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 诸神黄昏(十四)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241章 诸神黄昏(十四)“你叫什么名字?”闻折柳深呼吸,调整心态, 转头问道。烛火闪耀辉煌, 被夜叉称作光小姐的少女确实是难得一见的佳人, 小鹿般的眼睛那么清澈,眼尾的红晕也像是花瓣的轻吻。她把光润的长发挽成清雅素丽的胜山髻, 鬓边垂下两绺摇曳的流苏,双足簪的“镜”上都镶嵌着白珊瑚的莲花,就连身上穿的打褂也是浅淡的青色, 勾勒出她纤细曼妙的身材, 光小姐颤声道:“妾……妾名为小山光……”“暂赏朦胧月, 还能再见无?山头凝望处,忧思入迷途。”贺钦笑了起来, “小山光, 好名字。”小山光勉强凝出了一个楚楚可怜的笑容, 这时她才发现, 这名不速之客居然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夜叉掌握雷霆之力,又能化出英武的男儿外貌, 不少游女虽然惧怕他喜怒无常的名声, 可也在暗地里嫉妒夜叉对自己的偏爱, 但若要和眼前这个男人相比, 凶名赫赫的雷鬼也只能沦落成毫不起眼的随行小厮。看出面前这伙人暂时不会伤害她, 她强忍恐惧,低声道:“您……您是鬼吗,是与夜叉大人有私仇的鬼吗?”杜子君皱了皱眉头, 沉声道:“你也不是人。”这话并非骂人,而是在阐述事实,他们围着小山光,却丝毫察觉不出她身上的活气,不用肉眼去看,只会觉得面前伏着一具尸体。小山光苦笑道:“这里的都不是人,这里是不夜城,极乐黄泉之国,怎么会有活人出没呢?”闻折柳低声道:“你……你是灵!”日本本土的语境里,鬼与灵有着截然不同的差别。鬼不是死后人的灵魂,而是掌握了某种力量的意念的集合体,灵可以变成鬼,但是远比灵强大的鬼不能被叫作灵。小山光不敢反抗夜叉,正是因为夜叉是握有雷电之力的雷鬼,而她只是一介普通的灵。小山光诧异且犹疑地观察着三人,小心翼翼地试探道:“难道您……您不是鬼吗?”贺钦没有接她的话,而是淡然自若地道:“很少有灵像你们这种情况,会流血……”他的目光瞥过桌上的酒盏,“……还会饮食。”小山光紧张地咽了咽喉咙,道:“原来您三位是外来的鬼……请您听我说,这里是不夜城,是黄泉国里的吉原街市,能来到这里的鬼只有两类,一类是客人,另一类是服侍客人的奴婢……”“游女里,”杜子君审视地打量她,“也会有鬼?”小山光勉力笑了一下,赶忙回答道:“妾只是三等的围女郎,能住进扬屋,就已经是天大的福分了,在妾之上的大人们,才是真正的鬼,各自拥有强大的力量……”“别害怕,”闻折柳温柔地笑了一下,安抚她别太害怕,“那么,站在不夜城最顶点的鬼是谁呢?是太夫吗?”小山光愣了一下,沐浴在少年温暖的笑容下,她当真鬼使神差地回答道:“不,是……是城主……”“城主?”谢源源奇道,“会是BOSS吗?”回过神来,小山光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她若还是人身,此时后背应该早已出了一面涔涔的冷汗。她是要保住性命的!从刚开始到现在的伏低做小百般柔顺都是为了保住她自己的命,在这偌大的不夜城里,谁不是奋力向上攀爬的蝼蚁?夜叉虽然好杀侍女,可确实出手阔绰大方,并且对她保持着奇迹般的专一……这种客人是不常见的,夜叉说他对她又爱又恨,小山光何尝不是如此?她仅仅是一个三等的游女,好不容易在艳姝如云的扬屋里坐到了座敷持的位置,有了自己的寝室和接客室,还有侍奉的仆从,这一切多半出自夜叉的支持,而现在他死了,就在她面前被一下尸首分离……说伤心不算伤心,说解脱也算不上解脱,小山光的心里还是惘然迷茫的,可她怎能因为一个笑容便擅自说出城主的消息,她要保住自己的命啊!闻折柳静静地看着她,他看出了她悚然的惊惧,于是从怀中掏出一块手帕,递给小山光:“擦擦眼泪吧,别哭了。眼睛会疼的。”小山光望着他的眼睛,情不自禁地接过手帕,按在自己的眼角下。她自己便有一双可遇不可求的美眸,负责挑选太夫候补的遣手女官没有看中她,但却留下一句“这孩子的眼睛,足以迷倒许多男人”的评价,就凭这句话,她才得到了扬屋的准入推荐资格。更高级别的散茶和天神也为她妩媚清澈的目光萌生过妒意,可这少年的眼睛……那么多,那么多的温柔和爱,使她全身如置太阳的天照,甚至为此颤抖不已。夜叉喜欢她的眼睛,更喜欢她哭泣的模样,说泪水从眼眶里坠落的时候,宛如清泉水洗过晶莹的黑玉。为了挽留夜叉,赢得他凉薄而捉摸不定的宠幸,她勤勉地钻研,在镜前一遍遍地练习哭泣时的每一个神态。还好她早就死了,否则眼睛都会哭瞎的吧?小山光望着闻折柳,恍惚地想,是啊,我早就死了,我的眼睛也早就不会疼了啊……但是,已经太久、太久,没有人和她说过这句话了。“所以,也不用做出一副哭哭啼啼的样子,趴在地下还要把身体线条展示出来,”杜子君淡淡道,“我们不是变态,没人喜欢看你哭。”小山光莫名地窘迫起来,她无往不利的招式失灵了,面前的女人没有少年那么温和,犀利得犹如一把冷刀,明晃晃地剖开了她的心思和小把戏。她讷讷道:“妾、妾不是……”贺钦朝前俯身,瞳孔犹如熔金:“我们没空再光顾您的榻下了,明白吗?不夜城的人员分布和具体信息,您可以不说或者撒谎,但我们杀了夜叉,完全有能力逃出这里,光小姐就不一定了吧?”小山光浑身一颤。“不如我们来做个交易?”贺钦勾起唇角,在阑珊的灯火下,淡蓝色的朝颜花和水红色的汤文字组合在一起,有种挑逗大胆的俗艳感,可他的眼瞳比黄金更金,宛如一头黑暗中蛰伏的猛兽,于是色彩艳丽的女士衣袍也变成了自然界中昭示危险程度的警告,张扬地迤逦在地板上,“告诉我们想要的东西,我们来给您洗脱夜叉死在您房中的罪名。”小山光心动了,假如他们逃跑,仅凭她一人的口舌,只会被女官或者早就看她不顺眼的同僚剜掉眼珠子,再活活撕成碎片……那为什么暂且不相信这些来路不明的鬼呢?她抬眼,目光极轻地扫过闻折柳的面容。“好,我可以那我知道的告诉你们。”小山光轻声说,“不夜城是供鬼神大人们寻欢作乐的烟花之地,而这里所有的女人……除了太夫之外,都是靠出卖自己的肉体活着的。”“神,”闻折柳皱起眉头,“这里有神么?”“有的,”小山光回答,“太夫是妾们心中的神,她见到的客人自然也是尊贵无比的神。”杜子君问:“那城主呢?”小山光深深垂下头,答道:“城主……他是鬼,是掌控了神明的鬼。”“你接着说。”“是。”小山光驯良地道,“妾是三等的围女郎,普通的围女郎也是难以进入扬屋的,在妾之下,还有更低等的端女郎、留袖新造、番头新造和秃,最下等的游女就只被人叫作游女了,她们没有进入任何屋子的资格,只能在街上游荡,招揽一些最贫穷的客人。”“那在你之上的,就是座敷持、散茶、天神、振袖新造……以及太夫了吧?”杜子君似乎对这些代表游女等级的词汇十分熟练,张口问道。“是。”小山光垂头,“您说得没错。”“啥啥啥……”谢源源十分茫然,“什么座敷天神的……Cosplay吗?”杜子君:“以……”“以前跟日本人谈生意的时候听过,”闻折柳熟练地接话道,“这个前提可以省略了!大家都晓得的。”杜子君:“……”杜子君搓了搓手指头,有点想抽烟:“座敷持就是有人伺候,有单间住的妓……游女;散茶比座敷持高一级,比天神低一级;而天神仅次于太夫,听她刚才的意思,似乎在天神里也划分出了两个主要势力,分别以紫天神和红天神为首领……至于那个振袖新造,身份特殊就特殊在她们都是从十岁开始就被挑选成为花魁候补的女孩,是吉原未来的女王;太夫还需要解释么?你小时候没看过动画片啊?”谢源源道:“真是复杂……我还以为她们就单纯是艺妓来着……”闻折柳抓了抓头发:“不,其实游女也不是艺妓,艺妓的腰带都结在后面,和良家一样卖艺不卖身,只有游女的腰带是打在前面的……”小山光不知道他们在和谁说话,但高等级的鬼都有自己不为人知的秘密,她只是柔婉地附和道:“您说得没错,除了红天神和紫天神这两位大人之外,还有四位振袖新造,不过我们很难看见四位新造的尊容,只知道她们都是绝色无双的女子,以鬼为食的强大艳姬,彼此间水火不容……”就在这时,门外的走廊上远远传来一阵喧哗,伴随着兵器铿锵的碰撞声,闻折柳猛地回头:“谁来了?”小山光脸色惨白:“糟糕了,是……是鬼影武者!他们是在城中巡逻的修罗恶鬼,能进入扬屋内部的,全是精锐中的精锐,堪称鬼中的至强……快逃……不!快躲进妾的衣柜里藏起来!”她焦急地从地上爬起来,不知为何,身体中又有了那么多的勇气和力量。小山光抬头,望见三个人各异的神色和少年意外的眼神,她的动作一顿,忽然意识到,自己为什么又在做蠢事?鬼影武者的精英根本不用把一个堪堪当上座敷持的围女郎放在眼里,他们只对更高等的天神弯腰,对振袖新造跪地,对太夫和城主磕下头颅,在看到夜叉尸体的那一刹那,他们就会拔刀砍掉自己的首级吧?闻折柳低声安抚道:“别着慌,我们自有办法。”他和贺钦交换了一下眼神,其实在这个所谓的不夜城里,他们所有人的高级装备都处于被封锁的状态,否则不至于连宰个夜叉也得大费周折,但有贺钦在,四个人想要冲破影武者的防线,依旧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只是,能不用武力,就别耗费体力了。“想到什么办法了?”杜子君问。闻折柳转向小山光:“光小姐,请问一下,假如您见到高级一点的游女……比如说,振袖新造,该摆出什么样的态度呢?”小山光茫然道:“妾……振袖新造,可是妾没有资格看振袖新造的尊容……”“那好,那就挺起胸膛,小山光小姐!”闻折柳忽然喝道,“拿出你座敷持的骄傲,现在你面前就即将有一位振袖新造了,她命令你去呵斥影武者,你又该怎么做?”小山光大惊失色:“什、什么?!”但是留给她思考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影武者高大的身影映在门的樟子纸上,喉间仿若有风雷滚动:“发生何事,何故惊慌叫嚷?”贺钦飞快地脱下闻折柳的小袖和服,双手一转,从背包中砉然抖开一件金光闪闪,无与伦比的华美外袍。小山光明白他们要做什么了,他们居然要假扮一位振袖新造!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小山光下意识挺直了脊梁,煞有其事地怒斥道:“不得喧哗!”话一出口,她立刻眼前发黑,腰软得坐不住,太大胆了……一个三等的围女郎,竟就这么无礼呵斥了作为高等鬼而存在的影武者……她会死的,她一定会死的!门外寂静了片刻。贺钦低声道:“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都是短发。”谢源源立刻道:“我有!我有伪装用的长假发!”杜子君奇道:“你怎么有那玩意?”谢源源道:“拜托,我是潜行者和刺客诶!本来就要假冒各种各样的身份,融合各种各样的环境好不好!虽然我本人是没条件这么干啦……但还不许我过过眼瘾吗!”几个人飞速对了一下眼色,杜子君道:“给闻折柳用,他在第五世界有假借身份的经验,系统判定也会优先倾向他!”这时,影武者再度开口,语气沉沉,含着一丝被冒犯的怒意:“小山座敷持,言语未免放肆!客人是否安好,为何一言不发?”小山光重重闭上眼睛,再睁开时,眼中已充斥着破釜沉舟的清光,不夜城中的每一只鬼灵都是奋力向上的蝼蚁……蝼蚁罢了,难道死之前不配得到更大的游戏乐趣么?她沉声道:“鬼影武者,僭越实则不是妾的本意,只是今晚,妾的榻下来了更加尊贵的大人,请您速速离去,不要惊扰大人的雅兴。”假发作为伪装道具,并不需要人手动粘贴,而是直接从闻折柳的发尾接着生长起来的,仿佛一匹鸦羽织成的沉重绸缎,将他的头拽地不住后仰,他咬牙切齿地道:“女孩子可真辛苦啊……”忙乱的间隙,贺钦笑着亲了亲他的嘴唇:“但很好看。”背对着门口,他已然披上了那件沉重宽大的外袍,虽然里面只穿着内衬,可足够清出遮蔽两个人的空余,贺钦蹲下身,杜子君替他撑着迤逦的下摆,做出十二单衣般层叠厚实的假象。影武者冷笑:“小山座敷持,你今夜在册的客人只有夜叉大人,何来什么其他尊贵的大人?夜叉大人呢?”小山光冷冷道:“他已经死了。”影武者勃然道:“放肆!”推拉门轰然打开,高大的鬼身着甲胄具足,犹如古代的名将,眼中的蓝火在青铜面具后熊熊燃烧,但就在开门的瞬间,他的瞳仁蓦然剧痛,仿佛被烈焰狠狠舔舐了一口!——是谢源源把两团C4揉着弹进了他的眼窝……爆炸声就像爆米花,砰砰的。匆匆一眼,影武者只看见了一个女人的背影。女人背对着门,流淌的漆黑长发宛如河溪,蜿蜒在绚烂华丽的表着上,那是一件百蝶飞舞紫藤的精美外袍,千百只五色的蝴蝶翩跹于繁茂如烟的紫藤花间,蝶翼的边缘是金的,紫藤的花蕊也是金的,然而这并非染成,这是真正的织金工艺,是名匠将纯度极高的柔软黄金捶打成薄如蝉翼的大片,再将其切成细丝,直至细丝一寸一寸地车到能够穿过针眼的程度,才可以在衣料上刺下第一针……不夜城中,何人才有资格身披如此华衣?影武者已经跪下了。紫天神和红天神出行时必定前呼后拥,并且在沉重的发髻后包裹紫和赤的丝绫,那剩下的,就只有行踪隐秘,还不能面见外人的四位振袖新造了。每一位振袖新造都有可能成为不夜城将来的最高者,用美色的权能统治世界,他必须下跪。小山光惊骇地看着这件不可思议的衣袍,最终只能颤颤地低下头去,问道:“姬,夜叉大人可令您满意?”身后的影武者们默默瞥过一眼,夜叉鬼的头颅已经不见了,只留下身体,倒在案几后方。想来是这位振袖新造心血来潮,随意挑选了一名看见自己容貌的鬼食用……缩在闻折柳外袍里的杜子君冷冷吐出两个字:“尚可。”影武者呼吸停滞,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听见太夫候选者的声音,慵懒沙哑,犹如笼罩着淡淡的烟雾,从前方飘渺流转到耳畔,当中隐隐显出杀伐决断的慑人魄力……真不愧是振袖新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