了,”贺钦解释道,“它们会侵蚀你的道具,而你的体质又比较特殊,所以当你穿上没有等级的白板装,它们就会略过你……”谢源源:“照这么说,那我岂不是不穿最好。”“嗯,也不是不行。”贺钦沉吟一下,居然真的点了点头,“但为了我们的眼睛,你最好还是有件蔽体的衣服比较好。”杜子君也沉默了,他本身就不是什么善于安慰他人的性格,半晌,他干巴巴地道:“我们明天就能汇合,很快就可以把你捞出来了。”“姐你不要搞得我是在蹲牢子好不好……”谢源源有气无力地垂着头,“还把我捞出来……也没有那么败犬吧。”杜子君毫不留情地道:“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和败犬又有什么差别。”“喂!我现在可是……!”谢源源睁大眼睛,皮肤的颜色在黑头发的映衬下几乎和背景的流雾融为一体,他不安分地扭动身体,看起来好像不起眼的小土狗也会跳起来咬人一口,可俄顷之间,小土狗就颓唐下去了,他又重新扭了扭身体,挫挫地墩坐进油布之间。“好吧好吧……”他沮丧地说,“我就是败犬又能怎么样呢,反正我就是这么倒霉,谁还像我一样,能被传送到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我要是被快快冻死也就算了,现在倒好,我就是脱光了也没人会多看一眼,连这些鬼雾都会把我忘了啊……”他嘟嘟囔囔地,在油布上缩成一团:“小透明没有春天,小透明连冻都冻不死,小透明连冬天都不配有……”杜子君不说话了,蓝光微微颠簸了一下,他找了个位置坐下了,伸手将烟碾灭,淡淡道:“清个地方。”他身边传来一阵娇俏的骚动,像是蓦地惊醒了繁花绚烂的盛春。定位器提供的狭小视野不能让谢源源完全看清他周围所处的环境,但他能看见杜子君身后倏而活起来的纹路——那是无数华美如花的锦缎,此刻都如同流淌的春水一般蜿蜒起来,少女春笋一样雪白细长的手指,簪着花瓣和玲珑步摇的漆黑发髻,柔嫩光润的耳垂坠着明月团团的珰饰,纤纤锁骨则犹如素净的白玉,领口绣着云霞般绚丽的牡丹和樱花……浑像一个人正在行走观赏美人众多的壁画,忽然间画上的美人全都活了,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摇曳着丝绦和披帛且歌且行,绕着这个人说哈哈想不到吧!谢源源目瞪口呆,是真的没想到。杜子君背景里的少女很明显全是美人,声音有如出谷黄莺的姑娘,能不美吗?定位器能显露出来的绮丽边角还在不满地动来动去,一个说:“怎么这样啊,刚才讲不让我们说话,现在又让我们出去……”“就是啊,好过分喏……”“讨厌讨厌!”何等侬言软语,娇嗲惑人,哪怕是佛陀也没法定心宁神吧?杜子君一身黑衣,在扑面绚烂的香风堆里,活像一把不近人情的冰冷枪械,他按了按眉头,缄默片刻,看上去也很伤脑筋。“这里是我的休息室,”他说,“别闹了,李正卿没给你们分配任务吗?”谢源源好像有点反应过来了,刀剑如梦李正卿,杜子君正在她的地盘上吗?少女们仍旧依依不饶,锦缎波荡,看上去杜子君似乎也没办法从这样的春天里脱身出来。他固定在身上的定位器歪了,登时映出一半姣花软玉般的面孔,确实都是少女,她们的年纪不过十六,于是那惊人的美丽中也流动着青涩稚嫩的妩媚,更显得惊心动魄。杜子君的肩胛骨起伏好几次,最后居然都奇迹般地按捺了下去。李正卿……谢源源想起那个不苟言笑的女团长,刀剑如梦里怎么还有这些小姑娘?“够了!”杜子君沉喝一声,制止住了她们嬉笑拉扯的动作,“是现在自己出去,还是等着被我用水冲出去?”这个威慑应该是有效的,少女们都悄悄地闭上了红润的嘴唇,收起了娇纵的情态,衣料摩擦的沙沙声响起,约莫出去了十二个人,谢源源想。等到室内终于完全安静下来,杜子君拧着眉头,按开了排气口的开关,谢源源试探着问:“那些……那些都是什么啊?”他没有问那些都是什么人,因为他觉得,那些少女实在不像人类,反而更像是什么山林中生出的精怪妖魅。杜子君拍打着身上的脂粉印子,就算以前养过几个女人,他还是无法适应这种诡异的状况,他面无表情地说:“别小看她们,这些都是姽婳将军。”“姽婳……将军?”谢源源愣怔道。杜子君抬眼,看着他呆呆的表情,皱眉道:“这个先略过,问你呢,你是怎么回事?”谢源源又是一愣,方才那群繁花似锦的姽婳将军冲淡了他的离愁别绪,但现在被杜子君这么一问,他好像又有点罕见的委屈。……还能怎么回事,就这么回事呗,都是命。见他不说话,杜子君道:“委屈了?”谢源源哼哼唧唧的:“……没有。”杜子君将银制的打火机撂在茶几上,他又点燃了一支烟,女士香烟的形状细长,喷吐的烟雾中,他看着燃烧的烟头,淡淡道:“这种薄荷烟,以前是她最喜欢抽的。”“啥、啥啥……”谢源源懵逼,“什么她……哪个她?姐你不觉得你这个话题插入得有些生硬吗这也太突然了吧喂!”“以前一直没跟你们说过,”杜子君我行我素地掸了掸烟灰,“她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她妈是我爸的情妇。”“等、等一下,别自顾自就开始回想往昔啊!”谢源源抱头大喊,“还有你家这个情妇传统又是怎么回事,入我杜家门不包不是杜家人吗!”杜子君接着道:“在她十岁之前,我都没见过她。老头子习惯把私生子养在外头,对他来说,多子多福固然是男人的象征,但累赘的孩子是不必要的,他愿意提拔一些拼命往上爬的儿子,因为血缘从某种程度来说是忠诚的担保,但女儿对他而言,只是联姻和交换的工具,没什么爱不爱的。”谢源源也被这种所谓豪门水深的往事带去了注意力,不由自主地道:“哦哦哦……明白了,就是那个,全息剧里经常演的,意难忘daze!”杜子君没理会他的烂俗吐槽,继续道:“那年我十四岁,她才十岁,虽然是身子还没张开的黄毛丫头,不过她妈妈是个美人,老头子年轻的时候长得也算是人模狗样,采其所长,她的长相对家族来说很有价值,所以我第一次见到她,是联姻的家族决定是否要挑选她的时候。”“十岁,变态么……”谢源源有点呆,“但是我听说有钱人都有点恶心的癖好,什么吃人体盛啦,玩弄幼女啦……”杜子君瞥了他一眼,双目清光凛冽,让他立刻闭了嘴:“哪听来的土鳖癖好。要联姻家族的小儿子跟我同岁,这不过是个合作的信号,婚约谈成了,管他以后愿意换多少个女人,只是家族之间的利益必须得到置换的担保。”“哦哦哦……”“但是,那小子是个病秧子。”杜子君嘴角抽动,像是一个半成品的冷笑,“不是先天有病,十四岁的雄性已经什么都会干,什么都能干了。我不关心他是怎么被他家的女佣人在小小年纪掏成那样的,可那天我是第一次见到我妹妹,她正在花园里浇花。”“浇花?”杜子君道:“对,浇花。她看中花圃里的一朵玫瑰,但那还只是花苞,然后就问佣人借了一个老式的喷水壶,想让花快点开出来。我走过去,问她在干什么,她叫我大哥哥,然后这么回答我。”“当时也是闲着没屁事干了,我又问她,如果玫瑰花长出来了,你想把它送给谁?”谢源源道:“我猜猜,她不会说送给你吧……”“她只是叹了口气。”杜子君说,“她反问我,大哥哥,这里有那么多玫瑰花,几千朵,几万朵,像天上的星星那么多,可我就是看中了这一朵。几千几万分之一的珍贵玫瑰,我为什么要把它摘下来,再送给别人?我只想等它开花以后,在春天里看看它。”杜子君讲到这里,好一会没说话。“我叫来了佣人,我问这个小丫头是谁?佣人很为难地看着我,最后她告诉我,这是小姐。”“我一下子就明白了,我去找我爸,我说你叫过来的是不是你私生女?他说是。我说我要她留在这,当我妹妹,你同不同意?”燃烧的烟头猩红,已经快烧到了他的指尖,但杜子君仍然置之不理,“我爸就笑了,他拍着我的肩膀,对我说小子,你看看你妹妹那张脸,她注定就是要折在男人手上的,今天不折,明天后天,明年后年也要折,这是她的命,你管的着吗?”谢源源吐槽道:“你老爸也真是个奇人,当爸的是怎么对哥哥说出你妹的命你管的着吗这种话的……你怎么回答的?”“我直接说去你妈的,”杜子君耸耸肩膀,“反正他妈也是情妇上位。”谢源源:“………………”谢源源:“行!可以!完全没问题!然后呢?”“然后?”杜子君两指搓动,把烟头碾得粉碎,“然后他说那你自己去交涉好了,我就去了。那病秧子看起来不太愿意放人,然后我就把他摁在地上揍了一顿,捶一拳问一句同不同意放人。他两个哥哥闻讯赶过来,倒都成年了,他们先把我打得鼻青脸肿,可惜没死,然后我就起来再把他们打到鼻青脸肿……我年纪小,但是干架的天份很高,教练都说我的拳头打人挺疼。”“我不太想深究教练为什么说你拳头打人很疼……”谢源源默默道,“所以……你就把她抢回来了?”“嗯。”杜子君回答,“她挺傻的,反正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乐呵呵地住下了,天天跟在我屁股后头叫哥哥。”“哦……”谢源源总觉得这个转折带着不祥的衰意,也没敢多嘴说什么。“再后来,”杜子君笑了一声,“姜还是老的辣。”“我接受产业以后,发展家族的手段很强硬,得罪了不少人,我不知道这些会不会影响到她,所以只能尽量远离她,再让尽可能多的人看好她——我以为这就是保护了。”“有一天,她在街上救了一个被人追打的小白脸。”杜子君的神情很平静,“那个男人是暗街的牛郎,我查过了,很清白,只是家里欠了债,需要他卖身去还,身上倒也干净,没有病。小白脸渐渐和她走得近了,我也对自己说,她想玩,那让她养着这个人也无所谓。”想起杜子君依稀说过,他的妹妹精神状态不太好之类的话,谢源源忽然觉得有点心颤。“再然后……呢?”他问。“她失踪了。”黑暗里,杜子君脸上的肌肉一颤,“失踪了很久,石沉大海,没有任何蛛丝马迹。再找到她的时候,她怀孕了,又流产了,她怀了两次,也流了两次。有人对她做了记忆摘除手术,整了她的眼睛和嘴唇,动了骨相,我没能及时找到她。”“她在那地方……那是哪里来着?”他又笑了一声,“居然想不太起来了,贫民窟?算了,反正也被推平了。她就在那里当妓女,一晚上接十几个人,卖身养那个小白脸。”谢源源瞪圆眼睛,嘴巴来回张合,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叫杜子君。”杜子君……杜子隽淡淡地说。“她是我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