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 诸神黄昏(四十六)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273章 诸神黄昏(四十六)天空中对峙着两头遮天蔽日的巨物,骨龙争先恐后地撞上去, 就像群鸦撞在喷发岩浆的火山上。法夫尼尔瞠目结舌, 龙类本不该拥有这样丰富的人性化表情, 但它的瞳仁已经缩成了一条线,显然是极其震惊的样子。加姆沉沉地笑了一声, 油滑地说:“哦哟……局面的天平又倾斜了啊,法夫尼尔大人。很明显接下来的战争就不是我能够插手的级别了,只有请您多多加油啦。”法夫尼尔激怒回头:“加姆, 你……!”但狡诈的猎犬只是笑着, 便乘着金翅雀飞离了战场。这就是诸神黄昏的走狗, 既能够在占据上风时无所不用极其地折辱对手,也能在战局甫一发生偏转的时候立刻临阵脱逃, 无所谓脸面或者尊严, 唯有输赢生死在他衡量的范围内。眼下它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回击加姆了, 六翼四足的单兵作战平台, 【炽天使撒拉弗】已经朝它狂怒地扑杀过来。杜子君操纵着这件战甲,像是外穿着一件高达, 悍然扯住了法夫尼尔的双翅, 獠牙开合, 咬住了它的脖颈!法夫尼尔惨痛地嘶嚎, 血如纷纷扬扬的火雨坠落大地, 想来灭世的战争也不过如此,两头燃烧的巨龙于苍穹开战,几百吨的重量狂啸着轰击在一处, 掀起震撼的空气波更甚于冲击的海啸,甚至将其下大地的战场都翻覆。风暴也咆哮,烈火也沸腾,撒拉弗的六翼完全遮蔽了法夫尼尔的双翼,以无以伦比的高温和巨力挤压焚烧着活龙的骨骼血肉,法夫尼尔全身都发出碎裂焦灼的爆响,不住有细小的血雾犹如喷泉般从它绽开的鳞片下溅出来,这是血压高到了临界点的表现。“逆贼……逆贼!”它嘶声怒吼,疯狂地挣扎,可一切都无济于事,杜子君看着它犹作困兽之斗,虽然眼神锐利,但里头的情感无悲也无喜,就像在观赏一出并不精彩的闹剧。“你复活多少次,我就杀你多少次。”他说,“我是谁,你记住这个名字没有?”龙是制霸天空的主人,法夫尼尔更是被冠以一切龙类的起源之名,然而现在只有赤血染红它的獠牙和下颔。它断断续续地喷血,无法掌控局面的恐惧感再次笼罩在它的心头,它看见了杜子君凝视它的眼神……他看的不是一条君临天下的龙,他的眼睛里倒映着自己的嚎叫,就像在看一条惨叫的野狗!“不……不!”它怨毒地仰起头,“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你很喜欢操控别人,掌握别人的生死和命运,是吗?”杜子君轻声问,“所以你那么喜欢刺青,因为你爱看人身上出现被你所决定,所改变的纹路。”法夫尼尔有一瞬间停止了挣扎,撒拉弗的利爪正缓缓突入它的身体,然后捏住了它的脊椎,难以想象的剧痛令它猛烈地弹跳痉挛起来,惨叫响彻天际。“……明白这一点之后,我就在想,”杜子君的语气丝毫不变,“究竟是多么懦弱低贱的人,才会将自己掩藏在这种看似能够支配他人的爱好之后?”它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了——撒拉弗的操纵者以不可匹敌的力量撕碎了它的脊骨,将其整段扯了出来!猩红的暴泉向四面八方喷涌,巨龙残破的尸体就是不竭的泉眼,杜子君松开手,任由那庞大沉重的尸体掉落下去,重重地砸在死人的军队上方,轰起的烟尘碎石腾腾翻滚,除此之外方圆百里内悄无声息,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抬头,去仰望那辉煌森严的六翼天使。【撒拉弗的叹息】是一件非常特殊的攻击武器,作为一个单兵作战平台,它的面积未免太大,攻击力未免太强;作为一件A+级的道具,它的使用条件又未免太过优厚,没有冷却时间,没有次数限制。每一个初次看过它属性的玩家都会惊叹这是何等破坏游戏体验的一件BUG道具,但只有真正使用它的人才知道,发动它的条件有多么无法捉摸。——唤醒炽天使撒拉弗,需要的是能够承受住神降的精神力!杜子君已经解除了这件力开山海的武装,因为他感到每一根神经都在被熊熊的火焰灼烧,发出咯吱咯吱的震颤,这感觉就像是上万支号角在他耳边齐声轰鸣,煎熬他的每一滴血。方才的镇定自若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全是装出来的,事实上,他说一个字,脸上的神经就抽搐一次,是耀眼的火光替他遮蔽了一二,才不至于露怯。玩家阵营的喝彩声山呼海啸,高涨的士气几乎化成了实体,从每一个人身上迸发出来。他们逐渐适应了战场的节奏,将眼前的战争视作艰难的副本开荒之后,大多数玩家都能从死亡和强敌的威胁中脱身出来,有条不紊地和身边素未平生的陌生人抱团成小队,按照各自的特长分配角色定位。白景行“唰”地抛出B+级道具【全景舞台】,霎时打通了所有人的通讯频道,宛如上线了一个全服实时交流平台,玩家眼前五光十色,信息流交错纵横,立刻冲了满屏。【能看见吗?有人能看见吗!缺3个T!再来4个HPS,伤害够高了,没有T和奶!】【远程dps有没有!坐标(332,689)来个人推小boss!】【MSMSMS!求MS!有神圣属性道具加成也可,需要驱散敌方加成!】【特殊职业的亡灵术士或者法师此条进组!坐标(1602,534)求助!】【需要奶的抠1!老子来奶你们!】【1】【1】【1!】【1111111求求爹!!】清啼陡然冲天而起,温柔绚烂的华彩如蔓延的极光笼罩战场,只见一只发光的凤凰拖曳着丰茂的尾羽飞过天际,一圈圈鸣叫着盘旋,不断撒下蒲公英一样随风飘远的光点,接触到这光的玩家纷纷满血复活。凤凰的出现除了补满己方全体玩家血量之外,还附带压制死灵生物的特性,令死人军团发出痛不欲生的嚎叫。“【不死鸟】!是那个A级道具不死鸟吗?好大的手笔!”“是哪位高人出手?我在这里先谢过爹了!”发动了这件道具的正是江山笑的副团长顾西,白景行用了【全景舞台】将全体玩家连成一个集体,而【不死鸟】的效果之一,就是恢复使用者阵营所有伤者的状态。隔着人山人海,顾西和白景行对了个眼神,对着彼此微一点头。战争已经趋于白热化,除了贺叡之外,八个神话级别的怪物尽数出动,彩虹桥摇摇欲坠,眼见就要坍塌进无底的深渊,天上地下都是怒吼咆哮,以及各类武器爆如雷霆的响声。十几个牵头的大公会全部不再藏私,将自己经历几个世界获得的高阶道具尽数甩出,一时间将诸神黄昏的战场炸得五光十色,眼前恍若失明一般。“去!”池青流爆喝一声,曾经在第五世界无力操纵的【镇山君】和【玉狮子】狂吼着扑向魔狼芬里尔,这一双超A级偃偶跑起来的动静移山倒海,显得操纵它们的主人就像一粒沙尘那样渺小,唯有无数密密麻麻的金线蛛网一般笼罩了苍穹。他用力挥动双臂,于是巨大的黑虎扑上了芬里尔的后背,白狮巍峨似雪山,此刻却像最不择手段的鬣狗一样钩住了芬里尔的肚腹,如果这一击真的成功了,那么下一刻只会有流淌的肠子倾泄出来淹没大地。玉红摇的外袍飞甩出去,舒云和舒雨犹如衔着满园春色的雨燕,轻灵地拽住乾坤大袖的边缘,向耶梦加得劈头缠绕,李戎则暂时退居二线。海拉大船的甲板早已打开,源源不绝的霜巨人正从里面爬出来,理查森麾下的死灵法师齐齐发力,就地取材,竟令方圆十里内的死人调转了方向和阵营,同霜巨人混战在一起。此刻的局势瞬息万变,由杜子君首杀法夫尼尔开始,玩家就像打了鸡血一样亢奋,竟不管不顾地向彩虹桥另一端发起了反攻!“可以了吧!”白景行大喊,“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快用啊你们那个秘密武器!”李戎眼神凌厉,拧起浓眉:“这就来了!”说罢,朝李天玉唿哨道:“天玉!”李天玉雪白的裙袍在风中翻飞飘扬,她同样大声回应:“这就来了!”这对兄妹以相同的姿态凌空飞跃,悬浮在半空中,双手于胸前张开,虚虚拢着一点璀璨的明光——倘若闻折柳还在现场,他一定能看出来,这就是在第六世界驱逐了黑修女肉身的起手式,召唤玩家当前所能掌控的最强道具的起手式!“圣人作,钻燧取火——”李天玉睁开眼睛,目光无比坚定。“——使王天下,号之曰燧人氏。”李戎低声笑道。这一刻,天地暗了下来。黄昏的劫云颓艳如血,压在天空中的模样仿佛压着十万大山,大地亦涂抹着深深浅浅的红,时间趋于静止,每一分每一秒的流速都无限延长。杜子君从修整点抬起头,望着这异常的天色。战场万籁俱寂,没人说话,唯有心跳震动胸膛,他们不约而同地抬起头,以瞻仰的姿态凝望那两点耀芒,那象征着开蒙和智慧的火光。“……他们到底准备了多少这玩意儿?”他皱起眉头,喃喃地问。与第一次发动时的景象完全不同,李戎和李天玉高举双臂,捧起的明光映亮万里山河,诸神黄昏那宿命般悲凉破败的惨象亦退却了。一个头顶天,脚踏地的巨人从东方的地平线上站起来,掌心托举着一簇小小的、灿烂的火种。——混沌由此结束,文明由此开始。光如流星飞射,照彻太古至今的长夜!以天下之火为圆心,绽开的气浪颠覆了目力所及的任何一寸土地,时间徒然加速了一万年,死人大军灰飞烟灭,彩虹桥分崩离析,芬里尔发出肝胆俱裂的哀嚎,它已经被燧人种杀死了两次,但每一次都无从闪躲,避无可避!血肉和灵魂皆从那些神话中走出的怪物身上消散出去,留下的只有干净的骸骨。光海吞没深渊,继续朝着敌方的大本营席卷而去,杜子君的视野被剥夺了,他无法观测眼下的战况,但他心中正在打鼓,这一击是否能击退穆斯贝尔海姆,或者逼迫贺叡出手?无人入眠,乃至全体玩家中都只有贺钦和闻折柳与他进行过短暂的交锋之后还能取得胜利,他的能力至今仍是一个谜题。寂静中,忽然传出一个沉沉的笑声。“燧人种?”男人的声音悄然响起,柔滑得仿佛丝绸,在每个人耳廓上缓缓打转,可同时又带着毒蛇般的阴鸷,“这就是你们最后的王牌……传说中本该高踞SS级的宝座,却因拆解而跌落等级的燧人种?”李戎苍白的脸庞无比凝重,他能感觉到,燧人种造成的冲击波减缓了!就像遭遇了一面墙的阻隔,再也无法触及墙后的东西。“停止。”男人懒散地说。光海蓦然震荡,发出不甘的轰鸣!李戎大口喘气,无法相信……他无法再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因为这是绝无可能的事情,燧人种即便拆解成数份,被迫降低等级,由天下之火的要员带进恐怖谷,它也绝不是能够轻易被命令的东西,它是点燃文明的火种,是一种闪耀万世,生来指引众生的概念,何等的高傲与荣光,岂能被平平的两个字所压制?可这事确确实实地发生了,燧人种的内核在恐惧,作为它的另一个使用者,李天玉也察觉到了这种退缩的先兆,她颤声道:“不……这不可能!”“停止。”男人第二次开口,奇异的细微声响窸窣摩擦着每一名玩家的耳膜,继而是哗啦一声——他居然在看书,于是翻动书页的声音也随之传递到所有人耳边。杜子君呼吸一窒。“还不愿意停下来么?”男人说了第四句话,“既然这样,那你就再被拆一遍好了。滚下王座的废物,何以攀登通往神国的天梯?”唯一一丝反抗的苗头也被掐死,光海飞速收缩,它一路后退,显露出曾经被它覆盖的地面和零落的骸骨,最后强行回到原点,重新聚拢成两粒闪烁钻彩的圆点,光点在空中疯狂旋转,发出清脆的破碎声!这是杜子君,同时也是所有玩家第一次亲眼目睹一件超高阶道具的破灭,【燧人种】周遭的空间皲裂出暗色的纹路,密密麻麻的数据流被强行拽扯出来,旋即消散在未知的虚空里——贺叡正在用剥丝抽茧的方式毁掉它!李戎面色煞白,眼眶却红如滴血,他怒吼道:“住手、住手!”没人能动,玩家眼睁睁地看着燧人种被抽干了内核,最终变成了光泽晦暗的,石子那样的东西,轻轻粉碎在了半空,而后随风消逝。……翠玉录。杜子君明白了,但是太晚了,他压根想不到圣修女会把这样一件大杀器留给贺叡,她想干什么?他们又想干什么?他心知肚明,从这一刻开始,败局就已经是无可挽回的结果了。贺叡手握至高无上的权与力,穆斯贝尔海姆的下属死光了又怎么样?现在他才是君临全场的帝王,即便贺钦回来,也未必能从他手上占到便宜,其他人还能做什么?他的眼神无意识下瞥,忽然愣了一下。队内频道中,一直灰着的三个名字里,闻折柳和贺钦的名字忽然闪了一下。怎么……难道是翠玉录与燧人种之间的碰撞,导致这个世界的空间也出现了不稳定的缝隙吗?玩家阵营万念俱灰的时刻,他快速打出三个字,试探着发了过去。再快点,再快点!否则一切都来不及了!·闻折柳和贺钦骑在长夜王的脊背上,身后的星光斑斑点点,早已所剩无几,闻折柳终于明白贺钦为什么说有了万军之势,仍然打不赢圣修女,因为在穿越世界和世界的隔阂之后,流星之枪就为了保护他们基本消耗光了。此时此刻,圣修女已然站在了他们面前。“瞧瞧,瞧瞧……”她笑着,不住打量他们,“瞧我发现了谁啊?”“如你所见,”贺钦勒住长夜王的缰绳,“两个人类。”圣修女轻笑了一声:“两个逃出去……又去而复返的人类?那你们的身份可不一般啊!既然已经走了,何必再回来呢?”“因为诺言。”闻折柳回答,“承诺就是那种必须要达成的东西,难道你的一生中,就没有谁对你许过这样的诺言么?”他在试探圣修女。“不用试探我,”圣修女的笑容冰冷,“信如尾生高,则不过不欺人耳。”名为尾生的男子为了信守和情人相约的诺言,不惜一直守在暴雨中,直至洪水淹没他所站的地方,令他抱柱而死。但即便如他一般守信,也不过是不欺骗人罢了。闻折柳没想到她会引用这样一个古老的典故,带着讥讽和藐视的态度。“抱柱之信,至死方休。”他答道,“所以我们一定要回去。”圣修女的笑容收敛了一瞬,继而盛放得更加妖艳,纵使永愿头纱遮盖了她的半脸,但他们都见过她曾经风华正茂的模样,对比起从前,她现在就像被血涂过般美。“我知道你们想做什么。执行官打开了新星之城对恐怖谷的封锁,为什么呢?大约是我设置在终点的小阻碍起了作用,玩家无法回到现实世界,但也没有退路,于是只好将希望寄托在你——唯一能够打通屏障,并且拥有职高权限的人身上。”“我猜,这一定是非常有勇气的一次集体决议……就算不能回家,也要拿起他们所能拥有的一切,对我发起反叛的冲锋号角。啊!人性之光辉,之丑恶,当真令我大开眼界呀!”贺钦问:“那么,你意下如何?作为恐怖谷的主脑,你能冲破几百层严防死守的防火墙,可你的王国就不一定了。我打开新星之城对恐怖谷的封锁,想来也正合你意。”“我不懂,”圣修女说,“垂死挣扎,当真要比乖乖归顺好得多么?你们人类一向是利己的生物,纵然神性的火种曾经在人历史的长河中短暂辉耀过几次,然而更多则是失败。你们创造,为了毁灭,你们生存,为了死亡——正确的选择难道不是劝阻大多数人留下来,保住你们脆弱的性命,为了即将到来的新世界欢呼雀跃?”“很遗憾,”贺钦说,“我们没法响应你高明的提议。”“那我也很遗憾。”圣修女耸耸肩,“你们就留在无尽的虚拟缝隙里吧,大业在即,我不想放你们过去。”贺钦笑了。他显得淡然自若,不曾为圣修女断然的回绝表现出一点焦急:“我记得,你以前和我有过一个赌约,现在我已经通关了全部的世界——在你默许的阻挠之下。虽然我赢了,不过你还是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那么,你还愿意跟我再赌一次吗?”圣修女停下了脚步,好整以暇地道:“哦?”“玩家能赢。”贺钦笑着说,“打开新星之城的封锁之后,你肯定要再次回到恐怖谷,以那里为据点开始你的大业。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跟我们一起回去呢?回到你的王国,再观赏一下人类的负隅顽抗,难道不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么?”“说的不错,可是,你已经没有筹码再跟我赌了,执行官大人。”圣修女笑得优雅,但冰寒的杀机早已在他们身边弥漫许久,每一句话都需要如履薄冰的小心。闻折柳的通讯频道闪了一下。“等等!”他眼神明亮,忽然叫道。“你把翠玉录……留在了恐怖谷?”他问。贺钦眼皮子一跳,翠玉录?翠玉录留在恐怖谷,除了圣修女,又有谁还能使用它?“你把翠玉录……留给了贺叡?”贺钦尖锐地反问,“你放在那里的小阻碍,就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