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往事如烟 12、爱情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我父亲曾经跟我说过,“一两酒,人吃酒,三两酒,酒吃人。”我很长一段时间不理解,现在懂了。李国藩是很能喝酒的,张国昌有糖尿病不能喝酒,但很能抽烟。不管是谁,只要是人就会有弱点,这就犹如蛇的七寸。张国昌小的时候吃过观音土,但他并没有普度众生。虽然他见佛就拜,爬起来以后还是个赌徒。

杨娜出国时,我闲得无聊仔细研究了李国藩和张国昌的名字,以前在岗时,整天忙忙碌碌,竟无心去想,原来两个人的名字中间居然都有一个国字,我查了词典,“藩”有屏障的意思,从李国藩的结局看,他确实是一个给国家设置屏障的人。至于张国昌虽然名字有“国昌”二字,但是这样的人怎么能让国家昌盛。此二人皆为名中有国,而实为心中无国之人。

张国昌被双规以后,孟丽华找过两次李国藩。她哭着对李国藩说:“李市长,我家国昌被双规了,他在里面托了梦给我,说只有李市长能救他,他让我来找你,求你救救他吧,你是东州市市长,一定知道他在里面的情况,告诉我,我不会忘记你的。”

李国藩让孟丽华哭得心里直发毛,板着一副面孔说:“这个案子是省委书记陆清同志亲自点名过问的,都惊动了中纪委,我又没去澳门赌博,组织上又没有让我进去看国昌,我怎么知道他在里面的情况,这个忙我帮不了。”

孟丽华一听立刻翻了脸,她冷冷地说:“好,李国藩,咱们走着瞧。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匿名信就是你写的,国昌有今天就是你害的,我就不信你做了那么多亏心事就不怕鬼叫门,从今天起,我就是那个鬼,我看你下不下地狱。”

孟丽华走后,李国藩如一只惊弓之鸟,坐立不安,他隐隐感到自己弄巧成拙要引火烧身,为防止东窗事发,他想起了一个金蝉脱壳之计。

李国藩有一个相处十几年的情人,他做得很隐蔽,外界知道的人并不多。这是他最神秘、最隐晦的一段隐私。

情人比他小二十四岁,叫陈梅。陈梅是李国藩当县长时认识的,梅是县办公室的打字员。梅长得美,充满青春活力,据说还报名参加过县里的选美大赛,是李国藩点的头名。

当时,李国藩看见梅的第一眼时,就被深深地吸引住了。梅对李国藩也从崇拜转向爱恋,与梅在一起的感觉是美好的,在梅身上李国藩有一种在肉体上取之不尽的东西,这种东西让他在精神上也感到愉悦。

自从认识梅以后,李国藩的灵魂就附属于一个特定的肉体,梅也为李国藩整日牵肠挂肚。陈梅离婚了,她是为李国藩离的婚。

但是,李国藩不敢离婚,他的事业正处于上升期,他必须考虑政治影响,尽管他对眼前越来越粗鄙的妻子已经有些不屑,好在梅让他的灵魂与肉体有了沟通。

在办公室里,在酒店的房间里,在梅的家里,李国藩都颤抖过,他只顾说我爱你,疯了似的说我爱你,他说话的声音低低的,梅喜欢听他用男低音说话,做爱时他把梅想象成鸡、下流货,他就喜欢这样的爱,梅喜欢听李国藩做爱时满口的脏话。

梅认为爱情是无道德的,但爱情必须承受道德的衡量。所以寻找真正的爱情必须冲破道德的堤坝,爱情是道德的破坏者,婚姻是道德的制造者,但李国藩和梅的爱情不敢接受道德的评价,他们只能将爱隐藏起来,因为这种爱在道德面前还很软弱,梅顾及的是羞耻心,李国藩想的是政治生命,他们成了在道德边缘地带的人。

应该说,梅的爱是不顾一切的,那是一旦开始就要不可遏制地进行下去的爱情,爱本身是无辜的,但这种爱由于不敢接受道德的评价,只能默默地忍受,所以爱情一开始就带有悲剧色彩。

梅对李国藩的爱是不可理喻的,吻在身上,暖在心上,催人泪下。这种爱在悄悄地伤害着另一个女人,这就是李国藩的妻子林桂花。

林桂花出生在小县城,父母都是朴实的工人,苗红根正,而李国藩的父母都是“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门不当户不对。

李国藩大学毕业不久就变成了“臭老九”,一位热心的老工人牵线搭桥,李国藩终于与小他五岁,貌不出众的林桂花见了面。

初恋是不咸不淡的。起初林桂花的母亲对女儿的婚事是不同意的,一个“臭老九”,家里还有历史问题,女儿嫁给他,哪里有福享?

与陈梅一样,林桂花也是一眼就被李国藩吸引住了,这个高大英俊的男人就是自己心中的白马王子,林桂花沉浸在幸福的感觉之中。

在与林桂花相处的日子里,李国藩觉得林桂花土得很,离自己理想中的爱情差得太远,便保持沉默并有意疏远。