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 诸神黄昏(十二)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239章 诸神黄昏(十二)夜色深沉,三个人在房间内检查自己的装备。商城还开着, 黑市自然也完好无损, 闻折柳换回了他崭新的武器——公爵手杖, 这华丽的权杖看起来内敛而威严,漆黑的杖身掺杂着流转的金光, 在灯光下,能够折射出一片金色的星河,杖上雄鹿的头冠枝节纷披, 沁着久经摩挲的柔光, 仿佛真有一位势极人臣的大人物长年累月地佩戴着它, 用它决定一些敌人的生死,一些国家的兴衰。“除了增幅以前的能力以外, 还加了一个身份赋予的技能……”闻折柳握着它, “好强!”手杖原来还是一片空白的技能栏上赫然出现了一行金色的小字:身份假定:发动技能后, 佩戴该道具的玩家, 将被动赋予该地区权势第二位的角色身份,持续时间为10分钟, 技能冷却时间为120分钟。但很奇怪, 拥有了如此强力的技能, 公爵手杖的等级却还是A+, 似乎冲不破那层最关键的桎梏了一样, 令闻折柳多少有些失望。“我还以为……会变成S级呢,好吧……”闻折柳叹了口气,“算了, 就这样也行,知足了,毕竟得到它就是个偶然事件。”杜子君检索自己的背包,丢掉不必要的东西,仔细给斯卡布罗集市上好油,贺钦道:“其它还有没有要买的?天一亮,我们就出发了。”杜子君道:“我们四个单独?”“大家都是单独,”闻折柳道,“跟我们潜入同一个中转站的人,都有磨合得很默契的团队,只需要在离得近的时候互帮互助一下,或者推BOSS的时候合作一下……基本也就差不多了,总归定多么缜密的计划,都不如计划赶不上变化这一句话。”“跟我们去的都有谁?”谢源源在空中飘来飘去,问道。“白夜酆都、江山笑、刀剑如梦……反正前一百二就那些人,一个城分四十个,还能搞出什么花样?”杜子君漠不关心地说,“别想得太复杂,进城,推剧情,杀人,然后结束我们的任务,这就够了。”贺钦披着一件黑风衣,底下的衬衫也是黑的,同样颜色的长刀固定在腰间的武装带上,杜子君的两肋束紧了枪套带,里面却没有枪,他在里面填满了魔女双枪专用的满弹弹夹,大腿外侧也插了两把费尔贝恩军刀,三人收拾停当,杜子君问:“你们还要不要睡一会?”“不了,”贺钦回答,“做什么重要的事之前,最好不要让自己睡觉,绷紧神经,一直撑下去就好了,睡觉只会松懈你的神经。”闻折柳换好了衣服,他将手杖插在腰间,笑道:“或者,我们现在出发也行?”“你他妈的……不能用这个!你根本就不专业!”“我不专业你专业,你全宇宙最他妈无敌棒棒专业行了吧!”“你这个二刺螈居然敢骂我……你!”“现在出发?”玉红摇忽略了周围不和谐的声音,诧异地扬起眉梢。他也换下了宽松的长衣,紧身的短打贴在他的四肢上,闻折柳发现他身上的肌肉居然十分有线条,流水般蛰伏在布料的褶皱之下,配着他那张美人面,倒也不显得突兀……难道这就叫传说中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玉红摇转着烟枪,道:“也不是不行,只是你们确定要现在打头阵么?”百里春和华赢正在后边扭来扭去地撕打。“实际上你们定下最初也是最好的方案,就是叫我们打头阵吧,”闻折柳道,同时眼神不住往那一团手脚并用的人体上瞟,“有谢源源在,刺探什么情报都可以说是百分之百的安全稳妥……你能叫他俩不要再打了吗?”玉红摇笑了一声:“不错,但是碍于情面……或者说,碍于对强者的尊敬,这个方案被我们纳入容后考虑的范畴……”“……都什么年代了还用传送阵,魔法!哈!”在所有人身后,百里春面色狰狞,用手拧着华赢的大腿。“不用传送阵用你那个扭曲时空原理的量子纠缠载具吗!”华赢毫不留情地扯住他腰间的肌肉,“你以为你活在漫●?怎么不把你的脑子也扭曲扭曲纠缠纠缠!”“什么魔法,全都是土鳖!土鳖!”百里春涨红了脸,大喊大叫,“大批量的物资根本不可能靠传送阵运输,乡下人给我闭嘴……”裴邙看不过眼:“实在不行,就用五鬼搬运吧,我觉得也挺保……”“土鳖!”裴邙:“……”裴邙、百里春和华赢正在后边扭来扭去地撕打。玉红摇:“你们……”黎九娘一跺脚,脸蛋晕红,亢奋地尖叫道:“别打了,你们别打了!要打,就去练舞室打!”玉红摇:“……”场面混成一团糟,临到出发了,三方却就如何运送支援物资的事起了冲突,百里春坚持要用科学手段解决问题,华赢对此表示质疑,言就你那个三脚猫的水准还敢拿出来秀,裴邙赞同使用五鬼搬运术等不符合唯物主义价值观的手段达到你好我好大家好的结果,但同时被百里春不择手段地大肆诋毁……余下看戏的,鼓掌的,跺脚的,吹口哨的,大家在外头都是气派的人物,可在即将出征死战的前夕,好像全都变成了围观打架的小学生。“行了!”玉红摇一声呵斥,理查森不在,和自家团副打起来的又是别人的团长,他也只好捏着鼻梁道:“小春!赶紧站起来,你以为这样很好看吗?”百里春吱哇大叫:“可是你看他们……”话未说完,先看见站在一边冷眼旁观的杜子君,登时卡壳了,他急忙连打带踹地搞开身上两个人,一溜烟地站起来道:“好的,我明白了!”他跑得这么快,华赢尚作死狗状躺在地上,还没反应过来,谢源源道:“觉得哪种方法靠谱,那就选哪个好了,无所谓什么这啊那啊的吧……”闻折柳憋笑道:“不……在我看来,就连物资供应也是不需要的事情,有了供应,就会把战线无形中拉得很长。”“可是一百二十个人,我们必须保证最大限度的支援和帮助,”百里春道,“如果全军覆没……”“收起你的如果,”杜子君睨道,“不抱着破釜沉舟的心态去做,就不算全力以赴。”百里春浑身一凛,马上道:“是!姐姐说得对!”“那就按照个人习惯来吧,”贺钦做了简短的总结,“我们的习惯就是不关心补给问题,可以走了吗?你们应该已经开辟出一个通道了吧。”玉红摇沉吟半晌,递给他们四副通讯用的无线耳麦,这居然是银白的片状,十分隐蔽和轻巧,贴在耳后,就像一个透明的纹身。“请用这个,每个人都拥有单独的频道,组队机制会把各自的团队分在一组,你们随时可以接受到剩下的三十六个频道,决定是否共享信息,或者提供援手。”闻折柳接过来看了一眼,将其贴在耳朵后面。“祝君好运。”玉红摇对他们四个人微一颔首,打开了白塔尖端的通道。见杜子君马上就要出发了,百里春急忙蹦过来,赶着和所有人解释原理。“白塔和白塔之间,也有某种很神秘的联系,不管是发射信号,勘测情况,还是进行通讯,都不用靠其它交互途径,包括搭建一个……”他的嘴唇搓动了好几下,终于心不甘情不愿地吐出那几个字,“……传送渠道。”“有点像彩虹桥。”谢源源评价道。“就在前天,我们监测到第四中转站的光源灭了,”玉红摇说,“一猜就知道是你们……但多亏了这次监测,我们发现了另外三个黯淡无光的点,也就是我们这次要抵达的目的地。”闻折柳深吸一口气:“好的。”“加油。”玉红摇道,“你们最先出发,在你们之后,其他人陆陆续续也会赶到,这一次,不用再你死我活的竞争了。”他拉下了手边的开关,夜色缓缓盘旋,当中旋转着星子的碎光,一个巨大的“门”,就出现在白塔蓝光荡漾的顶端。闻折柳忽然笑了。“你知道我想到什么了吗?”贺钦道:“什么?”“高中开运动会的时候,”闻折柳笑道,“学校里好热闹,整个体育场打开重叠的面积,那么多学生领着自己的父母来参观,我呢,我没有家人准备的便当和零食,更没有来给我鼓劲的父母……什么都没有,800米接力,我肚子空空的,却要跑第一棒。”贺钦有力灼热的手指握住了他的手,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有,”闻折柳轻声说,“前面一片空荡荡,只有你一个人的呼吸声。”贺钦笑了笑:“不要怕,柠柠。跑就行了,没有人能跑过你的。”“怎么会没有人?”闻折柳向前踏出一步,高声笑了,“总有人会从我身边跑到前头的!”“因为有你哥殿后,”贺钦一把揽过他的腰腹,带着他往前跑,风声呼啸,从他们耳边擦过,“敢跑过你的人,都被我用钱砸断腿了!”三道身影倏而跃进了虚空,星光和夜色都哗然消散,搅成了一摊流离的水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