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 诸神黄昏(二十三)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250章 诸神黄昏(二十三)没有任何阻拦,涉江薙刀骑的身形仿佛伫立在黑夜中的巨大雕塑, 除了眼眶中幽幽跳跃的深蓝鬼火, 几乎看不见什么活着的迹象。他们终于进入了这座不夜城最中央的高楼, 闻折柳伏低身体,暗自观察, 建筑的主体都是以温润的红玉修造而成的,飞檐斗拱,水晶和琉璃的风铃犹如精巧的雨滴或者流苏, 颤颤地层叠垂拱, 金光流转间云蒸霞蔚, 仿佛赤红夕烧烂漫堆簇而成的天宫。虽然太夫已经偷偷逃离了阿波岐原,可这里的顶端还是放射着无匹的光华, 不知道是用什么手段达到的效果。浓郁的酒气, 酒车带着他们慢慢走向了另一个方向, 在仆役吆喝着卸酒之前, 他们就已经轻巧地跃了下来,杜子君张开手指, 比划出分头行动的手势。这也是他们的常用策略, 杜子君和谢源源一组, 能形成正面攻势酷烈如火, 侧面暗袭阴冷如冰的局势;而闻折柳和贺钦一组, 就是所向披靡的王杀,谁都要为此暂避锋芒。贺钦点了点头,他们兵分两路, 沿着朱红色的楼梯,一路盘旋着向上。阿波岐原内部装饰的奢华程度远超过四人的想象,到处都是深深浅浅的红。在这里,纯正的朱红色才是不夜城最尊贵的颜色,没有游女敢于穿戴大面积的朱红,只有在花魁道中游的时候,太夫才会将长发挽成高耸的立兵库,上簪龟甲和珊瑚的发梳长笄,漆金的花饰围绕双鬓,极尽澄、寂、艳、赈之美,然后再披上朱红色的华衣,长而厚的腰带编织金丝,从腰上袅娜地垂到鞋面,最后穿起沉重的三枚歯下駄。如果是人间的吉原,太夫需要踩在地面,但这里是万鬼狂欢的黄泉之国,所以作为天照大御的太夫会从阿波岐原的顶端一路出发,霞光和飞花铺成她行走在天空中的道路,鬼们伏在地上,只能看见她迤逦华美的裙摆,还有长耀如大日般的辉光,浩浩荡荡的樱花从天际的尽头飘零黄泉,美过世上任何一个潮起潮落的瞬间。因此,深红、浅红、胭脂、赤丹、朱绯、深海老茶……花团锦簇的红遍布在阿波岐原的内部,其中分布着丝丝缕缕的金,但又绝不叫人觉得刺眼,这些珍稀的颜色古雅而绮靡,化作高旷绚烂的浮世绘遍布墙壁上下,闻折柳仔细看了看,发现那似乎还是连贯的故事,只要人沿着飞旋的长梯慢慢攀登,就能将其一一收入眼帘。两人极有默契地闭唇不语,顺着楼梯徐徐向上。这一卷灿烂巨大的浮世绘几乎不是人力能创作出来的产物,大地的线条是纯然的金色,仿佛其上的人都行走在黄金满地的天上之城,蔚蓝色的海洋从黄金大地的上空横贯而过,海天倒悬,当中行走着熙熙攘攘的众生。“这是什么……神明居住的高天原吗?”四周空无一人,闻折柳低声问。“不确定,再看看。”贺钦回答道。画卷徐徐展开,黄金大地的子民朝天空中撒网,网住的都是蛟龙般美丽的鱼龙,玉色的桃树生长遍野,上面全是累累艳红的硕桃,人们裁下天上的云霞当做华丽的衣服,一年四季都是温暖的春天。健硕英俊的男子高声歌唱,就有妍丽轻盈的女子翩翩起舞,他们头戴金黄的麦穗或者翠色的玉壁,浑身上下散发明光。何等令人悠然神往的美好景象,仿佛只是看着,便能欣然满足地微笑起来。“是高天原,”贺钦用手指着浮世绘上的人物,“他们身上的衣服和配饰细节都有微妙的差异,但他们头上戴的,都是命冕。”“黄泉国里,为什么会画这样一幅画呢?”闻折柳凝眉细思,“再往下看看。”两个人再缓缓地转了三层,除了载歌载舞的小人,浮世绘中终于出现了别的角色。两个身穿白色衣袍,相互依偎的人形出现在黄金大地的尽头,青铜与精金铸造的宫殿后是群舞的狂龙。这两个人都没有脸,也分不出男女,但是比其他人都要高大,头戴的命冕辉煌如日和月,手握着古蛇的权杖。“伊邪那岐……伊邪那美!”闻折柳一惊,下意识的,那两个古老而飘渺尊荣的名字已经从他的唇间逸出。这对兄妹神是日本神话的起源,他们绕着天之玉柱结为夫妻,诞下诸多掌管人间的神明,圣子所象征的天照大御也只是伊邪那岐的后代,因此闻折柳看见他们的形象,便难以抑制地想起了这是谁的地盘。黄泉之国,是黄泉女神伊邪那美的国土,这是否意味着,他们也会在这个世界遇见她,那强大而愤怨的古神?“伊邪那美在生产火之迦具土神时,被火神天生携带的火焰烧伤,从此卧床不起,”贺钦道,而随着他们拾阶而上的步伐,真的有灼热金红的火焰从浮世绘上升起,盘旋如咆哮的恶龙,“不久之后,她就故去了。”画面的色彩逐渐暗淡,凄风苦雨,海天的颜色如灰,桃树枯萎,诸神尽皆悲切。头戴日冕的人形捂住脸,做出哀哀哭泣的模样,他的脚边是一个浑身燃烧的婴儿。“伊邪那岐为此怒不可遏,又日夜嚎哭,他的泪水从伊邪那美的床边流淌,也从中诞生了神,名为啼泽女命。”贺钦接着道,“失去爱人的痛苦,令他再难自制,他拔出十拳剑,对火神说——”壁画上,伊邪那岐手持利剑,毫不留情地朝哇哇啼哭的婴儿当头劈下。“——即便你是神的儿子,也不配得到恕免。”贺钦轻声说,“这把剑,就是后来伏诛八岐大蛇的天之尾羽张,天羽羽斩。”闻折柳望着浮世绘,宛如时光倒流,往事重现,古老神话所展现出来的哀恸是那么惨痛且动人,伊邪那岐不再是高傲的神明与君王,他只是一个失去爱人,也失去了理智的男人,他不相信自己的妻子会在区区一次生产中死去,怎么可能呢?她是伊邪那美啊……她是他的妹妹,他的妻子,与他一体双生,与他一同统治天空大地与海洋的皇啊!那样尊贵如明空日月的女子,岂能因为一次生产而陨落光辉,与他天人相隔?悲痛到了极致,以至于什么都是无法原谅的了。伊邪那岐拔剑斩向火神的这一幕,线条极具张力,万里霞光皆在男人身后汇聚成喷薄的云气,即便没有五官,闻折柳似乎依然能透过力穿纸背的笔锋,看见一张似神如魔,大哭狰狞的脸孔。你怎么敢!他的耳边回荡着雷霆般的怒吼,仿佛这一幕就于此时,于此地,发生在他的眼前。伊邪那岐暴跳如雷,疯狂难抑,朝着他的儿子,还不会说话的婴孩发出殒命的审判:不过是个卑贱的劣子,你怎么敢?!“后来,”贺钦牵着他的手,上到这一层,阿波岐原里已然有了女官和仆从走动的声音,“伊邪那岐过度思念自己的妻子,于是就下到黄泉……”闻折柳还沉浸在画面的意境当中,前方忽然传来了说话的声音,一股浓烈的酒味随着空气逸散过来,令二人来不及看完壁画,唯有马上停下交谈。鬼酒松木。“送到上面去吧,”柔美的女声轻轻地说,“小心些,太夫不在了……你们要学会自保,明白吗?”十来个少女的声音低低应“是”,两人互相对视,从拐角闪出来,那是一列约有十五人的侍女,皆穿着小袖白花的和服,打着小鹰结的腰带,都是眉眼怯怯,纯洁可爱的模样。为首一个看起来稍微大点,也比其他人要成熟点。她们怀抱漆黑的鬼酒松木,尽力避免身上沾着那易燃的液体,朝曲折回旋的长廊深处走去,贺钦和闻折柳来不及再看,只好紧随其后,默默地跟着。侍女们来到一面红丝绸的幕帘之前,两边的栽种的细竹枝叶纷披,自动组成一双伶仃长手的模样,替她们拉开了帘子,里面约有二十平方的面积,于是两人也试探着钻了进去,听见一个侍女纳罕地嘀咕:“唉,今天怎么感觉比以往的份量沉了?”倒是灵敏,贺钦看了一眼闻折柳。“噤声!”为首的侍女冷冷道说,“太夫不在了,还不安分点,想死吗?”里面登时噤若寒蝉,没有一个胆敢吭声的,又过了一会,帘子打开了,闻折柳抬头一看,立刻愣住了。前方已经大变了样,面前的空间辽阔宽广,几乎一眼望不到边,仿佛整层只有这一个房室一样。地板泛出妖异的黑红二色,黑鹤的烛台静静伫立,最高处的座位上,仅坐着一个人影,不辨男女,也分不出老幼。扑面而来的诡异杀机,闻折柳神情一变,贺钦已经将他带进自己怀里,避免了与他正面相对。……城主。一个照面的接触,闻折柳早已出了一后背的冷汗。他被震得说不出话来,无从说起那一刻他看见了什么,但是比海还要深的寂寞和哀伤,比天还要厚的狂怒和哀怨都一齐朝他冲来。女人且歌且吟的哼唱声同时萦绕在他的耳畔,歌声如此缠绵,讲述了情人在欢好一夜之后,女郎披衣坐起,任由情郎从背后为自己簪一枝带露的樱花的故事。那是上古的情歌,可歌声当中流淌的情意,却比最浓的毒药还要怨毒。是谁呢?……谁会坐在这里,谁会一边期待着世界的灭亡,一边冷漠地吟唱定情的爱歌?闻折柳抓住了贺钦的手,在他掌心里写下了一个字,“伊”。贺钦反握住他的手,掌心灼热而有力,很快将他心头的不安驱散了一些。在听见城主有刺青的习惯之后,闻折柳一直在想,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城主,会不会就是贺钦之前提到过的,这次穆斯贝尔海姆派来的人?但是听完圣子叙述的故事,闻折柳又感到怀疑,到目前为止,贺叡派出的最强者,也就是海拉、芬里尔,以及耶梦加得这三个,除非这次来的人实力远超过他们,才有可能将黄泉国的天照命玩弄于鼓掌之中,但还有谁呢?从神话里的排名等级上看,难道是灭世黑龙尼德霍格亲临吗?现在,他忽然得到了一个崭新的猜测——这个行踪诡谲,千人千面的城主,会不会就是伊邪那美本尊?所以她才能无数次变换容貌,连天照的光也不能杀死她,更别提刚才自己所感知到的一瞬幻象……如果不是另一个神,还能有谁,拥有如此匪夷所思的力量?一想到这里,闻折柳深深呼吸,只觉得浑身上下的血都冷了。贺钦在他手上写下三个字,“来这里”,便带着他不动声色地轻巧滑过地板,躲进纷纷灯盏之中。这是圣子告诉他们的小窍门,烛火的亮光能完美掩盖住躲藏的痕迹,连影子都会被稀释到看不见。侍女们已经鱼贯而入,在室内燃起了明晃晃的火光。鬼酒松木燃起的火光确实令人咋舌,哪怕最纯正的朱砂和血红,都不及这色彩的半分,就像妖艳的舞女在中央荡起血红的裙摆,露出其下同样血红的锋利高跟鞋。与她的舞蹈一起升起来的,还有难耐的心火和高温——火一熊熊燃烧,空旷房间的温度几乎在瞬间齐齐增高了十来度,不要说挨得近的侍女了,就是离得远的两个人,也沁出了一脑门的汗。闻折柳调整了一下身上的隐蔽道具和符纸,听见高位上的人轻声问:“如何呢,还没有找到吗?”这声音也不分男女,只有语气幽咽难言,好似暗处游曳的蛇。侍女垂下了头,声如蚊蚋地回答:“是的,大人,太夫还……还没有回来……”“何等顽劣的小东西呵,”高位的鬼神幽幽感慨了,“她当真狠心至此,不肯要你们了么?”这个问题十分不妙,侍女纷纷把头埋到不能再低的位置,沉默如一群小鹌鹑。“啊,不行,我真是太好奇了,太好奇了……”城主站起来,缓缓走下台阶,将身体一点点地暴露在火光之中,闻折柳看见,他穿的衣袍也是纯黑如夜的颜色……就像一件悲哀的葬衣,一直拖到很远的角落,“很久之前,她擅自离开一次,我略微惩罚了她的仆从,她还为此大发雷霆,杀了我一千二百五十四次才肯罢休……唉,真是小狮子一样朝气蓬勃的天照女啊。那这次呢?又是什么缘由,让她能再次不顾你们的性命安危,又跑到阿波岐原的外头去了?”他提出问题,然而下方的侍女抖抖瑟瑟,并不回答。“你们知道原因吗?”他的步伐逼近火光,同时张开双臂,仿佛要拥抱那致命的烈焰,“她到底是怎么了,一次两次地不肯收心……难道太夫的位置还不够高贵,她这是要彻底摆脱我的控制,要反叛了么?”顿了顿,城主阴冷地笑着,柔声说:“……不然,她怎么会指引外人来到这里,还躲在她曾经躲过的地方呢?”晴天霹雳!连底裤都被扒光了的寒意瞬间涌上心头,隐匿道具和符纸对他全都是无效的,等于说从刚才开始……不,或者说更远之前,从他们进入阿波岐原的那一刻起,行踪就尽在城主的掌握之中了!闻折柳猛地跃起,贺钦金瞳烈烈,手中刀剑的清光宛如狂龙脱海,朝目标奔雷而去,但他的动作却那么惬意轻盈,仿佛只是在庭前漫步时拂去一片落花。花朵会落入泥土之中,而这一刀拂去的,通常是他人的头颅!千钧一发之际,城主忽地叹息了一声。“好快的刀。”他说。贺钦的瞳孔微微一缩,而这是从未发生过的情况,刀势去如雷电,他揽住闻折柳腰身的速度也快如雷电,那一刀还未完全落下,他便已经带着闻折柳窜出十几米远的距离,从破开的推窗上一跃而下!闻折柳的五指间已然多出了四枚鬼骨回旋镖,每一枚都淬过黄泉的河水,即便对方真的是伊邪那美,也不能跨越这条看守人间和死国交界的红线。但风声凌厉,四下弹开的清响,城主裹着黑袍的身影阴魂不散地紧追弃后,毕恭毕敬,同时也是阴阳怪气地笑道:“好快的刀啊!怎么不用它来继续对着我了呢?如此锋芒,想必连黄泉的神明都能一下斩成两半吧?”贺钦没有回答,只有一线越来越长的血痕,连同衬衣的织物纹路一起,无声地顺着他的左肩绽开。鲜血蜿蜒而下,闻折柳这才意识到,他的伤口,竟然来源于贺钦自己被返还回来的刀光!前所未有……这是前所未有的事!越是危急关头,他反而越能镇静下来,闻折柳一把抓住贺钦的手,带着他蹿下天空,朝着通往扬屋的街道飞跃过去。城主紧随其后,咯咯笑道:“真是胆大包天!还想往哪儿跑?”巨大的杀机如海啸沉沉压来,在惊天动地的洪水中不会有其它任何生物留存性命,闻折柳知道,他们误算了对方的实力和身份,只怕今夜凶多吉少。宵禁的时间已经到了,扬屋灯火稀疏,街上行人难寻。就在这时,一瓣飞花从空中斜逸而来,打着卷划过城主的面前。花……?城主的笑容也不由停顿了片刻。哪里来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