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 诸神黄昏(十六)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243章 诸神黄昏(十六)“就……就当客人好了!”谢源源大声道,“要金子吗?我们的武器没法用, 可是金子要多少有多少, 揉成团还是捏成块都没问题!”贺钦转头看向小山光, 他的五指轻轻一捻,仿佛昔日对待衣店的老板那样, 成股灿烂冰凉的不规则金粒就像汩汩的泉水,哗啦啦地在桌上堆成一座小山。“如果是客人呢?”他含笑等待小山光的反馈,论金钱, 他们四个都应当是稀世的富豪, 倘若要用黄金的洪水把这里冲垮, 那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小山光踌躇了一下,她鞠了一躬, 然后起身, 款款膝行到屏风之后, 拖出了一只精致的小木箱, 像是私密的镜奁。“失礼了。”她低声说,同时将手指伸到木雕的匣兽口中。匣兽宛如活物, 合上了细密锋利的木齿, 鲜血缓缓洇开, 箱子内的机关咔哒转动……这居然是用血才能打开的。箱中堆满了金银珠玉, 闻折柳好奇地伸手拿过一块, 椭圆形的金块上刻印着古朴的徽纹,背面写着“壹两”,嗅一嗅, 还能闻到潮湿的土腥气,入手的温度也阴冷得吓人……他立刻放下,听见贺钦说:“天正大判,丰臣秀吉时期的货币……或者说,陪葬品。”闻折柳明白了,这些都是死人的金子。从大判小判,再到甲州金一朱银,小山光箱奁里的财宝无不带着华贵沉重的家徽,透过它们,闻折柳仿佛可以看见诸多曾经搅动风云、显赫一时的家族的影子,只不过现在它们的主人全都流连在不夜城中寻欢作乐,死后也是一掷千金的豪客。“生者的黄金,不能在这里作为开销的钱财,”小山光满含忧虑,“如果大人们不嫌弃,这些请拿去……”“哎免了免了免了,”杜子君连忙抬手,“收回去,给你自己花吧,我们有手有脚,犯不上拿你的钱。”小山光迟疑道:“可是,能在这里的男人,除了客人和方才的鬼影武者,就只剩下那些专门给散茶和天神更衣的司衣殿男众……”“司衣殿男众,给别人穿衣服是吗?”闻折柳赶紧凑上去,“这个有没有什么入职要求,你看我们……”小山光显出哭笑不得的神情:“司衣殿代代传承,专为散茶之上,太夫之下的游女服侍,是不收外人的……”见四人有些为难,小山光犹豫再犹豫,如今她和这些鬼已经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她忍不住轻声问:“可是,大人们来到城中,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为了杀BOSS,闻折柳转头看着她,而我们要杀的对象,很可能就是城主,抑或你视若神明的花魁太夫。当然,这个是不能告诉她的。闻折柳朝她笑了笑:“请给我们一点……讨论的时间。”四个人鬼鬼祟祟地挪到远处,确定小山光听不见他们之间的对话了,贺钦才道:“快,有什么问题,现在沟通。”这是他们的惯例,每当到达一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剧情和地方,他们就会这样挨个抛出自己的问题,从前只是贺钦和闻折柳有这样的习惯,慢慢地四个人都染上了。闻折柳马上说:“太夫大选,神秘的,掌控了花魁的城主和花魁一定都会到场,我们就先把BOSS暂定成他俩?”杜子君道:“我更想问这个不夜城跟珑姬的不夜城有什么区别?我已经联系不到她了,闻折柳你能联系到珍妮吗?”闻折柳:“我也不能。”谢源源紧接着插话:“通讯频道都开了吗?奇怪,咋听不见其他人的声音啊,玉红摇他们到底进来了没有?”贺钦道:“花魁大选的具体时间应该在几周后,系统的主线任务提醒已经没了,这么长的任务周期,到底需要我们做什么?”闻折柳接着道:“还有,按照以往的惯例,这个世界一定会和圣修女的故事有联系,按照时间线看,它是接到哪个世界后面的,江户么?”“偷走心脏之后,为了逃避珑姬的追捕,她从地上逃到了黄泉之国……”贺钦沉吟,“也不是没有可能,关键就是她会在这里扮演什么角色。”“最后一个问题!”谢源源高高举起手,“我们在这,穆斯贝尔海姆的人会在哪?”这个问题一出,空气寂静了片刻。“不错,”杜子君说,“尼德霍格,法夫尼尔,还有一个伊米尔……按照这帮人的尿性,他们绝不会停止给我们找麻烦,他们在哪?”闻折柳咬了咬嘴唇内侧的肉,匆匆忙忙地一挥手:“这个容后再议!我们先把所有问题综合一下……”“一共是五个,”贺钦说,“怎么伪装身份?BOSS人选就暂定为花魁和城主了吗?这个世界的和圣修女有什么关系?不夜城和珑姬有什么关系?剩下的玩家在哪里,穆斯贝尔海姆派出的人又在哪里?”“先解决最要紧的那个!”闻折柳说,“怎么伪装身份?”门突然被敲响了。四个人同时一凛,贺钦摸到手边的打刀,这是他从夜叉身上扒拉下来的,刀鞘深红,纂刻着吐雷的牛鬼,不过什么刀都一样,刀鞘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开启刀冢的钥匙而已。小山光一怔,听见外面人谄媚道:“小山座敷持?”这个声音又甜又滑,笑吟吟地顺着推拉门的缝隙钻进来,“哎呀,原来您在里面呀?”小山光吓了一跳,急忙回应:“番头,怎么有空来妾的居所?”贺钦小声说:“躲到屏风后面。”四个人匆匆忙忙地卷起衣服,弯腰跑到屏风之后。门开了,一股甜香弥漫,番头身着紫黑二色的和服,脸上抹着白粉,嘴唇涂红,身后跟着两列侍女。进来之后,她的眼珠子随之一转,打量着室内的情况,看见夜叉的无头尸首还倒在一旁时,敷着厚粉的脸上也看不出什么波动,只是笑着对小山光贺喜:“您的好日子就要到了!”小山光矜持地笑,清丽的脸上满是喜悦的光彩,番头凑近她,漆黑的眼瞳里满是心照不宣的揶揄:“小山座敷……不,小山散茶!您这是交了什么好运哦,能让传说中的大人物深夜来访!老身早就说过了,老身看您第一眼,就知道您既然能以围女郎的身份来到扬屋,将来一定会有不可思议的奇遇啊!”番头絮絮叨叨,屋内还四处溅的是血,旁边就有一具无头的鬼尸,可她那么欢喜,仿佛今夜就要嫁女的老娘,喝令身后的侍女鱼贯而入,将金漆磨花托盘里的衣物一件件地提起给小山光看。“妈的,有完没完?”杜子君不耐烦地皱起眉头,“老虔婆搞什么?”“稍安勿躁,”闻折柳按住了他的手,“让我想想身份的事……”贺钦突然说:“实在不行,我们假扮游女也没问题。”闻折柳:“?”杜子君:“?”谢源源:“?”闻折柳缓缓回头,盯着贺钦郑重其事的面容,问:“哥哥,你没事吧?”贺钦无辜地反问:“你以为我在开玩笑?”闻折柳呲牙咧嘴:“大哥!就你这张脸……”望着贺钦近在咫尺的俊脸,他一口气憋在喉咙里,半晌不甘心地道:“……脸——我就不说了,你看看你这个身高,你快顶上小山光两个高了,当什么游女!人家喜欢小鸟依人型,你在这大鹏展翅呢?”贺钦笑弯了眼睛,修长的手指撩开女士和服的下摆,他的眼里燃烧着明媚的火色,一路顺着闻折柳的大腿若即若离地摸上去,他压低声音道:“柠柠……”“唉、唉……”闻折柳的腰立刻软了,“我在……不是!什么我在,我跟你说正事呢你别闹!”贺钦笑着松开了手:“你们以为我在开玩笑?不夜城就是一个大型的吉原,虽然客人的身份最尊贵,可限制也是最多的,他们在夜晚到来,白天就必须离去。只有游女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她们生活在这里,这里就是她们的家。”他的眼瞳灼灼生光,闻折柳忽然想到,随着世界攻破次数的增多,贺钦瞳孔沉淀的金也越来越浓郁,一开始只是一抹如琥珀般的亮色,到了现在,他的双目已如熊熊的烈火,当中流淌着熔岩般燃烧的黄金。“要做不得不受限的客人,还是家里的主人?”他微微一笑,“大家应该都心知肚明吧。”“……即便你说的没错,”杜子君点了点头,“可是我们要如何假扮游女,相互配合?你也看见了,这里是鬼的游乐场,花天酒地的表象下堆的可是成山的白骨,每个死去的人在这里都进化成了更残酷的野兽,时刻等待踩着别人向上攀爬,我们只能推出去一个人担当接客的游女。”眼看他们已经开始认真探讨了,闻折柳不由叹了口气,跟着奉陪道:“不一定。”“不一定?”“有合作就会有竞争,赚钱享乐的地方应该不会允许一个互害太过的模式存在……要当游女就大家一起当,别忘了到时候保密就行了。”闻折柳头疼地按住了太阳穴,“希望……我们能瞒过去,别还没干掉BOSS,自己就身败名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