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大梦初醒 6、丑女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那是我上网聊天的结果。她是一个北京女孩儿,在上海戏剧学院读编剧专业研究生,网名叫“麦田守望你”。我的网名叫“老鼠爱大米”。

我们在网上聊了一个多月,几乎天天都要聊上一两个小时,还有几次聊了通宵。女孩的素质很高,天南地北知道的不少,观点深刻而单纯。与她聊天很干净,有一种净化的感觉。因为她是编剧专业的研究生,在网上我甚至跟她学了不少编剧知识。

“我正在以现代叙事学理论来介入电视剧艺术的研究。”她用专业的口吻说。

“这是你的硕士毕业论文吗?”我问。

“是的,这个研究难度很大,因为在电视剧方面并没有现成的理论可资借鉴。”

“你的电视剧叙事研究想回答哪些问题?”

“这是一个颇有意义的理论切入口。电视剧是叙事艺术,讲什么故事,怎么讲故事,怎样把故事讲得动人,一个故事有几种叙述法儿,这应是电视剧创作的焦点所在,也是理论研究应该回答的问题。”

我不知道为什么能够跟她聊这么多电视剧方面的问题,也许是出于好奇,也许是受她感染,我几乎对写电视剧发生了兴趣。其实,所谓聊天就是沟通,而且是一种心灵的沟通,通过这种沟通很容易了解对方的内心世界。

“你知道什么是爱吗?”有一天她在网上突然问我。

“爱就是一个人在心里总想着另一个人。”我不经意地回答。

“我现在就总想着一个人!你呢?”

我明白她的意思,但我没有回答,因为我是个有家室的人,又惹了一身麻烦。

“我要去东州见见你,行吗?”

我犹豫再三同意了。我想,见见面也好,或许可以留住一份友谊。她先从网上发来了她的照片。说实话,我看了照片就不想去机场了,照片上的“麦田守望你”实在太丑了。后来一想,人家只是个朋友,美丑有什么关系,再说了,男人说话一言九鼎,答应去机场接人家就不能失言。

到机场见到她以后,我并没太失望,女孩儿的衣着修饰得无可挑剔,言谈举止流露着北京女孩儿天生的底蕴和上海女孩儿特有的优雅。这是一个长相并不出众,但皮肤白皙、气质高雅、有品位的女孩儿。肩上挂着个时髦的包,手里拿着一本夏洛特?勃朗特的《简爱》,似乎在告诉我简爱就是个其貌不扬的年轻姑娘,但是,她通过爱情完满地走进了生活。

我拎起她脚下的行李,倒有些自惭形秽起来。很显然,我的形象与她想象的完全吻合,她很高兴,仿佛认识我很久了。

我开着车。她望着窗外的田野不停地感慨。她有点像个女诗人,说话也文绉绉的。一路上,她用欣赏的眼光看着我,就像一个爱了很久的情人。

我在酒店给她开了一个房间。她暂作休息后,我请她吃了晚饭。我还是觉得她有点丑,丑得那么可爱,那么优雅。

“你的真名叫什么?”我打趣地问。

“我叫苏丑儿。”

“苏丑儿!?”这名字让我大笑起来。

“我生出来就长得丑,妈妈就给我起了这个名儿。”

我听后觉得丑儿可怜,丑儿一出生,上帝就开始剥夺她爱美的权利,这对于一个有教养的女人太不公平。我同情地拍了拍她的肩。她很动情。

“雷哥,从来没有男人拍过我的肩。”

我不予理睬。望着优雅可爱的丑儿,我想起了一句话:“丑到了极点就美到了极点。”我观察丑儿远没到极点,但是我似乎感到丑儿已经爱我很久了。

半夜我送她回房间休息。她有意留我。我装不懂,道了声晚安,便匆匆离开了。

夜晚的路灯像颗颗幽灵,我开车像穿梭在地狱中。我反思自己为什么空虚,我受张国昌牵连,应该是个受害者,但现实是残酷的,并没有人同情我,也许空虚的生活才更贴近真实,此时我的空虚犹如无缰的野马,所有的正义和崇高都套不住它,这大概就是道德的悲哀。我回到家里,一口气喝了一听啤酒。一个人对着漆黑的房间,躺在孤独的床上,想起了米雪,又想起了丑儿。

我做梦了,分别与米雪和丑儿来往,妻子杨娜在角落里痛苦不堪,我麻木地喘息着,刚才的路灯又变成了一个个幽灵。幽灵进入我的房间,发出声声的叫声。

“雷默,张国昌死了,你就是他的灵魂,你还有五个兄弟,叫金木水火土。”幽灵张牙舞爪地说。

“我是谁?我叫什么?”我迷惘而痛苦地问。

“你叫甲骨文,你是未来之王。想当未来之王吗?”幽灵引诱地说。

“未来之王有什么好?”我不屑地问。

“可以自由自在地思想,难道你不喜欢自由自在地思想吗?”幽灵在我的血管里穿来穿去地说。

“有自由、有思想,这个王好!”我被引诱了。

“那就忍受地狱之火的煎熬吧!”幽灵哈哈大笑地说。

幽灵化作一颗颗火种。我被烧着了,变成了一块石头,被扔在荒无人烟的原野,忍受着春夏秋冬的折磨。有一天一个匠人看中了我,在我的身上雕刻起来。我疼痛难忍,大叫而醒。

第二天白天,我没去看丑儿,因为省纪委的人找我谈话,我关了一天手机。丑儿不知

道在我身上发生的麻烦事,她以为我故意冷落她,很伤心地离开了东州。

本以为此事就这样结束了,丑儿不会再来了,没想到在网上我又看到了“麦田守望你”给我发来的信息:

“我虽然丑,但不轻浮。我通过聊天感觉你是一个极不平凡的男人,很吸引我。我去东州就是想深入了解你。我是一个单身主义者,但我并不想一辈子做处女,你是我寻找很久的男人,请接受我吧。我会再去东州的,这次不用你接我,我到后会通知你。”我看着电脑屏幕惊诧了,这真是一个奇怪的女人。

省纪委的人不断地找我核实张国昌的事,那是我最痛苦的一段时间,每一句话都涉及一大堆人的身家性命。那段时间我特烦接电话。杨娜从美国来电话都是在半夜,所以家里的电话白天我一律不接,手机基本关机。

我是从网上得知丑儿到东州的,住在四春阁大酒店。我是晚上去见丑儿的。我本来想请她吃饭,可是一进房间,我才发现丑儿穿的短睡裙里是她赤裸的身子,我意识到这女孩是想玩真的了。

“丑儿,这可是你自己送到狼嘴里的。”我厚颜无耻地说。

“你怎么知道我就是羊?”丑儿毫不示弱地问……

离别是伤感的,眼泪是灵魂的落叶。我心想,把眼泪用睫毛穿起来那就是生活的项链。临别时,我送了她一个玩具猪。她笑了,从包里拿出一个玩具鱼给我。

“这头猪真像你,它根本不知道鱼的感觉!”丑儿娇柔地说。

我知道世界上有两种动物,痛苦的人和快乐的猪,我现在好像有一种猪的感觉,还有人说幸福就是做一头快乐的猪,猪怎么会懂得鱼的感觉?

丑儿是一条鱼,却莫名其妙地遇上了我这头猪,这大概就是前生的缘分,是红颜总会遇上知己的。像我和丑儿这种鱼遇上猪的奇缘,只得益于我人生的这段磨难。爱就是在这样不知不觉中油然而生的。

丑儿走后,我却真的想念起她来。但丑儿从此便杳无音信,我在网上怎么也找不到她,打手机先是关机,后来就成了空号。我彻底与丑儿失去了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