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 诸神黄昏(四十九)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这是一个无解的难题,但是答案比所谓的电车难题还要不言而喻得多。

选择使用弗丽嘉之誓,玩家从诸神黄昏中逃脱,恐怖谷成为承受审判的载体;选择转身离开,他一人得以保全性命,人类玩家和恐怖谷一起完蛋;最后一个选项,他成为奥丁,成为任期短暂的世界之王,朝那终结的命运举起讨伐的旌旗……随后人类幸免于难,恐怖谷幸免于难。

将三枚砝码摆放在衡量的天平,孰轻孰重,着实是一目了然的事情。

“你真的决定要这样做了吗,虚空之子?”斯莱普尼尔沉沉地望着他,那目光无悲无喜,只有怜悯,“此世是一切纷争战乱的开端,是值得沉入地底的罪恶源头,拿起弗丽嘉之誓,你便可得到两全其美的结果,为何还要牺牲自己?”

黄昏的霞光里,谢源源像一座屹立在旷野上的缄默雕像,无言地眺望着远方的地平线。

“圣经上有一个故事,我之前一直不理解,”他轻声说,“罗德为何要向神遍遍恳求,到最后说哪怕索多玛仅有一个义人,这城便不该毁灭。那是罪恶滔天的城池,是神也忍无可忍的恶孽之地,区区一个义人的光辉,凭什么能换取全城的赦免权?”

“现在我终于懂了……只要还有一个人,你心里的一个人,”谢源源与斯莱普尼尔对视,“即便需要为此挽救全部的地狱,也在所不惜。”

斯莱普尼尔后退一步,居然避开了他的注视。

“你眼里燃烧着神火,孩子。”它低声说,“难道你就没有值得依靠的同伴了吗,你这孤身而来的迷途者?魔盒中唯一未被放出的东西名叫希望,所以人类总是难以学不会等待,学不会盼望明天,何不等待他们?”

谢源源说:“我有同伴,我就是为了救他们,才来和你求助的。他们都是很好的、很好的人……可我不能一直依赖他们,时间太珍贵了,说不定过去的每分每秒都在死人,我不能贻误时机,必须尽快做出决定。”

斯莱普尼尔长长叹息。

“如果这是你的选择……”它的眸光骤然凌厉,“那就来追上我!想要跨上我斯莱普尼尔的脊梁,你就要跑得比星星更快,比光阴更快!”

八足神马长嘶一声,宛如开启了时间转轮的号角,旷野回荡着它降临的足音,这是真正神的速度,连光都远远地被它抛在身后,连时间都远远地被它抛在身后。它扬起前四只马蹄,跨越了天空和海洋的距离,后四肢马蹄已经踏在了星辰的边缘,谢源源只看见能燃尽天下的火光,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怎么追?如何追?

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只来得及将蝴蝶重新放回怀里。

如果这次追不上,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吗?

追上奥丁的神马,比星球的转速还要快——这绝不是仅凭人力就能做到的事情,不过,回想一下斯莱普尼尔的话,他也不能完全算人啊。

“对不起啦,”谢源源说,“这一次……是真的不能再听你们的话了。”

他伸出手,仿佛在空中捏住了什么东西,雪亮的袖剑弹出腕间,剑过无声,一如他取走每一个敌人性命的间隙。

一个人怎能追上转瞬即逝的星星?

“但我是……”他的声音已经无边的弥漫开来,“……无处不在。”

当斯莱普尼尔叫出这个称号的时候,谢源源心里已经有了隐隐约约的预感,自己是需要,也是一定要走到这一步的。

再次斩断自己和尘世的联系,被人间所遗忘——或许正如斯莱普尼尔所说,他是虚空的孩子,生来寂寞,就连死去的时候,也合该是寂寞的。

小透明又怎么了?

小透明也能救回自己喜欢的人……小透明也有春天啊。

谢源源闭上眼睛,又张开眼睛,事实上眼皮早已无法阻隔祂的视线,祂的意识于一瞬间扩散到了无限大的边界。

祂看见一切,观察一切,自太古留存至今的秘密全然展示在祂面前,那些被人们遗忘的悲伤和欢笑尽数承载在祂的肩头。

祂是虚无。

——与“有”对立,与“一”对立,与“铭记”对立,是万物无法目视,无法感知,然而切实存在的东西。

“我已经……看见你了。”祂说。

祂当真看见了斯莱普尼尔的足迹,这绝世的神马全力奔跑起来,任何想用目光捕捉它踪迹的人或神只会被马蹄燃起的明光烧毁眼球,只有无所不在的虚空,能够将它容纳在自己的怀抱内。

谢源源轻轻靠上它恍若焚烧的鬃毛,像从上空降下一层笼罩的轻纱。

“我抓住你了。”祂说,“斯莱普尼尔。”

八足的神马厉声嘶吼,高高扬起前蹄,它沉重践踏大地,身后宇宙绚烂,星球破碎的遗骸呈放射状,飘荡在真空的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