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外五篇:铁钩 2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金凌道:“这张椅子就摆在我床头, 离的很近。一开始还空无一人, 过了一会儿,就忽然坐了一个黑衣人。”

金凌想看清这张脸, 可这人低垂着头, 散下来一半长发挡住了脸, 周身只露出一双雪白的手,搭在扶手上。

他悄悄调整了一下镜子的位置, 可手腕刚动, 似乎觉察到了什么,那女子慢慢抬起了头。

那张脸, 遍布着数十道鲜血淋漓的刀痕。

魏无羡并不意外, 小辈们则都听得呆了。

“等等?”蓝景仪放了一碗粥到金凌面前, 道,“女鬼?怎么会是个女鬼?你会不会吓傻了看错了……”

金凌一掌拍去:“听谁说我傻也不想听你说。虽然血是血头发是头发的基本看不清长什么模样,但是发髻和衣服都是年轻女子的样式,肯定没错。是我们方向找错了。”他道, “虽然铁钩上的确是有怨气未消, 但在白屋子里作祟的, 恐怕不是钩子手。”

蓝景仪道:“你就没多花点时间仔细看看,看清容貌嘛……说不定可以根据容貌特征,比如痣或者胎记什么的去查她的身份呢。”

金凌没好气道:“你当我不想。我本来想的,但那女祟觉察到了被镜子反射的月光,马上抬头看这边,镜子照到了她的眼睛, 我一不留神和她对视了。”

当窥探时被邪祟发现了,那便绝对不能再看下去了,必须马上放下镜子,闭上双眼,假装熟睡。若非如此,恐将激发邪物的凶性,令其杀意大增。蓝景仪道:“好险好险……”

桌边七嘴八舌:“可那飞贼的眼睛里没看到女人啊。”

“没看到不代表没有,兴许是那飞贼位置偏了……”

“不是,这女鬼,为什么会是女鬼,她是谁啊!”

蓝思追道:“这女子的脸被划了数十刀,那她很可能是钩子手的众多受害者之一。金凌看到的一定是她的怨气残影。”

怨气残影,便是邪祟某个怨气深重的场景的不断再现。通常是临死前一刻,或是让它恨意最甚的某件事。

金凌道:“嗯。我看昨晚镜子里照出的白屋子,陈设和现在完全不同,像是一间客栈。大约白府建起来以前,这里曾经有一间客栈。那女子就是在这间客栈里遇害的。”

蓝景仪道:“哦哦,说起来,确实,我们查到的东西里有人提过,钩子手可以轻松撬开客栈的锁,他经常在夜里潜进去,挑孤身一人在外的女子下手!”

蓝思追道:“而这位姑娘,或者夫人遇害的那个房间,刚好和白府建起来的白屋子,处在同一位置!”

难怪白家主人一口咬定白府没有任何陈年秘案,也没人死于非命,并非刻意遮掩隐瞒,而是因为,他们当真很无辜,这当真不关他们的事啊!

金凌拿起粥喝了一口,故作淡定道:“我早就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也好,反正都是要解决的。”

魏无羡道:“金凌你待会补个觉,晚上还要干活的。”

蓝景仪瞅了一眼他的碗,道:“魏前辈你没吃完,不要留剩啊。”

魏无羡道:“不吃了。你多吃点啊景仪,今晚可是你打头阵。”

蓝景仪一惊,险些把碗丢了:“啊?我??打、打什么头阵?!”

魏无羡道:“金凌昨晚不是没看完嘛,今天我们一起看完它,见识一下。你带头。”

蓝景仪失色:“魏前辈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怎么会是我?”

魏无羡道:“哪有搞错。历练嘛,人人有份,人人都有机会,人人都要上。思追金凌都上过了,下一个决定就是你了。”

“为什么下一个就决定是我了……”

魏无羡当然不会直说是因为除了蓝思追金凌以外这群小朋友里他只记得蓝景仪的名字了,只拍拍他肩,鼓励道:“这是好事!你看其他人,大家都多想上啊。”

“哪有什么其他人,这不全都早就跑光了吗!”

无论蓝景仪怎么抗议,子夜时分,他还是被推到了白屋子的最前方。

白屋子外横了几条长凳,排排坐满了人。一人在纸上戳一窗洞,瞬间纸窗就变得千疮百孔,惨不忍睹。

蓝思追一指戳好了他的那个窗洞,心道:“总觉得……这已经根本不能叫‘窥探’了,戳成这样,还不如直接把这面纸窗拆下来……”

蓝景仪果然被魏无羡提到了最靠前的位置,从这个地方,他能看到的东西最多最全,也最清晰。若是看戏,那便是千金难求的头等座。只可惜蓝景仪半点也不想要这个头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