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大梦初醒 5、红颜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父亲的病越来越重了,他住进了省人民医院。CT片子出来了,脑子里有一片模糊的黑影,又接着做了核磁共振,初步诊断为脑膜瘤。

全家人都傻了,母亲只顾流泪。父亲是坚强的,他老人家一辈子大风大浪都闯过,生死看得已经很淡。

医生说要做开颅手术,但是手术后是个什么结果,我怎么也问不明白。我和我哥找遍了东州的名医,大都赞成开颅。

最后,我求朋友找到了省人民医院神经外科专家席润之先生,他说:“脑膜瘤是良性瘤,你父亲年岁大了,能不开颅就不开颅,像你父亲这种情况带瘤生存的很多。”

“我爸两三个月要抽一次。”我哥焦急地说。

“吃治癫痫的药吧。”席大夫平和地说。

“吃什么药好?”我试探地问。

“吃苯妥英钠,或德巴金片都行,不过副作用大了点。”

父亲不做开颅手术了,我和我哥好像松了口气。

关于筹建什么公司我一直没有想好,便整天无所事事。杨娜不在家,便想起了从前在政府办公厅时打情骂俏的几个女人,爱情的感觉是找不到了,无非是打发一下寂寞的时光。没有大志向的男人是不愿意脱离肉体的,因为精神的快感远没有肉体的快感来得更直接。

张国昌喜欢女人的肉体,一位菲律宾的大外商龙先生告诉他,男人是要学会采阴补阳的。两个人志同道合,经常切磋采阴补阳的体会。我是到后来才知道什么是采阴补阳的。

起初张国昌找女人要给我暗示:“雷默,你大嫂今天出差了,不在家。”

我一开始没有理解领导意图。

还是一位房地产老板叫杨儒斌的朋友告诉我的:“他是不是要找女人啊?”

“不会吧,他可是领导,东州市的常务副市长。”我有些幼稚地说。

“正因为如此,他找女人不方便才需要你呢!”杨儒斌提醒说。

我还是不相信。

有一次,杨儒斌请张国昌吃饭,席间安排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叫紫衣,据说是美术学院学油画的学生。紫衣喜欢穿紫色的衣服,文静动人。张国昌的眼神儿一直围绕着紫衣转。

“雷默,紫衣并不知道张国昌是谁,让他千万别当真,玩完再换。”杨儒斌小声告诉我。

“儒斌,东州人谁不认识张市长?”我疑惑地问。

“紫衣不是东州人。”

饭后,杨儒斌开车直接把张国昌和紫衣拉到一栋别墅。

“张市长,这是我的家,今晚你和紫衣就在我这儿吧,完事儿后给我和雷默打电话。”杨儒斌满脸堆笑地说。

“儒斌,你很会办事呀!”张国昌拍了拍杨儒斌的肩膀满意地说。

后来,我一直以为紫衣不知道张国昌的身份,直到有一天,张国昌去香港,紫衣给我打电话,我才吃惊地发现,张国昌竟然把我的手机号告诉了紫衣,很显然紫衣早就知道了他的身份。

“雷秘书,我有一件事,你一定要帮忙!”紫衣嗲声嗲气地说。

“你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的?”我不客气地问。

“是张市长告诉我的。”

“你知道他是谁?”我非常惊讶地问。

“东州人有几个不认识他的?”紫衣略带轻蔑地说。

我恍然大悟。

“你找我有什么事?”我继续问。

“雷哥,我舅舅家的孩子考初中差三分,”紫衣焦急地说,“看在张市长的情面上,你帮帮忙!”

我茫然了,这个忙是帮,还是不帮?就在我犹豫的时候,又接到张国昌从香港打来的电话,他千叮咛万嘱咐,让我找中山区区长谷铁。

“雷默,就说我说的,让谷铁把这件事办好。”

领导发话了,事情自然办得顺利。只是介绍那个孩子和张市长的关系时费了些口舌。张国昌对女人从来不认真,俗话说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紫衣很快就被张国昌忘记了。从那以后,张国昌会经常对我说:“雷默,你大嫂出差了。”我便明白了,只好找杨儒斌再安排下一个女人。

时间长了,张国昌与杨儒斌成了朋友了,找女人便不再找我牵线搭桥,但他从来不避讳我,因为有女人找麻烦时,或没心情见某个女人时,还得由我来挡驾。

自从张国昌认识了菲律宾的龙先生以后,他对女人的兴趣由成熟女人转向处女。这就是采阴补阳的缘由。

龙先生认为,处女的阴气是先天之气,可以补男人的不足,常采对身体有好处。张国昌对这套理论深信不疑,与龙先生一拍即合,大外商为张国昌找起了处女,我也从漩涡中暂时上岸。

其实,一切可恶的东西也像一切美好的事物一样,都是我们自己造成的,其它任何解释都是似是而非、自欺欺人的“理由”。

在我最艰难的时候,还是遇到过红颜知己的,她的行为着实让我感动过。她叫米雪,是部队文工团的一位舞蹈演员,离婚,上尉军衔。米雪穿上军装那种美简直让人崇拜。

我们是在一次朋友聚会时认识的,吃完饭大家一起去桑拿,洗完桑拿后,我开车送她回家。看得出来,米雪很久没有被男人碰过了,她的眼神告诉我,她希望我跟她上楼,但我犹豫了,没有去。

第二天早上,米雪很早就醒了,因为她要上班。我把车开来要送她,她没让。

我发动着车,从后视镜中最后望了她一眼。我突然明白了米兰?昆德拉为什么说生活总像一张草图的原因。

生活里的很多事情只发生了一个轮廓就结束了。这个轮廓只相当于一幅草图,而不是完整的图画。一幅未完成的图画有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