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第三十五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这一晚乔晶晶睡得意外地沉。

隔天便是大年三十。

醒来的时候已经天光大亮,睁开眼,鼻子里先闻到了食物的香气,她想起什么,起床拉开卧室的门,果然,厨房那边传来了熟悉的嗓音,父母已经到了。

再怎么忙,大年夜肯定是要一家人一起吃饭的。这些年她回去过年的次数多,但是偶尔也有像今年这样,因为她有工作,父母过来团聚的。

她走到厨房门口,父母看见她,都是笑逐颜开,“起来啦,没敢吵你。”

乔晶晶走过去抱住了乔妈妈。

乔妈妈有点惊讶,拍拍她:“晶晶,怎么了?忽然跟我撒娇。”

“没什么。”乔晶晶闷闷的声音。

乔爸爸忙碌中瞅了她们一眼,酸溜溜地:“你女儿不一直都这样?饿了吧?”

“嗯。”乔晶晶放开妈妈,“有什么吃的?”

乔爸爸早就给她炖着甜粥。乔晶晶在厨房的小桌子上一边喝着粥,一边听父母在那为了年夜饭争论。

“你怎么把牛肉也从家里带来了,这么一大块吃不掉。叫你花头多点,但是每样少弄点的,明天一早我们就回去了,晶晶又不吃饭的。”这是乔妈妈。

“年夜饭怎么能少,要有得剩才是好兆头。”这是这几年转行研究厨艺的乔爸爸。

“迷信,浪费。”乔妈妈下结论。

乔晶晶抬起头,“你们不跟我明天晚上一起走?”

她明天在东方台的演出大概□□点结束,还以为父母会等她一起回鲸市的。

乔爸爸切着牛肉:“今年年初一晚上轮到我们家请客,早上回去准备起来。”

乔晶晶懊恼:“那还不如我今天回去吃年夜饭,省的你们跑来跑去了。”

乔妈妈说:“那你不是要跑来跑去,我们空,还是我们来,万一路上堵了你赶不上节目就不好了。”

“哦。”乔晶晶没再说什么,捧着粥碗慢慢地喝着。

一碗温热的甜粥滑下肚,好像从心底开始妥帖暖和起来,空旷的屋子里,再度充满了热闹的人间烟火气息。

晚上的年夜饭辜负了乔妈妈的期待,菜色是多,可是份量也太多。互相说了几句吉祥话后,乔妈妈又开始念叨乔爸爸。

后来两个人就一致劝乔晶晶多吃。

乔晶晶心里苦,她也想多吃啊,但是想起明天演出时要穿的裙子,还是只能克制。

吃完年夜饭就开始看春晚,父母在沙发上坐着,乔晶晶陪他们坐了一会,一个人拿着手机坐在了落地窗边。

心急的人已经开始发春节的祝福,而她凌晨发过去的微信,却一直无声无息。

零点的时候,更多的祝福微信涌了进来。

她每年都是复制着回复一下,今年却好像忽然有了耐心,坐在窗边打了无数条“祝你春节快乐”。

等到一切静止,她都没放下手机,手指无意识地在微信页面上往下划着。等到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她猛然站了起来。

如梦初醒般,复又觉得自己可笑起来。

年初一一大早乔爸乔妈就回去了,乔晶晶中午吃了点剩饭剩菜,下午比较早的去了场地彩排。

演出很顺利。八点多结束后,乔晶晶换好衣服,带着小朱离开了后台。走在去车库的路上,想到明天开始终于可以放几天假,她的心情不由明快起来。

小朱的心情似乎更好,抱着东西走得蹦蹦跳跳的,简直按捺不住的雀跃,乔晶晶奇怪地问:“什么事情这么高兴?”

“啊没有没有。”小朱连忙摇头否认,没过三秒又一脸谜之微笑。

乔晶晶懒得再盘问。

不过等到了地下车库,她终于知道小朱一脸的兴奋从何而来。

不远处,等着她的车前,身材修长的男人站在那里,微微靠着车,垂眸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大概听见了她的足音,他若有所觉地抬头,目光直直地朝她射来。

乔晶晶脚步一顿,然后稳稳地走过去。

于途站直了身体,看着她走到车前,嗓音低沉地说:“你回鲸市,我来蹭个车。”

乔晶晶沉默了一下,转头问小朱:“他什么时候打电话给你的?”

“昨天下午。”回答她的是于途。

小朱在旁边笑得一脸傻白甜。

乔晶晶几乎可以想象昨天小朱接到电话是多么的兴高采烈,然后配合他瞒着她给她一个“惊喜”,毕竟她什么都不知道,话说回来,就算小朱知道什么,大概于途也有办法说动她。

司机下车来帮她们拿东西,乔晶晶一言不发地拉开了后座的门。今天开的是一辆suv,小朱跑到另一边也要上车,乔晶晶阻止她:“你不用跟我去了,多陪你妈妈几天。”

小朱是单亲家庭,妈妈早就接到上海,所以年也是在上海过的。

小朱说:“没关系啊,我明天跟司机师傅一起回来,我跟我妈说了。”

晶晶瞪了她一眼,小朱举手,“好吧好吧,那我不跟去了。回头我跟师傅一起去接你啊,你自己收拾东西老丢三落四。”

于途忽然说:“司机师傅也不用送我们了。”

大家都是一愣,乔晶晶看向他。

于途:“我来开车。”

乔晶晶虽然不想和他说话,此刻却是忍不住:“你有驾照?”

“有。”于途说,“有时候我们单位要做一些外场环境考察,会去一些极端环境,沙漠雪地之类的,我都开过,普通高速你可以放心。”

他说着从口袋里拿出钱包,打开取出一本证件递给乔晶晶。“我的驾照。”

于途坐在驾驶座上,汽车缓缓地开出了地下车库。

车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乔晶晶坐在了后座,手里拿着于途的驾驶证——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鬼迷心窍地把他的驾驶证接了过来,现在拿也不是,还,似乎也很奇怪。

她把目光投向了车窗外五光十色的街景,车里安静得过分,过了一会,于途开口说:“晶晶,帮我开下导航。”

乔晶晶看着外面没动,轻轻地说:“你连路都不认识,抢司机的活做什么?”

于途没再说话,沉默地开着车。乔晶晶的心却被他搅得不再安宁,片刻后,她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不用回家过年吗?”

“我早上从鲸市过来的。如果昨天不是除夕,我昨天就来了。”于途的声音也很轻,“晶晶,我急了。”

乔晶晶心弦一颤,忍不住朝他看去。然而从她的角度却只能看见他绷紧的下颚,握着方向盘的手似乎格外用力。

好一会儿,乔晶晶说:“我睡一会。”

“好。”

乔晶晶头靠在后座的玻璃上,其实毫无睡意,甚至没有假装睡觉。所谓“睡一会”不过是保持沉默的礼貌托词,彼此心知肚明。

汽车驶离了五光十色的都市,行驶在单调的高速公路上。高速上没有路灯,车里一片昏暗,只有在和对面的车交汇而过时,才照进来片刻光亮。

而每次这片刻光亮亮起来的时候,乔晶晶都会从迷思中惊醒一下。

她低头打开了他的驾驶证。

上面的照片英挺而清峻。

他说他急了……

她“啪”地合上了证件。

不知过了多久,汽车离开了高速,开进了高速服务区的弯道,乔晶晶微微一动,于途立刻察觉了,简短地解释:“加油。”

师傅居然没加满油?

她往前面仪表盘看了一下,并不太看得懂。仪表盘上的时间显示到鲸市大概还需要一个小时,她犹豫了一下,不太自在地说:“我去下洗手间。”

于途调转了下方向,“好。”

于途把车停在了公共洗手间旁边的一个角落。

乔晶晶戴上口罩下车。等从洗手间出来,却见于途背对着站在公共区域洗手的地方,好像在等她。

她脚步缓了一下,于途适时地回头,淡淡地解释:“太晚了,不太放心。”

乔晶晶“嗯”了一声,两人一起往车那边走。

时值隆冬深夜,又是年初一,服务区里没什么人,四周空旷而安静,好像都能听见旁边的人呼吸的声音。

于途走在身边,她的羽绒服偶尔会摩擦到他的大衣,无端生出一丝令人遐想的暧昧。乔晶晶往边上让了让,下意识地加快了脚步。

到了车前,乔晶晶依旧往后座走去,然而手才扶上门把手,一只男人的手掌却突然横插过来,用力地按在了车门上。

凛冽的男子气息顿时将她笼罩。

乔晶晶心头猛跳一下,没有动弹,半晌,于途压抑暗哑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真的没有意义了吗?”

乔晶晶目光定定地看着他按在车门上的手。

“你为什么要给我写信,回答那些问题?你后悔了吗?因为我以前那么傻,让你感动了?”

乔晶晶低声说:“我不要这样的,于途。”

于途眸中闪过一丝涩意,“我是不是做了一件很蠢的事?”

乔晶晶抿住唇。

“这些天,我每天写信到很晚,可是从来不觉得累,踌躇满志,很多期待,以为你收到会开心。晶晶,会这么想,我的智商是不是降到负数了?”

他的声音涩涩地,“我这辈子做过的蠢事大概全都给你了。”

“但是,我也想不到其他办法了。”他轻声说,“不是因为看见聊天记录才后悔,我早就后悔了,只是不敢承认。”

“后来我出差,在沙漠里待了一个月,我以为我还在挣扎,可是有一天我发现,我挣扎的时间太少了,大部分时间我都在想,我该怎么挽回你。”

“甚至开始怪你。”

怪她?

乔晶晶终于转头看他。

于途缓缓地抬起手,摘下了她的口罩,目光温柔而苦涩,“怪你为什么要这么快来问我,如果再给我点时间,我自己就跟自己投降了,那时候让我来问你多好。”

明明知道不该被他带着走的,可是乔晶晶却控制不住自己地问:“问什么?”

“问,‘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空气仿佛凝滞。

两两相对,于途注视着她,认真地、慎重地又问了一遍:“晶晶,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乔晶晶看着他,抑制不住地眼睛酸涩。

眼前的这个人,她喜欢得太久,太久了,中间一度释然过,可是却那么轻易地卷土重来。

他身上有她一切喜欢的东西,他定义了她对爱一个人的理解。

她拒绝得掉他吗?

她心里知道,很难很难,可是这样的认知却让她那么的委屈和难过。

沉默了好久好久,乔晶晶低下头,低落的声音。“我有点愿意,但是这样说,心里又不开心。”

一瞬间于途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被揉碎了,尖锐的刺痛一下子穿透了四肢百骸,他再也克制不住地用力把她揽在怀中。

“对不起。”

一时间什么智商情商都化作灰烬,面对怀中委屈之极的女孩子,他只感觉到心乱如麻,束手无策。

他把她抱得更紧了些,在她耳边喃喃重复着。“对不起。”

乔晶晶没有挣扎,任由他把她紧紧抱在怀里,脸颊压在他柔软的大衣领子上。她觉得自己太软弱了,可是她现在有点不想思考。

“我不要找一个,我喜欢他,比他喜欢我的多的人。”她说。

“这个理由不成立。”于途说,“我没有少。”

“有的。”她指控他,“你说我们不合适。”

“那是因为考虑到了一些很俗气的原因,比如说,收入。”于途有些艰涩地说,“比如说,我能给你什么,有没有时间照顾好你。”

“我也没时间照顾你。”乔晶晶说,“真的喜欢一个人会很冲动,不会犹豫挣扎,不会想那么多。”

“那我大概和你不太一样,我想的太多了,你想不到的多。”

“还有哪些?”

“大概,快想完一辈子了。”

乔晶晶在他怀里安静了一会,固执地说:“反正比我少。”

于途心中心疼的情绪弥漫。

“那这样好不好。”他低头,“你告诉我的一个计算方法。怎么计算多少,然后我来补上,但是你不能连你的计算公式都不告诉我。”

乔晶晶眨了下眼,有点懵,计算公式是什么鬼?

为什么他们的对话中会忽然出现这个?

她懵了一会,“……你又欺负我。”

于途:“……”

他立刻说:“我错了。”

“我没有答应你。”

于途叹气:“我知道。”

过了一会。

乔晶晶低声说:“我冷了。”

“那我们上车,但是你坐前面来好不好?”于途几乎是在哄她了,“帮我开着导航,剩下的路我真的不认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