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 诸神黄昏(五十四)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不管什么修女,先回大本营休整一下!”闻折柳拾来打飞出去的刀,贺钦的重量多半压在他的肩头,手中的月戒闪烁着微热的光,一如从男人身上流下来的血,“疼吗?”

贺钦笑了笑,嘴唇干燥苍白:“不疼。”

大地一阵又一阵的震颤着,仿佛有什么东西即将破开地壳,诞生于诸神黄昏之后的人间。谢源源和杜子君赶在前面去看玩家的安危,两个人慢慢走在后面,残霞如血,映着一双彼此不分的影子。

“最后的……是什么?”闻折柳撑着他,忽然问。

贺钦知道他说的是那根鉴定过的木头棒,于是笑了一声:“那天……”

他停顿了一下,才低声说:“……那天也是这样的傍晚,雷暴装置毁了整个基地,到处都是断壁残垣。”

贺钦抬眼,四顾一圈:“我把他拖出来,本来是想杀了他的,因为我知道,即便做出这种事,依照他的身份,也不会受到什么实质性的损伤。他看出了我的意图,用枪打断了我的刀,然后我抄起一根木棒,打断了他的四肢。”

他的口吻平淡无常,好像说的不是什么煮豆燃萁的往事。记忆的光影不住跳跃,翻到了更久以前的那一页。

贺钦在很小的时候发过一场高烧,无论科技发展到什么地步,小孩子在最初生病的时候还是很难受的。他下意识想要寻求父母温暖的怀抱作为宽慰——无论他是个天生不爱笑也不爱说话的小怪胎,还是父母的婚姻早已名存实亡,都不能阻挡他这个念头。

于是他悄悄走到父母的房间外,同时听见了房内隐隐约约的争吵声。贺钦自小就耳力很强,那扇昂贵的雕花梨木大门没能遮掩多少声音,他听见这对男女相互指责,母亲抱怨父亲不检点也不收敛的私生活为家族带来了许多非议,父亲则讥讽母亲豢养的情夫众多,又有什么资格来争夺孩子的抚养权?

年幼的贺钦睁大眼睛,沉默地立在门外。

紧接着父亲开始质疑小儿子的出身,他尖刻地询问母亲,这个孩子从生下来就冷得像石像,你确定他不是你和别人的种?母亲不甘示弱,唇枪舌剑地反驳,这恰恰证明他是你的儿子,和你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讨人厌!

他们争夺的是贺叡,没有他。

因为贺叡的表现更讨喜,也更有希望——他起码是一个家主候选人的强力预备役。

贺钦的嘴唇动了动,但他最终什么都没说,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安静地喝了水,吃了药。

没过一会,年幼的贺叡便急急忙忙地旋开了门把手,将头探进来。他满脸的汗,额角还有一块颜色很深的淤青。

“你知道吗!”他慌里慌张地爬上贺钦的床榻,坐在边上,“我刚刚听佣人说,爸和妈要离婚了!真的假的,不至于吧?”

贺钦静静地注视他,贺叡见他反应冷淡,不由抓住他的手,想把他往床下拖:“走,我们去劝劝他们……一家人好好的,为什么要分开啊?”

贺钦把手抽了出来,贺叡一愣,回头看他,贺钦淡淡地说:“离婚又不是死,他们既然不合适,那就应该分开。”

贺叡怔怔地与他对视,一双眼睛懵懂震惊,一双眼睛漠然宁静。

贺叡愣了一会,闭上了嘴,慢慢从床上滑下去,走出了弟弟的房间。他深深看了贺钦一眼,像是真正地看清了他这个人。

隔阂是什么时候产生的?

残霞丝丝缕缕,漫卷着染红颓暗的天空,贺钦笑了笑,低声说:“天生就是道不同的人,用血缘扭绊在一起,所能造成的结果……也只是更大的悲剧而已。”

不过,这个问题的回答,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他毁了我向往的人生。”

星月双戒微微闪光,玄而又玄的联系里,闻折柳竟也能模糊感受到他刚才所想的东西。

“……这样啊。”他轻声说,“所以对他有克制效果的唯一武器……实际上就是木棒?”

他的心情也是复杂的,贺叡被折断四肢,打入里世界,他确实应该高兴一点,可贺叡确实没有像穆斯贝尔海姆的其他人那样真正死亡。只有圣修女和恐怖谷的事也解决了,他才能得到最终的审判。

想到这里,刚刚放松一点的心又被贺钦的伤势和接下来扑朔迷离的局势吊起来了。

“一物降一物,游戏的魅力就在这里。”贺钦说,“任何一个开放型的世界,都以支持玩家能够不择手段达成任务目标为终极目标。你杀一个人算完成任务,制作一个以假乱真的死人傀儡也算完成任务,通过催眠来欺骗委托方也算完成任务……不管这里和现实有多么相似,游戏终究是游戏,这是他永远想不到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