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 诸神黄昏(三十五)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262章 诸神黄昏(三十五)“……走。”下一秒,杜子君哑声说, 他的脚步只停滞了短短片刻, 便接着往城门的方向赶去, 圣子看不见他的神色,无从猜测他到底是愤怒还是悲伤。他的眼睛倒映着焚尽天下的烈焰, 可他的表情是那么平静……平静到让人觉得毛骨悚然的地步。每一丝屋脊烧着的噼啪声,每一缕热风吹过的呜咽声,地面传来的震颤, 月光照耀的冰冷……杜子君的感知从未像今天这样张开到极致, 事实上他确实很冷静, 队友全在胆战心惊地等候他的爆发,不过他仍然坚守自己的职责, 带着圣子朝城门的方向奔去, 连嘴角都不曾颤抖一下。要问他为何这么漠然, 原因很简单, 他早已等得太久了。等待复仇的第一天,人是暴徒, 那毒火不可遏止, 以一种要把骨髓和皮肉都焦碎溃烂的势头燃烧, 如果不能撕下仇敌的肉, 痛饮仇敌的血, 人便不算活着;等待复仇的第一年,人是饥狂低贱的鬣狗,执念淬进他每一分每一秒运转的思绪, 让他只要闭上眼睛就无法安宁,他会用尽一切手段找寻可能的蛛丝马迹,无论那有多么卑劣,人不是在狩猎,就是在准备狩猎的路上;等待复仇的第五年,人是雪地里的饿狼,他已经知道多余的动作会带来不必要的损耗,他磨利獠牙,磨利趾爪,将全部的心神和力量凝聚在随时可能发生的扑杀中,人隐忍地蛰伏。到了等待复仇的第八年、第十年,人坚若磐石、心如钢铁,狂风暴雨里只有平坦的海面徐徐起伏,无人能够知道海面下涌动着何等的怒潮与雷霆。他已经等了十年。身后传来穿云裂石的龙啸,法夫尼尔的真身破开地壳,长角峥嵘,猩红的瞳孔宛如照彻万古长夜的灯,灼热金红的岩浆流不住从青铜般的鳞片上倾泄下来。巨龙张开遮天蔽日的双翼,城池在它身下都仿佛微缩的模型玩具,它居高临下地盘踞于阿波岐原,一眼便锁定了圣子的方向!杜子君终于看见了赶来接应的池青流,他猛地一推圣子,厉喝道:“跟着他离开,快!”一直捂着自己眼睛的手放开了,圣子仓皇回望,看见他的眼神,她愣住了。那居然是因亢奋而狂喜的眼神,犹如地狱爬出来的恶鬼,在火焰的红光里微微颤栗。“别想逃!”巨龙口吐人言,一飞冲天,它的肚腹饱胀滚圆,对比它的体型,简直就像怀胎十月的孕妇,闻折柳看着,脸色大变:“不好!”——法夫尼尔张开血盆大口,獠牙林立。如果按照一般的影视游戏小说的套路,它这时喷出来的应该是温度足以熔化黄金的龙炎,但没有龙炎……它喷出来的竟是一支军队!没错,军队,黑烟一样的涉江薙刀骑被它涛涛洒洒地喷吐向黄泉,裹挟着风雷吐向圣子。池青流脸色铁青,翻身骑上偃马就带着圣子往前逃,纠缠中圣子的第二重朱衣也翻卷着飞逝在半空。抢在数人身后,贺钦横刀应战,刀光纵横俾阖,一击便将过半新增的鬼骑兵拦下!法夫尼尔既然现出了真身,便不再与他对抗,而是用大量涉江薙刀骑拖住了贺钦的脚步,它一边追赶圣子,一边不停从腹部喷出淤积的兵力,闻折柳大喝道:“沿路拦截!不要让它得逞!”法夫尼尔在苍穹飞翔,它癫狂地长笑,声如灭世的洪钟,北欧神话里它是后来一切龙类的始祖和原型,看守着尼伯龙根的财宝,贪婪残忍。此刻当它变回龙的身躯时,它才久违地感受到了自由和威严,肆无忌惮的自由和威严。“我才是最强的神!”它在天际翱翔,带起锐利的气流,“伊邪那美算什么,红修女算什么,还不是被我玩弄于股掌之中!抑或者我是更高于神的存在,而你们都是我脚下的蝼蚁!”它的笑声戛然而止,因为迎面而来的陨石重重砸来,于空中摩擦出炽热的红。法夫尼尔恼怒地张开双翼,轰然击碎了袭向自己的一击,翼翅的骨膜传来雷电打中的酥麻,它硕大无朋的瞳仁微微一转,这才看见,那不是什么陨石,而是众多鬼骑兵和梦魇马扭曲交错的尸体。能将单枪匹马就重逾千斤的涉江薙刀骑像捏雪团那样团在一起,来人又拥有多么大的力量?法夫尼尔暂停在空中,往来的狂风托起它张开的龙翼,仿佛一尊恢宏狰狞的十字架。它眯起眼睛,强烈的月光照耀着逐渐散开的雷云,在那里同样悬停着一个微小的身影……是个女人?巨龙呼哧呼哧地笑了起来,像是阅读了一个十分滑稽的笑话,确实是个女人,静静地立在龙的对面,对它而言譬如螳螂面对滚滚而来的车轮。女人没有言语,她淡漠地凝视着法夫尼尔。龙慢慢不笑了,不知为何,它居然生出了一种恼火的错觉,似乎在女人的眼睛里它才是猎物,而非主宰者与支配者。“我叫杜子君,”滔天的烈火肆意燃烧,女人左手提着一个早已死去的鬼骑兵,右手稍一用力,拔下插在梦魇马胸骨上的薙刀,缓缓地说。两米长的刀锋,只有绝世的鬼将才能如臂指使地挥舞它,然而她双手持握,刀尖前倾,便宛如死神的镰刀,“——郢中白雪且莫吟,子夜吴歌动君心。”“我已经找你找了很久了……刺青师。”法夫尼尔微一愣怔,它视线里的杜子君已然失去了踪迹。再闪现于它面前的时候,薙刀光芒凛冽,带起漫天爀爀的风声与雷电,法夫尼尔急忙挥动双翼,生出盘旋的飓风,但这一刀劈开了飓风,劈开了乱流,也劈开了十年漫长的光阴,他提刀下劈,直向太阳般辉煌的龙目!法夫尼尔怒吼一声,刹那闭上了眼睛,薙刀的刀锋与它坚硬的眼皮相撞,巨响中溅起一路灼热的火花。杜子君嘶声咆哮,冷厉的伪装如冰面乍破,他的胸腔内滚动着那么巨大深邃的狂怒,即便是龙也要为之胆寒:“记住这个名字,你这下贱的崽种!记住这个名字,记住我是带着这个名字来宰了你的!”何等庞然的,被一瞬间点燃的杀机!恍惚中仿佛有山海一样的仇恨当头压下,勾起了法夫尼尔心中最隐秘的恐惧和胆怯,然而这情绪只出现了短短一息,取而代之便的是被激怒的暴戾。法夫尼尔的尾骨锋利如斩断尘寰的神兵,它挥舞着足有半个龙身那样长的尾椎,朝杜子君狠狠刺下,狂吼道:“区区人类!”一击不中,杜子君没有失去理智,他拖刀在浩荡的龙身上疾速奔跑,跳跃躲避法夫尼尔的反击,薙刀足够斩断鬼的身体,却难以奈何一条真正的龙,这点他心里清楚。闻折柳在战场中看见他的困境,对贺钦大喊:“哥!”贺钦没有回头,只有一柄雪亮长刀从鬼骑兵的包围中射出,法夫尼尔耗费了最多的兵力去拖住他的攻势,杀光一批下一批紧跟着填上,如同连绵不绝的海潮冲击着屹立千年的礁石。闻折柳伸手接刀,对着空中掠过的谢源源道:“去送给他!”“明白!”谢源源抱着长刀,飞向天空中的战场,大典太光世的锋刃凌厉,流星般划过,谢源源一声唿哨:“姐,接好了!”杜子君扬手,薙刀打着旋击向巨龙的脊柱,却只砸出了星星点点的火花,转瞬消逝在云海间。他握紧大典太光世,纵身自龙翻转狂舞的脊梁上跳跃,在张合起伏的龙鳞间飞速奔跑,像踏在刀山剑海之上。法夫尼尔恼火地嘶吼,疯狂在云海中癫狂翻滚,想要把杜子君甩下去摔死或是砸成肉泥,但它居然无法摆脱身上的干扰,杜子君跳下龙的肋骨,大典太光世等候许久,发出饥饿的长鸣,他一刀插进较为柔软的龙腹,凭借重力一路下坠,刀光所到之处血肉横飞,犹如犁出了一线喷薄的岩浆!法夫尼尔放声狂吼,痛得瞳孔都缩成一条缝:“该死!你该死!”它弯长蛇一般的颈,张口滚出一道黑烟,举刀挎马的涉江薙刀骑宛如洪流奔腾在巨大的龙身,朝杜子君涛涛杀去。战场上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瞬息万变的局面,愤怒和怨毒的火焚烧着他的身心,让他的双目也淬出狰狞的猩红。龙血已经溅满杜子君的全身,他却犹不满足,还想将刀插得更深一些,再深一些,直到这庞然大物再也无力飞舞再也无力反抗,直到它露出恐惧的眼神发出恐惧的哀鸣,否则这恨就不算消止,这暴怒同样不算熄灭。“来啊!再来!”千军万马也无视,龙的反抗和挣扎也无视,他只是一个人,可他震怒的咆哮犹如神的雷霆,于苍穹撼动地炸响,“十年!我等着杀你的日子,已经过去太久了!”他在嚎叫,也在狂笑,铁蹄和乱刀似豪雨冲他而去,他都没有放手,鲜血和骨骼粉碎的裂响一齐迸出的时刻,他已经从头到尾地划完了一刀,由上至下地撕开了法夫尼尔的腹部。大典太光世是被贺钦拔出来的刀,同样带着贺钦皆斩的命令,刀锋造成的伤口无法用内力愈合,哪怕龙也不行。法夫尼尔在苍穹疼得发疯,它不停打滚,鲜血仿佛泼洒的暴雪,淅淅沥沥,浇灌在满城的大火上。谢源源吓得快哭了,有振袖新造那样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打法在前,他生怕杜子君也这么干,然而他压根没法插手一人一龙的战场,龙拼命顽抗,人拼命下刀,癫狂得仿佛没有明天没有未来,他想冲上去把杜子君拉回来都是徒劳。血冲刷下来,淹没了视线,全身的骨骼断裂过半,呼吸时带起窒息的剧痛,手臂也软得再也抓不动刀。大典太光世的刀柄涂满了腥腻的血泥,正从杜子君的指缝中一点点滑落,只有一腔怒火和执念支撑着他绝不倒下,也绝不认输。第二刀横着龙的肚腹剖过,与第一刀呈现对称的直角,如果彻底划完,龙身上会出现一个赤色的巨大十字,这是最简单也最基础的刀斗术,被十字型破坏的肌肉纹理很难愈合,稍有动作都能挣裂伤口,引发二次出血。但杜子君这一刀没能划到底,他的体力耗费太过,伤得太重,三名涉江薙刀骑拼成一个冲锋小队,迎面将他撞飞了出去。法夫尼尔终得脱困,它闪电般回身,一尾劈中目标,复又探出利爪,在空中牢牢攥住了杜子君的身体,发出一阵狠毒的大笑:“人类!你以为这点小伤就能奈何我了吗?放心,马上你也会成为百分之十的增益,成为附加在我身上的光环!”扑上去救援的谢源源不由一愣,“也”?云层中金光一点,法夫尼尔睁大了眼睛,满怀恶意地凑近了掌中浑身是血的杜子君:“但是,你到底为什么如此恨我,人类?不得不说,你确实勾起了我的好奇心,你叫杜子君……啊,这个名字,我应该是在哪里听到过?”就是现在,趁你病要你命!谢源源神情肃杀,呼吸静止、心跳静止、血液流通的声音静止,霎时袖剑弹出,趁它露出破绽的时刻,毅然插向它张大的龙目!杜子君咳出一口浓稠的血,混浊的眸光倒映着龙眼被刺穿的瞬间镜头。时间仿佛静止了,除了谢源源的袖剑,还有一支金箭,自云海中射出,直指法夫尼尔的弱点。谢源源心下一惊,他和金箭几乎同一时刻抵达目标,这支箭是白景行的?他回头遥望云层,谁也不知道白景行究竟在那里等了多久,才等来这一支箭的机会,法夫尼尔心神俱裂,大吼一声,第二箭紧随其后,捅穿了它的角膜。“啊啊啊!你们这些……你们这些贱种!”龙血乱洒,法夫尼尔放声哀嚎,“我不玩了,我不想玩了!从现在开始我要认真跟你们这帮贱种较量了,等待你们的只有死亡!”它气急败坏地睁开眼睛,红瞳居然依旧是完好无损的,仿佛刚才的袭击只是谢源源的幻觉。谢源源目瞪口呆:“操啊,开什么玩笑?”地面上的攻势同时愈来愈严峻,每个人肩膀上都担着一整支军队的压力,月亮高升中天,可圣子的终点站依然遥遥无期,纵使贺钦包揽了将近一半的兵线,留给剩下玩家的数量还是太多了。池青流终于深刻理解为什么振袖新造要用命去搏,假如没有她们消灭的第一批鬼骑兵,只怕他们早就惨败归西了。偃师的本事全数放出无一保留,此刻他的十指就像绣娘的纺车,操纵牵动着上千缕透明的丝线,池青流大喊道:“跑!快带她跑!我能拖住多少就是多少,跑!”偃马分崩离析,华赢顾不得讲究,他一把抓住圣子的手,他想完成这场接力,可接触圣子的那一刻,他忽然恍惚了一下,圣子急忙道:“你没事吧?”“我……”华赢看着她的脸,忽然面色大变,“你!”圣子一愣,华赢已经狠狠给了自己一记耳光,像是要把自己打得清醒一点,可是没有用,汹涌欢快的人声穿过战场,降临在他的耳畔,他看见光,感受到风,不是当头撒下的月光,火中吞吐的热风,而是盛夏热烈的阳光,带着梧桐木清香的微风……他怎么会看见这些,看见他曾经上学时的景象?“我……我好像出现幻觉了……”他喃喃地摇头,望着圣子的眼神震惊明亮,当中掺杂着一丝怀念的喜悦,池青流差点撅过去:“你他妈傻了是不是?快点滚,月亮马上要过去了啊!”华赢打了个哆嗦,仿佛如梦初醒,这才带着圣子往前逃窜。关智羽和邱博艺挡在前方,机械大军时刻都在消耗,他抓着圣子的手,满头满脸的血滴滴答答,逐渐组成了某种有韵律的乐声,他恍恍惚惚地跑,漫无目的地思考,四周的环境割裂又融合,一会是烈焰涛涛的火场,一会是夏天明媚的午后,只有身边的人是唯一真实的存在。越来越多的鬼骑兵冲破防线,朝他们袭来,或许在往常,人海战术对他们来说未必有效,可在高等级道具都被限制的当下,人海战术就能把一群精英活活熬死。圣子也受伤了,她的手臂被流矢擦中,黄泉的法则不能约束法夫尼尔的鬼骑兵,所以他们必须带着她加紧赶路,赶在月读命离开黄泉之前抵达黄泉大河,和亚伯相见。可是沿途追来的敌军还是那么多……那么多,他们拼尽全力地追赶,哪怕被腰斩成一半也要追,哪怕只剩一条手臂一条腿也要追,法夫尼尔厉声呼嚎:“太夫!你要走了吗!你要抛下你的臣民了吗!你要离开我了吗!”这些鬼骑兵全部都是法夫尼尔的执念的执行者,它还是城主时,圣子是它握在手中最高贵的傀儡,它每时每刻都在为自己的深谋远虑而感到无上的喜悦和幸福。想想看吧,圣修女的半身,黄泉真实的主宰,传说中的红修女,还不是要对它言听计从,为了几个数据的生死而忍气吞声?龙的贪婪在这里得到了全然的满足,龙的残忍也在这里得到了全然的满足,因此就算不为了阻拦玩家,它也不会让圣子逃脱它的掌控,绝不!“你先走。”华赢忽然说。“……为什么?”圣子震惊地看着他,“我们一起走啊……马上就要到城门了,你留在这里很危险的!”华赢的眼瞳映着扑面而来的鬼骑,山洪那样汹涌那样密麻。他早就累了,按照玩家们的策划,其实他是倒数第二棒,为了确保最后关头不出事,倒数第一接力的人是李正卿和她的姽婳将军,然而走到这里了,追兵仍然这么多……比海滩上的沙子还多。要输了吗?要在这里认输了吗?他的嘴唇嗫嚅了几下,目光深处翻腾着圣子看不懂的东西。圣子突然愣住了。“你……你说什么?”她看着华赢,极力想要分辨男人唇齿间涌动的话语,“你刚才说……”“……因为我喜欢你!”华赢蓦地怒吼出声,“我喜欢你很久了,我喜欢你已经十年,二十年了!”额头上的血流下眼皮,涌进眼球,让他的视野都变成一片不祥的通红,“我不会在这完蛋……因为我他妈要帮你,我得帮你!”圣子眼眸颤抖,面前的男人一身是血,状若疯狮般摇摇欲坠地咆哮着,他在看她——然而又不是在看她。他的胸膛滚动着风雷一样的怒气,可双目居然沁出了一丝清光,就像折射着火焰的泪水:“我喜欢你很久了……小学喜欢你,初中喜欢你,高中还喜欢你……真是叫人绝望的漫长暗恋,本来打算大学继续喜欢你的,可是你也知道,我就是这么个废物东西……我考不了你的大学……也不能追上你的脚步……”他断断续续地,同时又是语速极快地喘气,仿佛要把这么多年窝囊憋在心底的话全部说出来,“舔狗不得好死,对、对,我就是不得好死,那又能怎么样?我他妈现在就是想不得好死!那又能怎么样!”他重重推开了圣子,身后薙刀骑的铁蹄已如雷鸣炮火,穷追不舍地践踏而来。“……如果死在这是我的命,那我认命了。”他哑声说,“走啊。”圣子已经哭了,她踉踉跄跄地往前跑,不停回头看那个披头散发,眼神如狮的男人。“走啊……走啊!”华赢疯了一样地大吼,“趁着月亮还没有落山,跑!跑起来!使劲跑,别回头!”他听见圣子嚎啕的哭声,遥遥的好像离他很远……别回头,别看我了,他的目光涣散,意识却还保留着一线清明。……废柴连落幕都是废柴的样子,很难看,也很狼狈的。别看我了,去追你的月亮吧,让我把这一生的高光时刻留在你心里就好……毕竟我是卑鄙的废物嘛,死都死了,也想让你再记住我最后一次……年轻时后悔,长大了还在后悔,我这辈子就是在后悔和准备后悔中过去了。不过也好,死到临头了,终于可以不后悔了。夏天的阳光明媚,全世界的欢声笑语汇聚在炽热的天空下,他好像又回到了十八岁那年,穿着毕业的白衬衫,在操场上跑得像条脱了链子的傻狗,手里只是紧抓着那朵被汗水打湿蔫掉的花。——“机心……”喂!记忆里的脸逐渐清晰起来,女孩挽着朋友的手,惊讶地转过头,干净的眼角眉梢还带着还没褪去的笑意,清新如海天的微风。我喜欢你啊!你可以不可以也喜欢我?——“……降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