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 诸神黄昏(四十三)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270章 诸神黄昏(四十三)“都是打个响指就能做到的小事,”贺钦适时谦逊地补充, “今晚一过, 第二天的太阳升起时你的话就能变为现实, 不足挂齿,不足挂齿。”闻折柳握紧盒子, 转过身去:“就这样吧,看在最后你们能这么干脆利落地把它交给我的份上,我祝姑父能在升职加薪后保住现在的位置……毕竟, 每个月多赚一点钱, 还起债来应该也能稍微轻松一些吧?”他不愿意再看他们的脸了, 他拉着贺钦快步走出大门,也将闻倩声嘶力竭的喊叫关在了身后。“快!”他深吸一口气, 重新戴上口罩, “我们还有一份拯救世界的外卖要送, 不能耽搁太久!”“收到, ”贺钦骑上摩托,“那就抱紧我的腰, 现在出发!”实验室里, 贺怀洲面色沉肃地望着眼前的绒盒, 偌大的空间仅有他、Adelaide和贺钦闻折柳四个人被允许进入。他柔声说:“折柳, 请你打开它。”闻折柳按住因为紧张而狂跳的心脏, 将手指按在上面,低声试探道:“开……开启?”他的指心微一刺痛,仿佛被什么东西电了一下, 四周足足寂静了三秒钟,那个看起来仅能容纳一枚戒指或者吊坠的小盒子忽然裂开了。……没错,就是裂开。和刘建章打开它时的反应完全不同,裂开的盒盖下透露出锐利的银白色,就像终于脱去了无害伪装的刀刃。一个活泼带笑的声音流淌出来:“身份认证已经完成。”另一个男声紧跟着响起:“欢迎你,儿子。”闻折柳呼吸凝滞,他呆住了。容器的变化仍未停止,丝绒的柔和表壳已经如蝉蜕般尽数崩裂,银色合金有条不紊地分解、重构,平滑对称地流淌出去,犹如一颗星辰的诞生,光波荡漾生辉,托举着那白鹤形状的造物向上升起。“十八岁生日快乐!”“你终于成年了,是大人啦!”一整个宇宙重生的光芒也不能比此刻更加温柔,闻折柳的鬓发都在光中朝上拂动,贺怀洲的神情又是悲伤,又是怀念。贺钦只是专注地望着闻折柳,嘴唇微微动了动。闻折柳的声音颤抖:“爸……妈……”“十八岁的生日礼物,我们真是想了好久,要不要把这个留给你……”“毕竟,这实在是……一份太沉重的礼物啊。”闻殊与柳怀梦的声音高低错落,仿佛笼罩在大地上的朦胧暮霭,闻折柳近乎贪婪地听着他们最后留给自己的只言片语,柳怀梦的语气那么温柔,像是在和襁褓中的婴孩喃喃细语:“对不起啊,十八岁的生日,却不得不让你听见这些东西。”“柳柳不会怪爸爸妈妈吧?唉,说来真是……拯救世界确实不是个好活,但总得有人去做,就像办公室的三号未必喜欢每天吃垃圾,可垃圾桶的使命就是这个,它也不想的它也没办法的……哎呀!”“神经病吧你,跟儿子絮絮叨叨说这个,你才垃圾桶你全家都是垃圾桶,给我滚!”“我全家就是你全家,我俩的全家是一家……好的我马上滚!”如此欢脱的对话,闻折柳却一点都笑不出来,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滴落。怎么会怪呢?我和你们已经分离十一年了啊……“言归正传,儿子。”柳怀梦的声音一肃,“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了解关于圣体计划的内幕,但不管你了解与否,N-star的人现在都应该找来了——直到你十八岁,能够打开它为止,我们留给你的这样东西都会持续发射屏蔽信号,以至高的密匙隐藏你的身份。因为它事关重大,我们只希望你有一个不受打扰的,安全的童年。”“你打开了它,意味着限制同时解开。”闻殊的声音插进来,“不过不用担心,儿子,跟他们走就行了,如果来找你的人里有一个叫贺钦的,那就更好啦,记得叫哥哥好啊。”贺钦的眉梢轻轻一扬,眼中闪过笑意。“圣体计划谋划长久,我们的决定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下下策,”柳怀梦接着说,“一旦计划投入使用,那必会是人类灭绝的开端。抛弃肉身,抛弃常理和自然,抛弃几千万年来的进化铁律……何曾有哪一个种族,愿将自己置身于灭世的风暴与洪水之中?”“永生是华而不实的谎言,儿子,”闻殊的声音同时沉肃了下去,“它掩盖的是人所不能承受的真相。圣体计划的核心是思维解放,而躯壳腐朽,以此求得超脱轮回的永恒生命——然而人类若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抛弃躯体,仅靠灵魂游曳在永远达不到边界的虚拟世界,那无异于把一盏脆弱的河灯推进狂风骤雨的大海之中,覆没也只是一眨眼的事情。我们必须阻止它,阻止他们,儿子。”“现在,是圣体计划完成度达到95.68%的傍晚,夕阳很美……”“……原谅我们。”闻折柳流着泪,看见星辰的辉光开始收拢,鹤羽的每一条纹路都洋溢着生命的华彩。“这就是……我们留给你的,最重要的一样遗产。”“正如N-star的核心是新星之城,世上唯一等级达到SSSS的道具,决定一切的起点,N-star的研发基地,也有其核心所在。”贺怀洲和Adelaide默不作声地听着。“——它的名字,叫【永恒的时间城】。”“回溯时间,回到错误发生之前,时间城的作用就在于此。我们将它分成二十枚碎片,这里有十枚,如果不出意外,你可以在十五岁生日那天获得第一枚。”“剩下的九枚,由我们带走。这最后的九枚碎片会变成依附病毒,入侵圣体计划的中心数据链,即便我们已经下定决心,把圣体计划从现实世界中抹除,但仍然不能排除它会在虚拟世界中死灰复燃的可能性。”“你握着的那枚,就像火种,儿子。如果一切平安无事,它可能这辈子都找不到激活的方法,反过来说,如果它感应到了剩下九枚碎片——即感应到了卷土重来的圣体计划,九枚碎片都会朝你聚拢过去,【永恒的时间城】会再次复生于你的手中,等待回到错误发生的那一刻,然后遵从你的指令……消除那个错误。”闻折柳一怔:“……什么?”“祝你好运,儿子!虽然拯救世界听起来很酷炫,但我和你妈还是希望你能做一个平凡快乐的人,度过平凡快乐的一生。”背景隐约传来催促的人声,有人笑着说还不快点马上就要出发了,有人笑着说多余的话留着回来再讲吧,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赶得上吃早饭……仿佛他们携带的不是足以摧毁一座城市的雷暴装饰,而是满载的野餐筐,他们要去的地方也不是敌方的大本营,而是阳光明媚的春天。“好吧!时间也磨蹭得够久了,那就这样吧……就这样吧!再见,儿子!”一切声音都安静了,只有那十枚芯片散发着耀眼的光,闻折柳甚至找不到方式挽留他们的痕迹。“……圣修女就是圣体计划的遗物?”他轻声问,“是这样吗?”Adelaide沉默了一会,低声道:“是的。”“在恐怖谷研发最初,研发人员中就混进了穆斯贝尔海姆的残党,”贺怀洲说,他避开了贺叡的名字,“圣体计划借壳重生,并且有了自己的思想和人格,这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事情,等到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闻折柳没有说话,贺钦温柔地握住他的手,这似乎给了他一种新的勇气,他胡乱擦去脸上的泪水,“没有关系,现在就走吧!回到恐怖谷之后,我就能得到永恒的时间城,回到一切发生的时刻,回到一切还没有开始的时刻。拯救世界不好玩,但必须有人去做。”“打开恐怖谷和新星之城的通道吧。”贺钦说,“成败就在这一场了,当然要一个更大的赌桌。”Adelaide深深地看了他们一眼,他解下一直别着的胸针,贺怀洲取下眼镜,拇指稍微发力,将左眼的晶体镜片推了出去。“第一执行官。”Adelaide说。“以及第二执行官的权限钥匙,都在这里了。”贺怀洲说,“加上你的身份铭牌,足以打开新星之城对恐怖谷的封锁,不需要通过整个上议院的同意。”“去吧。”Adelaide说,“拿上最后的十枚碎片,N-star和世界的未来都放在你们身上了,可不要觉得沉重啊。”“啊,”贺钦接过两样东西,“这不是轻飘飘的吗,比老大爷晒在阳台上的旧背心还轻呢。”“……那也不是这种轻法!臭小子胡说什么呢!”·杜子君靠在墙边闭目养神,谢源源从变幻的蓝光中看他,小声说:“他们就这样走了……”杜子君没有睁眼,只是哼了一声:“怎么,难道还要十八相送?”“没有!我的意思是说……”谢源源有点担心地皱起眉毛,“我心里七上八下的,总觉得……贺哥走了,有什么东西就压不住了一样。”他的直觉一向很准,杜子君皱了皱眉:“还有什么东西是压不住的……”话未说完,只听地平线上一声沉重的撞响,仿佛大地开裂的动静,杜子君猛地睁开眼睛,飞身扑到落地窗边,只见一直紧紧闭合的传送门,此刻居然打开了!门中透出滔天的蓝光,这贯穿了天地的缝隙缓缓张大,就像神睁开了它的眼球,所有玩家都在欢呼,“可以回家了!”他们争相奔走,令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瞬间传遍了中转站的每一个角落。“什么?!”谢源源瞪大眼睛,“是……是不是通往新星之城的路打开了,这么快!”门的裂口还在扩大,杜子君拧紧眉头,死死盯着那里,他张了张口:“……不对。”“唉?”“不对!”他怒吼道,望着控制不住,朝传送门冲过去的人潮,“他妈的一群白痴,那不是回家的路,那是找死的路!回来!”人是有从众性的生物,冲锋的势头一旦发起,就再无停下来的可能性,突然打开的门亦令许多大团的骨干措手不及,他们只来得及安抚团内的成员,与此同时倾泄出去的人潮已经呈现尖锐的三角形。“关闭中转站的大门!”李戎大吼,“不要再放人出去了!先遣队去拦住冲出去的玩家!”指挥中心乱成一锅粥,平原上冰川迭起,山石层出,将疾速奔跑的人流重重阻隔,这么一来,前行的速度确实慢了许多,但前锋的玩家仍然凭借惯性在往前滚动,即将抵达传送门前的时候,蓝光以吞食天地的势头遽然喷涌,海啸般淹没向中转站!“姐!”谢源源大喊。斯卡布罗集市蓄势待发,杜子君忽然在天翻地覆的巨响中听见了一个沉沉的笑声。“人类……你们好。”谢源源惊骇地道:“这个声音好耳熟!像是在哪听过!”“你们或许听说过我的名字,听说过我们的名字,但大家总是无缘得见,”男人还在继续说话,滔天的光海里玩家的视野被尽数剥夺,什么都看不见,只能靠直觉行事,“不过没关系,世界的齿轮还是运转到了这一刻……诸神黄昏的真意,又有谁能够参悟呢?”杜子君的声线喑哑:“……贺叡。”谢源源大惊失色:“什么?他没死?!”“我的时代已经到来!”贺叡的笑声贯彻天地,这笑纵情且充斥恶意,带着颠乱的狂喜,几乎不像是一个人类能发出的声音,更像是龙的嚎叫,“有的人——死后方生!”杜子君面色极其难看,已经猜到了他的意思。“难怪要不停地派人过来送死,”他对里世界的了解不如贺钦那般深入,但也能知道个七七八八,“到头来,就是为了在最后的关头,从里世界卷土重来啊……”“现在怎么办?!”谢源源有点慌了,“贺哥不在,他是唯一能跟这个男的对阵的人了吧?还没开局呢我们这边的大将先没了两个,这还咋打啊?”太巧了,这一切都充满了处心积虑的巧合,贺钦刚刚带着闻折柳离开,贺叡就像是提前得知了一样,立刻从里世界中死灰复燃,朝留守在这里的玩家发起进攻……杜子君神情冷肃,他紧闭着眼睛,魔女双枪燃烧着不竭的法阵。“诸神黄昏……”他嘶声说,“他要打出一个全灭的结局,目标就是所有的玩家,而现在,没有人能够拦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